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94、压力总是无处不在
    但柳爸上楼来就抢占了承认错误的高峰,看来在家已经形成了自我批评的习惯:“唉,小清回来给我们把事情一说,她妈就后悔得要命,连来见你都不好意思,千错万错都是她妈鬼迷心窍……”

    石涧仁哪里愿意老人家这样愧疚,赶紧争着表态:“是我没考虑周全,柳清从认识我的二十七岁都到了三十过,也许我是真没考虑过婚姻的事情,也就忘了她有非常紧迫的婚嫁年龄压力,所以……还是我给她建议随便办个结婚证糊弄过去,我也确实是有些弥补的心态,跟着她一起胡闹,还请你们二老原谅。”

    结果双方唇枪舌战之后,柳爸才图穷匕见:“我想说的是,阿仁你看看,我跟你妈确实是喜欢你,她妈这胡闹也是急着抱孙子不知道情况的昏了头,但我们真的把你当成了女婿,你们在一起都五年了,既然你和纪小姐还有旁的人也没有关系,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凑合着过呢?”

    石涧仁有点目瞪口呆这种凑合理论,对其中你妈她妈的混合称呼都不反驳了。

    做父亲的是真着急:“小清虽然年龄是比你大了点,但也算是出色的吧,跟你在一起事业上也绝对能帮到你,你们相处这么几年,不就差张结婚证么,宁愿去做张假的,为什么就不能遂了我跟你妈的意,就这么结婚在一起过日子呢?”

    石涧仁艰难回应:“伯……父,我真不觉得结婚生子就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事情,对我来说,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充满人生,与其说花费精力去牵肠挂肚的浪费宝贵的生命,我宁愿干脆杜绝这种不划算的事情,我承认我这种看法有些离经叛道,但一个正常的社会就应该容纳各种想法和个人选择存在,好么?”

    柳爸苦口婆心:“我们都一大把岁数了,你也吃了你妈这么多的猪蹄儿,怎么也该给我们个交代,难道你跟小清就一辈子这么耗下去?”

    吃人也不嘴软的石涧仁简直难以说服,最后只能半拉半推的跟柳爸一起上车,送自己去了机场以后拜托孙秘书再帮忙送前老丈人回家。

    这个小插曲也让石涧仁在飞机上,盯着舷窗外面翻滚的白云发了好一阵呆,让自己脑袋放空以后,才能重新集中注意力到手里的文件上。

    今天多了份财务文件,吴迪作为当初和柳清一起成长起来的骨干,一开始就被石涧仁定在了财务总监的位置上,但接下来迅猛的发展让所有人都有些始料未及,特别是耿海燕和庄成栋的爆发,让吴迪领导的财务部有种疲于奔命的仓促,到后面纪若棠的酒店运转,哪怕酒店集团有自己的财务部,也更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得吴迪实在是忙不过来,写了份报告阐述理由。

    几位总监级别的高管里,唐建文是海归派,又有丰富的海外多国游历工作经历不用说,高开明的技术巅峰现在完全是在俯就,卞锦林则是在行业里面滚爬学习了近十年,而吴晓影去深造学习过,柳清跟着石涧仁到平京的经历也等于是提高,唯有吴迪一直给关在财务中心,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做账,做各种会计账,还不断挑战他的业务范围,两三次提出也要出去学习充电,结果都被遇见业务量激增给耽搁下来,到现在他明确的提出,自己的能力极限已经到点了,就这样做点集团内部财务帐已经是极限,从商业帐到工业帐,现在居然又在涉足一栋大厦和一座商场的账务,还要加上餐饮集团的账务也要归他审查,最关键是根据石涧仁和齐雪娇的规划蓝图,大唐网也许在一两年内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跃。

    跨境贸易的巨大飞跃,很有可能还涉及到上市、海量的资金运转,吴迪反复强调,自己不是胆怯,而是现在必须提出来这个问题,如果再让他勉为其难的面对以后的状况,一个没有充电提高的他肯定会变成整个团队的短板,甚至连现在临时抱佛脚都来不及了。

    吴迪最后的结论就是自己最多能负责守成,能带领财务中心把现目前这些各大板块的内部账务做清楚就不错了,一旦财务涉及到跨境和上市资本等外部板块,那就得另请高明,最好是有过海外经历,动不动就应该是那些国际著名会计事务所的高级金融顾问来担任总的财务总监。

    石涧仁有瞬间考虑过是不是请万乾来担当这个职务,但立刻被自己否定了,万乾必定会在自己的家族企业里面担当超过他兄长的份额,这点从那顿家宴他就能肯定,万家的父亲是个能看清这一切的人,况且万乾可能更适合国内,对于大唐网未来肯定大量涉及海外并不擅长。

    这事儿估计只能在平京解决,就好像在江州几乎不可能找到唐建文这样的海归派,高开明的加盟更是祖上烧香,这种高级财务总监的人才多半只能在平京沪海才能遇见,回头问问平京的这些渠道吧。

    拒绝了特别安排人接机,到了平京石涧仁打车直奔电视栏目组的文化传媒公司,以前王驊统领的这家公司选址在这国家电视台附近,就是因为这里的各种资源是最丰富最方便的,胡蓉梅也有大把的国家电视台关系可以就近采集,譬如说某位大腕到见仁见智里面来客串下,如果到江州可能就得排档期谈价钱,各种随行费用算下来肯定价值不菲,但是就在这里的演播厅,可能也就是顺路遛弯吃个饭的空闲机会,两相比较对成本控制的优势不言而喻。

    可今天走出电梯门来感觉就不同,之前好像是几百平米的办公空间一下被拉大,起码过千平米整层楼都连通了,还在用玻璃包围起来的电梯间都能看见外面环绕的墙上拼凑出一组巨大醒目的艺人海报,倪星澜、卢哲超、黄晓薇、牛鸣雷领衔面积最大,接着还有一大片各种青年花旦小生的照片,石涧仁敏锐的发现其中相当部分就是韩国培训生,甚至还有几个是当初落选的,另外就是王驊在赤子之心电视剧里面的古装扮相宣传照也放到了角落。

    最后石涧仁还诧异的看见有自己,虽然不是在最醒目的位置,但顺着整个海报墙的尽头,顶天立地整幅占住端头,抱着手臂做沉思状的模样正是当初见仁见智开始录播时候的造型照。

    海报都是后面发光的灯箱,看上去明人熠熠生辉,好一派星光灿烂的大公司气场,让人不由得对这家传媒企业的实力肃然起敬,从老牌的实力演绎派一线男星到最火热有市场号召力的一线花旦,再到最受新生代欢迎的韩剧明星,见人三分笑的曲艺大师,还真是各个年龄层到观众群体都齐全了。

    所以走出电梯间,石涧仁还伸手摸了摸海报,确认是新张贴更换的。

    以前的几百平米办公空间现在都成了行政办公区,除了正面一幅巨大的白板上写满了各位明星近段时间的工作计划档期外,能感觉到的就是办公区里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繁忙程度比大唐网的it公司专业技术区都还热闹。

    王驊穿着一身标准的西装,完全洗去几年前玩世不恭的轻浮和茫然,但嘴角还是有些揶揄:“还行吧?本来我是不想上墙的,但是看他们把你都捣鼓上去,我就没什么话说了。”

    石涧仁顺着他的肩头,看到后面墙上本来文化传播公司的招牌字现在给盖上了一条红色绸带,起码从长度好像都换了名头:“你们在捣鼓什么?我怎么感觉到有种重新洗牌的意思。”

    王驊揽着他肩膀阻挠他去扯红布,半拉半拽的往里面走:“星澜从西北回来以后就开始酝酿改组了,你这拖进来的人手一个接一个,卢哲超、黄晓薇个个都是市场号召力摆在那的,我这文化传播公司就只能一步步往后退,如果我再不把公司都献出来分摊,估计他们就要彻底的自己抱团了,我能怎么办,只能稀释自己的股份,跟着当个小股东啊!”

    说得这么无奈,可表情却充满了勃勃生机,所以石涧仁伸长脖子打量四周:“其他人呢。”

    王驊开展嘲讽与自我嘲讽:“别想着美女,那一个个的都是明星,都是大忙人,只有我才有点时间来接待你,来吧,先到你的办公室,我们把事情解释清楚。”

    石涧仁还有点吃惊:“我也有办公室?”

    王驊鄙夷:“多新鲜!我都听他们说了,现在你在江州就跟条流浪狗似的,到处移动办公,这里虽然没有你的股份,但好歹还是给你留了办公室的,你不在就给你配个秘书,总得有人专门负责跟柳总联络吧。”

    和当年润丰集团办公室充满了等级神秘感的那种军队大院怀旧审美不同,这里就是家新潮明亮的现代化办公空间,连同石涧仁的办公室都是标准落地玻璃能眺望外面高楼林立的城市风景,只不过内外两间的办公室比较简单,外面坐着个三十多岁的沉稳男性,起身都是不疾不徐的:“石先生好,我是您在平京的秘书梅治微,欢迎您来公司。”

    石涧仁赶紧跟自己迄今年纪最大的秘书握手。

    王驊没这么正式,进了里面在太师椅上坐下才撇嘴:“人不是我选的,据说特别要求必须是男性,还得年龄比你大些才好照顾你,司机也是他,你这在平京多少也要有点面儿,对不对。”

    石涧仁感受下和自己产业园那个干净简单的中式办公室差不多风格,估摸还是倪星澜主导的这些细节,坐下来开门见山:“说说吧,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局面,不光是卢先生的栏目吧,还有什么企业重组的情况?”

    王驊一句话就让石涧仁哽得不上不下了:“我们准备谋求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