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8、与时俱进的美貌
    1278、与时俱进的美貌

    石涧仁只是那个引子,他把贾崇圣带进了这个伙伴圈子里,却自己回水厂去继续捣鼓自己的事情了,临走叮嘱书店老板:“如果说之前你是做书商来养活书店,只是百万级别的资金压力,如果要做这么大一个项目,可能面临的是数千万甚至亿元的资金规模,怎么承担这种压力,如何对待由此产生的股份跟未来的利益,这些都是你自己来考量的,因为整栋大楼的办公楼层已经开始在陆续进入施工,要做出这样的决定不光是简简单单把坐标书店这个品牌交出来那么简单,还有自己愿不愿意冒险改变模式,分析未来的收益风险,具体该怎么做,能否得到伙伴们跟合作者的认同,这都是要尽快拿出方案的,所有需要了解的情况都可以跟我们这齐小姐还有地产公司柳总联系,所有人都能配合你,但怎么做还得看你自己。 ”

    贾崇圣年龄已经四十出头了,肯定不会随随便便跟打了鸡血一样,但现在明显是在使劲压抑控制情绪:“确实有点太突然,但我也知道这可能是我苦苦等待寻觅的机会,不瞒您说,这些年看见的各种骗局、忽悠已经够多了,但今天我很清晰的知道……那我再问最后一个关键问题,到底能为我提供多少资金?”

    石涧仁笑:“说了你去问齐小姐,她是整体俯瞰着所有规模的,也许某个具体环节不是她了解的,但整体掌控的眼光和气度是她的强项,你可以跟她谈,我只负责帮整个团队捏合人手,还有寻觅那些值得走到一起来的人。”

    贾崇圣若有所思的点头送石涧仁走了,看他那样子,估计是真的会呆在产业园了解个透彻,不过没忘了给小艾和气的说再见。

    小姑娘也甜甜的回应了。

    小艾有超越年龄的乖巧,其实洪巧云估计在想破坏这种感觉,她并不认为孩子过于成熟、成人化思考是什么好事儿,从艺术家的角度可能认为这时候应该保持童真和丰富的想象力,而不是要急着揠苗助长的变成成年人想要的样子,所以丢给石涧仁带带看能不能有更多调整。

    这对石涧仁来说不算很突然,在他的构想里面丢丢到了四五岁能够正常沟通以后,的确是要给他经常带着生活的,小艾不过是让这种生活提前了点而已。

    既然命运确定了这种关系,他都会当成自己的亲骨肉或者徒弟来教育,这也是对当年老头儿培育自己的报答。

    小姑娘甚至还有个非常规矩的大布包,到了水厂的时候抢着自己提下车:“妈妈说自己的东西自己拿,一定不要让爸爸讨厌。”常见的红白蓝编织口袋也只小一点,五岁的小女孩双手提着都是吃力的在地擦挂,但还是竭尽全力。

    伸手拿过包的石涧仁看穿女儿:“你妈不会这么说,好吧,其实多点不同的生活场景适应,对你确实是有好处的,也让你看看爸爸是怎么工作生活的。”

    他没觉得五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是打算按照自己当年在山的生活轨迹来培育的,只是男女有别这个问题得注意些,回到办公室教小艾把长沙发当成床,学会铺排自己的被褥,白天起床以后得收拾干净看不到痕迹,然后自己看书或者做清洁。

    没错,石涧仁带个女儿回到办公室,居然是安排未成年幼女打扫他那豪华的大型办公室,不然看书,洪巧云给孩子在包里带了俩本绘本,石涧仁决定明天再去买新的,今天先这么试着来:“要么学习,要么劳动,爸爸在工作不会有太多时间陪你玩耍,但每隔俩小时,我们会一起到厂区里面散步走走,你看能习惯不。”

    其实有点下马威的意思,看孩子能不能听话和吃苦,他这师父带出来的思维里面可没什么未成年人合不合适的概念,结果小姑娘兴奋的使劲点头答应,放弃石涧仁已经拿出来的绘本,先娴熟的给自己铺好小床,接着拿过石涧仁从楼层卫生间找来的笤帚簸箕,欢天喜地的开始在办公室做清洁了,认真到柜子下面都跪到地毯一点点刷。

    这让本来准备心平气和坐在大班台后面处理工作的石涧仁时不时都会把目光看向女儿,等小艾打扫到他这边要求当爹的抬脚时候,他都不好意思了,五岁的小姑娘才多大?他桌子都高不了多少!

    他只能暗暗给自己鼓劲,要是儿子估计觉得皮实了不会有这种怜爱的情绪。

    所以过了一阵还是忍不住摆当爹的架子,命令孩子暂时休息劳动,看看书吧,小姑娘有点依依不舍的放了劳动工具坐到沙发开始看绘本,可显然这不如劳动对她的吸引力大,始终忍不住东张西望,看父亲的时候较多,最后更小心的询问能不能坐到父亲旁边来,石涧仁哭笑不得的搬了一把班前椅放在自己身边,小姑娘喜滋滋的坐在面,连腿都没法吊着,老气横秋的靠在椅背开始翻书,还慢慢的靠在石涧仁的手臂来。

    结果这一看,居然一个多小时都能聚精会神的沉浸进去,这让石涧仁都不得不有些修正自己那关于读书感兴趣的论断了,看来还跟和什么人一起,什么环境读书有关系。

    差不多到了九点多,该到孩子睡觉的时间了,才一起下楼借着巡查厂房的机会,转了一大圈当做锻炼,石涧仁还问女儿要不要去食堂吃点夜宵,小艾居然义正言辞的给他说:“妈妈说的,女人到了晚要能控制肚子!”估计是控制食欲的意思。

    让石涧仁有点哑然失笑,回到楼指挥孩子自己洗漱以后,自己继续坐在桌前看书,小艾躺在沙发估计也是兴奋得累了,一会儿入睡了。

    石涧仁给女儿盖好了被子,留下一盏调暗的落地灯才回休息室去睡觉,没关门,随时能听见这边的动静,他睡着前还多得意的,这带孩子班也不难嘛。

    但现实马踢了他的屁股,毕竟当年老头儿带着小徒弟在山艰难生活,那是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造成的,跟现在已经大不同了,起码那会儿没人关心师徒二人的死活吧。

    这边第二天一早,不等石涧仁下楼,有来早班的车间大妈拎了孩子的早餐还有牛奶楼来,说是昨天晚听孙秘书安排的,称赞一番懵里懵懂抱着被单坐起来的小姑娘跑了。

    等石涧仁也有点懵的叫女儿换运动衣跟自己到厂区跑步,吃过早餐回来再补充点牛奶也差不多到了班时间,然后开始川流不息的各种女性员工过来探望厂长女儿!

    自来水厂其实还保留着国营厂的气氛,虽然不允许随便带家属孩子来班,但那主要是针对生产车间生产安全,办公楼这边有些双职工带了孩子或者哺乳期的来,也没人说违反规则,小艾这样的简直是轮番接受各年龄层女性轰炸,先有来帮她梳辫子打理头发的,后面来的看见觉得梳得不好拆了又来过,一午梳了四五回,不到午有提出带小艾到家属区那边去做客吃饭的,还有谁谁谁家的小姑娘也是差不多大的年纪,准保能跟小艾玩到一块去,一点不耽误厂长工作。

    琢磨过味儿来的石涧仁问秘书,孙临才还理所当然说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帮厂长分忧,搞得石涧仁啼笑皆非,把选择权试着交给小艾,问她愿不愿去别的叔叔阿姨家吃饭,小姑娘带着强烈抗拒心理拒绝了,于是好不容易石涧仁才让孙临才把员工们的热情给挡回去,下午自己坐在那办公,小艾看书做清洁,然后接受来自各个部门主管和办公楼里面各班员工超乎寻常的热情汇报工作兼参观,直到晚下班以后石涧仁才有机会带着小艾去吃晚餐兼买点新书之类。

    这时候坐在商务车里,石涧仁能察觉到自己面对的是女儿,而不是个当年那种山沟沟里捡来的徒弟了:“今天这样喜欢么?”

    小艾在副驾驶乖巧的系安全带,坐得也规规矩矩:“很喜欢跟爸爸在一起,但那些叔叔阿姨不喜欢了,他们是来看稀的。”

    石涧仁只能惊叹这城市里的孩子见识多或者小艾较敏感:“其实还好了,你去美术学院那边看过妈妈的工作没?”

    果然,小艾还叹了口气:“更多人来看我!”

    开车的石涧仁都忍不住抽空观察了一下女儿的表情,他没让孩子按照安全规则坐在后面也是这个原因,太不方便他观察教育了:“那你觉得是因为什么才会有这么多人来看你呢?”这也是他今天考虑到的,如果小艾依旧因为被收养的孤儿身份感到敏感,他要说破这个问题,以自己也是孤儿来开解人生有更多可能性。

    没想到五岁的小姑娘认真的想了想,又叹了一口气才回答:“可能是因为我的美貌吧……”

    那口吻,让石涧仁差点被正准备冲口而出的安慰噎住,然后是忍不住的哈哈哈大笑。

    时代真的不同了,不可能一切都还因循守旧的照着老办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