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4、现实是最残酷的催化剂
    韩国小,同样资金量投下去产生的提升肯定比偌大个中国平摊开来显著得多,而且集中在几个大城市的小国家还意味着政策制定实施的中间环节少,更容易调整实施,加上这个号称亚洲四小龙的东亚国家能获得的技术支持也多,所以经济条件这时比中国高很正常,网速这时比中国快得多也正常,这就越过了高开明一直说的那个互联网技术带宽门槛线,视频聊天、网游表演在韩国早就是很火热的行业,李尚俊看中了这点,也算是尝试。

    还在影视集团做副总裁的时候,石涧仁就知道韩国的演艺产业非常发达,可以说每天都有新人在加入,也每天都有这样那样的所谓明星出道,只不过这些流水线一般推出来的“明星”真正能发光成腕的少之又少,毕竟小国家的市场也只有这么大,明星更新换代率淘汰非常快,当时润丰把人送过去,更主要是想学习这种培训流水线的模式,任姐想把演艺产业纳入自己的整个事业中来。

    但计划不如变化,首先是这两三年网络电子音乐彻底摧毁了唱片产业,影视公司想再依靠卖cd、卖dvd赚钱是痴心妄想,那就只能做演唱会,而电影票房产业也在资本进入后愈发变得诡秘起来,看起来最保险的赚钱模式还是电视剧,再加上现在制作电视栏目的模式也有不错的盈利手段,这些变化导致送出去的小艺人培训就没有成为润丰的核心。

    更主要的还是任佳琳现在的重心都放在怎么把儿子扶上路,压根儿不会在乎十多二十个半签约状态的小艺人有什么结果,这些在韩国得不到机会回来的小艺人难免有些焦急,找到倪星澜这个大师姐讨点主意,也就被一起带过来了。

    而那几位客户经理却是能赚钱,但不想留在韩国了,不是谁都能适应那种连轴转得跟机器一样的异国打工生涯,而且据说现在韩国有些网站也开始从演艺公司聘请接受过培训的艺人来参与网络上的这些业务,以本国人的号召力、语言能力竞争,再加上年龄已经开始接近三十岁,感觉走到青春饭末端的这几个姑娘算是比较清醒点,决定还是回国跟当初就认识最大牌老板谈谈,看有什么机会没有。

    石涧仁确实有点没想到,以他现在都接近一个政府官员的身份,居然被十多二十位漂亮男女给环绕,实在是有点不符合身份,连苏以德和万乾都注意到提前远远闪开拉远距离,免得被解读成了其他状况。

    所以忍住挠头的动作,石涧仁就在小咖啡厅跟这些位做了最简单的相互了解,挨个儿听取了这些都算是从韩国留学打工回来的情况,也同时把这二十来位挨个儿的观察一番。

    面对前润丰集团副总裁接近面试的场面,这些从事表演工作的艺人肯定都不怵,一个个真是在短短几句话之间都力争展现出自己的魅力,希望能打动他们认为的石贵人,甚至眼神言语中暗示自荐枕席的都不在少数。

    毕竟石涧仁当初在润丰集团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前往韩国的小艺人还知道他跟李尚俊这样的天皇巨星之间有私人关系,再看看黄晓薇和倪星澜,只要能够得到他的青睐,摆脱眼前的困境肯定是轻而易举的,至于那几位客户经理更是知道从当赤子之心总制片,后来发展到多家大企业,必然是心目中最金光闪闪的那种大老板,所以用身体乃至一切跟这样的人换取未来,那都是千值万值。

    这就是娱乐圈为什么那么多潜规则的来源,因为这些还处在底层的青年男女除了自己的身体和容貌可以算作筹码资源,其他一无所有,与其说去追求演技和表演机会,上床可能才是最简单直接的交换方式,这一点从他们踏入这行就最清楚不过了,无非是有头脑的会把自己尽量卖个好价钱而已。

    看看眼前或成熟大方,或清纯甜美,甚至傲娇靓丽,还有男生女相俊俏妖冶的,没有大定力,哪里把持得住这种色欲贪婪?

    石涧仁却是有点自嘲的笑笑,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样无欲无求的满脑子大道理吧,生在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抵挡住这随处不在的欲望诱惑呢?

    看着眼前贵人这神秘莫测的诡笑,美人儿们有些惶恐,面面相觑的不敢说话,可能到韩国学习的最大感受就是明白了无处不在的等级现实吧,也许出国的时候还是从小伴随着称赞跟骄傲长大的天才掌上明珠,这会儿知道在权势和资本面前,自己不过就是一件瑟瑟发抖的商品而已。

    收回思绪的石涧仁当然能从周围各色佳丽眼里读出这点情绪,有点抱歉的起身:“这样,我也会在这里调研呆几天,各位可以放轻松点游览感受,顺便理清自己的思路,到底是打算继续在演艺事业上发展,还是具体有什么特别的点子,都可以跟我谈,但前提是韩国培训生先跟倪小姐谈,你们几位可以跟我的私人事务助理柳小姐谈,喏,就是那边穿着黑色西装套裙的那位,她们认可了有什么值得跟我谈的,我们再一起来讨论以后,因为你们的生活是你们自己的,我并不推崇轻易把自己交出去让别人主宰命运的模式,最好是自己先想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好不好?”

    好不容易才从一圈韩式鞠躬中摆脱出来,万乾都忍不住对他挤眉弄眼:“我总算知道演艺圈才是最高级的会所,那些什么夜总会之流怎么可能跟演艺圈的这些明星相比,哪怕她们还没出名,但这种明星脸带来的心理冲击都是普通美女难以比拟的,你这眼光怪不得这么高。”

    石涧仁不跟他显摆:“因为我在这里挂过职不方便露脸,所以关于这里的调研工作你来主持?也算是对北岭区经济调研活动的热身,你更熟悉经济金融方面的工作,从中挑选搭配团队,苏会长和律师协会的会员只是来参与下展现协会的态度,最多协助旅游公司完善规则方面的工作,主力还得是你们经济类协会来担当。”

    万乾叹口气:“第一次觉得跟你谈工作心辕马意,我也算是见识过天南海北了,今天终于甘拜下风,你这毫不在意的定力如果不是装的,那就真是惊为天人,关于协会的这个经济金融方面我有个思路,那就等我心绪平定下来再跟你谈。”

    石涧仁赞许的拍拍肩膀:“欲望谁都有,但放纵自己的欲望,嗯,多半会受到惩罚,好吧,我们分头忙,这二十来位如何安排,的确我应该负起责任来。”

    万乾忍不住:“这种责任谁都想负!”还悄悄给石涧仁指了一直站在前台那边虎视眈眈的几位投资金融界的同行,那哈喇子都要溜出来的眼热,都三四十岁的年纪还试图展现出点魅力的抖动羽毛模样看着是有点恶心,看这些各有特色的美人儿三三两两散了去,还有人心急难耐的跟着追过去想搭讪。

    反倒是正在前台办理手续的杨武军目不斜视,和以前那个颇有些风流倜傥的性子差别很大。

    所以石涧仁笑笑:“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他要面对的人和事确实多,纪若棠尽量摆出点鄙夷的模样带路:“我觉得她简直就是故意来江州施展下马威的,带这么多美女来!”

    柳清听石涧仁简短安排了点头:“还是没想到,当初刚选出来出国的时候,还一个个只是小孩子,现在确实出落得女大十八变,嗯,男孩儿也差不多,那个亚麻色头发的最帅!眼影画得好棒!”

    石涧仁瞥了她一眼,没想到自己的秘书也贪恋美色。

    纪若棠吃吃笑,一转弯推开会客厅的门,整个度假酒店看起来都是新中式风格,雕花门窗随处可见,但灯光设计却更充满现代格局,打开门里面围成一圈的沙发边,齐雪娇和吴晓影陪着说话的不光是倪星澜,黄晓薇也坐在那,还最先看见石涧仁,敏捷的弹跳起来做个俏皮的敬礼动作:“老板,我在韩国已经混得差不多到头了,可以回来跟着你混了不?”

    也许这就是成名成腕和还在期待上位的区别,黄晓薇的气质就是充满了自信和爽朗,哪怕身上还是她以前做面点师时候就喜欢的长风衣,里面打底的翻领白衬衫也不出奇,但现在显然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充满了独特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都会觉得要高看几分。

    连石涧仁都笑:“看起来韩国演艺圈的生存压力确实残酷竞争啊,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跟倪小姐商量么?”

    倪星澜几乎跟黄晓薇是双生姐妹似的雷同打扮,黄晓薇穿明黄色风衣,她就是果绿色,一样的高挑,一样的中长发马尾,一样的修长直管裤搭配白衬衫,爽利俏美,却坐在沙发上一改以前看见石涧仁就比较热烈的亲密反应,手肘撑在扶手上,只是对这边点点头笑一下,好像多了些距离,又好像变得成熟泰然了,对石涧仁提到自己都不说话,让一直专注观察她的齐雪娇和吴晓影都感到有点吃惊。

    难道真的是告别那段苦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