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90、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哪怕是冬季,柳清的一身毛呢大衣还是按照她的习惯充满了白领风格,里面搭配着最标准的系带蝴蝶结连衣裙和高跟鞋,这会儿倚在石涧仁身上,倒是颇为相称的身高,好一会儿才含含糊糊的哽咽着开口:“对,对不起,是我妈……”

    石涧仁听她一开口,瞬间明白的笑着推开柳清:“你妈去举报的我?”

    柳清都要无地自容了,简直不敢对视,可看他的表情又忍不住挤出点笑:“嗯!我刚在家跟她什么都说清楚,再也不会来烦你了!”她是小圆脸嘛,就算带着泪痕,挤出来的笑容不那么自然,还是充满了让人疼爱的委屈,很难让人联想到她平时那种对所有人都保持清冷距离的气质来。

    石涧仁反而松了一口气,拍拍秘书的肩膀招呼她到自己旁边坐下:“多大回事,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正好可以通过这个展示自己的情况给上级看,也算是兜底,吃饭没,他们这里的菜品可比我们那员工餐厅好太多了,你学习下?”

    柳清怎么可能做到他这么满不在乎:“我很生气!真的……”

    石涧仁这受害者还得反过来劝她:“站在你母亲的角度肯定是希望自己女儿婚姻家庭幸福,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这也是正常的,手段方法可能受到她眼界的限制是不太好,但我又不会受到什么损害,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其实借着这件事把前因后果说清楚,我反而觉得是个好事情。”

    柳清欲言又止,石涧仁顺她的目光回头,发现那位农业教授居然还眼巴巴的坐在旁边看着这俩呢,一点不觉得这边可能是在谈恋爱他需要回避一下,十足的学问人思维:“你们……说完了没?”感觉柳清这后来的还打扰了他的思维。

    石涧仁越发笑得轻松,从桌上拿了张纸巾给柳清示意她擦擦泪痕,自己才转头跟这位继续,偶尔回头指使柳清去给他端点吃的和饮料,果然让姑娘的注意力被岔开些,平静下来端了壶清酒就着点料理慢慢斟饮,更注意倾听石涧仁和别人的谈话,这才是她最熟悉的角色。

    原来这位彭教授就是农学院茶学系的,石涧仁也是第一次听说大学里面还有这种专业,但这位茶学教授跟他谈的主题却不是茶场茶叶茶树,而是立体生态循环农业,这就是彭教授主力钻研的重点,听闻石涧仁有开发茶场以后,顿时激起强烈的专业兴趣来。

    就是类似书呆子遇见感兴趣话题,就认为别人肯定也喜欢并且理所当然非常懂行的那种热忱,亏得是遇见了石涧仁,认真专注的倾听彭教授描绘出来的产业空间。

    很简单,茶树依旧种着走,这位彭教授认为目前的茶场基本上靠化肥、农药、色素、添加剂等等来催生茶叶,就算月亮湖号称自己是纯天然的,但几年下来茶树和土地的持续生产力就会下降,这是大面积人工种植的必然结果,之前那位乔院士乔老爷子就是用几年一换茶种和轮流换地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彭教授的办法是在茶树区间隙种植生态食用菌,用多个品种的食用菌、药用菌在其中回归原始土壤形态,再搭配吃菌类的放养禽类。

    简而言之就是把传统茶山茶场容易对生态环境形成负面影响的的单一生产,彻底改变成立体生态循环,鸡鸭鹅的粪便形成肥料,一定程度上肥沃了土地,菌类适合生长腐土层对土壤土质的变化保护更是他研究的重点,再加上鸡鸭鹅吃虫子,连茶园也不用农药杀虫,蜜蜂会更喜欢这种没有害虫的茶花环境,最后整个茶场能够产出从茶叶到食用药用菌类再到土生鸡鸭乃至蜂蜜的丰富农产品,菌类菇类、鸡鸭鹅和茶树相互提供养分,各种动物担当自己的角色,譬如茶场里面,鹅是警卫员,不但驱赶黄鼠狼,连蛇和老鼠都要退避三舍,甚至能防备天上对鸡鸭虎视眈眈的山鹰之类,据说彭教授他们在学院后山的试验田里,只要有山鹰出现,大白鹅就能高声报警,鸡鸭立刻钻进茶树丛里,说到这里,完全进入科研世界的彭教授还舞动双臂学大鹅叫,笑得柳清花枝招展了,彭教授再一心扑在那种叫做茶皇菇的顶级品种里面,也顺着轻笑声看了眼,眼神有点恍惚,赶紧拉回来继续说鸡鸭粪便的营养多么丰富,柳清笑得更乐不可支。

    石涧仁觉得认真做学问的人太可爱,万乾这时候终于得到点空隙过来切入:“彭教授和石总谈什么谈得这么热烈?”

    石涧仁拉他坐下:“之前你不是在谈众筹的问题么,我觉得这就应该是你众筹的项目。”

    万乾立刻精神抖擞,原来彭教授他们这种研究课题都有实际场地在运行,只是因为科研资金有限,各学科之间争夺资源也比较厉害,所以至今都只能在很小的试验田里做,这回听闻石涧仁有大片上千亩的茶场简直见田眼开,一个劲的游说想打动老板来实施。

    石涧仁的表情可能这做教授的看不出来,万乾瞥一眼就心领神会,他也知道月亮湖那片数千亩茶场的来头,且不说社科院院士把关的茶场允不允许别的学科人士插手搞科研,那些投资老板估计不会在意其他生态农业产出带来的效益,哪怕几百几千只鸡,不在他们的产业链里面就不会允许出现,天晓得那会不会导致茶叶味道改变?

    想当然的去那里搞,属于标准的读书人思维,情商略低。

    所以万乾驾轻就熟的把方向带走:“风土镇是区级农业经济开发区,不知道彭教授有没有考察过那一带的土质……”

    石涧仁终于得空转头面对自己的秘书,柳清已经彻底没了之前的情绪波动,秀眉细长,面若桃花的笑盈盈坐在旁边,看看那蓝色小酒壶,石涧仁就估计她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心情好些没?”

    姑娘果然是有些醉了,尽量睁大眼控制手指把酒杯稳稳的递到石涧仁面前:“喝一口,很不错的!”

    石涧仁从那水波荡漾的眸子里看不到什么杂质,清澈透亮的平静安乐,满意的摇头:“喜欢喝点就自己喝,我戒酒了。”

    柳清轻轻的用白皙手指捏着那日式小酒杯,又放软肩头靠近些小声:“就因为吴姐那回的酒后乱性?”她一贯连声音都是清冷的,可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有了酒精调和,有点糯糯的,更有些呓语呢喃,很容易让男人听了就心中怦然动。

    石涧仁略微迟疑下点头:“我信奉不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回,吃一堑长一智是个略有智力的人都应该坚守的原则,再说我确实需要更多保持清醒的时候,戒了也就戒了,算是对自己的考验。”

    柳清嘟嘟嘴,一仰头就把那杯酒给咕噜噜:“那也行,待会儿就麻烦你照顾我……”

    石涧仁想劝:“稍微喝点,有些微醺的感觉就行。”

    姑娘已经带着迷离的眼神看他:“不管怎么说,今天给爸妈说了以后,恐怕在他们心里,我也像是个离了婚的女儿,总还是得让我有个一醉方休的放纵下吧,也只有在你身边,才是会纵容我怎么做都行的,对不对?”

    石涧仁就不吭声了。

    果然,等万乾和这位彭教授起身握手达成了一个初步协议,准备当做新知协操作的一起农业生态项目的时候,石涧仁无奈的扶着轻飘飘秘书站起来,一起跟最后几位同学告别,唉,看着那已经倚在他身上的年轻姑娘,柔软的身段红扑扑的脸蛋,还有那瀑布般倾泻下来的一头乌黑长发,如果这时候食堂门口有个摁一下就能举报的按钮,估计连按钮上的字样都会被磨掉了。

    简直天怒人怨。

    万乾倒是见怪不怪的把多次回头的彭教授送走,装着没看见柳清的模样:“明天上午正式出发到北岭区跟区政府接洽,我也得回去好好准备下,明天见咯!”宾利房车就滑过来带走他了。

    感受着豪华车带起的冬夜寒风,石涧仁看看偶尔还打个小酒嗝的姑娘,终究还是秉承当初同居一个屋檐下的操守,赶紧把她扶着回酒店回房间,果然,刚刚走出电梯,不知道是因为楼层气压变化的原因,还是出门吹了点凉风,迷迷糊糊的柳清就有酒意上翻的举动,石涧仁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她推门进卫生间,姑娘哇的一声吐了个满地……

    于是本来可以轻轻松松看会儿书就入睡的小布衣,不得不三更半夜收拾残局。

    好在处理及时,柳清的衣裙不至于给弄脏,等石涧仁把卫生间打理干净出来,这姑娘已经脱了外面的大衣,蜷在松软的被单里香甜入睡了,房间昏黄得有点旖旎灯光下,好一副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的睡美人景象,好像记忆中纪若棠什么时候也有喝醉了这样睡着的模样,但不知为何,眼前柳清更显成熟的模样让石涧仁忍不住多看一会儿,最后还是捡起床头柜上的书,到卫生间慢悠悠的翻看,似乎这样才能平息心头的悸动。

    有时候太有责任心,完全就是在折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