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01、你方唱罢我登场
    从规则上来讲,要获得全国代表大会资格是很难的,看看国外那些议员的晋级之路就知道了,实际上也是要一级级从区县乡镇代表到市里省级再到全国的,江州作为省级直辖市,参会代表团也不过五十来人,要代表三千万老百姓,难度可想而知。

    但实际上又不是这么回事,原本设计这种模式是为了保证大方向统一防止生乱,具体细节又要充满民主性的,可各地政府对这个代表选举影响力巨大,毕竟各级官员都希望这些代表是一顺儿的,结果慢慢这原本强调的一顺儿就成了一言堂,就跟民主党派协商制度的重要性变化差不多。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老百姓来说,一边嚷嚷着国外多好,一人一票,实际上国内可能有好些人一辈子都没搞清自己还有对这种代表投票权,更不会珍惜这种投票权,哪怕投票了也不知道投的那人有什么意义,跟自己有何相关,反正都是上面怎么要求怎么投。

    所以中国千百年来的特色就是这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巨大的国家从中央到地方传递的声音总会走样。

    不过时代总是在变化的,古时候从平京到江州烽火连天也要跑多少驿站的消息,变成了火车飞机,石涧仁在两地之间飞来飞去都成了熟客了,到现在的网络世界,仿佛就是弹指一挥间,特别是高开明这次给石涧仁强调了这个智能手机的革命性变化以后,这种天涯若比邻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还是那句话,当街上无数的人浑浑噩噩过着新的一天,觉得跟昨天没什么区别的时候,有些人总能敏锐的感知到这种时代脉搏的跳动。

    好多人脑海里似乎政府机关几十年几百年上千年都是那个衙门,没什么区别,其实怎么可能没变化,只是有没有利益和紧迫性去改变罢了。

    如果没有曹天孝,石涧仁可能会一直回避政府,这是个差点跟随明主以后孤身飘荡的小布衣最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因为他从小就明白政府政治的本质。

    但还是朱宏涛让石涧仁反省了自己的这种态度,总有些人用不同的方式在努力改变现状,基层有基层的做法,中枢有中枢的态度,布衣也该有布衣的担当,生逢其势的担当。

    不过真正的势头估计还是苏以德体现出来的,这个典型的民主派人士,给石涧仁非常精准的描述了这个国家体系中,最符合现实意义的做法是在保证安定发展的前提下,竭尽全力的去给这个体制查漏补缺,这才是这个数百年来终于获得盛世局面的泱泱大国最需要的,试问除了别有用心的人,谁又能否认这是几代人以来最好的局面呢?

    没有什么制度是完美的,与其说指爹骂娘的去诋毁破坏,不如用心去努力修补,相比前者的肆无忌惮信口开河,后者艰难多了。

    破坏怎么都比建设轻松容易,自然也就成了。

    所以建设者们总能相互发现认同吧。

    石涧仁本来是很难直接获得全国代表大会资格的,这种任期五年的政治身份哪怕政治权力没有说的那么逆天,但终归还是个具有一定特权的超然身份,苏以德都是花了六七年时间才从江州代表晋身为全国代表,这已经是趁着国家法制化的机会才以专业人士身份进入了,所以石涧仁也被特事特办的顺着民主党派人士的渠道给拉上去。

    和蒋道才想拥有这种政治身份是为了牟利不同,起码石涧仁清楚自己和苏以德是真正带着一颗治病救人的心去的。

    还记得六七年前,刚刚开始触及酒店管理的小布衣在电脑市场突发奇想的思绪蔓延到忧国忧民么,恐怕他都没想到短短几年以后,自己居然真的触碰到了这个操作层面,也许有人会嗤之以鼻这不过是镜花水月,可相比那些一直袖手旁观的人,苏以德教会了石涧仁很多东西。

    石涧仁这几年一直在疯狂的学习并改善自己,也许就是在等待抓住一次这样的机遇?

    朱宏涛观察两位年轻人的反应都有点和想象的不一样,本以为应该冷静如昔的石涧仁有点莫名其妙的笑意,最多只当过区级代表的万乾则心事重重的遨游天地,以至于都没激动万分赶紧表态的热忱,这让朱宏涛忍不住又提醒一句:“这是代表着江州人民的重要政治身份,这次江州市市委市政府把这个机会给了新知协,是寄予了非常大的期望……”

    石涧仁才从自己那乱七八糟的感叹情绪里面抽离出来,回到平静状态点头:“嗯,接下来还有什么要做的呢?”

    朱宏涛对石涧仁还是比较放心的:“大会肯定有江州代表团来整体运转,有市领导带领,重点就是在分头讨论的环节,会有领导人参与各个部分的讨论,你还是要注意些,你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跌宕起伏还是要谨慎使用,免得心脏病吓出来,代表大会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搞运动,切记切记!”

    石涧仁想说自己又不傻,在外语学校的礼堂和电视台大会上说点什么,跟政府层面上说话完全两码事好不好,没看自己在新知协成立大会上一个字都没说么,但还是点点头。

    朱宏涛也就是长辈心态下意识的想确认别有幺蛾子:“新知协这次的调研活动还是很有意义的,这也可以作为统战部门的主要议题送上去,但重点当然是关于欧亚大陆桥经济命脉贯通的议题,在春节后,市委领导肯定要全面听取关于这个议题的准备情况,你作为新知协秘书长,就应该承担起这个顾问的角色,把这些事情安排好,全面的……”

    最后三个字特别加重了语气。

    可能有人会以为夹杂了其他暗示,石涧仁却明白主要就是指整个准备规模:“应该会希望邀请市领导来为新互联网大厦剪彩,然后参观下大唐互联的发展现况,那时候再把整个项目发展情况全面汇报下?”

    朱宏涛其实也挂着新知协党委书记的头衔呢,满意的把两位年轻的协会理事送走。

    回到宾利车上,万乾终于有点回神:“哈哈,你那大唐网的努力终于要看到曙光了?”他去产业园不是一回两回,但之前的注意力都在酒店集团、食品公司、装修公司这几个金光闪耀的部分上,一直都没觉得那个灰头土脑的网络公司有多出奇,甚至连最新的餐饮集团都要显眼得多,也就是石涧仁呆在信托大厦那几天,他才终于发现石涧仁的布局有这么大。

    石涧仁点头:“你知道我们所有的产业,都是在为这家互联网企业努力,其实说到头,我所有的挂职工作,甚至包括我到新知协来,都是在为这个发力做铺垫,这个时候,我想我可以跟你透露一下,市里面闫副书记是有想把江州打造成为内陆金融中心的思路,而这条现代丝绸之路假如贯通,江州作为中西部的门户,水陆空交通枢纽,将具备巨大的发展潜力,所以我们想把中国制造卖到欧洲、中西亚、非洲去的思路,和闫副书记的这个设想不冲突,相互合作,这才是我过去一年的运行轨迹。”

    金融投资专家艰难的半张嘴:“你……知道这个消息值多少钱?”这时候就能明白金融界老板的座驾具备前后座隔音板是多么重要了,不枉花这么多钱改装。

    石涧仁无奈:“天天报纸头条江州电视新闻都在说好不好?”

    万乾更无奈:“天天在说的,天晓得哪些是泡沫哪些是空话套话?如果知道你捣鼓的这条思路是跟他暗合的,我早就来抱大腿了,国内始终还是领导意志的行政经济模式,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吧?”

    这款60排量的顶级豪车后排其实只有俩座位,石涧仁靠在那带着著名刺绣标志的真皮椅垫上,不得不承认财富可以买来更多让人沉迷的享受:“如果你还跟其他人一样,盯着这种人尽皆知的模式赚钱,那么你就充其量只是个江州富豪的格局,假若你能急国家之所急,想国家之所想,恰到好处的顺应大势潮流,那就是另外一个层面了。”

    万乾果然见多识广些,换做其他人可能都激动了,他还是疑惑:“可也更容易成为炮灰。”

    石涧仁点头:“那就在于自己的选择了,正如我俩认识的时候我说过那样,你到底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因为财富被关注的对象,还是一个因为赚钱能力被尊重的对象?这是有区别的,中国是个几千年的国家,金钱和权力从来都不会带来安全感,有时候甚至是危机的起点。”

    不知道有没听懂这暗示的万乾这会儿都敢鄙视他了:“怪不得你把自己身上的经济元素摘得那么干净!”

    石涧仁不讨论自己这复杂的人文情怀:“好了,你如果有兴趣呢,请先屈尊设计下这个影视业上市的论证工作,也可以到平京跟他们分别谈,但我不保证你能获得他们的认可,另外我们还想谋求一个能有全球视野的金融经济方面的财务总监,你有空也可以帮忙关注下,说实话,我们对金融财务都说不上精通,有几个家伙到现在还在捣鼓传统记账模式,好了,把我在那边放下吧,我还有点事。”

    万乾终于有点心潮澎湃:“你的意思是我还不够格?你去哪,我送你过去,好好说一下,我就不信我还差很多……”

    石涧仁去机场接人,唐建文终于回来了。

    那才是大唐网主角,什么时候看见军师冲到第一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