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08、老衲还年轻
    石涧仁这书呆子居然觉得在读书的地方吃这样汁水横流的手抓美食太不像样,本来想去对面唐楼办公室的,已经恢复正常的姑娘笑骂:“你就不怕唐总和老高带着一堆研发人员给你分了,还一人分不到两三只,一个个吃得意犹未尽,你还得去给他们弄一大盆来。”

    石涧仁立刻觉得这话甚是有理,看看整个除了路灯,一家餐厅都没有开张的产业园美食街,还是不要去招惹那帮动不动一拥而上的家伙了。

    于是最后变成了坐在他那辆商务车上开着门,把浓香四溢的塑料袋打开挂在门边的扶手,摊开张废报纸在膝盖慢慢一个个剥开吃。

    没那么烫的菜肴反而会显得味道醇厚一些,万乾推荐的地方味道的确非同寻常,刚刚剥开一只把细嫩的虾肉放进嘴里,石涧仁就忍不住伸舌头在嘴上逛一下回味再悄悄叹口气:“真……好吃!”

    江州菜肴属于川菜系但又有自己的特点,和以麻辣出名的正宗川菜类似又有点区别,好比五虎上将就是最能体现江州菜特征的,那就是比较江湖草根,从用料到最后出来的外观效果,总是有种草莽气息,口味更是喜欢以浓烈重口著称,这点其实跟在山里就喜欢浓炖红烧肉的石涧仁蛮契合的。

    但一般浓烈的东西吃了又容易腻,好比石涧仁那红烧肉,以前和柳清在平京同居时候他弄出来,秘书最多沾沾筷子算赏脸,根本不敢吃,所以后来他也不怎么弄了,但这爆炒出来的蒜香小龙虾闻着让人口水四溢,味道直冲鼻子,但在车厢昏暗照明灯下那剥开的白色虾肉却带着股清香,和外面沾着的浓汁一起在舌尖上激起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感受来。

    齐雪娇坐在另一边的航空座椅上,侧身撑着下巴只轻声嗯一下,不多说话。

    石涧仁连吃了三四个,好像感觉额头都有辣出来的汗水了,才想起:“你还吃不?”

    齐雪娇摇头,从前面扶手箱上抓了纸巾递过去:“万乾情绪很热烈,没了以前那种什么都在算计的感觉,接连喝了不少酒,和贾崇圣喝得挺开心,拉了他们几个又换地方喝,估计都不是庄成栋的对手,我看这别浪费,就给你拎过来,我吃饱了的。”

    那石涧仁就不客气的继续享用剩菜了,不过味蕾的刺激都不耽误他考虑事情:“万乾有成为我们资产金融方面管理的潜质,哪怕他是以外包财务公司的形式,这点就跟苏律师外包我们的法务工作一样,但是得让他清楚我们的宗旨是什么,获取经济利益真不是我们唯一的目标。”

    姑娘没说话,石涧仁没听到回应,飞快的瞟了旁边一眼,光线不怎么亮,身上果然还是那种挺括的黑色风衣,契合她军人气质的感觉,可暗色中有点妖冶的气息,石涧仁都能回想起那搂住腰的指尖触感了,赶紧给自己再剥一个虾冲散绮念,可能手脚忙了点,没把上面的花椒壳还是干辣椒弄干净,吃了就有点麻得倒吸气。

    齐雪娇无声的从旁边打开瓶矿泉水递过来,看石涧仁咕嘟嘟喝了又扯两张纸巾,直接上手帮他把额头汗水擦了:“我觉得你可能上辈子是个和尚。”

    石涧仁没忍住,噗的一声把嘴里的水喷出来,还好猛转头朝着车门外,又有点呛住,顺手接过齐雪娇手里的纸巾捂嘴咳:“你……开什么玩笑。”

    齐雪娇不笑,还是那么安静的:“我读的军医大不是江州的,在西北,当军校生的时候,组织同学们去徒步行军参观过石窟,其实我很少注意这种佛啊、石雕什么的,可印象中总是记得有个佛像的样子,现在觉得你就有点像。”

    石涧仁已经恢复正常了,又开始对塑料袋里的小龙虾发起进攻,还贪心的颠了颠袋子,确认有不少才心满意足的示意手中美食:“什么像?为了让信众对号入座,千尊万佛什么样儿都会照顾到,我不信佛的,喏,我很喜欢吃肉!”

    齐雪娇还是恢复到之前撑在扶手上托着下巴的姿势,虽然看不清姿势,但脸上充满恬静:“大年二十九那天吃年夜饭,万乾过来讲那个影视公司上市的事情,我就忽然有种这样的感受,任他说得天花乱坠,大家都有点……不说财迷心窍,起码觉得金光闪闪的时候,只有你跟个和尚似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和尚,反正觉得只有和尚才能做到那种不心动的平淡。”

    石涧仁配合她想了想:“不动明王?不动是指心灵平静不为所动,明其实就是清明清醒的意思,这个王可不是什么世俗的头衔,只是指智者的意思,佛教里面经常有提倡心境的说法,禅宗是比较讲究这个的。”

    齐雪娇才不跟他掉书包呢:“我不知道,今天看你跟万乾说那番关于做慈善的话,这种感觉我就更清晰了,所以忽然想起来学生时候看过那尊印象很深的佛,是什么名字不知道,但是心里能想起来的就是纯正、安详、宁静、专注这样的词儿,你知道我没什么墨水,形容不来的。”

    石涧仁惊讶:“那你最近没日没夜的据说都在看书,看什么书?”

    齐雪娇终于自嘲的撇撇嘴:“我又不是你!光是关于企业管理、商业运营、互联网知识,还有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西北出境以后一直到欧洲的各国知识就看得我马不停蹄,哪有时间去提高文学修养。”

    也许麻辣鲜香的小龙虾吃得欢畅,石涧仁难得轻松都有调笑的口吻了:“那你还有时间去坐标书店?”

    齐雪娇听得出来,给了他一记白眼,不过在暗色中没什么威胁:“坐标书店也不光是人文书籍好不好……我现在经常逛书店,很喜欢看书,能明白你说的那种读自己喜欢的书,然后建立起一个知识体系以后不断往里面填充的感觉了,所以各种书也在试着看,但最近太繁重了,这几个月陡然加码。”

    石涧仁顺便探讨:“那我们是不是稍微急了点,而且现在这样会不会给大家的期待值太高,万一这一次政府层面的工作进展不顺利怎么办?”

    齐雪娇想了想:“大唐网的成功应该有一个个节点,欧亚之路道贯通以后,才能提高我们在欧洲落脚的竞争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其他什么都不做,孤注一掷的把所有筹码压在这上面,毕竟国家这么大,在大唐网甚至江州市看起来很重要的事情,在国家层面要排到后面去,这都是很现实的,这点其实我在公司最近的会上有提。”

    石涧仁满意的表扬:“那就对了,可以多提,不是要打击大家的积极性,而是不能盲目乐观,什么事情也都是建立在残酷的现实基础上……其实你没有一口咬定非要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的把这件事推进完成,才是你最大的心态转变。”

    齐雪娇自己都楞了下,才笑出来:“真的!我真的是想着努力去做,该动用的手段也会用,可最终的结果……这个怎么形容来着?不强求,毕竟有了这样一个明确正确的目标,不断冲击,总有成功的时候,因为这个过程也是在磨练自己,磨合团队,把那些经受不住失败的人给淘汰出去,是这个意思吧?”

    石涧仁点头:“王阳明说过的,越是艰难处,越是修心时。”

    齐雪娇又在静静的咬嘴皮了,就怕这货掉书包。还好没吟诗。

    说话间,石涧仁收拾完袋子里的小龙虾,简直不能再满意,把残渣剩羹拎出去丢到垃圾袋回来,齐雪娇已经俏生生的站在车头前:“好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我回去看看书,虽然晚了几天,还是要给你说节日快乐,哦,还要谢谢你的礼物。”说着从里面的灰色高领毛衣里面拉出来那根细细的银链子,可不正是石涧仁打批发做的陨石吊坠。

    石涧仁笑了:“给孩子大家都带的手信而已,而且也不是春节礼物吧。”

    齐雪娇展开手臂:“那你不祝福我一下?”还好明显的扬起脖子侧了脸蛋,这时候就能看清她这身黑色短风衣很修身,搭配同色长裤跟那有点盘起来的微卷齐肩发,成熟妩媚的女人味让修长的脖子颈项都有点晶莹了。

    从来都没什么节假日概念的石涧仁感觉在入乡随俗,快速拥抱下:“春节什么时候也有西方礼仪了。”

    齐雪娇爽朗的笑笑:“才不是春节呢,回见!”然后消失在唐楼大门那边去。

    难道是元宵节?不是还没到么,石涧仁摸不着头脑的自己开车回水厂了。

    结果真的一直到元宵节,万乾天天都过来召集大家聚餐,既然石涧仁不爱浪费时间出去吃,没事儿,叫外卖,再不出堂的傲娇饭馆,只要价钱给够了,自己派司机开着宾利上门,就没有带不回来的美食,人家餐厅老板还拍照留念呢。

    所以看着被美味佳肴弥漫的读书会,石涧仁愈发觉得要抓紧时间把食堂给捣鼓出来,简直有辱斯文!

    不过那啥,糯米鸡真好吃,再来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