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9、谁都有软弱的时候
    调查组终究还是派到了自来水厂,连带到水务集团和供水公司都有去调查取证。

    石涧仁倒是顺着这个调查组前来,被宣布暂停水厂厂长工作内容两周,他得以跟着和万乾一起组织北岭区经济调研工作。

    其实整个团队里面的各部分在进入2007年以后陡然一下都忙碌起来,仿佛之前的诸多铺垫,在今年三四月就要面临大考,跟紧箍咒突然念响了一样,石涧仁到新互联网大厦去了两次,看见的都是一片灯火辉煌工地景象!

    这栋三十三层的烂尾楼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改变自己的外貌,如果说之前云仁装饰主要是在家庭室内装修大潮中创出了名声,这一次虽然还没有室外工程资质,但庄成栋立刻转包挂靠了另外一家单位来实施,从工程师到施工队伍都派上了最好的,力争要把这栋被注册称为大唐互联的大厦搞成地标式建筑,而裙楼被称为时代坐标购物中心,这是两个在一起又不属于同一部分的概念。

    前者赋予了这栋烂尾楼现在最为红火的互联网标签,这也是江州市委要求必须有的特点,而后者则带上了浓浓的文化元素,更符合石涧仁的意志。

    这时候就能看得出来洪巧云在艺术界能够带来的众多便利了,之前为文化产业园做过设计的那位台湾设计师都被她pass掉,从匈牙利找了一位大师,价钱还不怎么贵,主要是对原来这栋已经审查过的大楼外观做些调整,感觉就像画画的高手随便改几笔就能带来迥然不同的结果一样,这位大师根本没到江州来,只是把原本通体玻璃幕墙的建筑外墙改成了很规则的米灰色外墙砖,再分割出整齐的玻璃窗户来,整栋米灰色的建筑到了裙楼却又用深色墙砖划分出色块,衬上连片的玻璃幕墙。

    也就是把建筑当成画布,只用了简单的米灰色、深灰色和玻璃三种色调,却能轻而易举的挥洒出清秀的气质来,而且莫名的就能联想到书籍、高雅之类的感觉,周边现在还是泥泞一片的工地,但按照产业园当时的经验,只要确定搞好了方案资金到位,做这些面子功夫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现在最大的现金流就全靠海燕食品,哦,现在已经改名叫做仁海食品的两大体系,特别是后来居上的酸辣泡椒食品,让奶茶连锁都可能会逐步转型,因为两边同时运作之下,所有片区经理甚至经销商加盟商都会不由自主的把主要精力放到酸辣食品上,相比门店式的一杯杯卖奶茶始终都有销售上限,还要受到各种因素波动影响,起早贪黑累得又要命,哪有袋装小食品这样一箱箱的直接倾销,只要把地推做到位,几乎没有市场竞争对手的结果就是各地疯狂的把销售体系朝着各级城镇县市的超市、批发市场、小卖部推进,和奶茶在一二级市场远不如国际大牌有地位不同,这种适合国内大多数南方省份的酸辣口味,通杀从省城到乡头村尾,顺林区的仁人食品厂已经连续扩张了两次规模,生产线都供不应求,传说中只有八九十年代改革初期那种货运车辆在厂家排队等着拿货的局面,就重现在这里了。

    所以仁海食品要了新互联网大厦从八楼到十二楼的空间,谁都没有异议,唐建文还亲自主刀组织了技术攻关小组为食品厂贴身打造了一套进销存生产一体化软件系统,和世面上那些erp系统相比,这种量身定做的精细度极高,基本上整个产销体系所有的货物流通都能出现在系统中随时方便查询,未来搬到新办公区以后,耿老板可以坐在办公室里敲敲键盘就知道今天的产销情况和各项利润指标怎么样了。

    刚刚开始运营酸辣食品的时候,耿海燕壮着胆子也就预计了三千万的销售额,结果可能跟解决了辐照食品这个重大技术问题还有后来疯狂突击市场抓住了机会有关,大半年时间下来交出12亿销售额的成绩单!

    这其中如果不是大唐网在越南联络解决了鸡爪子的原料问题,估计无论如何都没法做到这种数量级,而且因为辐照食品的原因,仓储时间大大延长,所以从去年铺货开始,耿海燕就非常有胆量的让生产车间不断扩产,三班倒机器不停的生产,哪怕偶尔产生大量库存她都没让生产线停下来过,才能让永远都处在饥饿状态的销售网络基本满足,这一年仁人食品厂给她带来的利润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毕竟从做盒饭开始,这姑娘就喜欢把成本放在自己心里,连财务部都没法获得一个准确数字。

    但整个销售网络的现金回流,她都以跨境购买原材料的财务支出,直接到大唐网的财务中心集中,然后再从这边返款完成自己食品厂的成本开支!

    等于是主动把所有资金都交给大唐网了,这比庄成栋那一笔笔借款还要来得直接。

    正因为这样,前阶段餐饮连锁集团的重启调整,才会不受制于所有现金流被抽走形成窘境,所以现在大楼改建装修的资金才能够跟得上。

    大多数年轻人在这个时候很难控制住飘飘然的膨胀心态了,特别是耿海燕还是从那么一个底层爬起来,和从小见惯了大场面的纪若棠有很大区别,但她偏偏就稳住心态,好像没觉得自己发财了,依旧是开着石涧仁那辆老版的英菲尼迪越野车到处跑,给自己定了个每月两万块的工资从奶茶连锁里面支取,最多是把自己开车变成了有助理兼保镖的司机,走在路上依旧是个只能说比较俏丽精干的姑娘。

    所以现在耿海燕在整个团队里面的口碑远胜于纪若棠,关于她当年还只是个码头小妹,就被石涧仁慧眼识珠的相中带着一路高飞到现如今颇为超然的局面,简直都成了个传说。

    不过石涧仁现在和耿海燕的交流却极少,都是齐雪娇在代表大唐网跟她沟通,石涧仁去产业园交代了自己的倒霉事迹以后,在庄成栋等人的笑谑中参观了工地却没住在这边。

    索性搬到了万乾的公司那边去暂住,因为万氏企业有自己的一栋二十多层信托大厦,其中还包含一家酒店,而万乾不光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北岭区调研组组建论证,还顺势在这个时候邀请上回无党派人士培训班的同学们一起来开班会,非常符合统战精神。

    那个石涧仁初见苏以德,认识万乾和杨武军的培训班有近百人,商界老板和学术界教授研究员各占一半,最后接受邀请来参加班会的有六七十人,没来的基本上都是搞学术的,这既可以理解为象牙塔里面对学术的专注,也可以说是这部分人缺乏对政治的敏感,基本上就会逐步被淘汰出这个圈子了。

    哪怕是石涧仁,这一回跟几十名同学见面,也没好意思说自己因为男女关系被调查,这会儿暂时处在停职状态,主力跟万乾一起介绍新知协的工作,其实这个无党派人士的培训班有相当部分和新知协面对的民主人士是重叠的,其中有些已经进了新知协,这也算是打招募广告。

    万乾的搞法就跟石涧仁不太一样,主要内容就是吃吃喝喝,他把整栋大厦的企业员工餐厅装修得像个日式料理店一样,摆满了平时肯定没有这么多的菜肴,反正参与者随时都能跟吃回转寿司一样到彬彬有礼的大厨身边拿取食物,好几种清酒、米酒、啤酒都是敞开了供应,还能边吃边唱卡拉ok,灯光设置也符合环境,气氛很热烈。

    石涧仁这时候不凸显自己身为新知协秘书长的身份,跟这些已经比较熟悉的成年同学们主要是随口聊点新知协两次活动的情况,结果一位江州农学院的教授以前培训班的时候,就跟他比较聊得来,这次听了月亮湖的茶场和风土镇的花海以后,非常专注,找石涧仁反复询问关于这两处的农作物情况,倒也帮石涧仁挡住了很多重逢后的寒暄虚应事务,他就一直在桌边和这位教授聊相关的内容。

    大概九点过吧,已经有些同学在告辞回家,万乾还准备了每人一份价值不菲的纪念品,石涧仁却突然接到个电话,是柳清的声音,听上去就不怎么阳光灿烂,鼻子都像堵住了:“我已经到信托大厦了,你在哪?酒店?”

    石涧仁还下意识的看了下手表:“你开车还是坐车过来的?就在大厦后面的停车场边,他们的员工食堂,正在举行我们之前一个同学会,怎么了?”

    几分钟以后,柳清那高挑清丽的身材就出现在了料理店风格的餐厅大门口,正在道别的不少人一眼就看见了,万乾更是眼明手快的很有绅士风度帮她带路:“老石……这边!”

    哪怕料理店门口的灯光不怎么强烈,石涧仁还是注意到秘书脸上有点哭过的痕迹,怪不得万乾也立刻带过来,他有点诧异的给身边絮絮叨叨的农业教授说声抱歉迎上去:“怎么了?”

    可能是看见石涧仁这张温和熟悉的脸,一直以来习惯于依赖的心情瞬间松散开来,一直在公开场合颇能控制情绪的柳清居然两行眼泪无声的就淌下来了,接着张开手臂就抱住了石涧仁的脖子,尽量把脸蛋压在他的衣领里,使劲哭起来。

    虽然冬季的西装加外套捂住了哭声没什么动静,还是引得周围好多同学偷偷看的目光,石涧仁能感受到柳清的情绪相当低落,瘦弱的肩膀一直在抽动,就不敢移动的只好给周围小幅度招手示意告别。

    先让她尽情释放下情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