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27、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其实石涧仁没脸皮的,虽然自己没股份,但是跟着这么多位“明主”,当谋士的蹭吃蹭喝不算什么吧,这种理直气壮的不要脸,反而把本来打算集体看他笑话的吴晓影等人给心服口服。

    石涧仁不在水厂上班了,是个皆大欢喜的事情,因为上班时间谁都可以有事没事晃悠到十四楼的新知协办公室找他啊,多久没有这样亲近方便的距离了,纪若棠带头居然跑那个空荡荡的社会组织办公室去办公,耿海燕简直是默默跟上。

    大唐互联确实让所有关联企业都得以集中到一起来,所以以前经常在外奔波的耿海燕和纪若棠都成了每天出现在办公室的老板,酒店集团虽然没有占据了两层半的食品公司规模庞大,但酒店集团自己在市内就拥有两栋大楼以及三处别墅形式的度假酒店,这种资产规模在如今房地产愈演愈热的市场中显得格外显赫,很难让人相信这总价值已经超过好几亿的资产就属于这么个看似还在豆蔻年华的姑娘。

    纪若棠也能平静的看待自己财富,连十几岁时候熟悉的出国购物之类现在都好像销声匿迹,衣服虽然还是选择高档名牌,但那更多是为了省事,因为只有名牌才符合她认为便宜无好货的价值观,然后这个年纪应该有的豪车、豪宅都没看见踪影,到石涧仁这边来还都穿着一身酒店大堂类似的套裙,清新雅致。

    新知协一整层楼更像是个活动中心,这不可避免的有点面子工程味道,毕竟江州市领全国之风气搞了这个,那就意味着未来会有接连不断的各种参观学习,外地类似部门组织都会把这里当成模板,所以装修风格就像个比较有档次的茶楼,庄成栋他们装这个也拿手,然后除了两位前台文员,就是十来个办事人员,平时由杨武军在管理主导,可这位想通了发展方向的前培训处副处长成天都在外面跑业务似的,带着人挨个儿到江州市各种行业协会里面去谈话了解,收集新知协成员信息,所以石涧仁这秘书长回来正好可以坐镇,没有领导办公室就坐在外面开放式办公区办公,主要也是梳理新知协的新加入成员跟调研工作的内容,通常半个上午就能完成,所以午餐过后石涧仁都会去唐楼那边的读书会看书,他就喜欢这种重复单调得甚至有些枯燥的生活。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统战部认为石涧仁多少还在视线范围内,才同意了他的辞职吧。

    纪若棠也不介意坐在外面的开放式工位上,甚至还有点兴奋,学着自己那些员工上班的模样,过来先打开桌上的红色笔记本电脑,才趁着开机的时间拿开水杯到旁边的饮水机上泡茶,刚开始助理还想代劳,被小总裁驱逐以后只好委屈的躲在新知协员工中间继续勤奋办公,一点没有在总经办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气势。

    如果撇除其中男女关系的成分,石涧仁对纪若棠能保持这种心态也是很满意的,听纪若棠拉家常似的说过现在酒店经营状况聊几句,但他依旧是对纪若棠未来的集团发展方向不置可否:“我不是不同意你的商业理念方案,而是我对这种越发专业性的商业运作表示很谨慎发言,不要因为我的不专业影响了你的抉择。”

    纪若棠是觉得很像普通办公室恋情的场景哪,一直都是眉眼带笑的:“你懂大形势嘛,帮我提点建议就好,你看这个景区怎么样,我俩去考察下好不好?”

    石涧仁还能不知道她的小算盘:“你现在已经开始筹划第三家度假酒店了?”

    纪若棠纠正:“第四家!第一家是我们一起拿回来的温泉度假村,我看到现在对于地产资源评估未来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所以我们现在实际上也是在囤积旅游地产,我想未来十年还是二十年,等国内经济发展到一定地步,我们在旅游景点的别墅式酒店就能以地产形式租售给业主,那就更有利可图了,在美国很多老年人都是退休以后,卖掉城市资产到这样的地方养老,我甚至也可能选择做这样的养老产业……”

    石涧仁佩服她的敢想敢做:“喏,你这些商业思维就不是我擅长的,我只擅长面对人,最多能说说大趋势。”

    纪若棠坐在滚轮椅上滑过去伸手拉着石涧仁手臂轻轻摇:“那你还是要多关注些酒店、地产方面的趋势,多给我把把脉……”

    多温馨的局面,也许对纪若棠来说,这才是她最喜欢的感觉,好像六七年过去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甚至触感都没有变化,石涧仁依旧是那副成熟安定的模样,她也依旧还是那个有点小依赖的笑眼少女。

    可惜美好往往都是短暂的,耿海燕一般就比纪若棠晚二十分钟不会超过半小时抵达,她是穿不惯裙子的,牛仔裤衬衫是主题,但衬衫现在肯定不是便宜货,青年企业家的气质也是俏丽干练的:“上班时间!干嘛呢!”

    纪若棠不松手的反击:“哟,伽马射线都没能把你照射成健忘症?”

    因为耿海燕明显是在自己桌上找杯子还找不到,刚刚皱眉,跟着她进来的那个助理连忙装透明人的奉上杯子:“昨天给您洗了放在这边的。”

    食品公司实在是管理的人太多,耿海燕那种气质和留美海归的小总裁截然不同:“好好好!去把销售会议安排好,这边不用多事儿了!”然后坐下来就没纪若棠那么黏糊:“吴总监在约晚上一起去看电影,阿仁一块不?”眼睛还盯在自己电脑屏幕上,现在都是进销存软件的天下,每天只需要敲敲键盘就能清楚各种销售情况,数据一目了然。

    石涧仁吃惊这个邀请:“你们娱乐生活玩得开心就好,自从离开润丰影视我就没到电影院浪费时间了。”

    说起来耿海燕的办公效率跟她几年前卖早点时候的难度差不多了,快速心算一下就能得到大概的销售比例,转过头来解释:“吴总监说是倪小姐的电影首映,我们怎么都应该去贡献个票房的,而且倪小姐也说这是跟你在西北拍的,推荐我们都去看看。”

    石涧仁想起那部导致自己跟倪星澜关系改变的电影,要说心里一点涟漪都没有,不可能,算算时间:“好,那算我一个,不过我没……”

    耿海燕就笑:“知道你没钱,电影票我给你买,哈哈!”说起这个,她就有点乐,柳清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以前天天都要检查石涧仁的钱包,保持两千块现金,最近反而还给收了说石涧仁反正没什么花钱的机会。

    纪若棠在旁边主要观察石涧仁的表情,中午吃饭的时候出门才小声埋怨耿海燕:“你没事儿提那个大明星干嘛,还嫌她不够闹心?不来往就最好了!”

    耿海燕的思路不一样:“他怎么开心都行,而且你认为真的是不来往了?如果真的是不来往,你看那倪小姐在聊天群里不跟没事儿人一样,跟以前什么区别都没有。”

    纪若棠长叹一口气:“别的男人是有钱就招姑娘喜欢,我说他是没钱都……”

    结果没想到石涧仁又给自己找到份薪水!

    到了十楼公共餐厅,只要凭几家公司的员工胸牌,都能免费享受用餐,贾崇圣像是专门等在这边似的,一见面就献宝的掏出一本精美的杂志双手奉上。

    石涧仁好奇的接过来看看,原来是贾崇圣把石涧仁在书店开业讲座上的话语给整理出来,发到一家挺有名的文化刊物上,转手就给石涧仁赚来两千块稿费!

    夹在其中的稿费汇款单也就罢了,石涧仁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话语被印在书上,那种书生尊重出版书籍的土包子感觉油然而生,看着铜版纸上的指甲盖大小的自己半身头像应该是从见仁见智的宣传图片里剪辑的,下面也特别注明了是这档节目主持人之类的身份,然后自己说过的话用印刷体的形式展现出来,有点奇妙。

    贾崇圣观察他的表情,发现不生气就赶紧:“杂志社觉得很不错,毕竟您也是拥有相当知名度的公众人物,所以这家在国内颇有市场的杂志还主动想跟您签个长约,每个月写份专栏评论的合约,这样您就可以做他们专栏作家,您看行不行?”

    耿海燕和纪若棠一般是不偷听石涧仁跟别人谈话的,但在餐厅伸长脖子看看,纪若棠还有点皱眉:“两千块?阿仁写的东西就只值这个价?”

    贾崇圣连忙解释:“这个是一两千字的评论嘛,这个价格不算低了……”

    石涧仁拿起那张两千块的汇款单却笑得有点开心:“行,为什么不行呢,看来现在我不做棒棒也能活下去,今天晚上我请大家看电影吃火锅好不好?”

    耿海燕提醒他现在火锅和电影都不便宜,这可是要少请点人才够。

    纪若棠一边嗤笑一边抢过了汇款单:“用完为止?”

    石涧仁豪气的点头,这才有点千金散去还复来的文士风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