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17、大白菜多少钱一斤?
    让石涧仁意外又不怎么意外,坐在会客沙发上的是自从香港一别三四年未见的那位曾女士,但更离奇是坐在她旁边戴着墨镜不怎么起眼的居然是文先生,当初挟资本之威横扫影视界的文先生,对什么国际著名导演毫不留情的资本大鳄现在见了石涧仁,简直是摘了墨镜开怀大笑起身:“哈哈哈,你个王八蛋,居然跟我玩儿演技!”

    当初吴晓影肯定是远远见过这位任姐都要忌惮几分的大老板,但也许之前她的注意力都到曾女士身上了,没注意到这个不声不响的文先生,毕竟同行三四个男人都是西装革履戴着墨镜,隐隐以曾女士为中心的模样,以她的眼力,能瞬间辨认出几人中谁才是重点,已经很不错了,所以现在哪怕听出来文先生的笑骂声充满了熟人之间的戏谑,认出来这是谁以后还是有点花容失色。

    她太清楚那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戏码了。

    三十楼的会客厅宽敞明亮,三百六十度全景通透设计让第一次来到大唐网的客人都会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这才是传说中it公司应该有的气派。

    所以最近无论是招聘还是业务往来,很多访客都喜欢在三十楼到处看看,最后坐在两三个沙发一组的会客区,唐建文多年商务经验要求所有部门员工跟外部人员接洽都只能到会客区来,所以四十多组简约风格方块皮沙发的区域经常人满为患。

    但来拜访石涧仁的客人,还是吴晓影都辨认出来头不小的客人,应该不在这个规定范畴内有高级会客室的,石涧仁进来的时候只看了公共事务总监一眼就知道她甚至没敢多要求这几位,那就肯定是对方坚持要坐在这里。

    要说吴晓影在工作上有什么短板的话,估计就是对上真正的大人物,她有点杯弓蛇影的怯场,这是她面对市里面领导都不会有的情况,估计已经深入骨子里很难改变了。

    果然,在石涧仁笑着握手,还被文先生在肩头不轻不重的擂了一拳之后,曾女士也笑着伸手:“不错,很不错,坐在这里都能感觉到整个企业的蓬勃生机,老文确实把你看走了眼,你还真的别出蹊径走出另外一条路来了。”

    石涧仁在大唐网现在没有任何职务,但恐怕任何一级主管都知道这位仁总,所以从石涧仁走出电梯,走到这边来,仿佛一种莫名的气场,周围目光范围内的声音不由自主都小了很多,几乎所有大唐网员工主管都停了嘴目光跟随在石涧仁身上,有些正在走动的都不由自主的站在原地,选择看着他跟这几位气度不凡的客人交流。

    那是一种好像官兵们在对将领行注目礼的热忱,又好像带着热烈的尊重跟欢喜。

    的确,温润无方的石涧仁很容易让身边的朋友跟属下产生这种只要看见他,就觉得心头稳定的踏实感。

    也许这就是个人魅力,哪怕石涧仁一直要求自己泯然众人点,但在了解他的关联企业内部,这种光芒真的很难掩盖。

    曾凯仪也环顾了一下四周,敏锐的感受到这点,感受到石涧仁在这个群体当中莫名的影响力,但跟她握手的石涧仁仿佛跟几年前没什么变化:“曾女士好,非常幸会,如果各位不忙的话,是否能让我带路给各位做一下大唐网的导游?”

    早不来晚不来,大唐网在商业领域已经奋斗了这么几年都没有被注意到,这刚刚走上最高舞台,立刻就如影相随,背后的原因可想而知了,石涧仁一点都不惊讶。

    曾凯仪笑着点头,还对石涧仁做个请。

    第一次见她,曾凯仪不动声色的面对什么著名经济学家,像个帮闲,第二次在香港,她又像是那位何先生的伙伴或者助手,始终对上石涧仁有种没多正眼看的漫不经心,但今天显然不同,正眼看了。

    石涧仁就带路,从前台另一边的模拟展销馆开始,这的确是个好设计,清晰直接的就阐明了大唐网在跨境贸易上的模式,曾凯仪听得很仔细:“现在有家专门做全球批发业务的电子商务企业,非常强势,也带动了巨大的商机,跟大唐网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是业务细分还是市场细分的区别?”

    水厂厂长心系天下:“你说的是阿里巴巴网吧,他们是这方面电子商务的领军企业,也是国内电子商务真正转化为效益的先行者,我们还差得很远,具体到区别上,阿里巴巴是主要针对全球买家的信息平台,也就是你要买,我要卖,那么在我这里电子交易,但具体的货物运输乃至跨境贸易的环节自己去做,但大唐网是全配套,提供所有从仓储物流到通关检疫、货币结算的所有服务,而且在这个电子商务的网络信息平台基础上,提供距离买家最近的实物考察平台,简而言之,阿里巴巴针对的国内卖家大多都得是有一定外贸经验的厂家企业,而大唐网面向所有中国制造产业,哪怕只是路边街口一家做螺丝帽的小作坊,我们也能协助他们把产品卖到国外去。”

    曾凯仪居然记得石涧仁上次最后那句话:“这就是你说的‘长太息以掩涕’?”

    石涧仁都忍不住眼睛亮了亮,但面色不改的点头:“改革开放让中国以密集型外贸产业换取大量外汇逐渐脱贫,但适合二十年前的,未见得适合现在,绝对不适合十年后,温水煮青蛙,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到这种结构性的危险,大唐网期待能够给一直埋头苦干,但却没有多少国际眼光或者说视野的制造业一点帮助,这是所有大唐网高层都能共识的核心价值观。”

    文先生站在石涧仁另一边,没了勾肩搭背的举动,但有点讪笑:“你丫的应该去国家院做报告。”

    曾凯仪没有再掩饰她跟文先生之间的从属关系,稍微加重语气:“老文!”

    文先生就不说话了。

    石涧仁装着没听见这句,也不再试探,继续做导游,最后站在展销馆外的一块世界地图板块边:“说完了宏图大业跟理想远景,再说现实,因为考虑这项事业不是以牟利为企业第一要务,所以从成立伊始就没有走风投融资的路线,全靠一把屎一把尿的自己带大,进展比较慢,迄今为止也不过是在越南和俄罗斯建立了两个展销馆,年营业额27亿人民币,而且还是我们带出去的企业产品销售,大唐网净亏损三千二百万……”

    这时候石涧仁能观察到曾凯仪的眼神中一点波动没有,还随着石涧仁的解说轻轻点头,甚至有眼神回应。

    石涧仁这才指着那有机玻璃做的红色大公鸡屁股这边比划:“到美国、日本去开展销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那只会是跟其他外贸企业抢夺份额压价,让国外得了便宜,所以我们的思路是开拓更大的市场,只有市场做大,总量做大,大唐网这个服务型的框架成本才能忽略不计,因为跨境贸易重点就在这些中间环节,量越大分摊成本就越低,所以开拓更大市场就只能往西,要么顺着马六甲海峡要么走这里,综合考量,我们选这里,未来希望到波兰设立第一个展销馆接着更多,这就是我们的理想、现状和措施,这边请……”

    顺着阶梯会议厅边的正常梯步走上楼,这里就是忙碌一片的常见办公室景致,再上三十二楼才是企业高层的办公室,石涧仁随口介绍来到这里的小会议室,只能容纳十来个人,设计出来本身就是给大唐网高层或者一帮创业伙伴内部开会的地方,特点是边缘直接凸出去一米的落地玻璃,其实因为楼下三十层的观景台有两三米宽,这里不过是两层楼的高度,但因为太高,站在这里很容易感觉悬空在一百多米的惊悚感,施工也没什么难度,当初庄成栋这么搞,据说是唐建文的意思。

    文先生都好奇的过去那玻璃地面上走了几步笑:“玩儿的就是心跳,很会玩啊!”

    石涧仁给端茶过来的文员表示感谢,新招聘的普通助理有点紧张的笑笑退出去还关上了门,连这样的职场新手都能看得出来这几位不一般,想想当初文先生在润丰影业的片场都能让所有人噤若寒蝉呢。

    所以石涧仁的淡定更显难得,也许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不是玩,是随时提醒所有高层如履薄冰,看似大好局面也许一个不小心就闪失掉了。”

    曾凯仪不过去试,坐下来摸下巴,这是个很男性化的动作:“当初你说你要摸索出一条资本运营新路来,就是这个了?”

    在小会议桌对面的石涧仁想想摇头:“不是,这个虽然当时已经搭建起来雏形,但这只是为制造业服务的升级途径,在度过了前期的验证阶段,特别是能够获得足够话语权以后,我们还是会选择跟资本合作,因为要想在短时间内在欧亚大陆乃至非洲地区铺满展销馆,需要巨大的资本支持。”

    文先生直接在他身边坐下:“那就行了,我们就是来谈这个的,你开个价!”

    口气一如当年豪掷几个亿拍一部烂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