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4、珠混鱼目,光华自现
    新闻媒体仿佛也分成两个世界,一个是各种观众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加娱乐节目,另一个就是基本活在体制内的正统媒体窗口,后者也不觉得自己没多少老百姓在看,反正自顾自的只传达上面要求传达的那些新闻。

    以石涧仁在有线电视台呆过小半年的经历,他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专门针对体制内各种先进人物的媒体队伍,应该属于宣传部门,很快就过来自来水厂给先进分子录像拍照,一切都是非常模式化的,从准备好的台词脚本到拍摄角度,都要凸显出这样一位奋战在一线先进人物的伟光正,石涧仁只需要乖乖的照着做就是了。

    他也不反抗,只是提出尽量把拍摄场面放到车间或者生产流程中去,石涧仁从来不怕自己的下属看见自己在干什么,甚至都不担心其他员工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样跟他们拉开了距离,反正拍摄活动过去之后,石涧仁基本都留在现场听工人主管们过来开他的玩笑。

    还别说,这种做法让一线员工们很贴近他的获奖生涯,很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好奇的打听这些画面什么时候能在电视上看到,到时候也好通知左邻右舍都一起来观看厂长在镜头前面摆造型的样子啊。

    其实石涧仁和工人们都没把这模范先进人物当回事,也就看这榜样作用能不能影响到什么人了。

    大概就在十二月中下旬的时候一个周末,石涧仁按照贾崇圣的安排去坐标书店座谈兼见面会,贾老板还是很有行业经验,把见仁见智的石正经要来开座谈的宣传画在书店门外挂了一个多月,哪怕这是个极为冷门的座谈见面会,胜在守株待兔的宣传时间够长,这些日子只要来坐标书店逛过的读书人,多半都会注意到这则消息,而且在柜台上和茶几上都有摆放请柬,可以随意拿取,万一到时候人多就可能要凭请柬入场了,这也算是个心理暗示,显得多正规的样子,反正是免费的,免费就很容易引起别人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理,石涧仁下车的时候发现居然有点黑压压的一大片。

    在江州的这几年,石涧仁光顾得最多的可能就是书店,当然听说过这家在全市口碑最为人文气质的民营书店,但是他却只是简单的过来逛过一次,其他时候基本上都集中在大学区那校门外的几条街上的专业书籍小书店里。

    不是书店不好,只因这里是文学青年、小资文化人最青睐的地方,不是他热衷的,石涧仁没有时间看抒情散文跟各种文学作品,也不需要用文学著作来塑造自己的情怀跟内心,这一切在下山的时候已经生产定型了,所以他都是非常有目的性寻找自己需要的那些工具书,各行各业的专著来进行学习,这恰恰是坐标书店相对比较冷门的部分,譬如说在这里是没法找到自来水生产过程和工艺流程的,所以他也没指望这里能有多少人,谁认识自己啊,不就是个在娱乐栏目里面不怎么出名还不怎么讨喜的主持人么。

    但显然他低估了这个信息化年代的特色,石正经这个形象可以说是过去一年左右时间里,每周固定密集出现的一个符号性的明星了,可能他一直生活在水厂这个比较简单的环境里,工人们也先习惯了他是厂长,再附加电视主持人这个身份。

    其实石正经已经是在要看电视娱乐节目的老百姓里面家喻户晓的人物,特别是节目中还多次提到他是江州本地一家水厂的厂长,同时还是倪星澜、牛鸣雷的经纪人,只要提到后面越来越火红的两位就肯定会提到他,所以在江州本地人里的知名度非常高。

    况且就算不喜欢他,只要有了知名度,任何人的圈子里面多半有喜欢他的,坐标书店这样的推广方式把请柬真的流传到了不少喜欢他的人手中,其实本来目标也不高,寻常作者见面会、签售会都是以百人为限,只要能凑个几十号人让场面看起来不那么冷清就行了。

    结果今天,这现场,不说人山人海,起码四五百人是有了,把本来就不算很大的坐标书店挤得满满当当!

    顺便说一句,坐标书店在江州最为繁华的纪念碑地区步行街一个背街小巷子里,这样才能让运营成本尽可能的低,现在石涧仁的商务车想经过停到里面的停车场去都比较艰难了,这让本来准备自己在书店门口下车的石涧仁都忍住了,让孙临才继续慢慢挪过去,虽然吴晓影、柳清跟纪若棠都给他推荐还是安排个司机,石涧仁也觉得有这个必要,但最近两三个月基本都在水厂,一周才去一两次产业园,他觉得司机一直呆在水厂无所事事简直是谋杀别人的生命,所以还是自己偶尔开车吧,今天纯粹是孙临才借着周末也一起过来看看,这位现在学英语和德语已经到了有点疯魔的地步,能从中找到快感的那种。

    所以这会儿都是用德语笑话厂长:“您也是明星了啊,您看看,看看,还有拿着您照片的!”

    两个人在车上,石涧仁肯定不会架子十足的坐后面,也皱紧了眉头凑在窗户边瞅:“对啊,什么照片?”

    结果话音刚落,就被近在咫尺的粉丝给发现了,简直炸锅:“来了!来了,在车上!”

    那一刹那,完全有前仆后继叠罗汉压在商务车上的气势,孙临才吓着了,赶紧刹车:“您,您还是下车吧!”都换中文了,这对于他来说是最近多么罕见的啊。

    石涧仁也觉得有这个必要,整整衣服深吸一口气,就试着慢慢推开副驾驶的车门出去,差点没被涌上来的人一趔趄扑在车门上压住了他的脖子,要是真成了那样,就肯定会成为明星见面会行业中的大笑话了,孙临才也没说狗腿的跟着跑下来给他当个保镖随从什么的,紧紧抓着方向盘看石涧仁被一拥而上的粉丝包围了,然后吞没,接着人群密集的朝着书店里面移动,外面给他腾出路面来,赶紧停车去。

    还好跟倪星澜经历的那些明星粉丝场面有点区别,没有太多闪光灯,石涧仁也足够健壮结实,感觉到身上不知道多少只手在乱摸,他也没什么吃亏的惊慌,只是放眼望去,居然发现个事实,女性居多!

    天晓得,一个气质文雅,身材健硕还温和博学的男人,是多么受文艺女青年的爱好,而且就算撇开热爱文艺这层光环,就凭是倪星澜的绯闻男友,可能就会引得多少想蹭热度的“美女”来看看有没有机会了,以石涧仁的思维模式,他恐怕想不到社会上对于名利的热衷程度比起娱乐圈里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这些年过于吹捧明星的高收入,太让人眼热了,特别是梦想能当个明星的那些女性,基本上得知这个消息,可能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就凭倪星澜的经纪人这个头衔,万一把自己看上了,那就一步登天啊!

    所以场面完全出乎石涧仁的意料,他在大学里面上课都远没有达到这种地步啊。

    不过想想也是,美术学院也还是大学,学生毕竟是学生,这可是石涧仁第一次公开在社会上露面,这时候再看看他周围为什么女性比较多,可能也能找到点原因了。

    异性相吸嘛。

    这让石涧仁在被贾崇圣带人护着走进书店以后,不得不考量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了。

    坐标书店确实跟一般的商业书店不太一样,到处都堆满了偏向于人文、情感等文艺气息的书籍,然后从书架到落地窗边到处都有可以坐着看书的地方,其他民营书店深恶痛绝的那种蹭书看,在这里反而是个比较提倡的事情,所以也能看得出来贾崇圣还是有情怀的,也怪不得他还得靠其他书商渠道弥补这里的营收了。

    石涧仁就被引到落地玻璃这边角落来,一椅一几而已,上面还摆了盆枯枝的小植物,单从这点布置就能读出书店的气质来,石涧仁落落大方的坐下,伸手摸出自己的手机关掉声音,打开手机上计时器放在小植物旁边,再给周围一个环顾的微笑。

    这是他跟苏以德学来的小动作,很能彰显出专业严谨的味道,他倒不是需要做样子,而是真觉得这样有用,也算是给其他人一个提醒,时间是有限而宝贵的。

    就这么几下,周围基本上都安静下来了,坐在这里的石涧仁面前很快挤成了半圆,最近的到他不过一米多的距离,盘腿坐着草蒲团,后面依次升高层层叠叠,最后玻璃墙外也站满了人,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这个黑黢黢的男人,年底了江州的冬季已经到来,但石涧仁依旧是黑灰色夹克搭配黑色长裤跟黑皮鞋,只有夹克拉丝的上方露出点白色衬衫领口,哪怕看得出来每个服饰件都不是便宜货,但还是普通得就像外面步行街上任何一个路人,如果非要在他身上找到什么亮点,那也许就只有眼睛了,稍有生活阅历的人都会感觉那透出来的温和跟睿智。

    也就是咋一看可能就漏过去了,但如果能定睛一看就会挪不开眼,哦,这个男人真不错。

    石涧仁惹女孩子喜欢,也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