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95、黄袍加身由不得你
    石涧仁一直都不主张各个企业板块上市,这跟他不欢迎资本进入的态度是一样的。

    这几年他没少看股票股市资金运作方面的书,但最大的感受就是“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这句老话用在金融经济这类书上才是最精辟贴切的。

    基本上所有这方面的书都带着极强的不同立场在阐述,各种相互矛盾的理论和似是而非的观点很容易误导人,看似各种点石成金的武林秘籍实际上都如履薄冰,要在这看似精英博弈的名利场立于不败之地,恐怕真得耗费大半辈子投入其中专业学习,好比当初在香港有位先生给他提到的那种专业求学道路,出来都未见得是个常胜将军。

    更何况这几年来石涧仁一直冷眼旁观国内的资本市场,从未觉得这个市场是用股票债券来协助企业发展,更多是各方大鳄操盘手捞金的蓄水池,而这之上还有能直接通杀收割所有收成的大庄家,他这样立志于尽量照亮更多人的方向,自然明晰国内的资本市场就是个陷阱。

    可能很多人都明白这点,但能看透这点的大多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又往往都认为自己能跟着这庞大的赌局进退,只要能分到点汤头,在大潮将退之前及时上岸那也是收益颇丰的,在刀锋上跳舞的感觉还很刺激呢。

    石涧仁这种谋士不喜欢刺激,他还是习惯于堆砌优势,积累可能性到了最有把握的时候,再一击必中。

    所以跟着见证过资本的肆无忌惮以后,他更加忌讳资本的进入。

    但正如人性所彰显的那样,他开辟了一个个战场,启迪带动了一个个伙伴拼搏奋战的上进心,那就得面对不同战线下呈现出来的不同人心。

    可能在江州那么一个偏居一隅的地方,石涧仁也长期在那里,对整个团队的影响力也要重一些,可他随着局面的变化,也要开始逐渐尝试接纳投资者资本方来和团队对接,这也许就是当初他宁愿选择在江州和唐建文起步的原因,那里受到的资本冲击怎么都要小一些。

    可在平京的这部分同,他们看到接触到的层面完全不同,又或者就如同王驊说的,他们得到的内幕消息是国家继院线系统放开以后,又有要开放影视业务进入资本市场的政策,石涧仁的主张都压不住这种面对巨大市场博弈产生的冲动。

    王驊尽可能平静的给石涧仁讲述了现目前的计划,他作为内部资本方,连同胡蓉梅的管理方,配合倪星澜、卢哲超、黄晓薇和牛鸣雷作为技术入股方,一起重组整个传媒企业,虽然石涧仁在其中没有一分股份,但已经申报的“仁行天下”这个未来传媒集团名称就说明了含义:“这里是平京,不是江州,你也告诉过我,必须要一直向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国家放开了这部分资本市场的限制,那么肯定就是一场腥风血雨,我们不参与其中,就会逐渐被边缘化,未来的国内影视市场,一定是大资本、大制作、大投入的拼争,我们拥有一切可以占领制高点的优势,却因为对资本市场的忌惮错过这场盛宴,也许一辈子都会耿耿于怀。”

    也许这才是其他人都不在,只有王驊直面石涧仁的最大原因。

    甚至可能之前黄晓薇和倪星澜到江州,也有旁敲侧击感受石涧仁接受度的意思。

    大家其实对石涧仁能不能接受这件事是比较忐忑的,哪怕已经先斩后奏的开始把整个事情运作起来,石涧仁就算反对也无法阻止,可现在都还是在乎他的反应。

    石涧仁慢慢点头:“你说的道理我懂,当年润丰抢先进入院线系统布局,就是这样的局面,如果不提前引入院线,润丰很快就会被其他院线公司掌控了最终渠道,排片的权利不在自己手里,那就只能任人宰割,哪怕手里有再好的明星和剧本,逐渐都会被市场挤兑到卖人卖资产,如果说这是硬件的拼争,润丰已经用尽了全力,接下来就是软件的拼争,对于影视行业出品内容的争夺要开始了?”

    王驊好像偷偷松了一口气:“哥,你总是对的,哪怕你是无心之举,你从前年开始运行电视栏目,是为了你的理想和用文化来影响更多人,但实际上就是开辟出来一条新的电视栏目内容之路,我们用当红明星来主持节目,内容有品位有高度的节目,可能你没看到数据,过去一年全国已经上了超过两百个类似的谈话节目,各路明星签约栏目做主持已经成了风气,虽然能够播出的只有三十多个,但周二周四档已经争得头破血流了,靠着你的勾搭人的魅力,这次能把卢老师给弄过来单独开一档节目,这已经是我们这个传播公司目前所能做的极限,能不能保证两档节目都收视长红?同时倪星澜的工作室还要跟润丰投资新的影视剧,以前她大多是跟其他公司合作拍片,现在她说根据你设定的方向,更多得自己操作,黄晓薇的片子,培育新人的机会,这都需要大量的资金。”

    石涧仁笑了:“好了,不用跟我诉苦,我从来都不会限制别人怎么做。”

    王驊跟他之间确实要什么都敢说一些:“可如果不是你的规划路线,你就会慢慢放弃疏远,我们可不想是这样。”

    面对这实际上小心翼翼的态度,石涧仁斟酌自己的说辞:“小驊,你可能不知道,我在江州也容纳了一家投资公司进入团队,虽然我的内心来说是觉得起码这家江州的资本运作方还是我能抵御的,但目的也是在为大唐网可能接下来一两年要面对的资本冲击做准备,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当孩子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丢一本高等数学给他不但没帮助,甚至还会害了他……”

    王驊快嘴快舌的接上:“那是!小小年纪丢本人体写真简直能毁了童年的青春,但到了我们这成熟的年纪,那就是学习知识啊!”

    石涧仁警告的敲敲鸡翅木桌面:“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当我们还在萌芽阶段,需要铺垫好几年的时候,接纳资本进入,只会换来急功近利的催促,导致我们步伐紊乱的出错,现在即将呈现结果了,无论是大唐网还是影视传媒,可能都像是历史轨迹推动到了一个面临爆发的时候了,我不反对资本的进入。”

    王驊立刻夸张的松了一大口气,从领口拉出来一只演播厅里才会用的微型麦克风头大声:“听见了吧?不反对!”

    随着他拔掉插头,从他腰间拉出来像对讲机一样的通讯器里,立刻传出来一阵掌声,可能不知道石涧仁能听见,倪星澜的声音最大,骄傲又得意的情绪和在江州完全是两个人:“我说了他肯定会同意的,他那么清醒聪明!”

    黄晓薇调皮些:“对对对,你跟他永远都对,人之初性本善,他说啥都是好汉!”

    卢哲超诧异:“你在韩国还培训了顺口溜的?”

    胡蓉梅实际:“那行!王少,我这边安排饭局,晚上大家好好再聊。”

    有些领军人物在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可能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权威和领导力受到了挑战,不管这件事的事态发展应该是怎么样,首先就是得摁下这种苗头。

    有时候一念之差真的会导致事态变化朝着另一个方向,整个团队可能立刻就分崩瓦解了。

    但石涧仁显然不是这样的,他甚至还有点小感动,毕竟这些伙伴如此在乎自己的感受,凑近些开口:“好了好了,卢老师和胡老师你们都是稳沉持重的,也跟着他们小年轻胡闹?”

    那边倪星澜立刻收口,似乎隔着通讯器都能感觉到她在吐舌头,卢哲超笑眯眯:“我还很年轻呢,有很多新想法,所以最终还是决定跟星澜她们一起签个经纪约,签到自己的公司里来运行,好吧,还是坐到一起谈吧。”

    王驊已经做着鬼脸打开办公室的门,结果就在对面一间办公室里,满满当当的坐了十来个人,牛鸣雷都笑嘻嘻的拿把折扇唰一声展开:“你说我们能咋办?提了菜刀跟你干!市场风云再变幻,相信仁总奥特曼!好诗好诗啊……”

    倪星澜强忍表情,嘴角动了动算是笑,黄晓薇已经挂在胡蓉梅身上了,刘杰也混在一群传媒公司主管中间对石涧仁使劲挥手点头,但从神色上来看都是兴奋激昂的。

    石涧仁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新秘书还赶紧帮他扶住门,让石涧仁感觉自己在紫禁城了:“好嘛,你们这么多人也好意思跟我演戏。”

    胡蓉梅代表了:“你的态度才是我们最在乎的,虽然投入进行资本运作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事情,但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够一直指引方向嘛。”

    石涧仁真能读懂伙伴们眼里热烈,看来平京这部分,比江州还先走上资本的道路了。

    个人的意志在这种汹涌澎湃的大潮面前显得是那么渺小,这难道才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