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1、最大的恶,往往以爱之名肆虐
    中午简短的媒体见面会,让临时被公共事务总监邀请来的江州本地媒体记者们惊喜不已。

    当初为了方便,江州伤残儿童康复中心是挂靠在润丰影视集团的,但有了江州乐餐饮集团这样的从属关系,就得独立出来,是苏以德建议安排还是作为产业园的配套独立机构来重新申报,也是他和石涧仁现在所处的社会地位,在江州市这边办理手续非常快,所以产业园地产总经理柳清作为康复中心的所有方,跟康复中心的管理运营挂名总经理吴晓影一起出席了这场“名誉董事会主席聘任仪式”。

    卢哲超的场面感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一身休闲装就是昨天跟石涧仁吃路边摊的打扮,全靠化妆师收拾出来些明星派头,特别是发型很有时尚味,站在众多镜头跟闪光灯面前侃侃而谈:“时间会证明这不是作秀,江州乐餐饮集团是江州地区覆盖全国的大型连锁餐饮机构,我愿意主动来担任这个名誉主席,除了被这家集团心系慈善事业的人文关怀感动,也是想陪同这家餐饮集团走得更平稳一些,让更多朋友到江州乐餐厅吃得更好更美味的同时,也让仁爱伤残儿童康复中心的孩子得到更多帮助,让这家康复中心拥有承接帮助更多孩子的能力,所以接下来我还会宣布一系列跟江州乐餐饮机构的利好项目,敬请各位关注,并且全社会都一起来监督我们江州乐餐厅,哪里没做好,直接跟我说!我会公开自己的邮箱、工作秘书处的联系电话,只希望江州乐餐饮能做得越来越好,请相信我,您来江州乐餐厅消费的每一分钱,去掉运营成本以后,都会进入伤残儿童康复体系中,帮到那些艰难面对生活的孩子,谢谢!”

    起码到现在,连倪星澜都还没能这么直接把自己的名誉摆放在一个完全可能一败涂地的冒险状态下,而且卢哲超这么做,对他自己真是有百害无一利,哪怕只是任何一家餐厅爆出来什么食品卫生状况,可能都会牵扯到他的名声。

    但卢哲超还是这么做了,仅仅是到产业园这家江州乐餐馆吃了个中午饭,就毫不犹豫的正式面对了所有媒体。

    展示了身份的卢哲超让产业园美食街上人山人海,堪比之前的国庆节游客盛况,只是这里还挤满在产业园和周边上班得到消息的工作人员,好些餐厅自己都不干事儿,全跑过来挤着看热闹了。

    吴晓影都不是开玩笑的,从看见卢哲超开始,她就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迷妹,倾慕的眼神一直显露无遗,一路上从产业园介绍、康复中心参观到江州乐餐馆用餐签协议,都当仁不让的一直陪在旁边,侧身保持目光迷恋的锁定,以至于很多媒体都把她跟卢哲超同框拍进去,让消失影视圈好久的前二线女影星再次让人惊呼,原来她干这个去了?

    柳清好点,气质一贯清冷嘛,况且她还叫了她妈过来看明星,柳妈除了要求悄悄跟卢哲超合影拍个照,还叮嘱女儿要保持点距离,免得女婿看了不舒服,所以吴晓影陪明星,柳清接力面对媒体:“仁爱伤残儿童康复中心是一家民办慈善机构,没有盈利项目,甚至没有收费项目,所以一直是一群怀揣梦想的人在共同努力推动,所以在这里要感谢润丰影视集团慷慨的把两家康复中心都转赠给了江州文化产业园来,更感谢江州乐餐饮集团上下齐心协力的为把整个集团打造成全行业第一家慈善餐饮企业而做出的努力,现在所有江州乐餐厅正在转轨调整,所以可能工作中有些瑕疵,也请各地餐厅运营人员加快调整,把注意力全都放到如何扩大餐厅品牌知名度的重心上面来,我虽然对整个餐饮机构没有任何支配权,但会在董事会授权下全面监管整个餐饮集团的运营,做成一家完全透明化的慈善集团……”

    柳妈看着那个气质非凡的女儿,简直都要醉了,不停的拿小相机拍照。

    而在远离这个采访中心的唐楼落地窗前,杨秋林也在陪女儿看,卢哲超和柳清面对外界讲话时候只字不提秦良予也是她的建议,稍微了解一下这家年盈利数千万的餐饮集团为什么会整体转让给慈善机构,她就明了背后的来龙去脉了,表情又回到那种看穿一切的了然跟冷笑:“不过是舍帅保卒的小伎俩罢了,他也知道他大祸临头,不这么做,什么都保不住,如果不是小石的人品和自身素养够有说服力,他这套把戏甚至能把人拖下水,小石还是应该更谨慎些……或者说他胆子其实是挺大的,这件事跟你沟通过没?”

    齐雪娇无奈的轻轻呵口气在玻璃上,透过那有点模糊的透明体看外面的世界,好像声音也变得有点模糊:“妈,我不否认您说的这些是事实,但我们就不能换一个角度来看,尽量从善意或者美好点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我和石涧仁都相信他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个体制内混得风生水起的中下级官员,你说他两袖清风毫无私心杂念,怎么可能,甚至我们可以揣测他心狠手辣、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在石涧仁的接触影响下,终其一生最后也做了一个改变决定,如果我们用这样的思维来面对世界,是不是就觉得干净美好很多?”

    杨秋林转头回来已经是母亲的慈爱了:“我说错了,你本来就不该关心这些,小石还是不错的,连这个卢明星我看得出来都是真心实意的在帮忙,他名声还是很好的,我很支持你们。”

    齐雪娇更无奈:“妈,您知道我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一点奋斗信心,又被您给搅得七零八碎了么,我存在的价值,难道就只有给石涧仁保驾护航?给他撑腰壮胆?我认同他,就是因为他是我理想中希望看到那种真正没有私心杂念,所有心思都只是为国为民,又没有为了大目标就不择手段的谦谦君子,而他认同我,我曾经还认为自己是有那么点价值的,您这么说我都怀疑我到底凭什么能让他认同了,除了我姓齐,我就一无是处了吗?”

    杨秋林震惊:“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可从来没有害你的心思,只想让你开开心心啊!”

    齐雪娇伸手指在那渐渐化开散去的玻璃上画了个嘴角上翘的弧线,脸上却带着说不出的低落:“对,您都是好心,当我好不容易凭着做清洁爱卫生团结同学评上了班干部,您给班主任打个招呼,就让我当了班长,您知道我是什么心情?那时候你就说了是让我可以开心的给爷爷说,我还洋洋自得,同学也不懂这意味着什么,唯有老师看我的眼神就变成另一种模样了,当我凭借自己的学习成绩,还有我想逃离平京投奔理想考到军医大,又是您给老战友打招呼,让我成为整个新兵连队的学员队长,这时候所有人都会议论我是不是有背景了,可明明我是凭借自己的学习成绩考进来的啊,妈,您明白我这种感受么,再说大二时候的立功受嘉奖,我真正的付出了热血和伤痛,可您非要帮我把这件事给演变成政治资本,去当全国先进学生代表,您还说这是为我好,可稍微有点脑子的同学都知道我跟他们不一样了,我立刻被孤立起来,围绕在我身边的全都是别有用心的人,原本内心就不够强大的我,所有真心诚意都变成了防备,您觉得我变成这个样子,真的是为我好?”

    杨秋林皱紧眉头,看着那个意兴阑珊的女儿。

    齐雪娇其实都有点欲哭无泪的灰心丧气了:“等到我再去援外、去非洲,那是为什么?我始终都在挣扎努力,想做一个能被人真正评价说句好的人,哪怕为此牺牲在那片异国他乡都值得,结果您又把我给弄回来,你真的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这一次我是彻底没法在军医系统里面待下去了,因为我这时候只能带着不要脸的嚣张活下去了,可我既不愿自暴自弃的做个浪荡叛逆的纨绔子弟,却又没法堂堂正正的面对所有人,您把我所有的希望都给扼杀了,您想过吗,只剩下石涧仁,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想放弃活下去的勇气了,您再来横插一杠子,我恐怕都要永远失去这种对自己的存在价值肯定了,求您了,就让我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和这些人做伙伴,而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什么给他们,他们从来都没有谋求我哪怕一丁点的背景因素,只是需要我这个人,这才是对我最大的肯定,求您了,好么?”

    杨秋林还有些欲言又止,但看着齐雪娇的表情终于按捺下来,心疼的抱住了女儿轻轻摇,目光再次投向远处的美食街,那边卢哲超正在和一大群激动万分的江州乐员工合影,石涧仁压根儿就没来参与整个过程,但显然所有人都是因为他才汇聚在一起的,深谙各种人际关系的杨秋林对这一切心知肚明。

    下午她果然没有再跟自来水厂厂长有交集,和卢哲超搭乘同一航班返回平京去了,本来的确是还要在所有女儿的工作伙伴面前展现一把的。

    那就且行且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