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98、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其实现场观众主要都是媒体。

    三位明星的号召力不用说,王驊还特别安排了周边各种类型的媒体六七十号人,本来还考虑要不要炒作一下卢哲超和哪位小美女甚至黄晓薇的绯闻,来引爆一下热门话题的,最后还是觉得没必要,卢哲超的居家男人形象已经维持了几十年,还不至于为了这么个节目就来颠覆,哪怕最后会澄清,现在众口铄金或者印象中只要有这样一句话的事儿,就很容易废掉所有之前的努力,实在是现在娱乐圈的名声都有点臭了,为了炒作噱头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那就全火力正面宣传吧。

    今天实际上拍了好几场,园林拱门边、亭台里、假山边都换着花样换服装拍,但每一场的时间都在一个多小时,最后剪辑以后大约四十分钟的播出内容比较合适。

    第一场拍过以后简单商量下,黄晓薇就开始跟卢哲超男女配了,倪星澜索性没上,但依旧站在外围心情很好的跟媒体记者一起交流看了半小时,才前呼后拥的在助理等人陪伴下坐保姆车离开,她是最忙的,基本上各种通告和影视剧拍摄就没有歇息过,这种极度忙碌才是当红明星和成就感交织在一起最明显的感受,如果不是受伤手术之类的事情,倪星澜这两年应该是365天全年无休,哪怕春节都应该到处登场的,这时候就能明白她能抽出时间和石涧仁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值钱了。

    最可恶这小子居然还不珍惜。

    所以倪星澜全程跟他没有什么交流,连目光交流都没有,早上来点点头,走的时候给几位高层也只是集体说一声,对胡蓉梅还多说句:“公司安排的事情你拿主意以后再联络我,最近比较忙,原则上我都是同意的。”

    然后王驊都偷偷看石涧仁,眼神的意思就是你们有什么事儿?

    石涧仁不废话,这样全心投入到工作中的状况连自己都是一样,所以他也只是多看了两场,也是一直站在旁边接受各位媒体记者的采访,针对他和倪星澜恋情的就直接换下一位,问到为什么他今年没上见仁见智的节目了,才解释自己和栏目组的合同安排就是去年一年,现在正在忙其他工作,重点其实是解释了下江州餐饮集团和自己的关系,因为很明显卢哲超在电视节目里也不可能絮絮叨叨的把整个来龙去脉说得多清楚,石涧仁来负责解释,当然也不会提秦良予受到审查的事情,只是说朋友年迈去世,把整个集团交给自己监督,但自己和卢哲超都不会有一分钱收入,反而最近请唐建文那边捣鼓了一个新网站,所有江州乐餐馆的员工都可以通过这个网站查询整个集团的财务数据,虽然没法看到具体每个人的薪水是多少,但各项支出收入明码实价,如果有相关单位获得许可以后自然就很容易清查到整个餐饮集团的财务状况,那种审核就可以详细到每个人的收入了,刨开这些成本,最后的纯利润都会投入到伤残儿童康复中心的事业上,这也是五虎上将这个美食栏目,为什么要免费给江州乐餐馆打广告的原因。

    其实说起来老秦走的时间都符合餐饮业的行业特点,折腾完各种资产转移和产权项目,大量筹集资金借款进入各家餐厅陆续恢复营业已经有两个多月,恰好就是餐饮行业面临春节前后的营业高峰期,从卢哲超上回在江州宣布自己担任名誉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开始,已经开始有营业额飙升恢复利润了,石涧仁也不讳言:“所有外部人员都能上网查看这家餐饮集团的财务状况,虽然最详尽的数据只有相关部门专业机构能够查看,但媒体也可以申请调查,我们用这种透明的方式来做这家餐饮集团,用这种杜绝牟利的方式来做一个局部的慈善,所以非常期望各位能站在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角度,宣传推广下这个餐饮集团,一方面保证一千多个就业岗位,另一方面就是给更多伤残少年儿童带来救助的机会,任何有疑虑的,上网查,到现场看,以我和卢哲超作为责任人来追究问题,我甚至非常欢迎各位媒体监督江州乐餐饮的每个细节,我就不信有些人动不动就说做慈善非得外国人有素质有涵养才能做好,我们中国人一样可以。”

    石涧仁这种谋士的习惯,在这种时候都忍不住要顺手搞点心思。

    果然最后这句带点情绪化的愤慨,很容易就把媒体们的情绪调动起来,毕竟写稿子也要有卖点啊,记者们都觉得有些奇货可居的味道,纷纷点头,所以媒体从一开始到后面都没停过,始终在不停增加,有些先来的还自行联络了同行过来。。

    接下来当然是王驊负责后面的接待了,据说晚上卢哲超会自掏腰包,请所有记者一起到江州乐去吃五虎上将,加深印象请各位多帮帮忙。

    按说到了卢哲超这种层面真不用这样低身下气对媒体了,但这回显然是大变样。

    石涧仁没有一起去吃饭,江州那边催着他到平京来的事情完成就赶紧回去,所以只是给卢哲超他们告别的时候,说自己都看得技痒,算是报名下回也来献上个红烧肉,换来一大片掌声。

    等石涧仁都搭乘航班在江州降落了,王驊才打通电话来笑他,给记者们灌迷魂汤灌得不错,好些人居然最后连行规的红包都不收,说是要好好帮个忙。

    石涧仁不得意:“人嘛,心底总是会有向善渴望美好的心思,也都希望自己能做些高尚的事情,所以如果这一广起来,短时间内宣布仁行天下要上市发大财的话,这些记者会有种被欺骗被利用的感觉,那么如果真要捣鼓上市的事情,也必须等到江州乐餐饮集团的慈善属性真正定位,获得大家认可以后才能默默的进行,不然这中间关联的形象差异化就太大了。”

    王驊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有点不敢相信的试探:“你故意的?”

    石涧仁不否认:“算是一环扣一环吧,很多时候一提到这样的大事就容易让人头脑发热做出错误决定,我说再多大道理也没用,大家其实都是生手,才需要用这样的紧箍咒来冷却下,就算仁行天下要走上市之路,现在你们也必须要忍耐,耐住性子把整个局面铺垫到成熟的时候才能运作,我想你们不会觉得我这样做,是在害你们吧?”

    王驊是赞不绝口:“草!我说你怎么这么轻松就答应下来可以上市,结果随手就挽了个套马绳,你这么一搞,就没谁敢随便去操作上市的事情,谁都不敢冒冒失失的偷偷干,只能先把餐饮集团的事情做好了再说!你这手可以啊,下一步看三步,成!待会儿我就给他们开个会,把你这阴谋诡计给大家显摆下!”

    石涧仁不怕得罪人:“嗯,这次我是真的不反对上市,但希望有较长的冷静缓冲,这世上没有什么错过就永远再没有的机会,我不喜欢赌博,更愿意用拼搏机会的方式来前进。”

    说了再见以后,柳清才收起凑在石涧仁耳边的电话,本来她一直都有司机了,但来接石涧仁的航班不知怎么就变成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她还拿着手机不像是开玩笑:“要不要给倪小姐发个短信报平安。”

    石涧仁难得对她要反击:“催我回来就为问这个?”

    柳清自己对自己做个鬼脸:“老高问你的,这一天问几遍,我问他是什么事情,要不我转达要么自己打电话给你说,他都神秘兮兮的说还是等你回来,但又一脸谁都看得出来的着急。”

    好吧,石涧仁脚上油门都稍微重了点,最近高开明几乎都是废寝忘食的在研发中心寸步不离,连最近食品公司的内部系统软件,餐饮集团的财务查询系统都是唐建文在国外遥控指挥做的,据说这家伙还苦命的在海外酒店里连夜码程序,说是要把最大的金主给服侍好,因为找了高开明,那货都不屑做这种东西,说自己在忙大事情。

    石涧仁有点好奇,而且隐约觉得这就是之前高开明给他说过那个大唐网正在期待的契机?

    所以到了唐楼,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楼,看见的就是一大堆白大褂挤在那个监控中心里,石涧仁敲门进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几天没好好收拾的油光,但又个个脸上都激动兴奋不已,很明显这种状态都持续有几天了。

    只有被围坐在中央,电脑旁边的高开明还算镇定,听见石涧仁过来,也是老神在在的双手插在白大褂兜里转头好像在考学生微不足道的问题:“你知道前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石涧仁有点懵,前天,不就是自己到平京的日子,能有什么大事情:“我们……又成立了一家公司?”

    高开明恨铁不成钢:“不是你发起的这个事务么,怎么你居然不知道,我还认为你对这方面具有如此高的敏感性,结果你居然跑平京去成立什么公司……”那模样好像很失望似的,可又立刻忍不住双眼放光:“手机!手机啊……”

    石涧仁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