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8、主动请求被调查的奇葩
    有人说不为人妒是庸才,可石涧仁这样几乎是与世无争,工作生活中很难跟人发生纠葛,甚至连抢了别人出头机会都极少的谦谦君子,居然还被比较密集的投诉,真算是奇葩。

    举报信从国资委到统战部,再到市里面信访单位,甚至面对党员干部的组织部、还有警察局都有,反正几毛钱的邮票又不值钱,复印的举报信就一个劲的朝着各种主管部门寄,最搞笑的是连新知协名义上的主管部门民政局都有,然后民政局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回头把这封举报信转给新知协自己处理,秘书长就拿到了对自己举报的信件。

    平心而论,这真不算是举报信被泄密转到被举报人手里,实在是举报信这草船借箭似的密度,总有一支会掉到诸葛亮手里吧。

    当然这一系列举报信也无风不起浪,石涧仁从风土镇景区回来这一周简直风头无两,倪星澜虽然只呆了两天,跟石涧仁也没什么交集的就回了平京,黄晓薇却留在了江州,进入影视圈这几年,她连春节都很难回家团圆,最近才算是给自己放了段假,可没两天就找到水厂这边来参观石涧仁的办公室了,而且还带上了一众韩国培训生!

    两辆商务车抵达,黄晓薇戴着墨镜穿着长风衣的姿态就够吸引人了,后面下来的一个个美少女简直迷花眼!

    想想吧,作为一个水厂厂长,结果这么一大群漂亮美丽的青春女孩儿进了他办公室关上门天晓得作甚,换做谁看了也会觉得心里平添一股酸气!

    在风土镇的这三天假日里面,石涧仁还是抽空给这些位韩国归来者分别谈了几次话,五位原万鞋网的客户经理现在先留在大唐网总部,毕竟搬了新办公室以后,就算是前台或者公共事务、外联部门都需要这样出色的漂亮人手,吴晓影很有信心把这几位带上路,稍微麻烦点的是还不满二十岁的这些年轻培训生,他们不光是自己的意愿,背后还涉及到他们的父母和更多利益考量,辛辛苦苦从小培养演艺事业,可不是随便上上班找份工作就能打发了的,虽然不至于赖上石涧仁,但总是希望他能给个解决办法,倪星澜又早早的跑了,好像故意把包袱扔给了石涧仁似的。

    所以石涧仁也就只能仰仗黄晓薇了,询问她到底有什么思路,结果黄晓薇居然有点胆大包天的说自己想把这批培训生给签下来,但是她自己没启动资金,这几年说是在韩国拍了几部很火热的韩剧,但实际上片酬根本就不能和国内电视剧比,特别是她还只是个外国人,在韩国电视体系中的身份非常低,赚的那点都给家里了:“我爸妈根本就不敢相信我变成了影视明星,周围亲戚朋友借钱图钱的那叫一个风起云涌,所以我再不接济点爹妈,估计我们黄家就没一个亲戚愿意跟我们往来了,所以我回国,实在是也是因为在韩国赚不到钱啊,空有个名声!”

    石涧仁比前糕点师还无赖,摊开手拒绝:“我也没钱!这几天他们没告诉你,我把所有企业集团之类的股份都退了个干净,全靠这水厂的工资津贴过日子,嗯,柳清说不定还要倒贴我点她的薪水,我还是那个建议,你这个思路不错,去找倪小姐比较合适。”

    黄晓薇忽然就变得八卦了:“你跟星澜到底怎么了?如果你跟她闹崩了,我也不好意思再跟她往来啊,所以一定得说清楚。”

    石涧仁哭笑不得:“我跟她一直都是工作关系,你如果真心想帮忙,就好好把这批培训生给带着去跟倪小姐……哦,对,还可以去找找卢哲超,他现在和倪小姐有合作,还是我们的餐饮集团代言人和名誉主席,看他能不能给你点建议,他还是蛮好说话的。”

    黄晓薇简直惊喜:“卢哲超?!早说你跟他有关系啊,那我就打着你的旗号去找他了?”

    石涧仁好走不送,连那些青春美少女美少年一起送。

    因为接下来他就看到举报信,真正的主管部门统战部把他给召回去了,朱宏涛亲自面对他谈话,但气氛真的不算很严肃:“我相信你还是不会有这种问题的。”

    石涧仁没什么苦笑,平静得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嗯,举报信我也看到了,主要集中在乱搞男女关系,还有各种婚外恋、甚至牵涉到我的养女之类不堪入耳的臆想,我想迄今为止,我也没有跟谁有任何恋爱或者婚姻关系,更不用说男女之间道德上身体上的关系了,这方面可以请相关部门清查,举报信里面提到的几位女性,都可以分别找她们取证,又或者别的调查方式,我都可以接受,最后就是涉及到我养女的情况,我也了解过关于国内法律在收养方面的要求,我并不能作为法律意义上的养父,起码在她这个岁数不行,所以当我单独跟养女在一起的时候,我那自来水厂办公室,24小时都有摄像头监控记录,我帮孩子母亲照料教育的几天,都有监控记录可以调看检查,甚至在厂区的每个角落,也有监控记录,我同样接受任何部门成立调查组到自来水厂做调查。”

    朱宏涛就这么看着石涧仁,有点像看自己受了委屈的孩子,虽然石涧仁没表现出来什么情绪,副部长还是尽量让语气轻松些:“我们认识共事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你在个人问题上还是应该尽早解决,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你现在已经都立业了……”

    石涧仁终于多点郁闷的表情:“听您这口气,组织上还要管我成家的事情?”

    朱宏涛连连摆手:“婚姻自由,婚姻自由,时代不同了,对婚姻恋爱观的看法肯定有不同,但你是个优秀的人才,如果有一个圆满的家庭,肯定能让谣言止步,也能让你有更好的工作动力……”

    石涧仁赶紧敬谢不敏:“谢谢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明白,工作上这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哪有时间去折腾这么些浪费时间的感情问题。”

    朱宏涛也觉得跟这家伙谈论个人家庭问题有点不着边际,干脆把话题扯到工作上:“这次风土镇的调研以后,就接着是北岭区调研?打算搞多久,这种调研活动就是新知协未来的运转常态了?”

    石涧仁松了一口气:“应该说还是北岭区的姚书记给了个不错的台阶,又或者说他自身在这方面有思考,新知协的参政议政究竟从什么地方入手?光是写点建言献策,被动等待有关部门和领导选中这些建言献策,感觉就是古时候皇帝翻牌子……”

    朱宏涛连忙纠正:“不能这么比!”

    石涧仁完全是草根化的描述搞习惯了:“好好好,就是这个意思,建言献策全国各地都在搞,几乎成了民主党派人士参政议政的极少数途径之一,而苏律师提到过全国代表有个最重要的职能就是调研,针对各种政府机关或者社会问题进行调研,那么以专业人士为主的新知协在这一块是有发言权的,而且从政治运作的角度来说,调研不会影响任何政府机关正常运转,这也是最温和的体制改革方式,所以考察调研确实应该成为新知协未来的主要工作方向。”

    朱宏涛沉吟几许:“考察调研肯定是个不错的工作方法,很能够体现民主精神,但任何工作方法都应该规范完善,既然是我们江州市领先全国成立了新知协,那么我们也要开全国先河的整理出来一套完整的新知协规范,全国统战部门都盯着我们的,所以是不是能摸索出一套让全国各统战部门都能用上的方法,就非常考验新知协这套领导班子的能力了。”

    石涧仁敢嘟哝:“我们不是领导班子,只是协会理事的结构。”

    朱宏涛沉浸在自己思考的世界里,懒得批评这个家伙:“这样,从调研选题、调研准备、实地调研、调研协商、报送调研成果这些环节步骤入手,你针对前面两次协会活动得到的经验,再结合这次的北岭区调研,以谁提出,谁组织,谁实施,谁支持等等角度,整理一套完整的考察调研规范出来,要让以后全国都来学习这个有规可守,有序可循的先进经验。”

    石涧仁都忍不住笑了:“还没看见成果呢,您就觉得是先进了?”

    朱宏涛想拿那叠风土镇调研报告打人:“这不是成果?!去去去,抓紧时间,必须要在今年的全国大会之前,完成北岭区的考察调研,还有这份考察调研规范来!”

    被举报人还提议:“那……这举报信,还是派个调查组到自来水厂行使下监督管理职能呗?”

    朱宏涛直接拿调研报告撵人了:“我还没见过主动要求被调查的!”

    石涧仁是真的问心无愧:“既然有人举报,那就说明还是有被误会被怀疑的场景,其他工人下属员工也看着的,调查就是为了让他们清楚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所以这样的调查,不光是为了我,也是为了给政府机关正名,给统战部派出去的挂职干部正名,有举报就应该有调查,而不是仅凭领导印象就决定是不是取消对外界的反映。”

    朱宏涛真是活久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