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18、巧什么取,直接豪夺才叫有面儿
    简直心知肚明,这该来的总会来。

    拥有国内无所不知的信息优势,挟常人难以企及的资源关系威风,再加上累积多年的海量资金,可能任何有搞头的项目都逃不过这些人的眼睛,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拥有让人无法拒绝的强势。

    不同意进入?

    那就别想玩儿了,对方确实拥有这样的底气。

    所以石涧仁的直接拒绝显得格外胆大:“没有价,起码现在还没有价,我们还没有完成前期验证。”

    文先生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曾凯仪气定神闲:“什么时候完成?”

    石涧仁给出一个明确又不明确的时间:“西部物流大通道一直建立到欧洲地区,这就是验证过程,验证沿途各国对中国制造的需求,验证国际贸易环境,验证我们的业务推广能力。”

    曾凯仪笑了:“所以你才选择江州来推动这个欧亚大陆桥的战略通道?我不得不说你走了一盘好棋,这跟上面的意思也很契合,那谁已经批示这件事要加紧协助办理,江州这个点选得不错,特别是统战系统这个切入角度,简直绝佳。”

    石涧仁坦言:“没有曾女士说得这么运筹帷幄,立足江州只是因为这里有些事业基础,而且相比平京沪海的锦上添花,这里更像雪中送炭,这是我的出发点,当然后来能得到江州市各方面的支持,证明了责任担当这种事还是会在很多人的心里。”

    文先生又伸手搭石涧仁肩膀了:“你怎么有点轴呢,我们是什么关系,相互知根知底,你要拿什么情怀忽悠谁你继续,企业掌控也依旧是你,我们又不会缺了你那份,只要你开出来价码,绝对能让你满意,不就是缺钱嘛,哥哥有啊!”

    石涧仁笑笑:“我要的不是这种资本。”

    文先生的手劲都大了些,但没有冷哼之类,只笑笑收回手臂。

    好像压根儿就没做过这个很具侵略性的动作。

    曾凯仪也仿佛没看见这个动作:“那你说的资本是哪种?”

    石涧仁不说那些深奥难懂的经济学名词:“资本的本质就是增值逐利,这理所当然,但资本本身只是工具,无所谓对错善恶,重点还是在掌控资本的人,在我个人看来,资本应该是助势的柴,而非燎原的火,火烧得太大,有时候就不太好控制了。”

    文先生威压惊人:“哟,你这是在威胁我们?”

    石涧仁耐压:“同样一句话,您可以看做是威胁,也可以看成是提醒,甚至是建言献策。”

    听到这个民主党派里面常见的词儿,坐在曾凯仪身边那另外三位男性都笑了笑,算是缓和了文先生的气氛,曾凯仪依旧还是没什么眼神变化:“上面发话,并不意味着就拿到了尚方宝剑,光是按照程序审批就能按部就班的把整个步伐拖拽下来,你觉得你有信心完全掌控这一切?”

    这恐怕才是威胁吧。

    石涧仁在体制内呆过的经验就出来了,石沱水厂这样一个项目,他查看过所有文件,从设计审批到建造完成,经过了数十个委、办、局、处、室、中心、站签字盖章审批,前后花了近一年时间才完成了立项,这还是国资委内部的合资企业,普通企业的项目审批流程通常都涉及到令人发指的众多部门,看起来确实是为了这样那样的资质审核验证,但很多都是重复琐碎的破事儿,办与不办就在两可之间,其间产生的灰色区域就可想而知,假若这其中再加上些刻意的阻挠意志,完全可以名正言顺挑不到刺儿就把整个步骤无限期搁置下来了。

    所以他能听懂这个威胁,但石涧仁把这当做了建言:“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不会觉得世界充满了爱,谁都是和善的好人,但我想真正的情感联系应该都存在于利益之中,所以互惠互利一直是我的努力方向,这是个利国利民的好事儿,我只是一介草根,能适逢盛世做点天下兴亡的事情,能在这个过程中给参与者带来好处,最终汇集成巨大的利益,而不是陷阱或者损人不利己的情绪宣泄,正如同当初我在何先生的俱乐部最大感受,任何人都不过是历史进程中的一份子,人生最重要的任务是顺应历史运行的方向……”其实后面还有半句不要莫名其妙的被历史碾死,看看文先生愈发难看的表情,石涧仁还是刹车了。

    其实这个过程,石涧仁直面曾凯仪,从双方握手开始到参观展销馆再到现在近乎于黑帮谈判,石涧仁已经多次试探过了,终于在他提到何先生的时候看见曾凯仪的眼神有了一丝波动。

    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背景,首先还是个人,是人就有弱点就有软肋,就像石涧仁这假正经面对姑娘的时候有点慌乱一样,谁都有漏洞,就看能不能找到并加以利用。

    那位在香港和曾凯仪一起露面的何戈何先生,应该是石涧仁见过这些具有深厚背景新生代里面全面素养最高的,外貌谈吐无一不是人中翘楚,强大的规划能力,最优秀的出身,应该还有从小刻苦的学习跟对成功的热爱,不考虑其他还没有接触到的因素,那是石涧仁迄今觉得最优秀最值得跟随的一位明主,可惜有点郎有情妾已嫁的味道,石涧仁已然决定和唐建文他们一起努力,彻底放弃了高端路数。

    相比之下何戈领导的香港那一系列的白手套行为虽然让石涧仁断绝了跟这种资本往来的念头,但假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也不是一点都不能理解,只是他无法与之为伍罢了。

    这样的一位,其实石涧仁当时就察觉出来曾凯仪和他相处的感觉是最好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觉得曾凯仪的地位比文先生要高点,别看她在那位朱正坤朱老板的白手套案例中还冲锋在前,隐约有种为了何戈的事情,她不惜冲锋陷阵的味道,这在石涧仁两次见她,分别和文先生、经济学家,还有跟何戈在一起,她的肢体语言和表情动态都是很不一样的。

    所以现在曾凯仪的眼神没有凶狠也没有愤怒,就是晃悠了一下,再笑笑,石涧仁好像感觉有点酸涩的苦笑,也许是个主观的瞬间:“你还真是会说,当初老何说你这个人有点看不透,我还不太相信,结果今年听说江州捣鼓出来一个电子商务公司居然敢涉及到国家政策,我居然就莫名其妙想到是你,结果一扫听,还真是你在策动,甚至还布局展开到了民主党派这样的路数,深谋远虑啊。”

    好像她也释放出来信号,文先生之前的威压不见了,侧身点调笑:“齐齐呢?她什么时候也愿意涉足商业,还把工作都辞了半途上路,他们家可很少有听说谁在经商啊,结果还一门心思的到处跑部委张罗这事儿?”

    石涧仁不解释来龙去脉:“两位,还是高看我这局面了,我说了我只是秉着一颗大家得利的心,目标也是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理想,所以才能看起来好像运气特别好的从小船跳到大船,齐雪娇也是这条船上的伙伴,仅此而已。”

    曾凯仪终于也有点调笑的口吻:“原来你是个仁慈天下的大善人?”

    没想到石涧仁摇头:“我从来都不提仁慈这个词儿,甚至都不愿提什么慈善,这世界没仁慈可言,法则只有一条,收获或者被收获,而我要做的,就是把尽可能多的人拉到收获的那条船上,互利互惠。”

    这句甚至有点狠绝的话,让文先生居然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曾凯仪还想了想:“哈,你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那……叫上齐小姐吧,我们一块儿攒个局吃顿饭,好多年没看见她了,也不知道她还记得我不。”

    这是硬的不行来软的,或者说彻底摸查一下齐雪娇对这件事到底有多大的心思,况且这终究只代表她个人的意见,还是有别的含义,都值得看看。

    起码女婿、丈夫和普通朋友、商业伙伴之类的待遇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食物链顶端的人说话做派,哪里会跟菜市场骂街一样婆妈,更不会像个冒失的富二代暴发户那样动不动就声嘶力竭,看似云淡风轻,背后真的是雷霆万钧。

    石涧仁差点想苦笑,原来说到底还是得靠齐雪娇?

    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味道,有时候实力上的绝对差距,不是运筹帷幄或者耍嘴皮子就能完全抗衡的。

    更不用说强大的内心世界能对这种局面有什么帮助了。

    以石涧仁给齐雪娇表达过的那种他自己个人理想的境界,压根儿就不愿选择遇到这种事吧?

    不过不用打电话或者叫人,推开会议室的门,就看见大唐网的董事长站在门外正跟吴晓影低声说着手里一份什么文件。

    没得话说,丢丢他妈肯定回头就去通风报信了,也亏得这两位稳得住,也不推门进去,就好像偶遇似的,齐雪娇合上文件递给吴晓影:“行,就这么安排吧,晚点我们开会再把这事儿给铺排了……嗯,文二哥稀客啊,我说阿仁接待什么样的稀客呢!”

    吴晓影对这边嫣然一笑就跟个秘书似的跑了,没准儿这偶遇的戏码就是她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