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93、能让自己真正快乐的,是对自己的肯定和悦纳
    石涧仁后来还真跟万乾的父亲见了个面。

    他在这边信托大厦的酒店住了五天,主要是把新知协一系列的考察调研工作给安排协调好了,这时候确实觉得新知协的办公场地也要催庄成栋抓紧一点了,只有柳清有种逃避现实的解脱一样,天天晚上下班过来,其实是另外开了个房间,但晚上就在这日料店风格的食堂里,天天陪石涧仁喝点小酒看看书,听他跟不同的人谈话聊天,觉得舒心极了。

    万乾应该也终于看清这个天天过来的柳总跟石涧仁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了,起码他肯定可以查看到酒店楼层的监控,所以最后一天请了石涧仁和柳清到自己家里吃饭,有点家宴的意思。

    说起来都是什么总了,石涧仁一伙人都没有与身份名头相配的高级住所,连纪若棠都是一直住在酒店里的,耿海燕这样的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柳清跟石涧仁坐宾利居然有点新鲜,好在也坐过石涧仁开的超跑,不至于惶恐,只是跟石涧仁悄悄嘿嘿笑,多有趣的感受。

    下车的时候才借着石涧仁帮她开门小声:“真的觉得心里强大很多了呢,既不觉得这有多高级,也不觉得要羡慕或者小心翼翼,不过就是点外在的东西。”

    石涧仁看她的手:“嗯,这个包包多少钱?”

    柳清就忍不住想拿包包砸他了:“这个不贵!才五千多,我总得拿个包包装东西吧,你给我拎着!”

    石涧仁还是照办了,所以走进这栋湖畔边的豪华别墅时候开门保姆阿姨肯定迷惑了一下,觉得这个穿着普通的黑脸年轻人是个跟班。

    但万乾的父亲肯定一眼就分辨出来石涧仁的成色了,笑着颇为热情的伸手:“听万乾回来提到石先生很多次,早就想请你来家里做客,非常感谢这些日子跟万乾共同开创这么多有前途的事业,非常感谢!”

    万乾都三十出头了,他父亲已经有些花白头发,哪怕挑空两层楼的客厅里面暖洋洋的,还是穿着很正规的毛料西装,只是裤腰提得有些高,比较老派的作风,宽皮大脸的福相比儿子更甚,没什么戾气,但眼神凝聚的时候相当有分量,给了石涧仁也很不错的观感,这是个有分寸知进退的成功人士,起码很难看见他有不择手段的短视行为,所以才能延续传递出下一代都比较沉稳的风格来。

    而万乾的兄长就跟父亲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比弟弟要稳重老练得多,万乾可能就是受了父兄影响,早早就摆出那种成熟套路来,略显照葫芦画瓢不是很准的感觉。

    不过这两兄弟都结婚了,分别带了自己太太来,石涧仁一见之下忍不住和柳清对了个眼色,他俩在平京那两年几乎是在各方人士环绕下工作,这点心领神会还是有的,听万乾介绍完了以后就主动跟两位女士陪万乾的母亲聊天了。

    其实就是吃个饭,这位万乾的父亲不过是需要了解下跟儿子结交的这位是什么样人,而石涧仁这种风范可能年轻人还会看走眼,在见多识广眼光毒辣的老狐狸眼中简直是璀璨发光的,所以在饭桌上根本不谈事业,只聊菜肴,对今天专门请来的厨师也不显摆资历,主要是讨论合不合口味,还笑称万乾其实有点做菜的天分,下次应该亲自下厨请石先生尝尝。

    万乾也就主要谈这个:“集团公司里面除了我的投资公司,我就最喜欢捣鼓食堂,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食品安全和环保问题,我们食堂所有工作人员吃跟员工一样的饭菜,保证了口味和质量,然后所有餐具也必须从员工餐具里面拿取公用餐具,不允许单独使用餐具,也不允许再次清洗,这就确保了餐具洗涤消毒安全,还有点意思吧?”

    石涧仁景仰:“怪不得你们那食堂是我经历过的单位企业食堂味道最好的……”

    一顿饭就在这样不痛不痒的话题里过去了,连饭后闲聊喝茶都没有,石涧仁就跟柳清告辞了,本来还安排司机送的,石涧仁刚摇头拒绝了,万乾干脆拿了把车钥匙给他,回头安排司机去取车好了。

    中规中矩的奔驰休旅车,可能就是人家家里的买菜车,挥手告别以后开出这个占地颇大的别墅园区,柳清才小声:“怎么?不太看好那两位太太?”

    石涧仁点头又摇头:“准确的说是不太看好万总那位兄长,他的夫人对我们有明显的防范心态,面相上面也是比较强势的,不管她背景如何,这种两兄弟涉及到巨额财产的情况,她必然是个不稳定因素,相比之下万总的太太倒是温和贤良得多,万总的父亲如果不好好处理下这件事,未来可是有点麻烦哦。”

    柳清扑哧笑:“看来现在你对女人也很有把握看相了!你看看我,温和贤良不?”

    石涧仁不用扭头看:“你是旺财。”

    他是老实说,可不知道这个词儿有什么典故,柳清立刻嗔怪的掐他手背:“你才是旺财!”然后还生怕石涧仁不懂的补充:“就是条狗!有部电影里面很有名的……”不知怎么,那手就放在石涧仁的手背上没挪开了,可能石涧仁是从手动挡学起来,又开过出租车跟不少时间的破面包,很习惯于开车就把右手放在排挡杆上,再高级的车都这样,没准儿也有可能是当初接受超跑培训时候落下的病根呢。

    所以石涧仁还抬抬尾指示意,柳清都装着没感觉到,反而显得石涧仁好像是在挠她的手心撩拨:“其实有钱人的家庭生活也不过就是那样,房子大些,有人伺候,但穿得再好,吃得也只有那么多,重点还是开不开心,那个大嫂的确是有点心事重重,小姑子呢又一个劲的退让,我看着都觉得累,还不如我这样自在!”

    石涧仁干脆开口提醒了:“麻烦你拿好你的包包,而不是抓着我的手。”

    柳清这嘻嘻笑着装哎呀没听见后半句:“对,好比你说的只要解决了你的温饱问题,你就可以把心思放到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事情上,我只要能到解决拿这种档次的包包以后,就能跟在你后面义无反顾,不算很落后吧。”

    石涧仁无奈的抽出手来表扬:“已经很高尚了!”

    车厢里柳清的笑声是真的很自在,可能她的快乐就只需要这样就能满足吧。

    离开信托大厦,石涧仁当然也是接到了自来水厂结束调查,官复原职的通知,说起来他那厂长办公室一直都有监控,其实任何人到那办公室里面都能在镜头之下被记录,只是这办公室的监控没有连接到监控中心,只有厂长桌上那台监控显示器里面能看到,调出来恐怕是最有说服力的,哪怕石涧仁跟任何女性单独在办公室里,都无懈可击,所以由此再去找哪些举报信里面的女性取证都没什么意义,想想谁会在无数段监控视频里跟来访女士相敬如宾,回过头出了镜头就禽兽不如呢,而且石涧仁在这办公室已经都呆了一年出头,这种持之以恒也太无聊了。

    所以调查真的是做给外界看的,石涧仁回到水厂引来员工主管们相当强烈的声援,纷纷表示了要是知道谁是乱嚼舌头的家伙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还热情的抓住每个机会给石涧仁分析大概会是谁,供水公司的那帮官僚是重点怀疑对象,石涧仁只能尽量感谢大家的好心,并劝导猜测这种事情没有半点意义。

    让他比较安慰的就是孙临才一直没表示出这方面的八卦,而是沉稳的把工作井井有条的做着走,连调查组过来呆了多少时间,做了什么事,分别找哪些部门哪些员工主管谈话取证,都做成表格标注得一清二楚,看来是看了柳清提交的秘书报告,学到了这个招数。

    总之就是做好了一个秘书助理应该做的工作,有点对外界巍然不动的大将气度了。

    这让石涧仁更加能腾出手来干其他的事情,譬如到平京去参加电视栏目组的开机仪式活动。

    不是见仁见智的节目现场,而是卢哲超的五虎上将节目正式开始录制了……

    听这个名儿就是打定主意要给江州乐餐饮集团拼了命做广告的架势,这道菜也很明显将会成为大江南北家喻户晓的名菜。

    就冲着这份情义,石涧仁也应该接受卢哲超的邀请去平京露面,更何况黄晓薇和卢哲超都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电话里说不清。

    所以去趟平京就跟去风土镇也差不多的时间消耗,石涧仁安排好一两天往返就去了,不过临到出发的时候,门卫室忽然给秘书汇报:“厂长他老丈人来了……”

    市委派过来的调查组肯定不会啰里啰嗦的解释石厂长的具体情况,只是一言蔽之的说有人在造谣中伤,请广大职工不要听信谣言,紧密团结在石涧仁厂长周围云云,所以肯定还是不知道石涧仁实际上是没结婚的。

    石涧仁原本就有要给老两口承认错误的勇气,现在自然没有半点躲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