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91、努力,就是为了不要平庸到死
    一早等石涧仁到酒店健身房跑了步端着早餐回来,柳清已经一脸舒坦的醒转,但还是带着慵懒的表情裹在被单里:“真怀念当初一起住在平京的日子,以后我们会怎么样呢?”

    石涧仁好笑:“你是地产公司的老总了,我说不定以后还是个一无所有的家伙,你爸妈总不会还念着我这个穷光蛋吧?”

    柳清头疼:“啊,睡得这么舒服都已经忘了他们了,你又提起来,这几天我都过来跟你厮混好不好?”

    石涧仁认真:“昨天是因为你情绪不好就没跟你说,现实终究要面对的,说清楚了你爸妈也不会为难自己女儿,本来就是他们太过关心你的婚姻状况,你们都没错,只是不该欺骗他们,要不我给他们认个错,你还是应该尽快摆脱这种……”

    柳清忽的一下掀开被单跳起来,石涧仁还下意识的躲开了眼睛,秘书已经下床趿上酒店的拖鞋了:“别说那些要我去找自己感情的废话,我这一辈子从内心来说都会照顾着你,无论你当老板还是叫花子,我也是你的私人助理,从你去平京开始,我的命运就跟你联系在一起了,你离不开我的,是不是?哪怕有另外的女人跟你在一起,你也离不开我,因为只有我才能把你这么复杂宏大的生活梳理得井井有条,我都说了是我收养你的,哼哼!”随着带了一阵馨香的气息从石涧仁身边掠过,经过时还轻佻的伸手在石涧仁脸上摸一把,接着就听见关上的卫生间里传来清晰的水声。

    石涧仁站在那摸摸头,确认秘书说得是真没错,除非自己抛下所有的工作孑然一身的去过隐居生活,只要站在这个社会中,自己所有的社会生活关系,都是秘书给打理了,不然自己哪有那么多时间来看书学习,光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日常事务就足够头疼了。

    所以深吸一口气把早餐放在桌上,换了衬衫长裤就选择出门去了,可关门说一嗓子的时候,里面传来的是柳清回应:“那要不要晚上我叫了齐小姐她们一起过来吃晚饭?”

    石涧仁还是闭嘴吧。

    万乾敏锐的发现石涧仁没昨天那么云淡风轻,但不说啥,只讨论工作问题,今天召集了十来位跟经济投资商业类协会有关的人士代表,一同前往北岭区,石涧仁调整好情绪,在中型豪华面包车上,用麦克风就给大家介绍了北岭区的基本信息,不是各种宣传资料上的数据,而是石涧仁当初作为有线电视台副台长的时候对北岭区各种官方和民间的信息感知,特别是跟他有关联的两处风景区和一系列各种工矿企业,以他自己的感受阐述出来,让各位人士有个粗略的轮廓,然后就是特别提到这种调研的形式,可能是新知协未来工作的常态,虽然是个社会团体,各位也是以社会职务的形式来干这个没报酬的事情,但有长远眼光的人,会把这种调研当成提高自己和城市区域格局的重要内容。

    这话说得有点隐晦,可能这种智囊团形式的政府课题调研,在国外都是收费很高的商业行为,但在中国体现价值有很多种形式,不一定非要用真金白银的明码交换,也许光是经营和政府之间关系这一条,就会促使很多专业人手趋之若鹜了。

    起码石涧仁说这话的时候,面前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心领神会的表情。

    姚建平当然是热情接待了调研组一行,还带着他们参观了整个区委大楼,虽然比不上风土镇那个镇政府大楼那么离谱,但也算是区里面鹤立鸡群的建筑了,政府机关配置当然也比镇政府完善臃肿很多,好些经济金融人士没少跟政府机关打交道,但以这样的形式参观进入,还是第一次。

    没有锣鼓喧天的迎接仪式,也没有刻意清洁打扫的光鲜场面,连各部门都没有改变工作节奏,只是姚建平带着挨个儿介绍走了一圈,跟着的各级机关部门领导都能听他解释了这次邀请新知协专业人士来调研考察的意义,各部门都应当配合这种考察,如有怠慢阻挠,直接找他说事儿。

    石涧仁默默的跟在侧后方,能看见不少官员脸上还是习以为常的不以为然,应该认为这不过也就是无数次场面话中的一回,甚至连姚建平说了什么都没注意听,而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殷勤的帮书记推开前面的门。

    最后石涧仁和姚建平在一份调研协议书上分别签字,本来石涧仁想让万乾来做这事儿的,但显然姚建平和万老板都表达出了让他上的意愿,北岭区电视台还来采访拍摄了整个过程,认出昔日副台长的拍摄组很激动,结束台面上工作以后个个都挤过来跟石涧仁握手,只有一名刚分来的不是老部下,但表现得比其他老员工更激动。

    所以中午原本应该是新知协和北岭区一些官员吃饭的场面,石涧仁告退了抽空去读书会查看运转情况的时候,就被得到消息的前电视台同事们包围了。

    有区委书记的背书,北岭区图书馆的这个青少年读书会确实是所有读书会里面条件最好的,中午这会儿的时间,依然有一名编制算在奶茶店的员工负责照料管理,一些中午放学以后的孩子正在这边看书,其中甚至有两个自己带着馒头来吃的,石涧仁多问几句,就知道这是典型的留守儿童,爹妈到经济发达地区打工,留下的孩子给老人或者亲戚照看,这种情况在江州这个外出打工大区非常普遍,可以说各地区县乡村里面教育流失最为严重的就是这部分孩子,教养教养,连养都不完全能做到,教就更无人可管了。

    本来比较兴奋热烈的前电视台同事们跟着石涧仁慢慢就沉默下来,反倒是石涧仁面色如常的笑着跟认出他来的孩子们开始打招呼,最后坐在读书会台前做了个简单的读书学习讲座,大部分并不认识他的孩子可能开始还有点莫名其妙,但听着石涧仁阐述如何找寻自己有兴趣的书开始研习,哪怕是武侠小说、神鬼小说都能从中所得,只要要学会区分优劣,有选择的读懂每一本值得读的书里面蕴含的知识和人生,逐渐巩固加强自己的知识体系,也许现在每天的积累,到某个时候就会呈现爆发出成果来,而这种学习的能力反过来又会提高课堂上书本学习成绩的提升,这种相辅相成的学习方式可以贯穿一生。

    孩子们果然是最容易被打动的,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得聚精会神,最后用热烈的掌声欢送石老师离开。

    杨金瑞作为电视台现在最为倚重的技术台柱子,本来是想招呼这么多人请石涧仁吃饭的,结果一个多小时过去后,距离他们上班的时间也不多了,哪怕他们不太在乎那个时间,但石涧仁出来指指路边的小面馆:“时间紧迫,下午我还要去继续开会,我请你们吃面,我记得这家的杂酱面还是很有特色的。”十来个年轻人连忙把两张折叠方桌拼起来,招呼店老板赶紧煮面。

    杨金瑞记得刚才的感受,有点赧然:“我们应该帮您照顾好这些孩子的,接下来我们会资助……”他现在也在外面自己开了电视制作公司接活儿,不光是北岭区的,还有江州市那边好些业务都敢做,收入肯定比以前飞涨,还愿意留在体制内,无非就是有个制作中心主任之类的名头做什么都比较方便。

    石涧仁笑着摇头:“不用不用,我理解这种心情,但帮人不应该成为负担,其实有空来读书会给他们讲讲道理,讲讲自己努力得到回报的感受,比给点经济支持好得多,生活艰苦从来都不应该是放弃努力的借口,重点是希望,给这些孩子希望,接下来可能会以江州为出发点,加大读书会的覆盖面,力争在所有有奶茶店的地方都增加读书功能,还请你们能帮忙免费设计制作个广告片……”

    年轻人们立刻七嘴八舌的答应下来,明明是石涧仁在化缘,好像大家还觉得多荣幸似的,石涧仁说自己再回头去江州电视台化缘要点什么广告推广的时段,实在不行再拿钱买……

    杨金瑞提议让罗明远来操作这事儿,当初一起从电视台努力出来的一帮人里,那个一直在乡村维护机房工作的罗明远却是现在发展最特别的,当大家拍摄广告片声名鹊起,都在陆续赚钱的时候,唯有罗明远去江州传媒大学报名重新回到校园学习,现在已经在为江州电视台做编导策划,层面完全不同了。

    这倒是也符合当年石涧仁对这帮年轻人面相性格揣测的差异,同样一副局面,在不同心态的驱使下,就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那个在山区维护机房苦闷了好几年的家伙,比电视台编制里的人更加明白人生的追求是怎么回事,当别人都迫不及待的把优势转化为经济效益的时候,总有些人会看得更长远些。

    石涧仁笑着点头答应会去看看,回到区政府姚建平就问他到读书会调研出什么结果来。

    这位北岭区一把手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