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1、装睡的人始终叫不醒
    直到成立大会结束,石涧仁都没有任何发言,这样难得的一个可以写下历史坐标的时刻,他一直坐在边上,这让朱宏涛都有点惊讶,听闻杨武军慷慨激昂的宣布了江州市新知协成立大会到此结束,才伸头看坐在同一排的石涧仁,眼神都是你怎么不抓住机会说几句?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石涧仁的发言或者演讲很有水准,无论是语言感染力还是表达内容、引申含义都能雅俗共赏、发人深省,而且今天还是有多位高级领导在现场的展示机会,他跟苏以德都打起十二分精神讲话了,最有可能一鸣惊人的秘书长却没做声?

    石涧仁完全是借着职务之便,安排整个会议流程的时候把自己跳过了,只是因为职务关系坐在主席台上而已,这会儿平静的起身引导各位领导离场,直到苏以德最后跟他会合,也小声纳闷:“你怎么不发言?”

    他才轻描淡写:“我做辅助服务工作的,没什么可说。”

    苏律师深深的看他一眼,赶紧跟着领导们过去了。

    秘书长却可以顺理成章的留下来安排会务工作,毕竟现在说起来是个协会,实际工作人员都没几个,大多数人手都是借调的吴晓影那组人,当会长、理事之类职务的十多人包括他全都是兼职社会职务,全职工作人员估计要等到协会搬迁到正式办公场所以后才能到位,所以秘书长基本上就得关心所有后勤事务。

    所幸柳清和吴晓影带出来的人手工作能力足够,石涧仁检查一圈,满意的最后跟杨武军协调几句,由这位继续负责新知协跟统战部之间的衔接工作,他才很不起眼的出来,协会成员和与会各级官员大多都已经陆续离去,唯独看见蒋道才和齐雪娇他们几个站在会议厅外气派的接待大厅大理石柱子边聊天,显然是专门等着他的。

    齐雪娇双手拿着个记事本,双脚前后站成丁字步,昂首挺胸目光炯炯的看着石涧仁走过来先开口:“祝贺你的工作理想达成了一小步!”笑容是真诚而含蓄的,丝毫不涉及她跟石涧仁在风土镇那无数个傍晚畅谈的理想话题。

    石涧仁在伙伴们面前就没啥云淡风轻了:“同贺同贺,今天参加成立大会以后有感想没?有没有想参与其中的?”

    结果洪巧云当面拆台:“真的没听出来跟以前参加的那些政府会议有什么不同,反正就是官话套话,明明知道是个好事儿,可如果不是你参与其中,真心没觉得有多特别不同的,且行且看吧,反正我是不好意思把这种会议精神拿回去传达的,还请你下次上课的时候好好改头换面传达给学生还有美院的教职工。”

    有她胆大包天的开头,耿海燕长舒一口气:“我还以为只有我听不懂呢,教授都听不懂,那我也不算最落后了。”

    其他几位其实也差不多,就赵子夫涨红了脸:“激励得不够,感觉都在念稿子,没有打动人的地方……”

    石涧仁笑:“你以为都跟你们那激励课程似的又唱又跳,政府体制的做法再好,持续几十年,参与者也会觉得审美疲劳了,何况这么大的体制运作,靠打鸡血是不行的,这是个长效运转的机制。”

    齐雪娇眼睛亮晶晶的感兴趣:“你有新想法?”

    石涧仁连连摇手:“没有没有,只是在探讨,新知协面对的就是一大群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实际上又有政治诉求的阶层,政府部门可以打官腔说套话,我们这协会就得接地气,把两边连接起来,对了,非常感谢蒋主任今天也来参加成立大会。”

    蒋道才一直笑眯眯的站在旁边,这会儿跟石涧仁握手已经有了几分政府官员的功力:“是我很荣幸!荣幸我跟你有在一起共事过啊,石总确实是人中龙凤,不光在商场上风生水起,在官场也如鱼得水,让人佩服之至,羡慕之至啊!”

    庄成栋、卞锦林这样的老油条脸上当然是带着礼节性的笑容,柳清和吴晓影她们更是见惯了各种嘴脸,笑语晏晏的仿佛没听见,也就纪若棠嘴角抽抽,显然有点鄙夷,但总归还是忍得住,想来这些跟随石涧仁多年的伙伴都明白,石涧仁所得到的这一切,无一不是他一点一滴搏杀编织而成,更何况这一切他自己哪有半分享受好处?

    石涧仁却回应:“还是以前我跟蒋主任讨论过的那个道理,人不但要适应社会,更要顺应时代,十年、二十年前的局势肯定不会跟现在一样,现如今这个社会是开放而透明的,无论龌龊还是黑暗都不可能永远掩盖,所以我不过是运气好,正好碰上这个时代,可以施展一些心里的抱负,也请蒋主任多指教,多支持!”

    蒋道才不知道有听懂石涧仁的点拨没,镜片后的眼睛眨巴几下使劲点头:“相互支持!相互支持,我正在跟纪小姐道喜,风土镇的度假酒店元旦开业,一定会成为风土镇开发区的一道最靓丽风景线!”

    纪若棠的表情已经调整成了明媚的客套,还有点少女的跳跃:“嗯!石秘书长一定会去给度假酒店剪彩吧?”

    没曾想石涧仁居然摇头:“我作为曾经面对那么多风土镇居民的管委会副主任,如果再到风土镇,我只想问问他们现在的生活状况比之以前有没有更好的改变?如果没有,我回去就不是个好事,没准儿还会出乱子。”

    蒋道才脸上立刻有点讪讪,甚至有点扭曲的意思,竭力控制之下才能变成苦笑:“石总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啊,穷山恶水多刁民,尝到甜头之后的居民就更难管理,他们怎么可能会嫌赚钱多?赚再多钱都不满足!”

    石涧仁伸手揽住对方肩膀依旧温言:“蒋主任,我真的没其他意思,你搞开发区的初衷是什么,实际上又是什么,我通常认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要得到什么,必然也会牺牲些什么,我现在就是用笨办法只卯住为民得利这个主题,所以才能更多的参与这些政务工作,因为政府也需要这种出发点,我要做的跟政府想干的不冲突,所以才是顺大势,管理方式你比我更专业,比我更有发言权吧?”

    这个动作,这番话就已经是压低了有点私下掏心窝子的感觉,蒋道才干笑两声点头:“那倒是,能做到你这样心无杂念的圣人君子一样,我都是第一回见这么有专注力的人,你不发达谁发达?”

    话已至此,石涧仁也不多说,笑着点头一道走,答应会多帮蒋道才疏通联络些相关资源,直到把蒋道才送上对方的宝马轿车,才听得纪若棠已经把最近风土镇的状况描述给大家:“早就给阿仁打电话说过,他确实是不怎么插手旅游公司的事情,可一门心思赚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花木基地那边,看准了阿仁搞的这个规模,现在抢着在花海周围搞房地产圈地,简直就是在破坏景观,如果不是阿仁的原因,估计早就把我踢出局了,所以这镇上就完全是疏于管理,乱!”

    吴晓影给齐雪娇出馊主意:“那地方对你可意义不一般,出生入死换来那么好的局面,你不忍心看那废了吧,打个电话告御状!”

    齐雪娇笑着回头:“别!刚听的时候肯定有点气愤,但我能帮一个风土镇,帮不了所有这种局面,还是应该探讨针对这种局面,到底应该出台什么样的管理法规制度,来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

    石涧仁热烈鼓掌,相比几年前那个遇见不平之事就动用关系的齐雪娇,这真是个巨大的思维模式转变:“我们能自己主动改变的,必须在我们能够涉及的范畴,慈善、商业等等,这种跟社会政策制度有关的事情,就是新知协的工作了,全力调研然后提交建言献策,如果言之有物,对社会、政府、老百姓都有好处的话,政府为什么不采纳呢?以前是没有这种渠道,或者说这种渠道往往建立在私人关系上,现在把这个制度化,流程化,那就是新知协的作用了。”

    洪巧云才恍然大悟:“我说就该你跟这位蒋总上台去唱双簧,准保能把这件案例的来龙去脉现身说法了,大家就明白新知协是干什么的,光听这些大老爷们念稿子,这是个创建引导型、服务型、创新型人民团体……呃,这种排比句,我真的听不懂有什么含义。”庄成栋悄悄鼓掌表示支持大股东说法。

    齐雪娇都能帮着解释了:“有些官文是给体制内听的,不是有阿仁在解释么,嗯,我听懂了,回头就申请加入新知协,找吴总监拿表格来填,对吧?”

    吴晓影却把纪若棠刚才的提议拿出来重提:“办事就要雷厉风行啊,那就立刻开始做调研,元旦节安排新知协的活动到风土镇度假酒店怎么样?”

    石涧仁想着也对,点头了。

    纪若棠赶紧悄悄给吴晓影竖大拇指,感谢她的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