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25、自清自省自行
    苏以德和杨武军比较共同的特点是什么?

    都挺能说啊,律师和发言人的专长呢,所以杨武军很有点热情:“苏会长认为我们可以搞一个演讲培训班,主要是针对青少年在这方面的演讲口才能力和自信心的培养,这方面我们和律师协会都能提供专业人手,我也有些心得可以传授给孩子们,这是个相当好的素质培养,完全免费的都行。”

    吴晓影有点吃惊:“你们也有这种想法?”

    原来她刚才和柳清、洪巧云她们坐在后面,讨论的思路是可以搞点艺能培训班,而且她还很熟悉石涧仁的心态:“阿仁一般认为反而是收费的比较合理,一方面只有商业运作的模式才能保证这样的培训班不是只靠着兴趣或者善意来运营,可以长期稳定的持续下去,另一方面免费未见得就能让受众感受到价值,只不过这种收费的灵活性都掌握在我们做自己手里,以前在平京影视集团,阿仁不就管理过小艺人培训么,这次从韩国回来的培训生,还有黄晓薇都对这个很有发言权,我也是科班艺术院校出来的,洪教授更是觉得美术艺考培训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大,既然时代坐标是一个把文化产业当成定位商厦,那这一系列的培训班培训机构就很有比较,绝对比罗列一些重复的餐馆、咖啡厅好得多。”

    石涧仁对普通家庭的培训生活没有多大概念:“这样的市场很大么?做个调查报告吧,不能仅凭印象拍脑袋。”

    苏以德都比他了解:“对对对,舞蹈、音乐、乐器、美术、外语、演讲……哦,光是想想我就觉得这个市场庞大,我个人非常有兴趣入股这个培训机构,万总……这边,万总,我们在讨论个事情,你有兴趣投资不……”

    好像社会中上层真的是赚钱机会随处都有,要资金要人手几句话之间都能凑起来,解决手续资质问题更是轻松,万乾反正只多看了石涧仁:“如果跟他打赌没有输的话,这事儿操作起来没啥难度。”

    众人立刻好奇询问打了什么赌,万乾还是有行规:“他说他能邀请一位永华普道的合伙人来大唐网打工,我说他能成,我就卖身过来,那样的话我就没有精力来搞这些投资项目了。”

    其他人哈哈哈的只是凑热闹,苏以德却非常清楚永华普道是什么地位,拉了石涧仁低声些:“有这样的把握?”

    石涧仁却摇头了:“算是相互打气加油,来之是好事,不来也不坏。”

    苏以德已经可以熟络的拍他肩膀:“你这算不算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好了,明天我就要陪闫副书记进京,你确认你不跟着一起去?”

    石涧仁低调:“您是以法律专家的身份陪闫副书记去,江州市相关部门参与组队,再有对江北亚铁路有需求的企业参与,我还是在新知协守好这个大后方吧?”

    苏以德意味深长的看着石涧仁:“你还不到三十岁,如果在民主党派这条参政议政的路上发展,会有无可限量的成就,我很乐意一路协同你前进,可你却把机会让给我?”

    石涧仁的笑容是真的干净:“您有专业有眼光,是最适合在这条路上发展的,只要能再精纯一些提炼您的政治理念,恐怕您才是无可限量。”

    这个相面简直来得猝不及防,大律师都愣了愣:“怎么说?”

    石涧仁不显摆相面那些江湖招数了:“您从业已经快三十年,一以贯之的保持着以法律专业定位的角色,从未因为什么社会组织、官方身份就放弃了自己的定位,在全国代表大会里面也有了自己的地位,您这种参政实践,是您自己选择的道路走得很顺畅也很如意,实实在在得到了政府跟民间的认可,名利双收,所以坚守,唯有坚守,就是您体现出来最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

    苏以德沉吟:“我再次诚恳的邀请你跟我一起走,在这条路上能遇见一个没有私心杂念,头脑清晰又好学的同伴太难了,迄今为止我们在餐饮集团、新知协和大通道的事务上,都合作得非常默契,我会尽我的全力跟你相互协调,你唯一的短板就是太年轻,我正好给你开路。”

    这话说得既直白又含蓄,直白的是苏以德这个好几年的全国代表对石涧仁确实很看重,毫不掩饰的邀请,含蓄的是随着现如今这种参政议政局面的变化进展,很可能会出现官至高位的民主人士,机会千载难逢,他的年龄毕竟到五十多了,稍有蹉跎也许就再也没法达到这个高度,毕竟政治上的事情,一个议案可能都得以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来推动,更不用说体制的调整了。

    可惜石涧仁不为所动:“协调协助我在哪里都能为您做,这也是我跟您接触半年多来的感受,您可以把个人精力收缩到最主要的类别上,在现有基础上,不断精进、提升和完善您的这种法律定位,而不是动摇初衷……”

    石涧仁的话也够直白含蓄了,苏以德看着这双年轻的眼睛,终于确认自己没法劝说,或者说他明白了石涧仁所表达的这种态度:“知其为而不为,你是这么做,也是在告诫我……呵……”大律师忍不住感叹了一下:“没想到是个二十六岁的年轻人来点醒我,最近两年我太顺了,好像也有点心理膨胀了?”

    对这样能听取意见的人物,石涧仁态度一贯都好:“乱花迷人眼,也许是奋斗了好些年,终于看到了希望,就有点着急,所以忘了看看脚下,其实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从事,您是有经历有智慧的人,一定能想透彻的。”

    苏以德慢慢的点头,也慢慢的在石涧仁肩头拍两下,感谢的意味很明显了。

    石涧仁也不再多说。

    曹天孝不问他跟新知协的会长私下聊了什么,主要就是来找石涧仁沟通的,因为石涧仁已经把自来水厂厂长的辞职信给递上去了,并且在辞职信最后推荐孙临才担任继任的厂长,然后建议把那位陈老五给送到相关专业进修学习,虽然在生产技术上陈老五比孙临才强得多,但学历跟文化水平是硬伤,为了未来还能培养出人才,值得送出去学习。

    统战部工作处处长的意见也很明确:“这个挂职身份也不影响你的社会职务吧,既然你在自来水厂已经有了接手工作的人选,那就先安排他们接手,这段时间送你去参加半年期的脱产学习好不好?”

    石涧仁明确的拒绝了:“谢谢部里的好意,我现在除了协助新知协的工作,就是要把主要精力投放到管理读书会跟康复中心的工作中去,这才是我最感兴趣,也觉得能最直接造福于人的工作,至于学习培训,我想也就把这个机会给其他人,正如当年我给您和朱宏涛部长都表达过的态度,我更愿意做一个独立的人,站在旁观的角度,保持更冷静的思考,能行么。”

    曹天孝转头看了看热闹非凡的书店,虽然大多数读者已经习惯于在书店遵守安静阅读的礼仪,还是架不住人多,特别是有些带了孩子的在大呼小叫找人,所以蛮有生机的样子,然后才回头对石涧仁笑:“你说得好像很专制,容不下旁观一样。”

    没想到石涧仁直面:“嗯,中国历史上的文人谋士都很强调个人节气,历史上那些独裁的暴君就烦就是这种人,因为不跟着一起山呼万岁,现在是个好年代,我更愿意协助观察,而不是深陷其中跌宕沉浮。”

    曹天孝也是多看几眼石涧仁,最终还是笑:“你呀!我说你们读书人就是想法多!”

    石涧仁温和:“你也多读点嘛,外语学得如何了?”

    被提起这个梗,曹天孝终于招架不住:“哈哈,我可能就是学习习惯不太好,真的学起来有点头痛!”

    石涧仁刺激:“我那位水厂秘书已经学得上了瘾,德语小有成就,开始摸索法语了。”

    曹天孝简直要逃避这个话题。

    那石涧仁就邀请他去吃饭,吃大唐互联的食堂,这个不违反石涧仁心里的规范,不算贿赂。

    因为餐饮集团的办公室最后也设立在大厦物业楼层的旁边,所以这个食堂自然也就被餐饮集团的厨师团队给接手了。

    有点出人意料的是,最后石涧仁选择了傅育林来实际管理餐饮集团,这个曾经开发管理过温泉度假城景区的第一代企业家,对于这种工作不算陌生,本来还有些顾虑,想在酒店集团多各处转转,也算是老了老了半退休的,结果石涧仁推荐他跟着已经有几十家店面的江州乐餐馆到全国各地看看,那不比现在只有几家的度假酒店旅游地方多了?

    联想到这十几年全国各地的剧烈变化,傅育林在几名助手的陪同下,坐着轮椅乐淘淘的去了。

    所以现在餐饮集团负责的食堂自助餐在整栋建筑各家企业中获得了极高赞誉。

    想想吧,除了每天早上的早点,中午晚上都是相当丰富的自助餐,还时不时的有各种酒店餐厅级别的菜肴,加上晚上丰富多样的夜宵,好些个单身软件工程师都不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