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7、利可共不可独,谋可寡不可众
    所以石涧仁的生日聚会完全成了工作会,甚至连柳清和吴晓影她们全都忍不住提前返回市区,几乎每个人都有相当多需要立刻着手的工作调整,也就洪巧云可以悠然的带着女儿把三天假日过完。

    在最后一天下午的晚餐时候,万乾终于给石涧仁先通气:“以前我参与的行业协会,更多就是个内部交流的平台,外加吃吃喝喝联络感情,建立人脉,但新知协不同,涵盖全行业几千个协会从中挑选精华,现在虽然还不到一百五十名会员,但未来这个协会团队的能量只会越来越大,这也是建立在有你这样的奇葩领头基础上的,我很看好……所以来之前我就有个想法,我们可以把新知协这种巨大的全方位能量用起来,我们有各方面的人才和各方面的信息,更有对政府以及各行业调研评估的机会,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内部优化组合这些机会呢?”

    石涧仁一下就听懂了:“你是说利用我们优于整个社会,甚至高层之前的信息优势,合作完成某个很看好的项目?”

    万乾点头:“这不违法,不属于内幕交易,也不是非法集资,我们是基于这个团体优势可以提前在某个行业或者产业开始布局投资,新知协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现在国外有crodfundg这种模式非常流行,你看怎么样?”

    石涧仁把这个单词咀嚼了一遍,拉旁边苏以德来应对,大律师听了就笑:“万总的确是不放过每个赚钱的机会,你说的crodfundg我也有听说过,从艺术创意等行业开始比较多,国外还有专门的网站来做这个,国内称之为叫众筹,但还仅仅是个概念,中国人永远都不缺乏把国外事物改头换面为己所用的奇特天赋,万总也有点偷换概念啊,但我不反对,新知协虽然不应该是个盈利机构,但有利益好处,才能吸引更多人才加入嘛,但我们律师协会要全程严密监控,谨防出问题。”

    万乾心领神会:“那是肯定要律师协会的专业人士参与其中掌舵的,秘书长,你不反对这样为中产阶级谋利益的好点子吧,起码我们的幼儿园就是众筹项目的体现形式,这第二次活动,就又要给风土镇建一所幼儿园了。”

    石涧仁更心知肚明的笑:“那待会儿就拜托万总来宣布这个事情了。”

    万乾信心满满。

    在菜过三巡,基本上都吃饱喝足算是对这次旅游假期准备满意而归的时候,他才拿着麦克风跳上酒店餐厅原本乐队演奏的台子上:“非常感谢各位赏光参与了我们新知协从筹建以来的第二次协会活动,也是我们成立以后进入新一年的第一次专业聚会,这几天我作为经济商务类别理事,听取了大家相当多关于风土镇景区、经济开发区的专业建言,回头协会理事会将尽快把这部分形成文件送给有关部门,再反馈给各位……”

    石涧仁静静的看着这种用利己主义集合起来的局面,却不觉得沮丧,要做到自己这样纯粹利他,那也太过苛求圣人了,只要能够让这部分相对成功的中产阶级抱着回馈社会、在规则范围内尽量给予普通人更多机会,那就也是进步,一丁点的进步能够改变一丁点人,那就是局部胜利。

    再宏伟的目标也都是这样点滴汇聚形成的,别想一口吃成大胖子。

    微胖的万乾这时候却提出来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他秘书整理的理论:“在座的都是凭借自身能力,凭借自身努力奋斗走到今天的,我想这不独是中国,在世界范围,有那么极少数的上层建筑和幸运儿是靠着父母或者家族,站在整个社会的巅峰,他们是所谓的世家子或者x二代,x几代,而底层则是需要依赖政府福利,还有富人手缝里漏出来的施舍才能生存下去的无奈局面,唯有中产阶级,才是只能靠自己才能成功的个体,根据我们统计师协会最新数据,现在国内整个社会不到百分之二十的中产阶级,既要努力奋斗保证自己的明天,还要承担这个社会承上启下的脊梁作用,在这个标准的金字塔型社会里,我们中产阶级需要壮大,只有中产阶级的比例改变了社会形态是纺锤形,这个社会才是最完美的形式……”

    苏以德稍微后倾身体,在石涧仁耳边小声:“我记得万老弟好像就是富二代吧?”

    石涧仁笑:“他这是在打比方,不过我还真没见过坐宾利的中产阶级,有这份心思也不错。”

    苏以德也笑:“这就是为什么你会让各方面都觉得是稳坐中军帐最合适的那个人,我面对各个政府机关也坦然清楚你会平静但坚决的支持我,他还是显得火候稍微有点急。”

    石涧仁扮神棍:“万先生眉宇轩昂,还是颇有豪杰之气的,有您这样的前辈掌舵,肯定能相得益彰,发财又得好名声。”

    苏以德都回头仔细打量石涧仁了:“你还能看相?”

    石涧仁好久都没发挥专业特长了:“说不上是看恶之辈和急功好利的人还是不难区分的,再说万先生对于慈善事业也是比较在行的,所以谁叫他一直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作为人生信条呢,也没啥不对的,是吧?”

    苏以德笑着干脆转身端饮料杯跟石涧仁走一个:“夏虫不可语冰,我起码是到快四十岁,才明白了这个道理,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跟立场,如果非要去强求别人都跟自己三观相同,准保要累得少活十年,你跟只能活在夏天的虫讲什么冰?那明明就是你糊涂,所以那时候我才懂得什么叫做沟通,有效的沟通,为了搭成目标的随机应变,却在你这二十六岁的年轻人身上看到了,来日不可限量啊!”

    石涧仁吃饭时候连果汁都基本不喝,跟个老头子养生似的端汤碗:“只盼望新知协能在苏先生的带领下,真正起到造福社会的作用,我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

    苏以德抬抬律师的高级眼镜:“如果不是已经比较了解你,可能我都会觉得你是跟我别有用意,不是暗示你只在这里镀镀金,就是表示你不会对这么个会长职务多有兴趣,宽我的心,没错,我是很看重这个会长的位置,因为这是我思索近十年,奔走好几年才走出的重要一步,真正改变国家民主政治制度的一步,我一点都不否认我想青史留名,但恐怕没有你,这一步可能又要磨蹭不知道多久,江州市统战部可能不会下这个决心来冒风险,是你的个人魅力让所有参与者觉得这不是个理想化的事情,而是可以真真切切落地,所以我从个人的角度,也希望你能在新知协多呆些日子,哪怕你有再宏大的前程跟理想,都在这个平台多呆些日子,给这里留下尽可能正面的价值取向跟架构。”

    石涧仁喝完汤心平气和:“您可别太抬举我,我不过是在秉着良心做事,新知协应该是我为了开发西部大通道大陆桥的最后一处体制内落脚点,只希望能跟苏先生一起,把贯通欧亚大陆桥这件事彻底推上最高处,我就心满意足了。”

    苏以德意味深长的点头:“君子有所不为,而后可以有为,懂得取舍的人才是能走到最终的胜利者,我非常有兴趣跟石老弟一起走到最后,见证你到底能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你我共勉。”

    石涧仁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信心哪来这么足,且看成是在最高政治舞台也见过不少人的大律师看相吧,笑着点头不再说什么。

    而那边万乾已经把关于在新知协内部成立这样一个众筹机制的设想阐明,果然引起不少人共鸣,鼓掌的非常多,毕竟这次来风土镇就是以经济投资界人士为主,逐利的思路非常统一,听了万乾的设想立刻就能附和着提出各种修正,等到晚宴结束返回市里的时候,已经拿出来一份相当完善的众筹项目书,先把已经投入建设的幼儿园作为范本,接下来却肯定会以盈利项目作为重点发展内容了。

    石涧仁和苏以德都恭祝大家能兴旺发财,大律师还就整个项目书中可能跟非法集资模糊界限的细节做了专业修正,一行人才圆满结束活动登车返回。

    相比敛财的项目书超高效率出炉,回到水厂起码一周以后,石涧仁才拿到了万乾这边关于整个风土镇经济开发区的调研报告,总体来说还是给予了良好评价的,问题应该还是出在蒋道才这么个管委会副主任有点权力过大了,虽然现在又配备了新的副主任过来,但可能就像当初为了支持蒋道才的归国背景,对他的约束并不是很大,调研报告里面除了提出比较详尽的一些投资调整项目,就是建议还是应该改变对这位外来投资招商型副主任的态度。

    从九十年代以来,很多基层政府对于招商项目过于迁就的弊端,其实在投资界已经诟病不少了……

    石涧仁亲手把这份新知协的第一份调研报告交给了统战部。

    因为主要是来面对上级调查的。

    又有人把他给举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