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80、人群中站着,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
    这事儿就显得有点微妙了。

    一家规模庞大,还获利颇丰的企业团体发展到一定层面,一定会产生不同利益群体继而出现争权夺利的局面,因为人心就跟局势一样,也在无时不刻变化,石涧仁对每个人品性的观察掌控,也只是基于他结识的那个阶段,同样也没有一劳永逸的绝对,如果完全采用放任自流的管理方式,那也太过考验每个人面对巨大利益的道德承受力了。

    特别是在石涧仁逐渐游离在整个团队边缘以后,这种约束力肯定会直线下滑。

    而齐雪娇在这个时候开始发出声音,隐隐就有种要把所有分支收敛整肃起来的味道。

    如果是个男性,可能谁都会觉得有个需要选择站队的苗头,哪怕是唐建文来这么做,诸如庄成栋到林岳娜等人都会觉得要考虑下到底是不是要听从号令,毕竟他们已经在自己的产业里面做出规模,拥有自己的亲信和团队了,很容易选择考虑各自团队的利益,还会掂量,这是不是在夺权,夺走石涧仁一直以来对整个团队规模的所有权,虽然从法律股份上来说石涧仁都已经交代一空,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明白,如果离开他可能就会彻底被摒弃到团队之外,可如果石涧仁被夺权,那整个感觉就不对了。

    更不用说耿海燕、纪若棠这样本来独立性就颇高的独立经济体。

    但偏偏是齐雪娇来说这话,好像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又或者无可奈何,似乎她跟石涧仁之间根本不用考虑所有权的问题,也不用担忧她是不是对谁手中的利益感兴趣,于是顺理成章接过了管理权,接二连三的开了好几个会议,从餐饮集团的整体运营状况,到月亮湖酒店、茶场、旅游项目之间的衔结,再到现在最关注的互联网大厦工程,效率极高的一一解决。

    没错,齐雪娇不具备金融、营销、财务、建筑物业等各方面的专业知识,可需要的就是她这样一个雷厉风行的管理者,专业的事情分配到专业人士来做就行了,她只负责召集和拍板决定,换做谁对自己不太了解的项目涉及到过千万资金投入变化,都会掂量下,她适应得却很快。

    随着坐标书店入驻大厦裙楼的方案落定,一系列工作都顺着这个坐标被确定下来,各家企业在大厦里面的办公楼层分布,大厦内外装修方案确定,被定义为“坐标生活”的读书生态商业空间开始准备物业招商,餐饮集团管理层的培养确定,这些原本都应该是石涧仁来经手的工作,全都被齐雪娇承担起来了。

    和柳清不太一样,虽然几乎每天都会跟石涧仁打个电话讨论下工作状况,但齐雪娇一如当年在月亮湖就能自己打理出来攻坚扶贫工作的方案一样,这里她也不会把各项工作的抉择交给石涧仁,毫不拖泥带水的自己决定实施,给石涧仁说的时候更像是知会一声。

    而在这种强硬的工作作风背后,那间曾经石涧仁的办公室几乎每天都会亮灯到深夜,后来齐雪娇索性也干脆搬到了办公室住,因为她需要阅读学习大量的工作数据、文件和专业常识。

    完全就是另一个女版的石涧仁,一丝不苟的践行石涧仁那种全身心边工作边学习的模式,几乎没了私人空间。

    所以石涧仁再看到齐雪娇,就是在12月底,元旦前夕的新知协正式成立大会上。

    因为这次江州成立新知协的统战意义太过重大,算是开全国先河的涉及到中产阶级政治权利这个很敏感的领域,所以包括平京上层都带着考察试验田的意思,相当慎重的对苏以德和石涧仁提交的报告一审再审,最后确定了由江州统战部来作为推动方,江州市统战部副部长朱宏涛任新知协党委书记,全国知名律师和著名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苏以德担任第一任会长,万乾都还嫩了点,另外选了一位民主人士担任副会长,石涧仁担任秘书长就显得不那么起眼,成立时间也一改再改,主要就是平京那边派什么样级别的官员来表态有很大争议。

    这就是体制内的思维模式了,搞这么个破天荒的事情本来就具有很大的探索性质,最终会演变出或好或坏的结果那都未可知,站在政府的角度,表态的程度也会影响到未来的走向,近些年说错话、表错态导致后来领导人物被打上污点的事情不在少数,所以谨慎也没什么错。

    于是这一磨蹭就到了年底,苏以德笑说肯定是要赶在这个工作年度内完成任务,所以不得不因时间所迫,来了两位部委级官员陪一位全国级别的政协领导站台讲话。

    这下把新知协的定位得相当高,在讲话中明确称之为中产阶级表达政治诉求的新平台,重点就是利用新兴阶层和知识分子的优势,去推动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实施,辅助调节社会发展不均衡、弱势群体期待扶助的现实状况,后面三点是苏以德和石涧仁重点协商出来的关键定位。

    未来新知协的办公场所也会在已经被定名为“时代坐标”的新互联网大厦,由新知协这个民间组织自行负责筹措资金运营,领导一行只是到正在施工的建筑外面匆匆参观了一圈,就回到市委办公会议厅举行成立大会,江州市的各级领导悉数出席。

    齐雪娇就是这时带领所有企业高层跟着一起来参加这次成立大会的。

    之前其实都有问过,是不是需要大家都加入协会来给石涧仁撑场面涨人气,石涧仁只是笑说请大家有空来参加成立大会,然后深入了解这个协会到底有什么意义,如果觉得只是政治任务走过场,或者觉得可以获取政治利益捞好处,那就不用来浪费时间了,所以这个时候还是带着观察的角度来体会比较好,真的希望在政治层面发声,具备了为社会、为老百姓发声的思维方式再谈加入的事。

    所以在会场看见石涧仁一身黑西装胸口跟新郎官似的戴着一朵花,吴晓影还开玩笑的立刻过去跟他要合影,被齐雪娇用目光批评了,赶紧溜回来躲进十来个人的团队中间看大场面。

    用特别赶回来的洪巧云话来说就是:“以前我参加这种政府部门的各种会议,只觉得是浪费时间,昏昏欲睡,但是有了阿仁在,我肯定会认真的想想,他到底是在为什么要这样做。”

    齐雪娇无声的笑着,把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个黑乎乎的年轻人身上,只有石涧仁偶尔回视过来时,她才会飞快的躲开,然后又悄悄的放回去。

    作为秘书长,石涧仁除了事先安排好会议流程,基本上不起眼,本来是要他去当这个会议主持的,他推选安排了杨武军去,自己坐在长长的主席台最边角上,又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眼前喜气洋洋的这一切。

    能容纳千余人的会议厅里座无虚席,来自律师协会和会计师、评估师等几个主力协会的成员坐在前面,后面就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私营企业主、民营创业人员和很多高校知识分子,这其中大部分都跟他有单独沟通说话的经历,过去两个月可以说石涧仁把所有愿意加入新知协的准会员都筛选了一遍,现在不说每个人都十全十美、价值观一定绝对统一,起码不会有那些完全不适合坐在这里的人。

    然后稍显意外的是看见在最后一排,自己挂职电视台副台长的那位顺林区书记姚建平坐在那,而隔着他几个座位的就是当时的市警察局副局长盛国祥,跟他对上目光还有轻笑点头示意,看来江州市的确很重视这次协会的成立,来了不少的实权官员呢,最后坐在角落的居然是蒋道才!

    这位的目光就比较复杂了,特别是和石涧仁对视的时候,忍不住举手示意了一下,石涧仁记得这位当初在风土镇挂职管委会副主任的同伴,才是最想通过这种渠道获取政治地位的,现在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吧,水晶镜片后面的眼神闪烁得很。

    充满庄严气氛的市委会议厅花团锦簇,热烈非凡,从市委书记开始到各位领导的讲话铿锵有力,杨武军有些激昂的声音就更回荡在整个会议厅里让所有人没法不集中注意力,石涧仁却没有半分志得意满的兴奋激动,协会成立不过只是个形式上的确立,是不是真的能够达到合理调节社会资源、修补贫富不均状况的目标,还得看实际运行。

    所以看在台下所有人的眼里,这个主席台上最年轻的“领导”真有点位高权重的沉稳,耿海燕都忍不住给身边一动不动的纪若棠抱怨:“追赶,老子真是追赶他一辈子都追不上,先以为就是点文化知识的差距,结果等我回来才发现搞成那么大的连锁机构,那就争取发财赚大钱吧,好不容易把钱赚起来,觉得腰杆粗了,说话也有力了,他又去当官了!我的天,这叫我还能怎么办?”

    纪若棠闻言先伸手摸耿老板的腰:“我看看哪里粗了……”

    耿海燕连忙保护自己,还不敢动作过大:“呸!你什么时候也学着吴大姐那样毛手毛脚了。”

    纪若棠叹口气:“他这哪里是当官?无非就是还在继续做他的灯塔,只不过现在点亮的是最大最粗的那座灯塔,能够影响到所有过往船只的那种,我倒希望他一直呆在这种地方,起码还能看见他的存在,还能随时都坐在一起,毕竟这还是跟体制有点关联,不能说走就走,就怕他呆在大唐网这些企业里,只要搞定了事情,把所有摊子丢给别人拍拍屁股就走了,哪里去找?”

    耿海燕小声吃惊:“你还是觉得他会走?”

    纪若棠努努嘴示意那边的洪巧云和吴晓影:“她们想拿孩子拴住他,我看也未见得,这时候我有点赵倩说的那个意思了,真的喜欢他,敬重他,那就要给他自由自在,让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思去活,现在这样,你觉得他是快乐的么?”

    齐雪娇又不满的回头瞥她们,瞎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