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5、谦谦君子,淑女好逑
    确实是大变样,倪星澜几乎全程危襟正坐的靠在沙发背上,没任何兴奋激动,提到这些从韩国回来的学员也是平铺直叙,像是在描述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人事:“他们提出来想找石总,我就带过来了,毕竟当初促成这个培训计划的,都有份,都有点责任,其实润丰经纪那边还有一帮当初没被选上的呢,签了国内培训约,这会儿也差不多到了要上大学的年纪了,也有各种说法。”

    黄晓薇比她生动不少:“韩国这种完全是工业化造星模式,除了极少数可以稳定持久好些年,大多数都跟我这样昙花一现,能连续热门超过五部电视剧就是阿弥陀佛了,所以趁着现在在国内还有些知名度,我还是决定回国来发展,不知道老板支不支持。”

    石涧仁不意外:“你一直都很有自己的主见,现在更能把控自己的方向了,跟我支不支持有什么关系,我彻底跟影视圈没了关系,真不如问倪小姐的意见。”

    倪小姐的正面作答更像是开工作会议:“小薇现在的国内影响力还是很不错的,先上一组通告、到见仁见智集中曝光做嘉宾,然后接几部青春都市剧试试看,应该就能找到新的市场定位,不过片酬可能开始不一定能够得到保障。”

    黄晓薇看起来很没有归国明星的自尊:“好好好,只要能落地发展就行,拜托大师姐了!”

    倪星澜给她个飞快的白眼:“你别什么都跟我抢,那才是阿弥陀佛,选择跟润丰签经纪约,还是跟我这小工作室签约,可能才是你要做选择题。”

    黄晓薇的惊讶确实不像是演的:“阿仁不再是我们的经纪人了?”

    倪星澜不看前经纪人:“对,自从我独立出来拥有工作室发展,我就是自己给经纪约签自己,你要不要一起来?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黄晓薇也观察她跟石涧仁几乎隔绝的互动:“呃,那还是等我跟前经纪人单独讨论下再做决定吧。”

    石涧仁忽然开口:“能不能把这些年轻艺人签约到你的工作室里面?”

    倪星澜装着没听见,在齐雪娇和吴晓影充满兴趣的注视下,石涧仁小尴尬的再开口:“倪星澜,能不能把这些……”

    姑娘打断他:“我凭……”还是放下这有点刻意的刁难口吻,回到平静中:“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茬儿,一个个到韩国培训几年,接受的都是最现实那套你争我抢有限资源的灌输,真要揽在我这个小庙子里,全都是喂不饱的狼崽子。”

    黄晓薇在旁边嘴皮动了动,但忍住没说,倪星澜眼观八方的安慰她:“不是说你,你是成熟女性,到了韩国只是学习技巧,立刻就获得了机会,反正从我们碰头这几天,我可没少从这些狼崽子嘴里听见说你不过是运气好之类的话,他们可能以为我一点都不懂韩语吧。”说到这里高傲的眼神都没看石涧仁,当初两人可就是在韩国认识的呢。

    黄晓薇不出意外的轻笑:“我当然知道她们是什么样的人,当初我可是陪着他们度过了到韩国最早的第一年,谁争强好胜,谁心眼多胆子大,都清楚得很呐,但正是看着他们在韩国的学习和后来演艺事业的变化,才让我坚定了回国的心思,我是运气好,这话他们又没说错,我在最茫然的时候遇见了阿仁,顺着阿仁认识了你跟任姐,更因为中国市场得到李社长的青睐,所以我总不能一直消费这种运气吧,趁着现在的状况,我也想回来跟阿仁你们一起努力做点什么,如果确实不能再从事表演工作,就算重新做面点蛋糕,我也有信心做好,因为我知道跟谁在一起努力,才是最正确的方向。”

    齐雪娇本来一直旁观的,忍不住拍手了:“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这是我最近看书学到的一句话,现在觉得格外应景。”

    就坐在吴晓影沙发扶手上的纪若棠还小声问是哪几个字,算得上书卷气最浓的公共事务总监简单回应:“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意思。”

    加上一直站在门边做服务状的柳清,石涧仁才发现是六位姑娘环坐面对自己的局面,顿时有点坐立不安,反正绝对没有之前对上二十来位整体相貌更漂亮更青春的少女少男那么淡定,点点头起身闪人:“黄小姐的意思我明了了,我还是建议继续留在演艺圈,毕竟这样才没有浪费过去几年的努力,关于这些培训生的未来,我给倪小姐的建议也是尽量能够收编他们,毕竟这些人刚才我也看过了,都是我当初亲手选出来送出国的,现在看起来心术不正的几乎没有,只是在残酷的现实下可能变得没那么理想,努力和能吃苦是毋庸置疑的,工作室说不定能趁着这个机会扩充,然后……我知道老牛已经在成立自己的演艺公司,有了这些资源,可以跟他互通往来,创造更多机会……那都考虑下,我先去安排我那边的工作了。”

    没人开口挽留他,连秘书都只是在门口稍微侧身让他出去,然后小会客室里就忽然变得安静了,有点诡异的安静。

    吴晓影似笑非笑的单手撑住下巴靠在扶手上,好像还很享受这种环境,齐雪娇坐得像个国家领导人,双手分在两边慢慢看,纪若棠发现自己坐在扶手上是最累的,可还是挺直了腰迎接上倪星澜的目光,整个房间里星光最灼眼的估计就是这位当红明星了,可倪星澜却只是有点出神的看着正前方的酒店女总裁,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反应,最后才是仿佛置身事外,但又不走开的柳清,继续靠在门边。

    也就是黄晓薇用偷偷摸摸的风格打量每位姑娘,然后还敢主动开口:“我听说……还有位生意做得很好的食品公司老板?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下,没准儿我还能去食品公司找个饭碗做蛋糕呢。”

    纪若棠松口气笑:“那可是现在北岭区民营企业纳税第一强,离这里……”还没说完,就看见柳清笑着往边上一让,耿海燕和洪巧云一起进来了,女教授抱歉的小声:“小艾睡了,我们在路上就耽搁了一会儿。”

    看着她肩头趴着的小姑娘,刚才颇有点奇怪的气氛烟消云散,柳清娴熟的找来一床小毯子,倪星澜伸长了脖子搭配口型小声问:“这就是你……收养的?”

    洪巧云点头:“我很喜欢我的女儿……”似乎有所感应,小女孩儿好像壁虎一样在她身上蹭蹭趴得更舒服些,齐雪娇都体贴的把灯光关了些:“那就早点休息吧,都是成年人了,也都是善良又努力的优秀女人,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点,我很享受现在奋斗的工作生活状况,也非常荣幸能够认识你们,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希望各位都有一个全新的开端。”

    吴晓影鼓掌拍马屁:“领导说得好!”

    换来好几个都白眼她,这姑奶奶脸皮厚的接受了,还过来挽黄晓薇:“晚上跟我住一块儿不,作为一个失败的演艺圈前辈,我想我是可以给你些反面案例的。”

    倪星澜也终于露出笑容来:“说好了我要跟小薇住一起聊天的!”

    黄晓薇在观察耿海燕,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我还想讨好食品公司老板呢……”

    耿海燕估计学了石涧仁真的不看电视电影,对上这位韩剧红星也不雀跃,还充满警惕:“啊?你是谁?”

    洪巧云也好奇这个高挑的自信姑娘,说她是演员吧,又没漂亮到倪星澜那种地步,说是普通人吧,又带着一种自发光的明媚气质。

    纪若棠干脆了:“那……要不我们酒店有闺蜜房,我再安排准备点香槟酒,大家晚上算是聚会过个跨年夜?”

    本来准备迈步出去的齐雪娇都收回脚来:“这个倒是很不错,我赞成!”

    柳清已经招手叫服务员了。

    其实不掺杂石涧仁这个因素,的确都是很容易谈得来的好女子啊。

    所以第二天一早,换了运动衣和跑鞋到酒店大门外的石涧仁,遇见齐雪娇并不吃惊,只是对她有点眼神迷离的样子不解:“没睡好?”

    姑娘不好意思的打了个呵欠才跟着一起挪步:“一直喝点酒聊天到四点过……”

    石涧仁没想到会是八个女人开大会的局面,但也不问和谁喝酒,点点头就朝着山上开始慢跑,齐雪娇还回头看了眼山下:“我还以为要顺着河边跑呢……”实在是自从出事离开风土镇以后,她再也没有回到熟悉的河畔,太具有纪念意义了,恍若重生的感觉。

    石涧仁是故意的:“这时候我们再遇见镇上的居民,可能很不合适,因为这时候他们对现状的不满可能会演变成另外一种情感宣泄,这种局面还是应该依托政府部门的引导,而不是寄希望于个别人来改变现实,现在我们搞新知协,不正好有这个机会么。”

    齐雪娇脚步都变得轻柔细腻了,从小到大她看过的大人物或者说心比天高的先进人物如过江之鲫,但眼前这个才是让她觉得真正在把现实付诸实施的。

    嘴角怎么会不慢慢挂起点笑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