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04、浮生若尘,莫惹尘埃入灵台,心行处灭,明镜自入方寸菩提,你来
    有种说法:做实业是一分一分地赚,做品牌是一毛一毛地赚,而进行资本经营是一元一元地赚。

    石涧仁一直抗拒资本,就有这个原因,太过深奥的经济理论他不懂,零和博弈论他也只是从书本上看过,没有实际论证的经历,但既然这个市场能让某些人狂赚,那就必然会有人赔了血本,能量守恒定律可能在万事万物上都差不离,不可能所有人都能赚钱,那么相比能获得各种资源跟信息的大鳄,那些一无所知进入市场的散户,只会斤斤计较于表面数字变化跟股票经的股民是不是就是劣势群体呢?

    两相比较,大鳄们狞笑着收割的那些财富,实际上来自于哪里就不言而喻了。

    这种恃强凌弱的局面是他下意识厌恶和反感的,但道德洁癖显然也无法阻挡资本经济滚滚而来的历史车轮,就好像他无法阻止自己的伙伴们追求更高更快更强一样,曾几何时,是他孜孜不倦的启发推动伙伴们鼓起勇气,相信努力和拼争会带来结果,好啦,现在大家都足够用心和努力了,总不能又变成拖后腿的那个吧。

    强行压制或者阻挠这种扩张,只会导致整个局面崩塌,这种案例在历史上已经无数次验证过了,也许每个人都会怨愤是石涧仁挡住了他们成功的道路,先把他踢出局,然后开始丛林法则一般的相互搏杀,剩到最后的那个才是王者。

    石涧仁不惜放弃自己所有利益,苦心经营出来的偌大个局面真的会走到这种地步?

    反正万乾在讲解影视公司上市计划的时候,他一直静静坐在桌边倾听,注意力不怎么在那块画得满满当当却价值连城的小白板上,还得控制自己去挨个儿观察所有伙伴的反应,因为很显然,伙伴们也在观察他的表情,对这样大规模上市会带来什么样后果的反应。

    老实说,仁行天下虽然心照不宣的依旧挂着个仁字,大家都知道石涧仁肯定在其中没有一丁点股份,假如他要,肯定会有,而且比例还不低,那么就是一念之间,石涧仁又放弃了几个亿?

    纵然大家已经见识过产业做大以后的资金飞来飞去,研发中心动不动就是几百万的资金需求,但石涧仁这样把千金散去云淡风轻的态度还是让大家有点难以置信,难道他心里就一丁点都不留恋么,或者说这种不留恋也是要要求所有人的?

    其实这个时候相互观察,就已经能看到脸上有很多有趣的表情反应。

    核心层的就倪星澜他们那几位没有过来,因为五虎上将这次是被平京电视台高价买了去,准备大年初二晚上正式开始播出,王驊、胡蓉梅一干人等肯定在争分夺秒的忙碌这个事情,见仁见智成功以后,如果再有一档收视率和口碑傲人的节目,那对未来上市的价码肯定有绝大影响,这个节目现在哪怕是亏本经营,都要轰出数据来符合资本市场要求,所以平京那边听了万乾的上市推演之后,愈发紧锣密鼓。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大企业要赔本赚吆喝的精髓,他们才不在乎那点业务收入呢,要的是上市揽金,这是不是某种程度上的数据造假呢?

    几位明星就不用说了,这时候很忙,倪星澜今年春节起码有五六档晚会要登台,卢哲超比她只多不少,这位还担任了不少社会职务出席各种会议,更是忙得天翻地覆,牛鸣雷就更不用说,曲艺演员一年最忙最肥的时候就是过年,也就黄晓薇稍微缓和点,但是她在平京带领那帮培训生进入角色,也都是把父母接过去会面的。

    其他人都坐在这里,两张连包里的大桌边,看万乾一身ez西装衬衫的口若悬河,大家脸上的表情是怎么都控制不住的,可能也就吴晓影专业点能掌控,因为听在他们耳中的那都是动辄几个亿的财富啊,在座每个人几乎都或多或少的拥有些大唐网的原始股份,除了石涧仁一文不名,哦,贾崇圣和万乾当然还暂时属于局外人,人人都是千万乃至亿万富翁!

    人活一世图什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是每个人都有石涧仁那近乎圣贤的淡泊名利,对不对?

    据说一个亿的现金放在面前大概就是一个立方,想不想见识下?

    假如有这一个立方,这一辈子就不用再打拼了,周游世界,阳光海滩享受生活,人生赢家的彻底定性,不用在乎任何事情,而且这都是自己的合法所得,不需要愧疚和昧着良心。

    试问在这样的人生转折点上,有几个人会不动心?

    哪怕不停的在劝说自己,也想看看伙伴们是怎么想的吧?

    但石涧仁放弃了这个时候去观察伙伴们的内心,他只是把目光稳稳的锁定在万乾那像个短玉米的时髦发型上,安静的听万乾说完,跟大家一起鼓掌,邀请万乾也坐下来吃东西,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觉得飞机餐都足够美味了。

    万乾还是比较兴奋,或者说不太熟悉石涧仁这种时候的反应是正常与否,顺着吃的话题聊起自己和搞美食节目的卢哲超也谈了不少想法,如果有必要,也可以运作江州乐餐饮集团上市,就算纯利都贡献给慈善事业,也同样可以利用股市把整个规模和市值拉大,利润总量肯定也会高一些。

    唐建文直接揽过了话题,询问大唐网如果要上市,万总有什么建议。

    万乾肯定也是考虑过的:“大唐网涉及到大量的境外交易,那就跟影视公司上市完全不同,影视公司说难听点就是在国内窝里横,大家心照不宣的在国内这个圈子里面水涨船高掐蒜苗,境外就不能这么玩儿,况且欧洲也不认你这个什么中国股市上市公司,连市场经济状态都不认可,所以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把大唐网剥离成为国内公司和国外公司两部分,国外在境外上市,港股或者新加坡上市是比较现实的做法。”

    唐建文还是有梦想:“能不能到纳斯达克上市呢?”那是每个it创业者的终极梦想,想想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股票市场孕育了多少神话,雅虎、谷歌、苹果、甲骨文……每天都在诞生神话!

    万乾顿了顿:“国内关于财务造假的最高惩罚是六十万元罚款和终生市场禁入,面对几亿几十亿甚至更多的套现,这点犯罪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国内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可以说是被鼓励的,这样数据很好看,上市造假堪称收益率最高的造假,国内任何一项假冒产品都比不上这个,所以才会前仆后继的挤着去上市,捞一把变成垃圾股就卖掉壳又换别人来吸金,背着这种名声的中国企业到纳斯达克会受到非常多的审查,毕竟老牌强国股市从发行到上市只要抓住一点财务造假,就会被罚得死去活来,一般还是不建议去。”

    唐建文听出来了,夸张的惊讶对吴迪:“万总的意思就是你的帐有问题!”

    吴迪沉稳的只是嘿嘿笑,不说话,他就是做传统帐的代表,比张季岚那做原始手工帐的技术也不过就是现代升级版。

    万乾赶紧解释:“我没有看过大唐网的具体账务,但有了解过,起码从大唐网初始投资开始,股权分布就有太多会被审查机构怀疑的问题,譬如说一开始持有近一半股份的二股东直接退出,分文不取,把股份用以置换外部投资资金,然后持股的各种企业公司交叉复杂到令人发指……”

    本来坐在餐桌边听故事的众人忍不住嗤笑起来,连石涧仁都笑了。

    当初这么搞,主要就是为了交叉持股把所有人像一张网似的编织起来,这样才能相互共荣共衰,拉扯前进,让能够短线操作谋取暴利的行业滋养前程远大的慢热,未来前程远大的又会反过来成为短线操作的有力背景,这么搞的时候,并没太多考虑未来上市的事情,毕竟连石涧仁都认为起码还有几年的事情,谁能想到这么快呢?

    当然还是以近四成股份占据大股东地位的唐建文满脸耍宝无奈:“对啊,我没钱,是只有用股权跟各位施主化缘,大唐网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大师兄就是有这么大公无私,拿自己所有的股份去换这些百家饭,才把这个孩子抚养长大,发行券商如果怀疑那就慢慢查啊,我们有信心是完全干净的。”

    万乾听了唐建文的说法就知道他还是明白上市流程的:“总之比较难,去纳斯达克需要有发行券商代理这是规矩,券商小了这种去上市根本没意义,还不如在港股或者亚洲股市,券商大了,店大欺客就很难正眼看这么个中国企业,除非大唐网已经做出来非常瞩目的成绩。”

    唐建文唉声叹气:“好好好,我只是顺口问问而已,成绩不好,连券商都不待见我……还是一醉方休吧!”

    看了他的样子,大家笑得别提多开心,好像刚才忽然涌起来的那点难以抑制的欲望,又忽然变得轻薄许多,眼前这种相互熟稔的团队才是最珍贵的,那一瞬间的恍惚又变得清晰起来,如果没有了心灵的充实,有了钱又能如何?

    所以这会儿的笑声特别强烈,似乎都想用这种笑声把刚才的情绪全都撵出去。

    这时候再看石涧仁,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手里端着一小碗汤斯条慢理的抿,目光肯定没什么焦点的看着落地玻璃那边的楼外远景,可能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这种行为在这个时候多么特立独行,反正本来都在偷偷观望他的目光都把笑声给隐去了,最后感受到忽然安静才发现一屋子目光的石涧仁诧异:“看着我干嘛?”

    大家才赶紧把目光散乱开去。

    真的是心思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