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19、轻轻松松的血雨腥风
    齐雪娇能不直接推开门冲进来,已经是她最近愈发沉静心态的表现。

    相由心生也是她这会儿的真实写照。

    如果说曾经的那位青年军医还有点迷茫和冲动,现在却如此的清晰宁静,穿着身黑色镶边薄风衣搭配里面的白衬衫和ol风格窄裙,如同一朵盛开的夜来香站在那,让认识她的文先生都有些难以置信的辨认了下才敢确认:“齐……齐?你这,这……喂,女大十八变么?气质太让人惊讶了,优雅!漂亮!”

    齐雪娇只是莞尔一笑:“看来文二哥的确有好久都没看到过我,现在都中青年女性了,这位女士你不介绍下?”

    曾凯仪的动作其实是后退半步的,在敏锐的观察石涧仁跟齐雪娇之间眼神交流。

    察言观色,审时度势都是这些人打小起跟家里无比熟悉的基本功了,就像齐雪娇只一眼也能看得出来文先生是给曾凯仪打下手的。

    只不过曾凯仪从石涧仁的表情上看不到半点信息,甚至这双男女之间就没有互动似的,所以重点只能放到齐雪娇身上,笑着伸手:“你小时候我可抱过你,不过我也是个半拉子流鼻涕,后院的,比你大哥小学低一个年级,没少被他欺负,曾凯仪,有印象没?”

    齐雪娇回忆的表情肯定是真的,然后就笑出来:“嗯!有印象……你,好像是去了英国念金融?”

    曾凯仪还是处在一个能同时看见石涧仁和齐雪娇表情的角度,确认石涧仁真的没有对齐雪娇提起过自己,要不然就是齐雪娇这脸上的表情太逼真了,而且还这样自然爽朗,半点没有油滑的来事儿机灵劲,标准的军人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都会产生亲近的情绪,特别是部队大院长大的人很明白这种气息,所以石涧仁你来我往、勾心斗角、试探迂回的啰嗦这么多,还不如齐雪娇当面儿这么一句话,一直脸上保持拒人千里之外的曾凯仪彻底笑开来,眉毛眼睛都在动那种,干脆展开手臂很西化的拥抱齐雪娇:“对,现在回来以后在永华普道做了个小股东,赚点小钱!”

    结果齐雪娇显然不明白永华普道的股东有什么含义,这种全球第一流的会计事务所雇员上十万,能在全球各地强势扩张就来自于往往每到一个国家就会吸纳这里最有权势的家族成员参与合伙人模式,自然是在全球各国都势如破竹的风生水起,大到国家经济政策,小到企业并购什么都敢做,里面的雇员都以超高薪和完美福利著称,更不用说合伙人获利有多丰了,这完全不谙金融市场少林武当门开何方的董事长还是热情的笑着展示:“来吧,既然来到了我的公司,那就该我做东,先到我的办公室坐坐,待会儿一起在公司吃个便饭,算是认个门,有空常来坐坐……文二哥也是,早就听说你在投资影视业,啥都可以,千万别带着阿仁去花天酒地,要是被我知道了,一定给打上门去找叔叔阿姨给个说法!”

    这会儿看她牵着曾凯仪的亲热动作,又让金融股东忍不住再眨巴眼,确认自己刚才的判断没有错,现在只是齐雪娇的本色演出,但这种彰示主权的手法又如此娴熟。

    在影视大片拍摄组叱咤风云,随手碾压国际著名导演和一干明星的文先生好像变了个人,呵呵呵的笑着揽石涧仁肩膀:“怎么可能,石老弟从来都是一杯茶一碗饭,最懂得生活滋味的家伙,哪里会跟我们鬼混,卫国比我更清楚!”

    齐雪娇只眯着眼刁钻的指指文先生,好像在警告他别耍花样,就拉着曾凯仪开始介绍整个高层办公区域。

    永华普道的合伙人对这种公司规模当然不会感到新鲜,甚至连整个大唐网的规模都不在她的眼里,但听齐雪娇挨个儿讲起来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特别是齐雪娇直接从公司当初建立开始原原本本的叙述,她就不停的做出惊叹模样,还时不时的提问。

    石涧仁当初第一次见到曾凯仪的时候就见识过她面对一个大忽悠,还能摆出相当受教的神态来配合对方,可能说起来也只有跟何戈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比较真实的她,其他时候这都是个娴熟游走在职业身份背后的猎手!

    之前还摆着顾问专家或者说帮闲身份的三位男性现在彻底变成马仔,远远的跟在后面都不来给石涧仁施加压力了,只有文先生背着手和石涧仁并肩走,也饶有兴趣的查看这崭新装修的办公室,但是连评点女员工的事儿都不做,石涧仁也就乐得不张嘴。

    董事长的办公室不大,起码还没自来水厂厂长办公室大,里面的装修更是直接的把之前办公室的简单仿古案几家具一股脑搬过来,那可是石涧仁原来在唐楼的办公室,这个中意味可想而知,但在曾凯仪和文先生走进来感觉简朴得有些过分,可能第一眼甚至跟他们从小熟悉的军营或者那个年代的风格差不多,但随处可见的专业书籍跟桌面上堆满的各种文件又做不得假。

    齐雪娇已经逐渐说到了自己:“去非洲就当是我为他去做市调趟路,迟早我们会把展销馆开到非洲去的,但重点现在还是欧洲,看见那边那栋大酒店没,去平京之前,阿仁就在那里做酒店集团管理,还有旁边有个文化产业园,我就是从那时开始彻底过来参与的,先被派到黔东南去守了半年的山,我们在那边搞了个茶场和景区度假酒店,有空可以去看看,很漂亮……”

    曾凯仪现在应该没有半点怀疑真假了,眼前这个如数家珍的姑娘,只有面对自己的企业才会这样充满感情和头头是道,再回头看看石涧仁,发现那家伙还是那种温吞吞的表情:“所以你现在才是这家互联网企业持有百分之三十二的第二大股东?”

    齐雪娇点头:“因为阿仁开始到体制内挂职,为了避嫌,把所有他持有的原始股份转给我,其实我也不过是临时代管下,未来可能还是用于激励机制或者跟投资方置换吧。”

    曾凯仪直接:“那有没有可能让我来入股购买你的股份,部分或者所有都行,价钱你说个数,用其他方式交换也行。”

    齐雪娇真有石涧仁几分真传了,也波澜不惊,或者说她的家教和军医的职业特性本来就能做到这点:“哦,阿仁为了这家企业付出了所有能做到的努力和投资,但转交股份以后分文未取,我现在拿点标准工资,我俩最终都不会从这家企业获得财产,所以我俩是一无所有的,没有卖掉交换股票的资格。”

    一直表情略显浮夸的曾凯仪终于瞪大眼:“你已经在这上面投入了三四年时间,难道只是打工玩玩?”文先生的耳朵也在倾听这个细节。

    齐雪娇从旁边的开水器里面倒水泡茶:“曾姐,我不知道你学金融的怎么看待财产,我跟阿仁对财产的概念就是眼前这个办公室,桌椅板凳能用,吃穿用住的标准线不算高,除此之外的财富并不是我们觉得有多重要的,那些为国为民的大道理就不用说了,我们既然拥有了比普通人不一样的能力和资源,可以选择用来掠夺财富,也可以用来让更多人过得更好,这就是我接下阿仁这份转交的股份,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完成的原因……嗯,月亮湖茶场的茶叶,阿仁掏钱给我妈买的,我偷了一包,很不错!”

    这话说的那叫一个轻轻松松,却同样让人不怀疑背后的血雨腥风!

    齐雪娇脸上甚至连表情都没咬牙切齿的变化,一直带着轻笑泡茶斟茶,但越是这样,好像那说出来的不惜一切代价就显得愈发真实。

    文先生脸上流露出那么点不值一哂的嘲讽神情,虽然一晃而过,但坐在旁边的石涧仁看得很清楚,对的,这个年代,哪怕是根红苗正的这些人,对这些原本应该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价值观,反而是嗤之以鼻或者当成是脑子坏掉了的傻子。

    石涧仁则有那么一点轻笑,他是满意,满意齐雪娇这种他认同的说法,还有点老学究似的眯上眼品味。

    曾凯仪却一直把这两个坐在太师椅上的男人表情看在眼底,之前表情丰富的她,这会儿默默的靠坐回去,端过茶杯与其说是在轻嗅那一次性纸杯里的清茗飘香,不如说是在借着水雾重新打量青年男女。

    齐雪娇亲手把茶杯给两个男人也奉上,自己才端着有样学样的深呼吸,然后对石涧仁笑:“其实我真的区分不太出来好坏,我妈说剩的都被我爸藏起来了,你得再买点。”

    石涧仁却不配合她稍微有点展现亲昵关系的路数:“按说你这从小家里多少应该有点素质培训吧……你看看……”

    确实,曾凯仪和文先生哪怕是随手端茶杯,还是这种一次性纸杯,那也是大户人家的品茶做派,这被称为黄金玉叶的顶级白茶确实有底气,不大的办公室空间里弥漫着茶叶清香,文先生还点头:“真不错,确实是极品,在哪?我去搞点……”

    哪像齐雪娇这做推拿似的太极动作,姑娘立刻忍住笑给他个白眼,曾凯仪却轻点头:“齐小妹这才是天真烂漫不做作,我们只不过是在附庸风雅的做样子罢了,不是人人都有齐小妹这样的幸运,石先生清醒而不迂腐,坚持却不盲目,确实是能够给你一生幸福的人,祝福你们。”

    刚才还有沉静优雅的齐雪娇立刻就膝盖内收,双手交叠侧坐面向曾凯仪,变得有点小女人想多听几句好话的模样。

    本性难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