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6、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被邀请到风土镇来的新知协成员们,带着考察的心思,在元旦节开始了对老街景区、花海景区的游览,中午蒋道才作为管委会主任还特别设宴款待了来自新知协的各位贵宾,有二十多人赴宴,但他继续邀请大家晚上参与有更为丰盛的新加坡海鲜时候,基本上都婉言谢绝了。

    很奇怪,蒋道才在顺林区相关不少官员里面混得很娴熟的那一套,对新知协这些人没多大用,也许这些人平日里早就见惯了一些职能部门的嘴脸,现在对上这位挂职的管委会副主任也说不上多热烈,特别是有几个还关心那些美女晚上是不是会出现在酒店里,心思哪里会在乎这么顿海鲜呢?

    实在是蒋道才现在政府官员不像官员,商人不像商人,看看那在花海景区土皇帝一般的做派,聪明人不太喜欢跟他沾边啊。

    石涧仁当然也没去,除了早上跟齐雪娇几乎是步行加慢跑前往八公里外的瀑布景区去走了一圈,其他时间都呆在酒店里,上午主要是全方位考察这家别墅式独立建筑酒店的状况,五十五个房间,提供一百二十张左右床位,在旺季可以临时增加到二百七十余个床位,现在完全坐拥得天独厚的俯瞰老街景致,依山远水,既能看见热闹喧嚣的景区,又保持了静谧安宁的超然方位,所有的建筑都是带点中国古风的传统建筑,青瓦白墙芭蕉叶点缀其中,确实能迎合江州市区较高消费水准的旅游需求,新知协的成员们都表示很惊讶这里把山景、景点还有酒店结合得这样和谐雅趣,距离江州又这么近,所以直接给酒店下单预定今年春节前企业年会的就有六七家,纪若棠也知情知趣的给了个让人满意的优惠折扣。

    新知协这种集合了中产阶级消费能力的优势,可见一斑。

    石涧仁对纪若棠全力以赴投入打造的这家酒店也很满意,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姑娘,同龄人大多沉浸在追剧、谈恋爱上的时候,哪怕同为家境富裕的其他姑娘都热衷于到东京、巴黎买时装,到爱琴海、圣托里尼旅游的时候,纪若棠已经交出份闪亮的成绩单,回国两年不到的时间,调整好心绪毫无畏手畏脚的胆怯,又能脚踏实地的务实营运,相比月亮湖酒店沾了不少景区各方面的光,这家酒店更显示出独立运作的成就感。

    纪若棠能读出石涧仁脸上表情反应,就好像几年前两人只有孤注一掷的把所有精力用在酒店本身艰难站住脚一样,并肩走过了整座酒店的每个角落,连清洁工的工作间都要进去查看一番,他俩太熟悉酒店管理的这些细节了,昔日的笑眼少女扬起点下巴背着手一直在石涧仁旁边晃悠,骄傲得就差开口说:“来表扬我吧!”

    石涧仁也不吝于表扬:“你把规模掌控得很不错,百来人的入住量很符合这个景区定位,小而精的模式利于未来进行扩张推广。”

    纪若棠轻轻的哼:“有人不看好我这个酒店,认为既然你不在这里任职我就没有能力把酒店做起来,但我还是做到了!”

    石涧仁居然泼冷水:“也不能就完全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首先你只是作为领导决策,要总结经验教训,这次领导的团队究竟哪些人适合继续跟随,哪些就要淘汰掉,这才能形成一支善于打硬仗的队伍,其次还是要承认是国家整体形势好,老百姓有旺盛的旅游市场需求,酒店业才有这样成功的大概率,去掉这个基础,再做更加客观的判断,保证不要忘乎其形……”

    姑娘都嘟嘴了:“就不能让我高兴些?!”

    石涧仁笑:“我是希望你做得更好,千万不要被这样的成绩给冲昏头脑。”

    纪若棠有蹦跳着抓住他的手臂:“那倒是,你随时在身边看着提醒我,当然就不会冲昏头脑了,这里没有辜负你当初打造出来的一片心思吧?”

    石涧仁点头:“比我想象的好很多,更何况你还借着旅游投资公司开发出了瀑布景点,但我建议短期内不要立刻开始瀑布和花海那边的二期、三期工程,先把眼前的局面打造好了,再稳扎稳打怎么样?”

    纪若棠抓着他手臂摇晃的感觉还是那个充满灵性的少女:“我知道你不会怪我这个阶段把所有资金都用在两家酒店事业的拓展上面哦?”

    石涧仁尽量慈爱点像个长辈:“不会的,不可否认大唐网和其他各项产业都急需资金,但你要发展酒店集团,保证对整个集团的运行方向和内部凝聚力,这些压力和装修公司还有食品公司是截然不同的,毕竟酒店业属于更为系统化的产业运营,我很赞成你这样从实际出发的决定。”

    纪若棠鼓了鼓腮帮子,更显得可爱:“可我这么做,除了要继承经营好妈妈留给我们的酒店,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跟她们一样,我要做那个独一无二的糖糖,我要把酒店做好,做成有特色、有档次的场所,让你永远都有待人接客的家,永远都有拿得出手的场所,我舍不得让你有哪怕半点去卑躬屈膝求别人的时候,永远都要别人仰望你,不敢轻视你。”

    石涧仁有点睁大眼,他确实没想到纪若棠还有这点小心思,回想这一直以来,虽然是有人对纪若棠不顾大唐网是多么急需现金流支撑,自顾自的全力开拓酒店集团有点微词,毕竟同样的资金投放到装修公司或者食品公司能立刻产生的经济效益会大很多,酒店业确实属于高投入低回报的长效型产业,这个阶段似乎是有点不合时宜。

    但所有人也都明白,酒店集团提供的无形支撑很难用金钱衡量,没有假日大酒店矗立在旁边,文化产业园的心理定位就会下滑好大一截,很容易沦落到普通民俗文化村的感觉,任何客户方、往来客商只要到了产业园、大唐网,都能入住自家高级酒店,这种关联产业的档次感很容易让外界对所有这些企业都连带提升观感,就连庄成栋的装修公司当初也是把威斯顿大酒店的改造工程当成敲门砖,才在市场上逐渐打开局面的,有一系列高级酒店作为固定资产和品牌价值放在那,对于这个以成败论英雄,以资产看高低的社会,那是非常重要的,得有了这一步可以平起平坐的资格,陶玉峰、曹天孝们才能了解到石涧仁的个人魅力,不然再有能力的棒棒哪有人问津?

    可以说石涧仁从路边登堂入室,最大的转换就是靠酒店业变化社会地位的。

    真是个聪慧又清醒的姑娘!

    石涧仁还能说什么呢?默默点头中忍不住伸手到姑娘那顺滑乌黑的长发上,纪若棠比他矮一截,有往上迎着手掌的动作:“你说了要做灯塔,我也才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所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酒店永远都是你的家,所以千万别把我们分开成你我,我会很难受的。”

    石涧仁唯有继续点头:“这倒是,有酒店、演艺界还有这样那样的关系,我确实不适合在政府做官,我也真没了继续朝体制内发展的心思,差不多就到这里为止了吧,就看今年能不能有机会去参加全国代表大会,为西部欧亚大通道的事务出谋划策,全力以赴达成这个目标。”

    所以下午就是跟齐雪娇、苏以德开始勾勒关于今年整个欧亚大陆桥工作计划,陆续抵达的卞锦林、喻明鸿等人也加入进来,等贾崇圣来参与的时候,已经坐了十来个人了,苏以德很关注坐标书店转移到新互联网大厦的工程进度,所以到晚餐时候耿海燕和庄成栋也坐进来,柳清索性安排酒店送自助餐的形式到会议室边吃边谈,因为全国代表大会固定都在三四月间,还是之前说那个道理,要把欧亚大陆桥这件事拿到全国去说,那就要有足够分量的立足点,江州市委这边联络了新互联网大厦给大唐网,也是为了让整个企业能迅速扩大资产规模,不至于拿到全国层面去说,才是个几千万的小企业,无法承载这么巨大的项目,这很可能要应对接下来一系列各方考察的。

    苏以德确实也是市里面安排给这群年轻人最好的老师,他作为著名的全国代表,不但有丰富的参政议政经验,关键还是以一个专业人士的角度参与,而不是官员,这给包括齐雪娇、石涧仁在内的所有团队人士都提供了一个标准样板,具体到每个细节应该怎么做,所需要经过的规则流程是怎么样的,大律师都能拿出有板有眼的方案来。

    起码在今年全国代表大会的时候,大唐网必须要有一部分到新大楼办公,哪怕其他楼层都还在施工,这个摊子也要铺过去,整栋大楼的外观要尽量完整呈现出来,这是体现出大唐网整个企业实力和规模的必然环节,平京、北疆等地的分公司,乃至国外的办事处、联络处全都要正规化运作,就算是工程招投标,还要按照规范做出标书呢,现在要把大唐网正式拿到全国代表大会的局面下去曝光,首先就得自己有足够的底子,不然恐怕连江州市委自己这一关都不过了。

    错过这一次,恐怕又要推到明年这时候去,而明年却已经是换届年,万一市里面领导换届有变化,没准儿整个气候风向变化,所有之前的局面就会付之东流,这条路彻底堵上了。

    有时候命运总会这样忽然就设立出来一道跟高考一样的两重天境地,让端着餐盘吃饭的各位很快有了相当大的紧迫感,庄成栋甚至迫不及待的放下餐盘提前返回市里面,不光是要重新整理大楼工程进度侧重点,还得立刻把平京分公司办公楼给搞出方案来,因为餐饮集团已经把总公司要决定放在新大楼了,所以原来的办公场地要重新改头换面变成大唐网在平京的地盘。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紧迫起来简直一刻不得闲。

    这时候酒店方用餐车把一个生日蛋糕再推进来,所有人都有点心不在焉了。

    不过好多闻讯而来的新知协会员和那些从韩国返回来的美人儿们,这才知道那个波澜不惊的秘书长居然才二十六岁!

    简直有点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