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14、知荣守辱
    具体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石涧仁没有细说,但正如同齐雪娇在这场汇报会上感受到的那样,既然所有与会代表脸上没有跟打蔫儿的茄子一样遭遇挫折,市领导也没有或隐或显的对这个议案发起者提到什么批评,那只字不提的就太不正常了,而不正常的另一层解释也可能是非比寻常。

    要说全国代表去开会的时候言论自由的程度可能连外国人的所谓议会制度都想象不到,这可是受到法律特别强调保护的特权之一了,齐雪娇听说过匪夷所思的言论多了去,当然开国的时候最多,最近这些年又多了起来。

    还是那句话,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得看具体局势是什么样。

    石涧仁面对伙伴脸上就带着温和的笑容了,特别是一双双眼睛里带满的询问和焦灼,这种焦灼还不是针对自身利益,而是对他的关心,让石涧仁有种想展开手臂把眼前一大群伙伴都抱一下的冲动:“好了,一切都还算顺利,只是我们提出来的这个事情……呃,太大了。”

    对,别说江州人觉得大,放到全国代表大会上去讨论这个事情,都还是显得太大。

    也正如齐雪娇说到的那样,这不光是个经济上的事儿,还涉及到国家安全和国家政策,说外交政策都小了,所以议案交上去就被单列并告知不会公开审议,然后开了几次闭门会议,具体的会议内容石涧仁也没说,总而言之就是已经给了定论,要搞!

    光是听这么两个字,就让所有人心里的石头落下来!

    各地代表团的议案有些会作为全会重点议案商议表决,有些会转给相关机构重点研究,有些也就直接否定了,但最终又不是参赛作品会颁奖什么的,主要是对议案发起地可能有巨大利益,想想能让一个省作为集体议案提起来的事情肯定都是省里面研究过的了。

    但封锁消息不外传的那还是比较少见,往往都是转成了带有保密性质的事情。

    所以这个保密会,石涧仁也是到了大唐互联的会议厅,才给大家做了个简单的表述:“我们就以耿总举个例子……”

    耿海燕居然脸红,偷偷摸摸东张西望,但看石涧仁的表情还是控制不住的嘿嘿笑,特别是石涧仁说起来就愈发显得温和睿智:“当初只是开一家奶茶店,考虑的是店面卫生,动作规范这些细节,两家三家就要考虑选址布局,人员培训,等到开始做连锁机构,那就是品控和经营管理为核心了,之后呢?全国布局?竞争对手?行业起伏?经济形势?社会反馈和社会效益?身处不同的高度,考虑的角度肯定不同,那么大陆桥在不同高度的意义是什么呢?”

    齐雪娇也有点目不转睛,吴晓影发现了,在她耳边小声:“帅哦?而且我觉得这次还提升了……”

    前军医居然有点花痴的使劲点头。

    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哪怕石涧仁一直要求自己淡然坦然的面对一切,但站在全国的政治舞台上去身处其中,和站在过道边旁观还是有区别的,见识过、经历过都会留下痕迹,这不是人为控制掩饰得了的,像他这样以心态作为修炼重点的布衣,气度不光是读万卷书就能得到,还要去各种高山险峰走过才能沉淀下来。

    当然这件据说是江州最有名的西装企业专门为代表团定制的黑色西装在石涧仁身上还是有特点的,回来车上摘了领带,现在白色衬衫解开一颗扣子,和黑色西装衬托出伟岸俊朗的洒脱,还有他的侃侃而谈:“我觉得可以带动西部经济均衡发展,罗伯特觉得是中国制造走出国门的重要途径,齐董认为这代表着国家安全的拓展,闫副书记认为是江州金融中心的核心动脉,但在国家的高度,却会拉到全世界去通盘考虑,这是个牵一发动全身的举动,如果以国家的态度来举措这件事,那么就会带来很多解读,涉及到国家竞争上的解读,这里我就不多说了,为了不让国内外各方,特别是某些国家判断出这一举措会带来什么样的政策改变,这件事首先是封锁在我们在座各位这个层面,我们由此开始,把大陆桥的畅通工程直接改变项目称谓,嗯,叫做江北亚铁路商贸,江州到北疆再到中亚地区的铁路沿线商贸活动。”

    都不笨,相互对视的各位都从石涧仁的话里听到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吴晓影还继续小声:“哈,有没有种演谍战片的感觉?”不过这次是对着大家说的,纪若棠和齐雪娇有笑笑,但立刻收回去了。

    唐建文举手:“只到中亚?”

    石涧仁摇头:“理论上到能到任何地方,这不限制我们,重点是以铁路这个不起眼的称谓来实际贯通,所以这件事就得以江州市政府和商贸物流公司作为出发点来运作,而且仅限于在铁路部门的层面,不往上走,连大唐网的企业性质都过于显眼了些。”

    唐建文先喜后惊:“啥?不能以大唐网的名义干?”

    石涧仁点头:“有心人能够从大唐网的经营模式和企业宗旨揣测出动向来,所以该干嘛干嘛,但只能是大唐网搭顺风车……我个人比较推荐老庄搞个商贸公司,朝中亚地区卖装修材料,就在果纳尔地区和江州同时注册,从沿海各地收集货源,从江州整合了朝北疆发过去出境,因为量大有能力,申请把项目做大做强,所以争取发专列,在江州提申请,江州市觉得有道理,协助向海关总局和铁路部提出开定点班列请求……”

    所有人好像在听天书,看石涧仁一本正经的吹牛皮,庄成栋下巴有点合不拢:“你意思是……让我去扮演一个发财的土老板,财大气粗的认为铁路都可以买到的那种?”

    纪若棠马上推荐:“哦,阿仁有条很粗的金链子,可以送给你当道具!”

    吴晓影明显有点技痒:“我可以给你演秘书或者情人,张姐演技不够……”

    耿海燕和柳清都有些意动了,吴迪难得提要求:“我都没出去过,基本上一直在江州……”

    齐雪娇哭笑不得捂脸:“不是这样的。”

    石涧仁也这么说:“只是个意思,露个面而已,甚至人都不用去,只是编这么个故事,重点就是看起来这是最普通的商业行为,甚至都不能上升到为中国制造打开通道的意义,罗伯特之前谈到过的那些欧美国家对我们的态度,平京方面比谁都清楚,如果过早暴露我们的真实用意,只会招来一系列的围剿。”

    唐建文简直后悔:“可我都宣传过了!”

    石涧仁笑:“只要还没付诸实施,也没那么大的影响,所以你只能扮演配角,好像这条路通了,喜不自禁的跟着也来捞好处样子。”

    唐建文立刻开始揣摩角色。

    大家都轻松起来,只有齐雪娇看着石涧仁:“你呢?你做什么,继续当水厂厂长?”

    所有的目光又集中到石涧仁身上,这家伙有点轻描淡写:“是啊,没我什么事儿了,所以我准备接下来辞职,只挂着新知协的社会职务,然后慢慢把主要精力回放到读书会上,从旁协助各位把这件事做好就行了。”

    纪若棠有点高兴:“回来这栋楼上上班?”

    齐雪娇却有点不相信:“你跟那么多领导、部委高层见面,就没有被看中你的能力才华,有什么变化?”

    石涧仁嘿嘿嘿:“我有什么才华,一般我都不说话,坐在旁边看看人,听听话就行了。”

    齐雪娇难免恨铁不成钢:“这么重要难得的机会,你不展现,平时不是很能说嘛?”

    石涧仁拍拍手散会:“好了,我说过了,我永远都只是个草根,挂职的目的是什么,我很清楚,也一直在这么做,这一次更加坚定了这种念头。”

    这下连柳清都听出来石涧仁的话中意味:“说得好像你就要退休了似的!”

    石涧仁脸上终于有些憧憬的色彩:“我从小就被教育要学会独善其身和兼济天下,责任感或者说读书人的那种使命感已经被灌输得近乎于本能了,可我真不是个多喜欢大场面的人,参加了这么高级别的会议,见到那么多大人物,更确认了这点,我内心更喜欢平淡简朴的生活,看看书游历天下,这或许才是我的性格追求,先满足了自己的社会职责,再去追求个人世界,这……不过分吧?”

    伙伴们又一次面面相觑,都觉得这种场面怎么接二连三,可能也习惯于大家相互寻求感受了,然后由耿海燕忍不住最先发声:“你又想一个人跑了?”真的难以置信:“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多伙伴,都没法把你留下来?”

    吴晓影补上:“孩子呢?孩子你不管了?”

    洪巧云其实能理解些:“只是阶段性的到处走走看看,还是会在江州定居吧?”

    唐建文都苦笑了:“按说我应该觉得独揽大权很开心,可怎么忽然就觉得索然无味,更想跟你到处去乱跑才有意义呢?”

    齐雪娇却哼哼哼的嗤之以鼻:“你想得倒是轻松!哪有这么容易的!”

    石涧仁挠头:“理想,我说的这是我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