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07、夜空中最亮的星
    可能在万乾三十多岁的生命历程中,还没谁能这样毫不留情的对着他说话。

    哪怕在全国富豪榜还排不上号,家境优厚的起点一路走来还是很顺的,工作上的忠言逆耳估计都很少,他的父亲恐怕都很少用这种直言不讳的方式批评他,况且这种慈善行为还是他父亲一手教导带领的。

    这几乎是对他的情绪挑战。

    涵养和社会经历保证了万乾不会暴跳如雷,但呼吸明显有点加重,从医学上来说也是能说得通的,外貌掩饰得再好,实际上的心理变化还是会引起呼吸系统的血流量加大,导致呼吸道充血压迫气流,呼吸声听起来就比较清晰了。

    石涧仁没有跟万乾对视。

    如果说刚下山的那几年他还经常用对视去观察对方的情绪,阅读对方的面部反应,现在石涧仁经常都在要求自己不要看,用其他感知方式来了解对方的情绪。

    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所能交流的层面,不光是石涧仁在观察别人,他觉得自己的目光往往也会成为别人观察的目标,如果用自己的目光去引导指引了对方,有放水之嫌。

    所以这次万乾在一个几乎没人能看见他面部表情的时刻,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眼神跟表情变化。

    还是那句话,人生无时不刻都在选择。

    拂袖而去或者反唇相讥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做法,这对于讲究城府的成功人士来说那太不成熟了,如果心中不爽或者嗤之以鼻,最常见的做法就是若无其事的话题岔开去,这种情况在类似蒋道才和别人身上都出现过,等同于淡淡的回应这事儿就不用谈了,咱们谈不拢,石涧仁往往也就再不说了。

    大概停顿了两三秒,万乾的情绪控制不错,再开口已经听不到什么波动:“那么仁总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不回避的态度让石涧仁笑着抬起头来,那颇有些春风拂面的眼神表情让万乾也一下就笑了,好像刚才那点情绪烟消云散一般,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再补充:“假定还是十来万的投入,怎么才叫做负责呢?”

    石涧仁回应:“如果要分析思索我刚才列举的那些贫困的可能性,随便哪里都可以洋洋洒洒的写一大片,但落到实处还得是有心,哪怕你是做金融投资的,恐怕还是能认同钱不是万能的,人的思维才是关键,具体到刚才你说这十来万的投入,怎么才叫负责,我可以随口提个小思路,如果是我来做单业务,我会拿这十来万给他们开两三个店铺,小食店或者小卖部都可以,根据当地具体情况能产生经营效果的那种,赚的钱归他们,但下一年来谁的经营状况好,我就会调整投资比例给他,其他的会相应减少些,并鼓励他们开分店和雇用更多的当地人。”

    万乾瞬间就明白了:“靠,你还真把这当成做项目了!”这时候他已经彻底放松,没有半点抵触情绪。

    石涧仁笑:“结构性的贫困不可能只靠个人努力就能摆脱,外来者的直接捐助或许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多几条裤子穿,但更可能带来反效果,中国历年来都是通过政府力量作为核心,这是个必须有的根本基础,但单纯的自上而下效果也不一定好,这个国家太大了,这时候民间力量,尤其是专业组织的作用就不可或缺,这不是简单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而是这个渔到底怎么样才能让他们收获,对我来说,这是个很有兴趣思考的事情,设计引导他们循着人性本能的方向去改变,这种成就感比单纯的同情心满足要强得多。”

    万乾靠回椅背上:“所以你才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做公益慈善上?”

    石涧仁摇头:“我说了那是兴趣,我的工作只是协助各位,譬如你能投资好时代坐标,也许还能跟影视公司上市产生更大效益,这都是你的商业才华,而同时你也有在意自己的社会责任,无论是新知协的工作还是慈善事业,我只是尽量帮你能把事情做得更妥帖点,好比这慈善事业不要好心办坏事,你能接受我这种唐突的评价,那就是幸事。”

    万乾琢磨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看,不远处几人都笑眯眯的看着他,这让万乾嘿了一声跳起来:“好啊你们,都不声不响的坐在那看笑话。”

    吴晓影风姿卓卓的起身过来跟他握个手:“我以前就负责润丰的慈善事业,思路跟你也差不多,改变或者扭转都有个过程,但有心把事情变得更好的人,和只是想通过这种事情获取利益的人是两回事儿,以后多指教,海燕,我们一起去看看办公室了,这办公室装修还是得有品位,别搞得像个乡镇企业家似的,回头你那订货会都会大打折扣。”

    跟着过来的耿海燕和纪若棠都笑着跟万乾握下手走了,吴迪跟柳清也过来握握手,好像这才是个认可加入的标志,齐雪娇最后:“万先生,其实我们一般不相互吹捧,因为一帮有着同样理想跟价值观的人聚在一起就很难得了,也许你接受的价值观和接触的事业环境有些差异,但这不妨碍我们能谈得来,然后尽量一起把事情做好,顺便帮些人,那就称得上伙伴了。”

    万乾已经调整好情绪态度,喜笑颜开的挨个握手:“有所得,有所得,贾老板跟他们接触以后觉得有没有思想境界都提高了很多?”

    贾崇圣使劲点头,一张脸涨得通红:“是的是的!能找到这样一群伙伴,非常好!非常好……”

    万乾就本色出演了:“那晚上我请客!我知道一家绝味小龙虾餐馆,大家一定赏光。”这有点突破他请客的档次,所以还连忙解释:“很有名的,春节期间要定位子都很难!”

    石涧仁恭请其他人品尝:“我就在食堂吃个晚饭看看书……”

    吴迪帮忙解释:“仁总是这样啦,没那么多时间放在交际应酬和吃饭上,我们一起,可以带家人吧。”

    万乾连连点头:“一起来一起来!过年人多才热闹!”

    贾崇圣明显想留下来跟石涧仁再聊聊的,但是被万乾硬拉去了,不是所有人都有石涧仁那种拒绝的底气。

    但打电话过去通知,没想到以纪若棠带头,得到消息的女性同胞们一个个的对小龙虾真没多大兴趣,而且耿海燕还从买卖人的角度论证了这大冬天的哪来那么多夏季出品的小龙虾,一定是人工饲养的,加上柳清印象中江州的小龙虾尽是从阴沟淤泥之类的地方钓起来的,女同志们想想都觉得瘆人,不去!

    只就有齐雪娇去作陪,她深深的看一眼坐在那的石涧仁,关上门出去了。

    原本热闹的读书会很快安静下来,天色也迅速的笼罩了这里,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桌上的台灯打开,让坐在里面看书的石涧仁好像陷入到无尽的暗黑中,只有他周围的桌面带着暖黄色的光晕。

    可能在别人觉得有点孤寂的时候,唯有他才能欢畅的沉浸在书本里,因为这世上许多事,已经有许多人,早就做过思考,并且用书籍的形式展现出来,所以这样阅读别人的经历,就好像在深度挖掘不同的人生,怎么会不乐在其中呢。

    结果这一看就到了肚子咕咕叫的时刻,石涧仁才惊觉哎呀怎么没人给自己送饭来,抬手一看表都快九点了,挠挠头猜测可能是酒店那边以为所有人都去聚餐了?收起书本跟自己的笔记,还有手机出门,回水厂去吃饭吧,那边的食堂才是真的365天24小时都有吃的。

    只是关了桌面上的台灯,整个读书会漆黑一片,要不是窗户外面隐约有些光影投进来,那就接近伸手不见五指了,石涧仁摸索着走到大门边,刚要推门出去,那地弹簧门被推开了,先是重重的一下撞在他鼻子上,那酸爽!

    疼得石涧仁哎哟一声忍不住就蹲下去,然后外面急匆匆的身影完全刹不住车,就被蹲着的小布衣给绊倒,伴随一声娇呼,石涧仁手忙脚乱的抱住了失去平衡的身体免得滚翻,触手软软的还连忙往下滑了点拦腰。

    就跟他从那短促单音节中辨认出对方是谁一样,齐雪娇自然也听出来是他,然后黑黢黢的空间里身体交错紧贴在一起却寂静无声。

    如果那愈发急促的呼吸声和清晰的加快心跳声可以忽略不计的话。

    石涧仁还艰难的翻了个身,把本来硌在腰上的姑娘理顺了才变成单手扶着腰的样子,感觉这种仿佛酝酿着什么的寂静心慌得紧,连忙开口,却发现嗓子眼跟堵住了似的,发出的沙哑声音自己都吓一跳:“起……起来了!”

    明显感觉到手里的腰结实有力,好像还停顿犹豫下,然后松弛开来才听见齐雪娇的话语带点些许颤动:“我……呃……”就在石涧仁心慌她要说什么,手上加力推姑娘起身的时候,齐雪娇也自己落地起来了:“想你……可能没吃饭,就把小龙虾给你打包拎回来,将就吃点?”

    果然一股浓烈的蒜香带着热气好像就提到了石涧仁的面前。

    哪怕没灯,石涧仁还是感觉对面那双似有似无的的眼睛像星辰那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