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00、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可那些成功的人如果不是自己具有极为冷静坚韧的性格,就是他们身边有这样的人在反复提醒。

    不幸的人或许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但成功的人,却有千篇一律的上进心和执行力,平京那帮人对石涧仁的冷水甘之若饴,眼前这帮技术人员,特别是高开明也立刻就能陷入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乐观了,而且往往这种忽略的环节恰恰就是病灶所在,可能一个点的误判就能导致整个体系崩溃,之前所有的设定全都失误。

    但高开明表现出来的是更加亢奋,使劲点点头,就把石涧仁撵走了!

    他们要连夜开会分析,软件肯定还是要做的,但其中利弊到底在哪里,现在要重新考量。

    至于石老板你么,泼完冷水提了建议以后,那就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打扰专业人员修行了。

    高开明还顺手点开一台电脑上关于这位苹果公司老板的个人履历:“回头去搜一下看看他的各种故事,我觉得跟你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极为坚定的人,正是因为当年我在他手下工作过,远远的感受过他那种我不太熟悉但又比较敬佩的独特魅力,所以当初才会接受你的邀请来一起工作看看。”

    石涧仁只能说感谢抬爱了,探头记下网址就下楼还是准备安排送点夜宵上去,这帮技术中心的宅男一到晚上熬夜就喜欢吃方便面,后勤部投诉过好几回茶水间的惨状了,石涧仁想建议搬办公室以后,也要像万乾他们那样搞个条件许可的24小时员工食堂,老吃方便面总不是个事儿吧,这些技术人员都是公司未来最大的财富,怎么能不爱惜呢。

    结果石涧仁走到那个小小的员工餐厅,却看见齐雪娇和柳清一起在帮服务员打包夜宵,柳秘书没跟石涧仁上楼去就过来捣鼓了:“我还以为你要说很久呢……”

    石涧仁也帮了下手,等服务员送走以后,接过齐雪娇递来的热豆浆坐下把高开明他们的事情转述了下,两位同样都是技术盲的女性比石涧仁更觉得云里雾里,石涧仁顺便把平京那帮人打算捣鼓上市的信息也简单说了说,柳清和齐雪娇的反应热烈多了,原来她俩也都分别了解过一些跟这个有关的基本知识,毕竟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预兆,但是对平京那边先这么操作还是略有吃惊:“终归那边的思维还是要先进一些,也好,看看他们的上市之路,算是一路跟着学习经验教训。”

    如同齐雪娇了解石涧仁晚上基本上过了十点就不怎么吃东西的养生习惯一样,石涧仁也不太喜欢在这个时候还继续聊工作,把自己对员工食堂的设想给齐雪娇描绘,毕竟未来大唐互联的掌门人是她,柳清连声附和,说信托大厦那边那个带着日料风格的食堂就很棒,那么晚都还能提供各种热饮跟吃食。

    齐雪娇只是大大咧咧,可不笨,飞快的看了眼石涧仁,有点意味深长的情绪:“你的代表大会资格出来了没,会不会受到这次被投诉举报事件的影响?”

    柳清使劲低头去梳理垂下来的长发,石涧仁明白齐雪娇的提醒,也不说破始作俑者是假丈母娘:“调查已经结束就说明没问题,我会汲取这次事件的教训,随时注意个人关系……那我就先回水厂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做秘书的居然不敢抬头挽留了。

    齐雪娇转头才发现她的不正常,敏锐:“你知道他被投诉是怎么回事?”

    柳清跟地下党员似的跳起来:“哎呀,我也回家去休息了!晚安,晚安!”

    留下齐雪娇一个人坐在餐厅双手捧着一杯热可可慢慢喝……

    其实回自来水厂的路上,尽量让自己的思维不要考虑个人关系的石涧仁忽然想起高开明对他建议的事情,既然搜索引擎都已经详细到了可以查阅一个名人的信息,自己是不是也能偷偷查询一下关于徐少连的信息呢?

    但回到办公室让他有点失望,涉及到徐少连的信息居然都被屏蔽了!

    这让石涧仁有点哭笑不得的放弃了这个对他算是难得娱乐的事情,还是专心做事吧。

    事态也正如齐雪娇关心的那样,石涧仁的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资格,在春节前果然颁布下来了。

    这时候已经是二月上旬了,万乾他们对北岭区的全面调研考察工作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因为正好在2007年元旦之后开始的,所以也跟随各大机关部门看到第一手去年的数据总结,再结合各行业协会的专业数据相互对比,差不多也是二月上旬,拿出来一本厚厚的调研报告,一式两份给北岭区区政府和市委统战部。

    石涧仁花了一周的时间参与最后各种调研报告的汇总工作,苏以德则主要是以导师的角度一直督促整个调研活动,强调以提改进建议作为最主要的功能,而不是只能一味的抨击不合理的地方,如果只会发现问题,却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那还叫什么专家呢?

    所以最后提交的报告就有点厚,毕竟这是个前后投入一百多人次的调研活动,从元旦过后几乎每天都有新知协的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到北岭区去考察,这点倒也彰显出万乾的组织能力,一直源源不断的安排各协会轮流前往,对于一个基本上得不到现金回报的义务活动,却在他的悉心招待下,起码往来交通食宿各方面都是让新知协成员根本不用费心的,甚至好些人撰写报告都是在信托大厦的酒店去完成的。

    在去统战部的路上,石涧仁以秘书长的身份表示了感谢,结果万乾有点蔫:“上回你去我家吃过饭以后,我老子就叫我们两兄弟分家了,你说这事有没有必然联系?”说这话的时候还先关上了宾利车的前后座挡板隔音。

    石涧仁吃惊:“对整个万氏集团的财务进行分割?”

    万乾斜眼看他:“那是资产分割,我们万氏集团主要资产都在老头子手里,我跟我哥都是自己捣鼓一部分自有产业的,还没到考虑遗产分割的时候,只是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住在家里的,结婚以后也是,突然我爸就叫我们自己找地方搬出去住,你说老两口加司机、保姆、厨师之类住那么大的屋也不觉得空?”

    石涧仁能说什么呢?

    难道告诉万乾他老子洞悉一切,对两个儿子儿媳未来很可能因为大儿媳的强硬性格,影响了两兄弟之间的感情抢家产,所以才一直把两家人都约束在家里培养感情,但看到万乾跟石涧仁他们做的事情以后,立刻就做出了调整,一个很可能未来是以万乾为主导的家族命运调整。

    所以石涧仁除了对那位万老爷子表示景仰当机立断之外,就只能把话题岔开,拿平京影视业上市的事情来咨询万乾。

    果然,在说到专业的时候,万乾表现比石涧仁在平京遇见那些二不挂五的财经专家靠谱多了:“这件事其实已经提了两三年,在业界早就不是秘密,但真正获得政策通过还是个未知数,今年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会不会提这个提案,我们是没资格得到讯息的,平京那边的可能渠道多一些,如果我来做,这就是个标准的借壳上市案例,怎么都不会到香港或者境外上市,中国影视公司的假账有多混乱?那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还敢拿到境外上市?境外上市譬如美国都有一套严肃严格的法律和监管制度,一旦发现财务造假,那就会被罚得倾家荡产和牢底坐穿的,再借十个胆也不敢拿中国影视行业公司到境外上市,还是在国内骗骗钱吧。”

    之前石涧仁放弃了邀请万乾来协助大唐网做上市类工作的筹备,最大原因就在于万乾多半会继承家业,不会和大家一样成为大唐网的主要高层,而且他的业绩范围,也不太适合大唐网这样注定要在境内外发展的企业,但假若万乾来操作仁行天下,可能就算是本职工作了,就像苏以德以律所的专业身份介入大唐网未来的各种法律规范工作一样。

    石涧仁这成天为整个团队搭配各种人手的工作还真是操碎了心:“那假若我说我这边有几位艺人和一些资本方、技术方想合起来预演一个影视媒体上市的工作,你有没有兴趣来主导操作,假设这项政策有可能实施的话。”

    万乾这会儿的瞳孔真是不可抑制的放大了,所以他也下意识的眯眼掩饰:“你会假设么?仁总,没有点把握或者内幕消息,你会召集艺人、资本方和技术方来预演这种事情?就是上次来江州的倪小姐和那个韩剧明星吧,还有那些小明星组成的公司?哦,对还有卢哲超,对吧……这样的组合,应该是我求着请你让我加入!任何国内做上市运作的都梦寐以求这种题材吧?”

    石涧仁只好含蓄点:“那就……请你试试看了?”

    所以直到朱宏涛非常正式的通知石涧仁和万乾都获得了今年全国代表大会资格,万乾都有点心不在焉的神游天际。

    只有专业人士才知道这种上市意味着多大的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