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99、不动方能明王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的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各种影响历史进程事情,只不过区别在于,有少量的人能跟这些历史轨迹挂上钩,而绝大多数人仅仅是当成平淡无奇的一天度过了,事后也觉得这种事情距离自己太遥远了。

    好比地震,好比欧亚大陆桥的推进,都是这样,而在高开明这里就是个让石涧仁匪夷所思的事情:“苹果,苹果公司发布了一款手机!”

    被使劲拉到电脑边的石涧仁已经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对比屏幕上展示的那款什么手机,石涧仁没有觉得什么稀奇,不都是黑黢黢的一块屏幕么。

    高开明都有点声嘶力竭了:“屏幕!你给我说的触控屏!你看见没有,触控屏这种理想中的手机屏幕模式,终于出现了,当初是你说你对手机这种可以赋予人很多功能的通讯工具感到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我们才开始研究这个东西,一直在期待出现一个真正可以承载我们想法的东西,就是这个!智能手机……”

    石涧仁完全是被高开明摁住坐在电脑前面看了一段大洋彼岸发布这款手机的大会画面,一个干瘦老头儿风度翩翩的在无数人面前巧舌如簧的展示了一块巴掌大的手机,如果光从外观上看起来,和石涧仁手里的差不多,但这段视频看完以后,石涧仁除了有种对这个老头儿很倾慕,想跟对方有所交流的冲动,就是明白了高开明为什么对这款看起来差不多的手机有这么大的反应。

    有时候很多事物都是这样,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从当年石涧仁带着耿海燕接触移动电话,到洪巧云给石涧仁买了他自己的第一部移动电话,再到后来比较频繁的不断更换手机,甚至去年还在节目中代言手机,得了好几台市面上最先进的手机,石涧仁一直对这种现代化通讯器很有兴趣。

    如果说一开始这玩意儿只是替代了有线电话,后来在唐建文那里看见第一台pda功能的移动电话就已经有微型电脑的雏形,接着有放音乐的,可以拍照的,可以导航的,直到后来石涧仁最喜欢可以看书的,这一切都在阐述着科技是怎么高速转化的轨迹,只不过石涧仁也没觉得这玩意儿跟自己的事业有大的关联,好早他跟唐建文就聊过这个事情,一个有恒心的努力者,不会三心二意的因为看见路边什么野花就忘了自己的目标,哪怕自己觉得手机是个未来发展的重点,但他跟唐建文都不会浪费哪怕一分钱去追逐这个自己既不专业也找不到落脚点和卖点的金元宝,况且石涧仁更在意那些能够吸纳普通人就业或者改变命运的基础产业,对这种高科技有点敬而远之。

    而且从那时起,在不多的了解里面,石涧仁就知道现在手机行业其实也是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残酷战场,各大品牌、各大系统相互争得头破血流,就看看现在市面上各种特色各异的手机,就知道厂家也没找准最后绝对正确的方向,有把手机捣鼓成微缩电脑的,有做各种功能的,有在外观上争奇斗艳的,但看了眼前介绍的这款手机,石涧仁清晰的明白,这就是集以上所有之大成,真正清晰明了手机未来发展方向的里程碑。

    看似手里这款手机和对方差不多,但从细节上一分析,有本质的不同。

    正如同他当初敏锐的发现触摸屏是个好东西,这款苹果手机把触摸屏发挥到了极致,不光精度清晰远超世面所有产品,还有独创的多点触控,要知道迄今为止石涧仁用过的这种触摸屏手机都是只能同时点一个地方,看看演示的画面,多点触控能变幻出无数的新用途,真正让这台巴掌大的手机变成了随身携带的多功能玩意儿,音乐、拍照、阅读、照片、视频等等所有东西都集合在这样一台外观精致充满工业设计巅峰气息的小方块里,这东西顺应了时代的发展,石涧仁现在都迫不及待的想买一台:“能买了么?多少钱都给我从美国弄一台回来!”

    高开明摇头:“还有几个月上市,我知道这位老板的作风,他绝对相信自己的作品,这个发布会不是试探看风向,成品硬件肯定已经生产好,他在组织软件开发……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期待的重点!”

    顺着高开明的手指,旁边的电脑上一大片让石涧仁头晕的程序代码,经常好为人师的小布衣只能无奈:“我没学过编程,不知道你的意图。”

    高开明跟他这种彻底的外行解释估计也觉得很费力:“之前那些手机系统,且不说应用扩展的能力,大多数都是内嵌程序的,明白么?手机系统只是个书架,里面的程序才是一本本书,可基本上都是手机厂商自己这家出版社的产品,这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所有出现在这里面的软件都是同一种思维体系的东西,都是先有鸡再有蛋的结构,软件都是在系统下的意志延伸,这种系统根本就没什么开枝散叶的能力,可苹果这个系统,是支持第三方应用程序软件的,你明白这种意义么?这个星球上任何一个有能力编写程序的人,都能制作适用于这种手机的软件放到这个书架上使用,根据我在苹果以前的老同事私底下说,这种软件开发工具包一年内就会对外开放,然后任何第三方软件只要不违法,都可以放到书架上任凭用户下载使用,还能卖了换钱!你明白这个意义么?”

    连续两个关于意义的询问,石涧仁虽然不懂软件,但瞬间明了这背后拥有的巨大动力,这仿佛就是之前他在见仁见智的节目中谈到的那样,也许有些高科技高技术的产业变现能力比较差,懂得软件,痴迷于编程的人,好比高开明这样的技术大拿,在之前的社会中是很难独立生存的,他们的脑力转化通常需要巨大的企业和规模才能体现,可如果这个苹果手机所描绘的体系真的出现,那么高开明坐在家里写写软件,也许就能把自己的能力变现,这几乎是一种生态环境上的变化,他对这家公司的智慧简直叹为观止。

    因为这样的生态环境,一定会促使很多有能力的软件专家,竭尽全力的在这个平台上展现自己的能力,未来一定会让这个手机平台上的软件丰富得让人垂涎,而不像自己手中这台手机上的软件这般寥寥无几,而且也不知道能去哪里找寻软件来扩充功能。

    这个地球上的聪明人真的太多了,只有看得越远,站得越高,才会觉得自己渺小。

    高开明这才拨拉过来桌上那个之前他们制作的翻译器:“你想想,我们做这个东西的目的是为了跨境贸易外语交流,但这玩意儿的实际功效其实很简单,属于被动的常用词汇发音,但就是这点功能,我们也必须软件、硬件一起做,做出来这个计算器一样的玩意儿,可未来却只需要做个翻译软件,能放到苹果手机上的翻译程序,也许只是对着里面说中文,就能自动翻译成英文,传递到外国客商那里,让语言交流不再成为跨境贸易的障碍,而这个软件我们可以设定成为价格极低甚至免费普及,那么对我们的跨境贸易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被冲击到的石涧仁还在竭力想象那种没有语言障碍的场面,高开明却切换旁边电脑上的界面给他看见个模拟软件场景:“以前我们要做产品介绍,需要带上照片或者笔记本电脑,但有了这样一台手机,直接拍照传递商品信息,母语交流的即时通讯翻译服务,直接用手机上网就能看见全球各地的展销馆商品信息,这台手机对我们就意味着有人帮我们做了一台多功能商品展示器,而且还是客户们自己花钱去买的设备,我们只管做出软件,可以不断更新完善的软件,怎么样?是不是我们大唐网就能搭上这列快车,猛然加速?”

    周围的年轻工程师、技术员们都激动兴奋不已,七嘴八舌的解释:“我们早就在做这个了!高总监说仁总预测了这种触摸屏的未来方向,我们一直在做这种软件,上次那个翻译器不过是没有硬件支持的情况,做出来的无奈之举,但高总监也听说苹果在酝酿这个手机,虽然很保密,可终归有那么点轮廓框架,我们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技术储备,今天我们已经第一时间就向苹果公司发出了我们的申请,希望能第一批获得软件设计的内测资格,我们保证能够在产品开始销售前,就先做出一款翻译软件,这就等于新一代电脑系统某个类别软件的开山鼻祖!”

    石涧仁还是冷静:“这个道理我是听懂了,但这一切,还是要建立在这款手机能卖得很好吧,当然,从我这个消费者角度,我看到这样革命性的产品,我也想买,可这上面说……五百美元,这已经价值四五千元了,全球能有多少人买?而且还要卖到我们的客户手中,嗯,我不认为越南市场那些小客户,中亚地区那些经济水平很低的国家用户能买得起,我不是泼冷水,而是提醒各位,事情照做,但要保持冷静的情绪,过于热烈兴奋之下的决定,往往会出错。”

    这家伙真讨厌,在平京泼了一桶冰水,又到江州依样画葫芦。

    扫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