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6、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石涧仁是把道理说得比较清楚了,可在座这么多女性观众不买账啊,跟那些男性读书爱好者频频点头不同,她们还是有些交头接耳的叽叽喳喳,然后接二连三的开始举手提问。

    其实从程序上来讲也是差不多的,石涧仁本来就没有拟定什么话题,纯粹即兴发挥的选了阅读这么个最应景的话题来谈谈,表明了自己观点之后有人提问是好事儿,总比冷场无人问津比较好,所以贾崇圣还多高兴的帮他点兵点将。

    结果当先被点到的当然就是那位长得特别古典气质的姑娘,白皙瓜子脸,乌黑长发,朱唇蛾眉,面若桃花眼含情的柔美温和,而且身上穿的还是旗袍裙吧,总之在一大片女性中都能毫无悬念的被人一眼注意到,接过麦克风的时候看得出来是激动的,但控制得不错,声音也好:“石老师好,自从别人介绍我看了您的节目,后来我就是每期都看,一直看您的谈吐,是您的忠实粉丝,非常想知道您这样的人生经历是怎么样的,今天很幸运能听到您讲述了来到江州发展奋斗的过程,那能不能再介绍下您来江州之前的成长,还有您的家庭、爱情这些我们最关心的私人问题呢?”

    全场稍微静了下,然后齐声哈哈哈的笑开来,江州的姑娘大多有点火爆爆的,耿海燕那样的最常见,但念过书上了大学,再有了人生经历之后可能柳清或者洪巧云那样的清冷冷艳比较多,但敢爱敢恨一直都是江州姑娘的传统,这位看着挺有林妹妹气质的,结果还是这样直接,就差直接问谈恋爱没了!

    在场的女性是有点起哄,而男人们多半是带着艳羡开玩笑的,所以石涧仁也笑:“其实我在来到江州以前的生活经历非常简单,十几年都呆在乡下,除了干农活养活自己跟老人,就是在老人的教导下翻来覆去的读几本书,因为山里面教育基础太差,所以我也没上过学,都是听家里老人给我耳濡目染的教导各种做人做事的道理,也教导这些学习阅读的方法,当然,现在回过头再重新找到更多的书来印证,发现他也有很多书读岔了,所以我现在在补课。”

    姑娘锲而不舍的不放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手里变了把看着就雅致的香木折扇出来轻轻敲手:“私人问题呢?”

    全场对她的勇气再次报以热烈的笑声,石涧仁却仿佛从那一大片哈哈哈的声音里面听到什么熟悉的音儿:“私人问题很简单,我热爱生活,尊重生活,更尊重身边每个人,现在我有两个养女养子,因为我从小是个孤儿,所以未来可能把我的主要精力投放到如何帮助弱势群体的孩子成长上,前提是解决现阶段我们整个团队最重要的工作目标以后。”

    姑娘干脆点:“倪星澜是你女朋友么?”

    石涧仁摇头否认了绯闻:“我们没有精力和时间消耗在无谓的感情消磨中,我是个不考虑婚姻爱情男女关系这方面问题的人,因为值得我去做的事情太多了,我周围的朋友不止一次提到我在私人生活方面太无聊,没有娱乐,没有消闲,也不愿浪费时间在情啊爱的上面,所以也请这位女性朋友一定要注意分清偶像和现实……对不起啊,我不要脸的提到我也算偶像,光是这么说说我都想吐,但真的,您如果喜欢吃蛋这很好,很有营养,但没必要关心生蛋的母鸡长什么样。”

    整个书店里顿时洋溢起更为强烈的狂笑,哪怕在座的大多都是爱读书的文雅人,可石涧仁这自黑得毫无底线的做派,还是太好笑了,关键是明明这么好看一姑娘,他还表现得跟受了惊吓似的避之不及,感觉在看戏似的,喜剧!

    那姑娘结果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拿扇子点点头:“嗯,我叫汪萧媛,希望有机会再跟您聊……”

    不过她来这么一出倒是起到了震慑作用,起码这样水准的姑娘接近于主动示爱了,还碰软钉子,其他之前跃跃欲试的漂亮姑娘就得掂量下了,万一拿捏不好这么多人面前丢脸那可就很难捡起来了,不是人人都能跟这汪古典美女一样巧笑嫣然一笑置之的做到烟火气都没有呢,这时候也觉得她手里那扇子是真不错,起码时不时的展开点遮住小半张脸,也看不到她嘴角下意识的变化呢。

    所以这小道具是真的有用。

    于是后面提问的就没涉及到私人问题了:“您最推荐的读书办法是怎么样?现在想要专心的读一本书,时间都是碎片化的,每天那么多现实的工作还有家庭琐事,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岁月静好、悠然自得啊。”

    石涧仁轻松:“就跟我的婚姻爱情观仅限于我,根本不向别人推荐一样,读书方法我也不推荐我这种带有很强功利性的阅读方式,因为我是花了十几年建立起一套自己的学习方法和知识体系,现阶段就是看菜下饭,需要什么就集中火力学习什么,但在集中学习之余,我就是通读那些基础性的大部头,至于说时间问题,我想读书和不读书的差距并不是每天这短短一两个小时的碎片阅读,而是日积月累下的两千个乃至两万个小时,一天不读书,你和别人的区别或许只是少知道了一个有趣的段子,一年不读书,十年坚持读书,你和别人之间就是涵养跟气质的天壤之别了。”

    类似这样的问题,石涧仁回答着简直手到擒来,引来一次次热烈的掌声,显然石涧仁这个把读书读通透了的家伙,总结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大道理,但基本上都很实际,譬如一本书读完以后,真没必要死记硬背,只要有那么一刻,这本书里的一句话、一个词能给生活、工作一丁点的启发,这本书的使命就达到了。

    这样的说法简直让不少人如梦方醒。

    他还大力驳斥了现在书店里面畅销的那种噱头书目:“世上根本就没有非读不可的书,所谓一切不可错过的书单,若非课本教材这类必修课,都没意义,只有适合自己的,自己真心喜欢的书,才是对你有意义的书,因为你的世界观、价值观才会跟着认同这些书,这是个在书海里面翱翔的过程,对于形成自己独立思考能力,而不是只会人云亦云有很大的好处……”

    这让贾崇圣都学着他自嘲起来:“您这么说,可不是会影响我们书店这种书籍的销售情况?那您可得经常来帮坐标书店拉拉人气。”时间已经差不多,这话基本上算是结束语,等着石涧仁一口答应说会经常来,就可以跟大家告别了。

    石涧仁却当面拆台:“靠情怀是不可能把事情长久做下去的,这家书店如果一直在亏损,哪怕是靠着这么多喜爱的读者来帮衬,那也不是永远留存下去的根本之计,我习惯的思维模式是,既然这里销售不好,无法做到自给自足,那就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要让这里良性运转起来,那才是生存之道。”

    贾崇圣也不生气,立刻打蛇顺杆上的反问:“石先生有什么建议呢,我指的是下意识的那种本能看法,有时候发自内心的下意识反应可能才是最正确的。”

    石涧仁稍一沉吟:“两条建议,第一,我们新知协有位万先生万乾,我曾经听他提到过日本东京都有家书店,也是卖情怀,但是已经卖了一百三十年,到现在依旧屹立不倒,您可以跟他多聊聊,甚至去学习下为什么,这也许是条路,但我觉得这种榜样也有可能会带来误导,毕竟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人文历史心态经济状况都不同,生搬硬套甚至可能是个大坑,但多借鉴没有坏处。”

    当着这么多观众,直接谈商业运作的情况,似乎就是在展现石涧仁的阅读学习法带来的成绩,周围这些阅读者不管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听得聚精会神,贾崇圣也是其中一个:“嗯,您说的这家丸善书店我也听说过,日本人在传统维护上,不比英国人循旧的传统差,我们中国人还是不太一样的,第二条呢?”

    石涧仁对对方的宽泛知识面眯眯眼:“这个季度我们已经拿下北部区的一栋三十三层大楼在装修,有家奶茶连锁机构、云仁装饰、仁人食品、大唐网、餐饮集团、酒店集团等一系列企业的办公部分都会转移到这栋由市委市政府全力支持的互联网大厦里面去,其中非常需要广告支持的食品公司甚至想预定一到七层的裙楼空间,但现在我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把这一到七层裙楼,像这周围的商业大厦一样,整个做成书店,一座集中了茶坊、餐饮、咖啡店、文具甚至服装消费的书店式大型商场,会不会是书店行业的一个新突破?”

    全场寂静,可能石涧仁现场演示了一回价值过亿的投资,是怎么出炉的戏码,原来看似匪夷所思的那些大项目大构思,一开始也就是这样随口说说?

    石涧仁看起来是随口说说,贾崇圣的额头几乎是肉眼可见一般立刻汗如泉涌!

    书商老板可能明白自己遇见了一个一辈子也许只有一次的机会。

    就跟站在赌桌前面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