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3、胸襟跟人生高度成正比
    其实真不是什么机密要事,朱宏涛跟石涧仁也比较熟悉了,开门见山的询问水厂这段时间的运转状况,石涧仁当然是一下就明白过来:“唔,运转情况还是良好的,各个环节没有出现纰漏,只是因为我现在承担了一些社会职务,特别是晚上的时间必须要保持足够的生产环节巡查,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您应该知道我们水务系统和电力系统差不多,是个二十四小时随时充满危机感的行业,就怕下一秒警报响起来,而且我们和电力部门有问题还能立刻断电不同,哪怕我们关上所有的闸阀,还是会有水流动在各级管道跟二次供水蓄水池里,随时提心吊胆都要去看看心里才踏实。”

    朱宏涛听了石涧仁这么说,看他表情也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按照市里面有关部门转交过来的文件,你已经被列入今年江州市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奖人候选名单,如果这时候水厂的运转有什么问题,肯定会影响到这个评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石涧仁不意外,当初那位供水公司副总裁不是说了已经把自己报上去要评先进么,所以表情泰然的点点头:“如果这个评选能带来什么正面效果,我当然是却之不恭,敢顶着这份荣誉去展现,但假若只是针对个人资历有好处,那就是受之有愧了,这座工厂从建设到运转做出比我更重大贡献的人,比比皆是。”

    朱宏涛笑着点头:“你明白道理就好,就跟你们在这次新知协的联谊活动中谈到的一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们党和国家也经常在采用这样的方法传递和树立榜样,从我们统战部的角度来说,更需要这样的榜样,你能清楚的认识到这点,我就不用废话了,很好,这个水厂厂长的工作也还能适应吧?”

    可能也是经过了杨秋林的点拨,石涧仁算是能理解点上级的思路:“本以为从休假回来会调整到其他工作中去,但现在想来以一个国资委下属企业的身份更利于开展工作,我服从安排,但也在培养相关工作岗位的人员,随时可以接替我的工作内容。”

    朱宏涛听懂了石涧仁表达的含义,徐徐点头对贾崇圣:“石厂长很擅长选择和培养不同岗位的管理人员,你……应该是之前有参加过知识分子培训班的,这次对新知协的成立筹办工作有什么样的看法和建议呢?”

    看来这做统战工作的,真还得有个死记硬背人脸姓名的功夫,贾崇圣连忙颇为荣幸的报上自己姓名单位:“刚跟石先生谈妥邀请他去书店做一次演讲,还想建议石先生写书出著作呢。”

    朱宏涛哦,看似轻描淡写的问:“那石厂长是怎么看法的呢?”

    当着石涧仁在,却不问石涧仁,让贾崇圣额头都有点冒汗了,忍住伸手去抹的想法艰难平稳些:“石先生……说,说现在不太合适。”

    朱宏涛这才把探询的目光转给石涧仁,这位就真的没有对领导多诚惶诚恐:“对,不是现在不太合适,是未来都不怎么合适,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很清楚,如果开书立传要讲什么道理,恐怕我要说的古今中外的大贤们早就讲过了,我只是个比较谨慎的实践者,在尽量把大家明知道是真理的东西,真实的履行实践,希望能在现实和理论中间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提供给各位参考,这种知行合一的核心,几乎都是人人皆知的道理,我再写书就是贻笑大方的炒冷饭了。”

    贾崇圣看朱宏涛是鼓励的眼神,才尽量跟上讨论的节奏:“以石先生的影响力,现在出书并不算很困难,不说别的,光是在电视节目里面有些金玉良言就足以凑成一本文集,不然真的是可惜了。”

    朱宏涛靠在担任沙发里,居移气,养移体,作为石涧仁现在接触最多的高级官员,他的确是带点工程师的那种学术味道,气度也比较平和,没什么着急和居高临下的感觉,可能这也是他能胜任统战部八方打交道工作的原因,现在很放松的看看石涧仁,对石涧仁的表情态度也很满意:“石厂长是个比较传统的人,把书看得很重,不是随便一叠纸印上字那就是书,必须要言之有物,自有风骨,能够传递思想和传承知识的,才能叫做书,对吧?”

    石涧仁笑:“也没抬得那么高,我一直认为书就是最好的工具,无论是实际工作中用得上的工具书,还是陶冶情操树立价值观的文学书籍,都是在帮助人变得更好,所以书这种东西还是最好有点内涵,有点新意,我是个不错的技术工种,能娴熟的运用这门工具,但并不代表我就能制作这种工具,叫我抄书还行,写书确实从来没想过,连在工作中也最多就是写点豆腐块一般的文件报告,从没几千上万的文字经历,我知道那还是需要一种天赋的,我从小其实接触的书很少,没那个条件,所以现在抓紧一切时间看书,印证以前学习的那些知识,查漏补缺就足够我忙了。”

    贾崇圣不知道是真的觉得石涧仁很投契,还是看这位高官都这么赏识熟悉他,反正是锲而不舍:“那有没有兴趣写点随笔评论之类的东西,我确实是很希望石先生能有些这方面的文字,我有相当多的报刊杂志专栏渠道,可以帮你推荐一下,这种一般就是千把字左右的东西,什么都可以,写完以后我帮你考虑拿到什么样的地方去发。”

    石涧仁不啰嗦也不敷衍:“嗯嗯,好,如果我有空写这种东西,一定第一时间拿给贾先生过目,这种不算违规吧?”

    朱宏涛点头:“对党外人士其实限制很少的,但如果你能手写一份给我看看,那我就当成纪念品保存了。”还笑着给贾崇圣解释:“石厂长的书法相当不错,以前我只是觉得好,但说不出来哪里好,结果前段时间偶然遇见位老领导秘书,看了石厂长手写给我们的报告,一个劲的想拿走,宁愿马上让人打印誊抄一份都要换走手写稿,说这种小楷功力已经很罕见了,像个练了一辈子的老江湖。”

    贾崇圣眼睛一亮:“您说的是……”

    但朱宏涛用眼神就制止了他:“嗯,所以石厂长能不能现在帮我正儿八经的写几个字?上回在产业园参观就看见你的办公室有写书法的几案,这里也有摆上文房四宝,我也好跟别人交流揣摩下到底好在哪里,内容不限。”

    不知道为什么,石涧仁几乎下意识的就觉得这提到的老领导跟那位徐大人有关,第一次听见他消息的时候,不是说他就是出了名的书法大家么,但朱宏涛却好像是要避免提到他的名讳一样,难道现在还有这种过于森严的上下级关系?

    又或者是徐大人出了什么情况,成了个最好不要提起的名字?起码在朱宏涛这样的高级官员这里,最好不要提到。

    当然这时候不是表现自己好奇心的时候,石涧仁笑着起身,就在旁边的茶几上铺开平时写书法的家伙事:“在我接受的教育里,书法就是一种用黑色线条,把中华文化贯穿下来的艺术,可以刚硬坚毅,可以潇洒自如,可以狂放不羁,也可以晦涩艰难,但一幅字就是一个人生,终究是要写完,断断不能半途而废的丢在那里。”

    说着真是随手就在普通报纸大小的寻常宣纸上挥毫行草,人文书店老板贾崇圣显然是个识货的,从石涧仁落笔写下第一个字就眼睛明亮的抚掌叫好:“真……”可那话语就那么噎在喉咙里了。

    因为石涧仁写的内容实在是太过出乎他的意料:“我有一瓢酒,足以慰风尘,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完全近似于口头语,仿佛跟唐朝诗人韦应物的简卢陟里的诗词比较接近,但后面两句是杜撰添加的,看着好似大白话的二十个字,一点没有唐诗宋词的那些工整对仗,甚至一点修饰的花巧都没有,感觉就是路边随便蹲着的干瘪老头子说的市井对话,可偏偏就是这大白话,却神奇般的从一碗酒独乐乐,只言片语就拔高到精神上众乐乐的绝对高度,气魄好大,大到让贾崇圣都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

    中国文字真是奇妙非凡,就像石涧仁刚才形容书法一样,看似平淡无奇的字句却能展现出浩瀚的胸怀,有些堆砌着无数漂亮字眼的文字展现出来的就只是空洞苍白。

    明显并不是对文学和书法多精通的朱宏涛反复把这二十个字念了几遍,还问石涧仁是不是有读错,因为有些笔法是连在一起的。

    石涧仁解释了:“喏,这也是我要给贾先生展示的意义,我就跟这几句诗词一样,有这样的心境,但却不具备多华丽辞藻的能力,这种东西只能触动能够理解的人,恐怕对普通读者来说只会嗤之以鼻,这都什么诗词水平啊……对不对?”

    贾崇圣迟疑的慢慢点头,朱宏涛却使劲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