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9、时代坐标
    这种有点自恋的心态肯定是洪巧云给女儿灌输的,让一个曾经在儿童福利院都心思敏感小心谨慎的小女孩儿变得更自我和自信一些,这位艺术家养母没少想办法。

    石涧仁同样也花心思,没有带小艾去高级餐厅显摆,先逛书店选了几本孩子喜欢看的图画书,再到快餐店买了汉堡之类,却出来坐在购物中心外的台阶上分享晚餐,冬季天黑得早,这会儿广场周围尽是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匆忙来去的路人比较少,大多是来看电影或者逛街的恋人,还有些带着孩子出来散步的家长老人,和白天看到的繁华都市不太一样。

    果然孩子虽然意识不到什么安于清贫的理论,却显得自然了许多,欢快的捧着吃食东张西望,还给石涧仁喂薯条,少了之前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更多把注意力放到周围那些带着孩子的父母身上,还跟石涧仁探讨为什么妈妈不能一起来,言语间有点眼馋。

    石涧仁咽下了本来想分享同为孤儿的成长经历,介绍美术学院教授和水厂厂长都是多么重要的社会职责,那就很难像普通家庭一样一家三口每天都在一起,小艾的眼神表示她听懂了,还乖巧的不再多问,主动回避了可能会牵扯到福利院或者自己收养身份的话题。

    五岁的女孩儿,的确和丢丢那个成天只知道傻乐的两岁愣小子有很大区别,石涧仁细心的体会着这一切,接下来几天都是每天下午下班以后,除了到附近的街上逛逛,就是到水厂宿舍区去,这边就更充满生活化气息,随便找个小食店吃碗面,再买点什么零嘴牵着女儿悠闲的走一圈,时不时还能遇见厂里面的员工聊聊,石涧仁再次发现自己非常着迷这种充满亲情的生活方式。

    比较烦的就是贾崇圣依旧每天晚上都会来水厂报到,时间倒是不长,半小时到一小时,谈论今天自己跟齐雪娇或者卞锦林等人讨论书店布局等各方面的情况,石涧仁确实没有看错人,这位四十出头的书商确实有着想把阅读传递给社会的情怀,虽然跟石涧仁的出发点有点差异,但是为城市空间提供更多文化氛围的思路也有他的市场,听了石涧仁想把青少儿阅读,特别是针对边缘人群、弱势群体孩子的阅读氛围塑造起来,前后调整两三天时间做出方案,而且让石涧仁比较惊讶的是这其中居然还有高开明的参与。

    因为贾崇圣毕竟还是商人,既然被接纳进入了这个充满特色的团队,就抓紧机会挨个拜访熟络主管高层,连一贯呆在监控中心的高开明都被他骚扰到,可能因为年龄相仿,高开明难得多聊得几句居然是同一所中学的校友,贾崇圣大学实际上也是学的理科和计算机有些关联,所以撬开了高开明的嘴又多交流了几回,最近一直沉浸在手机软件开发中的技术总监给书商老板透露了一个他们研究的课题方向,他早在三五年前就参与过美国一个电子墨水专利的授权工程,根据他在业内了解的情况,这种和手机阅读类似,但更加健康和专业的电子阅读方式很可能就在这两年会爆发出市场成品来,大唐网肯定不会投入巨资去半路出家搞自己不擅长的工业制造,这其中涉及到的技术壁垒也不是知道原理就能解决的,但过去两三年来的软件技术储备和前瞻性,让高开明的研发团队就是在等待这样类似的厚积薄发契机,也许就是借着来自美国这个电子it产业源发地的什么新浪潮彻底起飞,高开明最后预言石涧仁非常喜欢用手机随身携带阅读的模式可能会是未来发展的阅读方向,传统油墨纸质印刷可能会慢慢走向消亡,他有一部分信心是寄托在这个上面的。

    换个书商老板可能当成耳边风听了就算了,但贾崇圣却对石涧仁整个团队都有点迷信的感觉,这两天在自己的印刷出版行业里面大量收集了解信息以后,发现很少有人清楚这点,再对这个市场和技术有了解的人,可能都达不到高开明那样的专业程度,所以兴致勃勃的来跟石涧仁谈是不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同时也要避免跳进未来书店的陷阱,要是投入几千万上亿资金搞了个巨大的购物中心式书店,纸质书却走向消亡那不是血本无归?

    本来石涧仁对贾崇圣的这个担心有点哑然失笑的:“你这是杞人忧天,或者螳臂当车,高总监说的这种时代更迭,我不是很懂技术上的事情,但就算认可这种高科技低价普及的未来,也要清楚这绝对是个漫长的过程,会有一个相当长的共存阶段,这是纵观历史上各种技术更迭例子能够看到的最常见情况,你满以为抓住了商机,领先全世界或者全社会引进新技术,却往往成为铺路石跟市场孕育期的牺牲品,不是说因循守旧是最保险的,但我建议这种商机发现了应该寻找更为稳妥的利用方案,这甚至不会影响到图书大厦的建设,毕竟我们这个几层楼的书店其实还有大量的商铺是餐饮、娱乐、服装等其他产业,就算纸质书的市场发生变化,我想也有调整的余地,作为一个爱书的人,我始终认为拿着纸质书翻看的感觉,和拿着电子屏幕还是有区别的,这点我跟高总监看法不太一样。”

    贾崇圣却不死心,若有所思坐在石涧仁的办公室,看小艾坐在旁边乖乖的看绘本,仿佛灵光乍现一般,回头又琢磨了两天才下定决心:“对!您说得有道理,哪怕是取代,也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正是您的提醒让我发现,儿童阅读书籍绝对不可能转化为电子读物,因为任何自发光屏幕显示文字对孩子视力都是有损伤的,而高总监提到的电子墨水不伤眼却绝对是黑白色的,那么讲究彩色斑斓的儿童读物,生命力绝对比成人书籍要长,我现在开始布局在这上面,总不会错吧?”

    这可能就是所谓商人的敏锐眼光,喜爱书籍但是对图书产业一窍不通的石涧仁听贾崇圣给他分析描述了市场状况,才知道儿童读物一直都是个油水丰厚的领域,全国近六百家出版社绝大多数都有儿童读物这个业务板块,可实际上赚钱的作者、渠道资源又只掌握在二三十家佼佼者手中,其他的大多惨淡经营,也没有太大投入,但如果有了这样的前瞻性,那就值得投入巨资来抢占这个市场,甚至不惜把互联网大厦裙楼的图书购物中心做成以儿童读物为主题的模式,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能形成地标性的高度。

    石涧仁经常说一理通百理,但在这个信息爆炸和无限细分的年代,隔行如隔山的现实也不可避免,对自己无比喜爱的书籍第一次表现出陌生的距离感来,然后就看着贾崇圣在这个思路基础上,开始整理出完整的方案,甚至还兼顾到了对星星灯少儿读书会的贯通,把读书会作为未来这个少儿读物出版系统的优先试读机构。

    万乾这时候才开始加入到贾崇圣的项目中来,他是更加纯粹的商人,只看是不是有利可图,执行力很强的开始进入整个互联网大厦裙楼部分的商业改造规划评估中,因为很可能要通过挂靠或者收购的形式获得一家出版商的资质。

    这让团队里面终于有人开始疑惑石涧仁的选择了,之前不是说了拒绝一切资本进入,只依靠自身资金力量来前行么,现在从月亮湖的荷塘月色茶海表演项目开始,就引入了万乾这样一个资金方,这是不是意味着石涧仁在整个体系运转上有了思路改变,以前最看重的一些底线都开始松动了。

    况且,如果真的要引入资金方,无论是任佳琳的润丰集团,还是白秩白老板的灯具产业团体,又或者各种热衷于it行业的风投资金,可能都比万乾这样的江州本地小投资方更有强劲实力吧,这是不是有点太任人唯亲了?

    当然这种讨论还仅限于员工餐厅的桌面上,仅仅是个疑问,齐雪娇就直接给回应了:“阿仁拒绝资本进入的初衷是什么?因为资本的目的就是逐利,我这么个门外汉不停加强学习各种跟公司相关业务的案例,也知道这些财务投资的典型特征就是要谋求在获得利益以后退出,然后去追逐下一个投资项目,三年,五年就必须要看到利益,大唐网显然不是这样一个三五年就能看见巨额回报的产业,所以我们才抗拒资本,而且是抗拒那些比我们更强大的资本,一旦进入我们的体系以后,就能动摇掌控我们的资本,所以试图改变整个团队前进方向的那种资本是不受欢迎的,但最近这位万先生,有什么样的区别,恐怕就要自己去思考比较下了。”

    石涧仁都是柳清汇报的,一贯很少公开发声的齐雪娇就这么坐在餐桌边,意味深长的留下一句:“大家应该都很清楚,我曾经只是个骨科医生,对经济财务一窍不通,更谈不上商业管理和经营能力,我的工作范畴也主要集中在对企业政策跟大方向决策上,可我从阿仁那里学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想站稳脚跟,想获取尊重跟未来的成功,那就要不停的学习,如果只是觉得掌握了一门技能一家公司一条生财之道就可以坐享其成,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年代,想当个一劳永逸的富家翁,恐怕很快就会被社会……不,我们这个不断在提升的团队就会把这种人给淘汰掉,一定会的!”

    柳清说这话的时候都有点惴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