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10、扶摇直上九万里
    石涧仁全程都像个隐去光芒的幕僚,只是远远的跟在参观队伍的后方,柳清抿紧了嘴皮,还是坚持一直站在他的身侧,不说话。

    新知协占据了整整一层楼,两千多平米的空间简洁明快,会议室、办公区、接待区,一应俱全,新招的员工看着也还机灵,就是没什么老板领导的独立办公室,苏以德笑着介绍新知协各级管理层都是社会职务,所以来这边办公的时候都一样坐外面的办公区域,然后重点由万乾来展示对北岭区的经济发展调研工作报告,当然是简化版的,挑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个行业,阐述了新知协的专业协会怎么去考察调研,提出了哪些针对性的建议和措施方案。

    姚建平没来,春节过后估计他已经在面临着调任的交替,但在走之前显然很有眼光的帮新知协找到一步台阶。

    国家要对新阶层、知识分子统战,这是个方针,谁都会喊口号的大方向,可具体怎么做那就是一片空白,连国家那边都没有给出什么指导意见,不动脑筋的可能就选择把这些人召集起来念文件,可总不能经常把这些人弄来开会讲大道理吧,谁都会感到厌恶的,可不管理不关注又不行,只有傻子才会公开说这些人管理不好会对社会局面产生负影响。

    有的放矢的专业调研工作,显然是个皆大欢喜的选择。

    苏以德和石涧仁还有万乾接连组织了两次新知协的内部活动,就是在探索这方面的运转方式,但都及不上姚建平一针见血的直接帮他们衔接了这次对区级政府机关的调研考察,来得具有极高现实意义。

    市政府通过这一系列活动观察、熟悉了相关人等,可以从中选拔有能力又能靠近政府的人手;

    地方政府免费得到各种专家建议方案,只要是遇见能做实事的领导,把这些专家方案转化实施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而专家这方面因为做的都是自己相关行业调研,学术派的可以搞课题,经济类的能抓到商业机会,有志于政治路线的可以从中参政议政发挥自己的能力,而且还是在新知协这样一个有领导有管控的范围内运转,不会跑偏道。

    好比万乾这样的,看起来他起码花了几十万在三次调研活动中,但仅仅月亮湖声光表演工程,估计就能让他很快赚回来,更不用说在北岭区调研中找到的商机,他已经给北岭区好几个企业提出了投资方案,隐隐的这种投资方案还带着官方气质,换做以前他作为民营金融投资公司,能全面知晓数据并分析挑选项目么?又能带着这种让人信服的背景提出方案么?

    新知协就是提供了这样一个把资源交错利用起来的平台。

    市领导们听得还是比较专注,毕竟江州市统战工作在全国都是有传统地位的,马上面临全国代表大会,这分明是带着很强政治意味的加分内容,很拿得出手啊。

    于是万乾讲完北岭区,朱宏涛也感觉出来,建议他把前两次调研活动也简单讲述下,说明新知协的这种调研功能,不光是针对政府机关,对于民生大计,地方产业和公益事业都很有裨益,苏以德敲边鼓,顺便介绍新知协每次活动都会捐修一所幼儿园,这将成为新知协的传统。

    万乾在这个时候忽然就把石涧仁跟他谈过的话题用上了:“结构性的贫困落后不可能只靠个人努力或者慈善捐赠就能摆脱,直接捐助或许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但是如何帮助贫困落后地区发展,我们如何充当政府和社区之间的联结,跟政府相关部门一起探索行之有效的解决范例,协助政府进行更根本的改善,这恐怕也是我们新知协专门成立扶贫工作研究中心的初衷所在。”

    反正朱宏涛和苏以德都是下意识的飞快对视了一下,从未听说过这个研究中心的他们还是有点诧异,但万乾这话说得太滴水不漏了,好几位市领导都举手鼓掌了,几乎都在笑着点头。

    趁着分管扶贫工作的市领导讲话,后方的柳清圆脸蛋都鼓了一下,轻轻贴到石涧仁耳边告状:“他抄袭你!”

    好闻的气息和似有似无的发丝撩动耳廓,诠释了什么叫枕头风,让石涧仁缩了下脖子:“这说明他听进去,并且懂得利用了,不正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么?”

    柳清再跟着过去几厘米保持恒定距离:“这么好的露脸机会,他只字不提你,那就有点不讲义气了。”

    石涧仁只能让自己的思维远离馨香:“恰恰是不提我,才说明他知道我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在意,我要的是最终结果,而不是我自身能得到什么,况且我也给他明确表达过我的体制内上限就在这里了,他这么说反而证明他完全信任我说的话不是在诳他。”

    柳清轻哼一下,能感觉气流都在耳朵里打个旋,才重新亭亭玉立的站直,看来她妈能把柳爸管教成个耙耳朵,肯定有绝学。

    有市领导就考校似的问了:“那研究中心在扶贫工作方面有了什么结果没?”

    万乾反应还是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与其说捐助,不如资助,我们现在有这样一个思路,江州不是有全国第一家公益慈善餐饮集团么,研究中心有这样的想法,能不能通过这个餐饮集团,发展成慈善社会企业,譬如说每投资几万开办一家培训餐厅,从服务生到厨师再到经理都从贫困地区的青年中找寻培养,这是最容易解决生存技能的系统,而且关于服务素质的培养,也能从自尊自信的角度扭转边缘青年的心态和人生观,鼓励他们学得一技之长,培训餐厅之间形成竞争机制,下一年来谁的经营状况好,调整投资比例给他们,其他的会相应减少些,并鼓励他们开分店和雇用更多的当地人,这样把市场经济引入到公益慈善事业中去,算是个摸索。”

    但有领导关注的是:“全国第一家公益慈善餐饮集团?什么集团?”

    朱宏涛脸上都紧张了,万乾这有点混不吝:“江州乐餐饮集团啊,著名影星卢哲超担任名誉董事会主席,所有盈利都要投入到公益慈善事业中呢。”

    提到这个名字,好几位领导都目光相错,他们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公司,苏以德比朱宏涛开口更合适,简单阐述下自己代理资产捐赠项目的过程,现在餐饮集团是在通过什么样的透明技术手段运营……

    石涧仁笑了,稍微后倾点侧头对秘书:“喏,这时候是不是又觉得最好不要提到我呢?”

    柳清撇嘴,石涧仁笑:“所以说做人不能好的就揽着,坏的就不要,总体来说是公平的。”

    秘书终于承认:“也好,他误打误撞的这么说正好把事情摆到明面上来……”说到底餐饮集团挂在康复中心下,康复中心原本是产业园下属的,现在独立出去,法人还是她,餐饮集团等于是她下属的二级产业,估值几个亿的餐饮集团只是二级产业,还有价值四亿起步的新大厦,整片产业园,都是地产物业公司名下的,法人都是柳清。

    石涧仁还真是偏心自己的秘书,但这会儿只低声:“你认为他真的不知道背后这些关系?”

    果然,等整个新知协参观完毕,开始陆续搭乘电梯前往二十几楼的大唐网时候,万乾终于无声无息的转到石涧仁背后来:“临时想起来的……”

    柳清都抢先了:“什么研究中心呢?在哪里?”

    万乾近乎于喉音:“明天去做牌子……”

    石涧仁笑着点头不点评。

    相比坐而论道,争论不休的那些理论派口头革命分子,他更习惯于这样去做,并且带动更多人来做。

    还是人比较多,在电梯间的时候,闫副书记就开始提到他关于打造江州内陆金融中心的思路,然后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西部直辖市如何才能成为金融交错的地方呢,自然就是开拓西部地区,国家现在的政策就是西部大开发,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就是走出西部国门贯通欧亚大陆桥,这就是大唐网这家统战部重点关注的互联网企业正在干的事情。

    任何领导班子要说随时都百分之百的琴瑟和鸣,相得益彰那可能就是在吹牛皮了,夫妻之间都难保证不隔阂的,更何况带着不同政治理念的领导官员了,可以说中国几千年的官场斗争除了私利就是党争,有种说法是一团和气反而会出大问题,还一定程度上鼓励这种相互监督和争夺的关系。

    选拔官员、推举职位、惩治奖励等等各种内部问题常常针尖对麦芒,充满刀光剑影,但现如今只要提到经济建设,可能很多地方政府就意见出奇的一致,只要能合理合法的把经济建设搞上去,那就是最大的业绩。

    在这种内容上可以说中国政府具有全球最高的效率,闫副书记本身还兼任分管江州市的经济,他这个提法应该在领导层已经大家都很熟悉了,交谈起来都是向他咨询的口气,意思是说大唐网就是江州打造这个金融中心的重要一步?

    闫副书记说得很浅显直白,有水才有鱼,江州说起来是全国最大的直辖市,经济总量比起其他直辖市和一线城市差得还是有点大,想做到金融中心这样的地位,光靠喊口号是不行的,凭什么把资金引过来:“刚才那位搞扶贫工作的年轻人就说得挺好,把市场经济引入到公益事业中来,我们这也是一样的道理,得让资本投资在江州产生效益,自然就能把金融资金吸引过来了,那么江州未来最大的优势和机遇是什么呢?”

    石涧仁一直在给自己的伙伴们灌输大势概念,这终于借上的势头够大了吧。

    没有风,再大的鹏也只能郁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