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7、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目标
    贾崇圣后来给石涧仁说过,他当书商这么些年还是出过点岔子,牵涉到经济案到局子里去走过一遭,俗称被打击过,就落下这毛病,一紧张就出汗,生理上的反应,没法控制。

    所以他面对政府官员的时候也有点紧张,但不影响脑子运转,不到一分钟就确认愿意试一试。

    在纪念碑这么黄金的地段,哪怕不是最靠近路边的,他在十年前就买下了这块门面,又做了十多年的书店,虽然一直亏损,但号称江州市乃至西南地区第一的人文情怀书店,没同行敢跟他争,所以这两年找他谈这块门面楼拆了重建搞点别的什么,或者干脆注入资金把书店做大做强的资本运营方真的不算少,可贾崇圣基本上都一口回绝了,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很容易在资本面前被扭曲,轻而易举的就会被吞噬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点,那自己坚持了几十年的梦想就不见了。

    但偏偏石涧仁真的是随口这么一说,却打动了贾崇圣。

    哪怕这一分钟里,是石涧仁先开口:“我也爱读书,但阅读本身不是商业行为,如果既要让在座的爱书人畅快阅读,又要保证这里的运营成本甚至获得商业利润,那这事儿就有点别扭,这是南辕北辙的两件事,非要糅合在一起,那就要增加其他的环节来中间衔接,嗯,越想越觉得这个思路可行,今天的时间差不多了吧,我想立刻赶回去开个会,把这件事给具体论证实施开来。”

    看看这执行力,好些人都有点愣着了,原来成功的人就应该这样?

    然后这时候贾崇圣就跟着点头:“好,我把坐标书店交给您了。”

    从面相上来说,贾崇圣绝对是个谨小慎微,但是在自己的事业上有点认死理的倔强家伙,不是这样的性格,也不会守住这份情怀十多年,而他认识石涧仁也不过是从新知协其他人带他去水厂,打算从这位准名人身上发掘点商业价值开始,却未曾想一转头,居然就把自己的命根子交给了石涧仁。

    就仿佛当年唐建文在平京沪海虽然遍寻机会而不得,但好歹也能当个轻松每年几十上百万收入的海归技术派,却莫名其妙的过来江州这么个腹地干了四五年的叫花子伸手党,也仿佛卞锦林那样已经开始创业,却抛下一切就义无反顾的跟过来,至于其他的例子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人在答应跟着石涧仁一起走的时候,说不定还没在座这些听众更了解他的过往历史呢,不知道为何他就这么能取信于人,这么能把握到他人情绪跟理想的契合点。

    好像从来没人能拒绝他的游说。

    整个书店见面会的现场简直轰动了,因为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不是排练过的演戏,从一开始石涧仁真的就只是来说点什么阅读心得,这场讲座是不是收费有什么利益都两说,但最后这么三言两语,居然让贾崇圣把这间大家心目中地位超然的书店拱手奉上了?!

    石涧仁这会儿可装逼了,云淡风轻的站起来好像接过了个微不足道的东西,只点点头:“好,走吧……”

    随着贾崇圣跟着他一起往外走,人群如潮水般的像两边分开,这会儿就没人敢跟迷明星那样随便伸手乱摸了,显然真的清楚这个面色黑黑的年轻人真的是不一般,反倒是贾崇圣还在双手合十给周围打招呼:“对不起啊,本来说待会儿再陪各位聊聊的,现在我先陪石先生去谈谈,看怎么能把坐标给做好,未来也第一时间请各位多多支持坐标,让更多人看到更多好书!”

    结果石涧仁却从散开的人中间,看见齐雪娇笑眯眯的站在外围的书架子边,他就想起来刚才哈哈哈笑成一片的时候,隐约听见这姑娘多半也豪爽的跟着一块儿乐,所以点头示意:“你也来啦,一块儿走么?”

    齐雪娇面对上百双眼睛,还有很多是女性狐疑的目光,都落落大方起身走近:“嗯,前几天过来看书,看见这宣传海报,所以早早就来占座啦,这会儿晚高峰,肯定是搭你的车回去啊,不是还要开会么。”

    哪怕是石涧仁选了远离那位古典姑娘的墙边走,还是有江州姑娘敢爱敢恨的开口问:“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是谁啊?”

    石涧仁就当是给贾崇圣介绍了:“大唐网的主要合伙人兼董事会主席,互联网大厦的项目就主要是她在运作的,路上我们正好可以谈谈。”

    又引来一大片惊叹,主要是齐雪娇看着也不多大的年纪啊,虽然米灰色的短大衣在腰间扎了腰带很老派,黑色高领毛衣凸显出来让人忍不住偷偷瞟的成熟身材,但乌黑的长发和五官面容始终透露出来的还是娇艳青春呢。

    可配合那口标准的普通话,又显得绝对不是个寻常的姑娘,气质正若刚才石涧仁说过的那样,有种让人过目难忘的不一般。

    就连贾崇圣连忙伸手,齐雪娇的握手方式都不是漂亮姑娘常见的指尖随意一拈,而是比贾崇圣更热情大力的双手握住摇两下,更像是失散许久的红军会师时那样热忱。

    后来贾崇圣还专门为这次握手,写了篇洋洋洒洒的文章,说是就凭这双手传递的感受,就让他本来还有些忐忑的悲壮情绪变得平静稳定,知道自己肯定会跟这帮人做出事业来。

    他也算是比较矫情的了。

    好在孙临才机灵的趁着所有人注意力还在书店里面,就去把商务车开了出来,石涧仁一点没有明星或者老总的架子,拉开后面的车门请贾崇圣跟齐雪娇上去之后,自己才给周围的听众们挥挥手:“希望我们能在一个更加宽敞明亮,也更受人瞩目的新书店跟大家畅谈未来的一切,当坐标书店在蜕变的时候,也希望各位都能一起改变自己。”

    不得不说,这种榜样的力量,恐怕比之前那个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更能形成反响。

    从孙临才的热烈眼神就看得出这秘书也全程听了石涧仁的讲话,其实类似的论调,石涧仁在节目里面也说过,今天只是比较完整的阐述了一下,孙临才肯定就是这种阅读学习方式的实践受益者,那表情就恨不得跳出去使劲拍着胸口帮石涧仁卖大力丸宣传。

    石涧仁却靠在座位上开始静静的思索,间或拿着手机把消息传递给柳清,因为齐雪娇已经替代了他给贾崇圣在做介绍,介绍整个体系架构,以及互联网大厦的来龙去脉,几乎没什么隐瞒:“产业园是石先生和江州市电视台当初以文化产业园的形式接手一片地块,现在主要就是仿石库门建筑的民国风情美食街、画家村以及大唐网互联网产业几个板块,但未来的大唐网发展,光是现在配套的十多家公司,就已经不是唐楼能够容纳的,所以江州市委相当支持我们的项目,提供了非常优厚的条件,协助获得互联网大厦这个地产项目,那么整个企业的规模容纳量就会倍增,可石先生也比较考虑这整个企业链的整体形象或者说氛围,我们开会讨论过好几次了,到底是定位成大唐网大厦还是别的什么,现在看来,以书城的名义更加合适,也更符合那一带的商业价值。”

    贾崇圣听得不由自主就小心翼翼了,实在是齐雪娇已经尽量平易近人了,可她那眉目之间说话的口吻和手势,反正就是个作战指挥员的态度,特别是那口偶尔带点平京音的普通话,让见多识广的书商不得不判断她的来历背景啊。

    有些东西,真的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到了产业园果然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晚餐,那就在员工餐厅边吃边谈吧,贾崇圣再次体会了这帮听起来仿佛都是身家几千万又或者过亿的企业领导高层,却简单随意的坐在食堂大圆桌边就着餐盘吃饭开会的模式。

    纪若棠和耿海燕照例是不在的,但派了自己的代表过来,庄成栋和卞锦林忙得晚来了一会儿,柳清和吴晓影装着没看见齐雪娇一块儿回来,但却另外通知了洪巧云,这位是最后到的,因为去接了小艾:“小姑娘说想爸爸,从国庆旅游回来说了好久,正好我要出差去考察城市灯光工程,所以干脆请假接回来你带到水厂照顾几天,不碍事吧?”

    孙临才显然立刻就在思考自己要做什么了,然后埋头飞快的刨饭。

    石涧仁接过女儿抱在旁边座位上帮她分了餐具,才顺口继续之前的话题:“贾先生的书店很讲究品位和情怀,这方面洪教授可以安排提供不少建议,如果能够达成共识,这裙楼里面就包含了书店、江州乐餐馆、奶茶店、读书会,以及配套的咖啡馆、茶餐厅、水吧等等各种购物中心应该具备的特征,只是我们把书店作为其中最重要的核心,串联起这所有的一切来,论证评估这样一种生态模式能不能存活,这才是最关键的,而不是我们拍拍脑袋觉得大概可以,就投入巨资去打造,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贾崇圣听得简直心潮澎湃,他知道这些人真的是实干派,就像他对石涧仁的认同感一样。

    有时候一个人走得太久,仿佛远离家乡在外漂泊,内心苦闷得无人理解,所做的一切不是被人当成笑话来看,就是居心叵测的想把这点理想都带走,现在忽然遇见一群人,有同样的情怀和梦想,那又会如何?

    原来自己并不那么孤单。

    可能他就是被这种感觉给鬼迷心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