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12、我思故我在
    市领导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相比体制内的后起之秀大多以踏实稳健路线出头,他们见过的体制外有为青年如过江之鲫,想在他们面前展现才华的也司空见惯了,听这话也不过是相视一笑,大道理嘛,特别是没有瑕疵的大道理谁都会说,关键得看怎么做,眼高手低的人多了去。

    结果齐雪娇摁动手里的演示器,让幕布上的ppt开始展现大唐网涉及到各部委下属委员会、行业办公室以及多个外贸商务部门的工作进展。

    呃,这真的是个实力展现。

    地方大员再大也是地方,各省市再怎么地方上呼风唤雨,到了平京也得“跑步前进”。

    没有扎实的平京各部委关系,连地方大员能到什么极限也是有说法的,所以看看大唐网从去年开始已经获得一系列各种部委下属委员会的认证和重点扶持项目名单,就知道这家公司可不是随随便便几个编程专家就能凑出来的it公司了。

    这时候再回想琢磨齐雪娇说的那些话,似乎就显得不那么突兀了,拥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也变得理所当然了似的。

    人的心境变化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连闫副书记都远远的找寻看了石涧仁一眼,但是对这家伙平淡无奇的眼神也看不到什么回应。

    所以市领导们最后对青年创业者们的冲劲表达了赞赏,闫副书记做了拟定中的总结发言,统战工作是他分管的部分,所以除了肯定统战部跟新知协这样的民主协商制度建设,就是对大唐网突破西部大开发边界走向世界的肯定,但从语调和措辞上,石涧仁觉得肯定和之前准备的发言内容做了些调整。

    然后回头没了音讯!

    本来应该在会上就宣布这个欧亚大陆桥的贯通提案很可能会作为江州市到全国代表大会的总提案来发表的,回头连朱宏涛跟曹天孝都没来问石涧仁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显然齐雪娇和石涧仁都心知肚明的也不打电话去烦人。

    实在是齐雪娇的工作汇报中体现出来的信息太多,太容易让人展开联想,这需要一个交流或者询问的过程。

    最后的结果没有任何意外,大概在赴京前一周提前通知石涧仁和万乾配合苏以德联合提案,这三位以新知协名义参加全国代表大会的江州代表在这份必须有三人署名的提案上签字,然后作为江州市本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集体议案提交给大会审议。

    整个团队包括唐建文等人在内,也没有谁感到意外,似乎人人都清楚,这件事必定会顺利成为计划中的那样,至于这个顺利达成的关键到底是在齐雪娇的身份,还是石涧仁的运筹帷幄上,那就不用分得那么清楚了。

    毕竟连齐雪娇都是石涧仁带到团队中来的,就算大家都清楚这件事的确没有私心杂念,也肯定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但都是成年人了,知道好事不等于就一定是会被采纳的事情,假若没有齐雪娇,这件事可能还要持续努力好多年,才能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乃至重视,但如果没有石涧仁,那就压根儿没有这件事了,大家的人生轨迹该干嘛还是干嘛,不会集结到这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下来。

    除了石涧仁,其他所有人都留在了江州,这个时候齐雪娇也不可能去“跑部钱进”,虽然一旦涉及到大议案跟其他省份冲突或者争夺资源的时候,各代表团都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去联络各种关系来促成议案,但显然这事儿跟别的议案不太一样,这不但不妨碍哪个部门,甚至还能给西部好些省份带来机遇,当然,前提是不跟江州争这个起点位置的话。

    所以这个阶段连齐雪娇去了也没啥用,而且根据她说这时候也是最敏感的时候,没必要。

    颇有大将之风的带着所有人在新大楼的接待大厅收看各种跟全代会有关的信息,作为一个对外展示的窗口,无论阶梯会议室还是会客区到处都有平板电视这种这两年突然爆发起来的新型电视机。

    就凭这点,都能让处在科技浪潮中比较敏感的it人激动得战栗或者不寒而栗,能够做大屏幕的平板电视仿佛就在昨天,然后今天就忽如一夜春风来,假日酒店当年大堂那几台都是高价从国外买的进口货,虽然谁都看得出这种轻薄的电视机会替代笨重的crt显像管老彩电,但谁都没想到会这么快,据说连很多电视制造业的业者都想不到。

    而比平板电视更早点的例子就是照相机,石涧仁在洪巧云那里得到第一台单反相机的时候,还是135胶片的天下,也是突然之间,市面上潮水般涌入大量数码相机改朝换代,全球最大的胶片生产商哪怕拥有几万家冲印店,都瞬间倒闭了。

    散坐在通透明亮的会客区,大家比较自在的仰头看着平板电视上那些庄严肃穆的会议过程,畅谈这些近几年的感受经历,的确很奇妙。

    起码庄成栋都说恐怕在去年以前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这么关注那电视上的会议,纪若棠连忙把石涧仁当年去了大会堂还溜号儿的事情拿出来宣传。

    刚开幕那两天笑声还是蛮多的,毕竟这种会议上如果不是齐雪娇解释很多东西真的听不懂,譬如其中产业升级意味着什么,去产能又是什么意思,节能减排就仅仅是为了保护环境?

    唐建文都得佩服齐雪娇在这方面的政治敏感度,当然这时候大家都有点佩服她之前面对市领导的讲话了,虽然没谁当面吹捧,但心里应该都明白,可能包括石涧仁在内,在那样的领导专门来听汇报的时候,没谁敢那么说,不是话题内容,而是那种底气,虽然都是当家做主的人。

    齐雪娇谦虚,说公司天天都订了党报跟各种资料的,大家有空也可以组织个学习培训。

    面对她,大家敢连忙齐声说谢谢不用了……

    还是比较欢声笑语的,虽然耳朵都支着听电视上的消息。

    可哪怕天天坐在电视机前面,听见一桩又一桩集体议案或者很重要的建议被当成重点审议,也没听到什么欧亚大陆桥的消息。

    简单的说,就是如同石沉大海一样,换做一个普通未知的观众来看电视的话,压根儿就不会知道任何有关的信息。

    唐建文安排研发中心用最新的服务器、设备搜索相关资讯,都没发现任何只言片语。

    这就让每天坐在电视前看消息的高层们有点忐忑了,齐刷刷的拿目光去看董事长,齐雪娇端着茶杯依旧沉静:“这个我跟你们敬爱的仁总有探讨过,连一号首长都不能保证他想做什么都绝对能做到,何况我们这么大的事情,哪本书上说的就一定能心想事成?”

    柳清建议打个电话问问?

    齐雪娇却说:“这种时候频繁联系或者追问议案并不是好事,既然我都认为这是关乎到国家发展的重大事务,如果上升到方针政策其实就不该我们普通老百姓随便妄议了,提建议可以,但说得多了,是不是有点泄密的意思呢。”

    所有人有点面面相觑,唐建文自嘲:“还好我没有转换国籍,不然这个时候你们是不是要我回避?”

    纪若棠眨巴眼回忆:“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阿仁逐渐疏远了那位詹先生?”

    柳清分析:“可能不完全是因为这个,那时哪想到这么多,只是詹先生的价值观还是有点不一样。”

    洪巧云点头:“起码他从来不会欠我的钱,也不许我欠他,现在我们在座的谁欠钱最多?”

    唐建文本来准备认领这个冠军奖杯的,结果吴迪大概心算了一下说应该是柳清后来居上了,虽然大楼装修完善都是自筹资金,但建筑用地和烂尾楼本体还是要给钱的,算成无息贷款慢慢还,产业园也差不多的情况,然后江州乐餐饮集团的启动资金都是找各位金主借的,柳清连忙拱手给哄笑的各位说好话。

    好像这样开开玩笑能让心情轻松点。

    这段很少发言耿海燕还是提议:“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倪小姐黄晓薇她们,都在平京离得近。”

    这下终于像是讲了个冷笑话,都笑起来,问她不是还坐在一起呢,到现在大家也不知道那泡椒凤爪的神秘配方是什么啊。

    说起这个耿海燕又有点苦恼,原来她老子估计受了老娘怂恿,期期艾艾的给她说那配方是他研究的,现在卖得这么好,应该给他发明专利费,啧啧,耿海燕没好气到了极点:“还知道发明专利费了!明明是我发现这个口味,只是他对琢磨搭配更有时间和钻研精神,就当是技术员了,还敢找我要专利费!不知道是谁给他出的馊主意,抓住了一定撕烂嘴!”

    由于大家都知道耿海燕躺在病床上却被卖了二十万,这些伙伴可不是会说“毕竟那是父母的人,怎么都值得原谅”的滥好人,一个个出谋划策,结论是应该叫法务部来重新给她父母之间签署正式的法律协议,包括这种雇佣关系,因为很可能她这爹妈说不定会把配方拿去找别处卖个大价钱。

    说得耿海燕忍不住跳起来赶紧下楼去了。

    摊上这样的爹妈,大家还是觉得有点可怜,好像比石涧仁那孤儿还麻烦些,所以话题又转到小艾身上了,大家很有默契的不提丢丢,吴晓影居然也好意思装没那个养子。

    然后就真的瞟着电视上胜利闭幕了。

    都在默默的想应该怎么安慰石涧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