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2、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
    万乾对于自己没有当上新知协副会长毫不在意:“我都已经当了三个协会副会长,家兄和父辈也分别担任了四五个社会职务,都是响应上级号召,但实际上能有多大的现实意义,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他这种已经在江州地区根深蒂固的家族产业,肯定和刚刚凭借多年奋斗走上成功之路的蒋道才心态不同,但石涧仁同样不规劝大道理,只是跟他讨论了第二次协会活动定在风土镇,万乾满不在乎:“你的人手确实不一般,好像个个都是得力干将,坐标大厦的项目简直迅猛,装修公司、配套设备、设计项目,更不用说那个管理三人组,我是真的第一回见到娘子军战斗力这么强,齐总什么事情都冲在第一线,柳总把各种纷繁复杂的内部事务处理得服服帖帖,吴总监则能抓住任何细节理顺各方关系,你是会挑人,还是会培养……”

    正说到关键点,孙临才无声的在门口敲敲探头:“门卫报告,有位姚领导过来参观,我没有见到上级部门有提前安排……他说是您的故人。”

    换做几天之前,石涧仁可能都很难把这位姚领导跟姚建平联系起来,也就是在新知协成立大会上,远远的看见这位顺林区的一把手,现在第一时间才能联想到,起身给万乾说一声下楼迎接。

    万乾这种纯商人抓机会的本能就体现出来了,他不会君子之风的主动回避顺势告辞,反而摆足了石涧仁随从或者伙伴的架势,更殷勤的一起下楼,还问石涧仁是谁。

    没拿的确,石涧仁当然不会随便说,可站在自来水厂办公楼大厅,看见姚建平带着史维梓这个自己曾经的秘书一起进来,石涧仁的余光还是观察到万乾那看似憨厚的胖脸上有点小变化,有点意想不到或者说恍然大悟的感觉,但飞快就收敛了。

    姚建平笑起来依旧很平和,跟石涧仁握手也中规中矩,没有笑谑没有寒暄:“那天听说你参与了这个新知协的成立,所以才主动过去看看,一年半没有看到你,就做出这么踏实的成绩,所以过来跟你谈个事情。”

    当初石涧仁在北岭区有线电视台开始挂职之路的时候,就是姚建平这个区委书记把他从电视台拉扯到景区管理,进一步释放了石涧仁的施展空间,而且对星星灯青少年读书会也是他最早开始支持的,到现在北岭区的读书会也是各个地区搞得最好的,起码比风土镇好得多,所以这位颇有学者之气的领导给石涧仁的印象不错,先领导后秘书的握手之后笑着在前面带路:“您这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看起来事情可能不小。”

    姚建平很有兴趣的背着手在办公楼道上到处看看:“上次闫书记到这边来开业典礼剪彩,看来对你这个水厂厂长的工作很支持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再挑战下自己?”

    其实泄露姚建平情况的是史维梓,当初石涧仁从电视台到温泉度假村去管理经营的时候,姚建平把史维梓派给自己当秘书,这里面不光有政府对这样一个非体制内人员的管控,也有培养史维梓接班的意思,毕竟石涧仁从那时起就是个挂职的,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调离或者结束挂职,后来石涧仁被紧急调过去跟蒋道才搭档以后,史维梓果然就直接掌管了,那时候石涧仁就着意培养过一段这位秘书,现在从史维梓的眼里看到的都是喜气洋洋。

    这当然不是因为看见石涧仁才这样喜不自禁吧,合理的解释就是姚建平可能会职务改变,要么带他到更高的层面,要么就是会给这位秘书一个不错的职务外放,毕竟领导跟前好做官,秘书之路本来就是一条很常见的晋升捷径。

    果然,姚建平看了一眼跟着的万乾和孙临才,就借着和石涧仁一同踏进办公室的时候低声:“我接下来会调到某家国企担任领导工作,你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一起去试试看?毕竟你现在有很丰富的商业经验了。”

    石涧仁早就明了了这点,中国政界和国外有很大区别的就是这种在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领导岗位之间切换的特殊模式,让国内被看好的政界人士能够分别积累执政、经营管理等各方面经验,这才是保证中国整个官僚体系尽量不出现外行的根本。

    有了几分钟的提前心理准备,石涧仁的回应就中规中矩:“感谢姚书记抬爱,其实我的商业经验都是建立在其他专业人士的基础上,我充其量只是个负责把这些人串联起来的厨子,总不能把现在这些商业伙伴都带到国企里面吧?”

    姚建平不意外的笑笑,就把话题转到石涧仁的办公室装修风格:“比我那个办公室好看多了,我本来想搞个传统点,带中国风的,但想想只要开口,必然就会由此产生一长串必然的利益关系,所以连点爱好都不能有了。”

    石涧仁解释了是外籍经理人的爱好,自己不过是捡了个落地桃子来用:“企业里面似乎和机关单位还是不一样,当时我在电视台的办公室就远不如温泉城的办公室啊。”

    姚建平坐在沙发上看双方三位随从都没离开的意思,又寒暄了几句才言归正传:“新知协这个团体很有新意也很有胆量,毕竟从国家层面提到新阶层人士也才三五年的时间,对知识分子的定义也一直都算在工人阶级里面,江州市能够领先全国,主动开始着手这一块的统战工作,意义很重大,你的未来也不可限量啊。”

    石涧仁明白姚建平的意思,这位可是深谙官场规则的,站在姚建平的角度,不像杨秋林那样联系到大陆桥工作的整体性来看,最大的理解感受就是这样一个民主党派获得发声的机会,对于改变当前常被人诟病的民主架构,具有非常大的象征意义,那么必然也需要几个象征性的人物,正如同之前石涧仁他们新知协在月亮湖探讨过榜样力量一样,这件事也需要推选出几个榜样来,苏以德肯定不错,作为专业人士方面的代表,那么石涧仁可能代表知识分子或者无党派人士,再来搭配点商界人士、教育界德高望重的,现在很多政府部门领导班子都有要求搭配一定比例的无党派人士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女性,石涧仁显然搭上了快车,既有品行又有实际能力,升迁起来很可能比史维梓这样的速度还快得多,相比其他苦熬一辈子可能都很难停留在处级职称的公务员,更是堪称直升飞机。

    如果这里没其他人,石涧仁可能还解释下,现在笑笑:“新知协我只是顺应了其他人士努力形成的局面,您应该明白我的思路,仅此而已,我志不在此。”

    姚建平果然还是不意外:“所以我说你特别嘛,那就直接说,北岭区你也呆过半年,在江州市所有近郊周边地区里面算是比较落后的,既然新知协成立了,需要体现出新阶层人士和知识分子的能力和参政议政意愿,我们北岭区希望邀请新知协搞个课题组过去调研,针对北岭区的经济状况,全面的把把脉,整理一份对北岭区的经济改革建议书出来,你看行不行?”

    石涧仁的眼睛亮了亮:“您也确实有魄力,这……有点类似一个智囊机构的作用吧?国外这种智库公司的分析报告收费都很高哦。”

    姚建平笑起来:“这个我就得当老赖,没钱,政府行政拨款里面没有这块,我也不能用什么资源来换,但可以开放区内各相关单位各种数据配合调研,既然新知协很多专业人士还有商界人士,很多数据跟资料他们是没法接触到的,这样也算是为他们提供了独特的商业机密吧,有心人自然能从中找寻到商机,这不算亏吧,你作为秘书长,个人总不好意思跟北岭区伸手要钱吧,毕竟你也在那生活战斗过,有为北岭区做出贡献的义务。”

    石涧仁回头看万乾,这位的眼睛比他亮多了,标准见钱眼开的生理反应,就问他:“这位是金融投资中介协会的副会长万先生,你觉得姚书记说的这个调研活动可行么?”

    万乾还是不至于表现得急不可耐,收敛情绪沉稳的点头:“非常好,我想相关的几个协会通个气,应该来报名参与的专业人士就会立刻排上队,其实北岭区的经济发展有相当的空间,各方面的资源整合本来就是新知协这个平台的作用专长。”

    姚建平明显是不认识万乾的,闻言还笑着欠身再跟万乾伸手握握:“那就感谢万会长能协助秘书长尽早把这件事落实展开了,我的时间比较紧迫……”最后几个字是对着石涧仁说的。

    石涧仁当然就点头下来,这就感觉刚刚成立一家新公司,立刻有客户上门谈一笔大生意,不管姚建平是出于什么原因,那都是在帮忙。

    所以感谢的送走了姚建平和他的秘书以后,站在办公楼大门外,石涧仁转头看万乾:“你觉得这位姚书记怎么样?”

    其实背后议论某位领导,不管是区级还是市里面的,石涧仁很少这么做。

    纯粹是因为刚开始时候万乾的那个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