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26、一夜回到解放前
    促使傅育林彻底把管理餐饮集团当做余生事业的出发点,恐怕就是这一圈走动带来的眼界:“视野,只有让自己的眼界开阔,提升了视野,才明白这个世界是什么样,我们又站在什么样的位置来面对这个社会。”

    傅育林到各个江州乐餐馆去视察回来,都已经是时代坐标正式营业一个月左右了。

    石涧仁在江州电视台和广播电台上了一圈的节目,他的那次讲座被多次以各种形式传播。

    唐建文和庄成栋跟随闫副书记组成的江州市申请小组到平京去也快一个月,名义上打着装修建材物流运输开发的幌子,庄成栋其实带了全家人过去首都旅游!

    也就闫副书记带队跟海关总局还有铁路部门提报告,轰轰烈烈上新闻版面的时候庄成栋去露了下脸,然后跟闫副书记一起返回了江州,只留下唐建文带着自己的团队在平京和江州政府派驻的一些工作人员总计三五十号人天天跑各种部委,恐怕在整个团队里面,只有唐建文具备这样锲而不舍跟各部门打交道又各种专业能力都强悍的复合能力。

    刚刚打电话回来说他要飞俄罗斯,跟那边的铁路公司联络谈判,毕竟有了国内相对应的专业部门出面,才有跟对方打交道的资格,接下来他会在中亚地区和几个国家的铁路公司都建立类似级别的沟通,但外交等国家部委却不会特别参与,一切都得靠企业行为来操作,必要的时候江州市可以出面支撑下,假如能够顺利完成这个类似外交任务的多国沟通以后,才是铁路试运行,国内先试,然后国外一段段的试,因为中亚地区前苏联国家的铁轨宽度不同,还有一个转轨的麻烦事儿,所以千头万绪有很多事要做。

    这倒是真有点像曾凯仪说的那样,哪怕是最上面拍了板,但真正运行起来还是县官不如现管,具体事务得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去填,还好唐建文有足够的耐心,经常跟齐雪娇沟通,年轻的董事长也没少跟平京打电话。

    傅育林最后就是从平京回来的,毕竟江州乐餐厅最多的就是平京和江州两地,带回来唐建文叮嘱的一大堆文件,交给柳清去处理转交各部门了,自己坐在轮椅上面对石涧仁:“要说当初刚刚跟随您重新看这个社会的时候,感恩的心是有的,但要说对这个社会依旧充满了愤慨,幸好有在风土镇管理旅游公司的那段经历,能够在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静下心来看待社会,看待官、商、民之间的关系,才慢慢平息下来这股怨气,等到跟纪小姐忙碌月亮湖度假酒店,就有点闲云野鹤的淡然心态了,把这些年遭的罪彻底给放下,打算就在度假酒店养老了,哪怕看门儿护院都行,可还是您明白我,让我还能够再发挥点余热,知道我还是想有点价值。”

    石涧仁对自己人不隐瞒:“你眉目之间那种怨愤,前两年是肯定比较清晰的,可你鼻如悬胆,颧辅相承,这种能担大任的本质不可能改变,随着气色和善下来,自然就该挑重担了,你才多少岁?六十不到,我师父活了过百岁,以你的多机变才能力,掌管这个餐饮集团尽可能发挥出利润优势反哺康复中心,我相信你体会过伤残的心态,更能明白这对青少年意味着什么,所以把这个交给你才是最合适的。”

    傅育林比贾崇圣沉稳多了,对石涧仁更不会表现出感恩戴德的急切,只是细细的琢磨点头,还摸自己的鼻子跟颧骨:“听他们说到过您会看相,我这辈子虽然跌到过谷底,但确实有福,还能遇见您拉我一把,重新开始,这一回到全国各地的不少大城市去看看,才知道自己躲在那小地方的十年不到里,这个国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实说,以前我真觉得是自己有眼光有能力,除了自己看其他人都跟看傻子一样,现在才明白是这个社会和国家给了我们机会,有头脑的人不过是机会选择多一些,但掌握不住自己的命运还不如当个愚笨的人,所以现在回头再看看康复中心的要旨,我这把骨头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打理好餐饮集团回馈社会,不会让仁总您失望的。”

    石涧仁轻言细语:“人的命运和国家一样,都不会一成不变,有财有势就觉得不可一世,或者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出路,到处都是乌鸦一样黑,这都是坐井观天,这个国家已经成家立业快六十年,改革开放也快三十年,如果说前三十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这个国家保住,过去三十年是不顾一切的在追赶经济上的欠债,在这个大方向下,只讲目的不论手段,胡作非为都有理,反正连国家都鼓励敢冲、敢想、敢变通,不择一切手段搞经济,所以你把各地政府看做一家公司,书记是董事长,市长是总经理,那么你就能明白你所经历的那些是为什么了,可这种状况不可能是永远的,因为这种快马加鞭的模式迟早会到点,经济增长会疲软,负面因素会积累到达爆发点,所以要么崩溃,要么改正,你觉得站在这个国家最高层的管理者会选哪一个?”

    傅育林听得有些出神:“我从来不怀疑这个国家和政党的执行力……”

    石涧仁点头:“所以盛世当头,国泰民安有了回旋余地才能执行,中国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都相信的人情大于王法,法不责众,灵活变通,贿赂投机,腐败贪污,这些惯性思维的东西,会被挨个儿收拾的,这个国家必须要重建规则和秩序,不破不立,大破的时代过去,大立的时代就要到来了,我们端得正行得通,有些手段就要摒弃了。”

    傅育林是从改革开放冲杀出来的第一批人,思维模式里肯定对动用各种手腕是不忌讳的,前两年因为基本都是打下手,可能还用不上,现在全面掌管餐饮集团后不可避免的会遇见不少跟政府还有各方部门单位打交道的机会,石涧仁在这个当口给他谈这个,不亚于警钟敲响,靠在轮椅上想了好一会儿,居然苦笑:“如果……能早早的跟您这样看清大势,我这……腿估计也就不会变得遭大罪了,可人这一辈子不就是这样有得有失么?我明白了,这次在平京跟卢先生也好好交流了一番,他提出了不少见解我都记下来,会慢慢琢磨的,这可不是以前小地方的一家度假村,是全国知名的连锁餐饮机构,我知道您的苦心了。”

    石涧仁笑着询问卢哲超这挂牌董事长的情况,原来卢哲超这师奶杀手的名头真不是盖的,各地报名家常菜的观众简直踊跃,不光是带来各种各样的菜式,还顺带让各处的江州乐餐厅生意爆好,毕竟就像石涧仁说的,国人脑海里有些根深蒂固的概念总怀疑背后有什么内幕,是不是在餐馆消费了就能得到更多被选中的机会之类,所以来报名的在餐厅吃顿饭几乎已经成了惯例,卢哲超觉得也不能糊弄观众,跟傅育林商量能不能把这些报名比较有水准的菜式整理出来,专门搞个节目菜菜系,毕竟能在电视节目上展现的菜式数量还是有限,现在每周不接个几百上千的全国各地报名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热门当红节目,随着节目中真的开始出现各地家常菜,还有那些观众变厨师的榜样出现,各地报名的热潮绝对在加强。

    所以这都导致江州乐餐厅的菜式可能要做大调整,但各家餐馆的厨房是掌握在大厨子手里的,有些还是秦家村的人,所以傅育林和卢哲超都觉得借着这个菜式改进的势头来慢慢调整各家餐厅的厨房管理权。

    在餐饮业这明显是个非常重要也比较棘手的事情。

    石涧仁清楚了这一摊子事情,却没给傅育林出什么主意,这已经是餐饮集团自己的事务,轮不到他这个谋士来操心了:“我相信你有这个调控的能力,只叮嘱你注意好自己的身体,如果跟你的妻儿家人还能联系上,最好是一家团圆过得幸福美满些。”

    傅育林飞快的看他两眼,鼓起勇气:“我们都想看着您过得幸福美满……”

    石涧仁打哈哈:“我一直都幸福美满!”

    说是这么说,接下来他就连正经工资都没了!

    因为在向市委统战部反复提出申请的结果之下,终于同意了石涧仁同志结束挂职工作的安排,也同意了把孙临才这个厂长助理扶正作为代厂长。

    于是石涧仁就只剩下在新知协担任秘书长这样一个没有工资的社会职务了。

    以前所有相关企业的股份都没了,所有的工资更是取消了,那么石涧仁陡然一下变成了零收入的社会贫民了!

    关键是石涧仁好像还没什么存款,咋办?

    难道真的要去吃软饭,找哪位姑娘包养了?

    总不可能这个时候还重新提了乌木棍去当棒棒吧,说起来这六七年过去了,江州市连街头棒棒的踪影都少了很多。

    当棒棒都不是那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