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2、聚沙成塔已经完成了土建
    卢哲超的明星影响力虽然没有李尚俊那么疯狂,但更具有深厚的广度,靠着那几部著名的电视剧几乎家喻户晓,通杀少女到老太婆的女性观众,覆盖面也不只是韩剧重点的城市区域,包括城乡再到很多男性观众都对他耳熟能详,可以说江州产业园的江州乐餐馆就是瞬间倒戈,已经可以自豪的给整条美食街的其他餐馆宣称我们卢老板怎么怎么……

    据说卢哲超还给这家餐厅简单的开了个员工会,希望大家能一直同心协力跟他一起把餐馆做好,别砸了他的名声,以后顾客再来吃饭就是给他卢哲超的面子,敬请各位把顾客招呼好,他也一定会保证大家的合法收益,整个餐饮集团一定会蒸蒸日上的。

    然后苏以德再一鼓作气的拿着卢哲超的牌子,快速给最后三位直系亲属签署了股份换协议,或多或少的警告了一下对方,既然这边连卢哲超都能请来做名誉主席兼代言人,那就是铁了心要把整个集团做大做强,如果再不识趣的胡搅蛮缠,那就别怪翻脸不认人了。

    这种手段普通人可能不相信,但跟随秦良予见识过各种场面的子女肯定信,他们认可的世界就是钱权交易的世界,在真正强横的权力面前,比平京那位吕经理还撒手得快,况且还有那么点象征性的股份呢。

    可能石涧仁一贯的谦谦君子风度还是需要些其他态度来协助补充下,总之关于江州乐餐饮集团的资产转让工作很快就进入到一个顺畅的阶段,剩下就是苏以德的律所负责程序上的事情,卞锦林带着营运团队做市场维护,赵子夫也终于可以试着把培训组派进江州的几家餐馆培育人手。

    江州媒体最先爆出来的这个半娱乐半商业消息很快就被全国娱乐媒体转载,整个江州乐集团旗下餐馆顿时赢来一大波食客爆满的销售季,不管是不是喜欢这里的味道,起码这里跟卢哲超有关,还是个如此正面的慈善餐馆,所以连餐馆员工的腰都挺得直了很多。

    不管实际上的品行如何,被人认为品行高尚,总还是个值得自豪的事情,绝大多数人心底也是向往这种自豪感的。

    所以已经逐渐收拢汇集在产业园的江州乐集团行政总部居然接到了不少全国各地要求加盟的电话。

    柳清问石涧仁,石涧仁说你们自己拿主意。

    于是就在员工食堂吃饭的各位高层自己开会,齐雪娇最后拍板,先来看看,请这些人都自费来产业园参观下江州乐餐厅和康复中心,然后餐厅总部未来肯定也是要搬进新大楼的,现在就请各地希望加盟的人来参观,石涧仁也可以顺便看看人,借此扩大江州乐餐饮集团的规模并不是坏事,重点是接下来由谁管理这个已经有两三千人的集团公司。

    本来大家都以为卞锦林会当仁不让的,结果这货说自己已经在餐饮行业搞了十来年,实在是已经有点腻味了,仁总当年也是用更大的情怀把他忽悠过来,现在只是临时驰援,最终还是要留在大唐网干自己梦想的大规划,而不是餐饮集团那显然能看到结果的道路。

    其实他还有点说错了,这家集团的未来不那么千篇一律。

    不到一个月时间,不但陆续有申请加盟的各地餐馆老板过来,还有不少资本方来跟产业园接触,询问这家餐饮集团有没有资本运作上市的打算,包括卢哲超都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在平京也接到不少类似的询问。

    很明显卢哲超的形象和一家完全属于慈善机构的餐饮集团这两个元素叠加起来,确实造就了一支潜力股,很多人都能看出来。

    但这时候显然不用石涧仁说,各环节都已经驾轻就熟的拒绝了资本进入的可能性,但是对申请加盟的倒是客气对待,能过得吴晓影、柳清还有庄成栋等人眼的,再给石涧仁过目。

    所以自来水厂居然变得有些车水马龙了。

    不光是隔三岔五产业园都会带一群人过来“参观”,新知协的那些准成员也不断有人过来拜访石涧仁,有些人的热烈和熟络程度让石涧仁都有点吃不消。

    如果他还是那个汗流浃背的棒棒,天天蹲在路边估计都很少有人会正眼看看,哪怕他都站上电视演播台成了当红节目的智慧担当,还是不会引来现如今这些人对他的青睐,毕竟按照正统的价值观,现在这样一个带着官方背景的民主党派筹备组组长,各方关系资源深厚的年轻人,在江州这样一个本地可以带来现实利益的圈子里,确实是值得很多人结交了,而且不光是为了好处,还真有些人是带着倾慕的态度过来找他谈天说地的。

    一时间自来水厂厂长办公室居然有点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的味道,毕竟来的人几乎个个都能在访客本上写下个响亮的身份,所以保安们也顺带都把腰板挺直些,仿佛随时都在表达一种刚刚来的可是位集团公司老总,你这么个小书店经理可不算什么的态度。

    其实石涧仁很有点不胜其烦,他不是诸葛亮,不需要在隆中广开大门,探亲访友积累人气,但现如今这个筹备组的工作确实又需要跟这些人多打交道多交流,相互加深印象,对其中很多人都是呼朋唤友带来一些价值观趋同的伙伴也更需要,可这种动辄一聊就是两三小时的清谈对他来说极为浪费时间,而且经常晚上好几拨儿人七八个十来个,或坐或站的在带着欧洲风格的厂长办公室里面谈天论地,针砭时弊,颇有些政治沙龙的味道,也许换做当年那位在平京搞沙龙的何老板可能会很喜欢这种长袖善舞的感觉,但石涧仁真的不爱清谈啊,他崇尚的是实干。

    这时候终于明白古时候的端茶送客是个多么有用的约定俗成了,以至于不得不跟孙临才约好,只要他伸手把桌子上的书挪挪,秘书就偷偷安排车间用对讲机呼叫厂长过去看看生产问题,而且还往往都是比较麻烦棘手,非得厂长过去督阵的事情,然后石涧仁跑那边去看书到等人散场了才回去。

    于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后,连统战部都知道北部区石沱水厂生产系统经常出问题,很是为北部区人民的自来水供给感到忧心!

    所以朱宏涛拿到上面转送过来关于石涧仁的报告时候,不得不掂量下,晚上亲自到自来水厂看看情况了。

    正好今天水厂不用出故障,因为还是有跟石涧仁聊得比较踏实的,既然是针对知识分子的范围,江州比较有名的几家民营书店老板也在新知协的交流范围中,其中一位更是一直都以人文独立标榜的书店老板来跟石涧仁聊过好几次了,他没有去参加了月亮湖的自驾游,但听了朋友回来转述介绍,就找到石涧仁这边,希望能请他去书店做一次讲座见面会,而且这个说法都是过来接触了两三次,贾崇圣才拿定主意给石涧仁提这个邀请,当然这个活动是免费的,不可能提供什么报酬。

    四十多岁的贾崇圣坦言:“我是个学理科出身的,却鬼使神差的走上开书店这条艰难的路,而且还不是以码洋为目标的那种书商,纯粹就是个希望能多卖点文化给这座城市的心态,之前几次接触是没太注意石先生你这种少年得志的明星,直到这次去了自驾游的回来告诉我那个星星灯读书会是你搞的,我才去把你的电视节目都找来看了一遍,把有关你的发言全都看了一遍,我想是我之前过于经验主义了,你也是个有情怀的人,听说你还在美术学院每个月授课,所以才有这样一个想法,你看行不行?”

    基本上和贾崇圣的意料差不多,石涧仁一口就答应下来:“没问题,不过我不担保有多少人会听,你说电视观众可能还有些认识石正经,读书的朋友估计很多都不知道我是谁。”

    贾崇圣笑了:“见微知著,石先生的确是个不把金钱看在眼里的人,很多文人作者遇到这种事情多半都会先谈利益何在,而不是说讲座本身会带来什么意义,所以这只是我对你的一个小邀请,另外一个想谈的才是重点,不知道石先生有没有兴趣著书立传呢,虽然我的主业是放在书店的文化传递上,但实际上这样的书店是亏损经营的,我得靠当书商来养活书店,我看过你的电视节目,你的思想跟头脑在年青一代里面非常罕见,有非常完整和清晰的世界观,你也很自信的带着这样的态度传递价值观,所以我觉得要是写本书,没准儿还能传递给更多的人……”

    石涧仁从听到提议就有点忍不住,但礼貌的等贾崇圣说完才摇头:“其实您给看高了,我不是什么罕见也不高明,甚至我都没有完整的思想体系,我既不认为国学儒家多辉煌要继承,也没非要一味崇洋媚外,我坚持的那些东西其实都是最基本的人文道德,可能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已经淡忘了,反而觉得我这样的才是特立独行,我也认可这个可悲的现实,但一路行来不断的收到正面反馈,而且越来越密集,我只是期望把这些基本的美德,比如温和、思考、阅读、坚持、专注等等根本上不值得大书特书的基本素质传递开来,假若能变成社会正常的行为,那我就达到目标了,这才是我倡导读书会的目的,因为穷人的孩子,更愿意主动抓住读书这件事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让他们接受的可能性更高一些,我这样说是不是让你有点失望?我的做法其实一直都是包含了些小心机在里面的。”

    这才是一个谋士跟普通文人的区别,石涧仁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性的,他都是反复分析状况,掂量手中的资源,然后尽可能物尽其用的完成一条眼前的路,很少有一蹴而就的野望。

    贾崇圣脸上真有点掩饰不住的表情:“原来是这样……但……”他还心有不甘的要说什么时候,朱宏涛就轻轻敲下开着的办公室门进来了。

    石涧仁看见是统战部的副部长亲自前来,连忙起身迎接介绍,贾崇圣显然也是认得这位时常露面的统战部高官,想回避但又舍不得告辞的模样,让朱宏涛都看出来了,笑着让他坐下一块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