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70、没有知识要有常识
    结果自来水厂外面的夜市美食让卢哲超大呼过瘾,江州地区历来都是以麻辣味在全国著称,火锅就是这里的代表作品,可这片基于工厂家属区带动起来的夜市摊位上,很快涌现出来一大批特色各异的路边摊美食,哪怕国庆节后,随着水厂的运营进入冬季缓冲阶段,孙临才已经准备着手取消这个夜市,但愈发红火的水厂夜市已经不仅限于水厂职工加夜班以后来吃了,周边很多新建楼盘甚至市里面各处好吃之人都慕名而来,甚至国庆节还成了好多江州本地人才知道招呼外地朋友的好去处。

    浸在红油搪瓷缸子里的竹签肉,手指头那么大点吃起来鲜香异常,烤得吱吱作响的猪下水回味悠长,再加上看着就鲜嫩绿白红搭配的泡椒锡纸烤脑花,吃得卢哲超嘴里一阵阵倒吸凉气吧嗒舌头,还忍不住又探头看周围还有什么新鲜,石涧仁倒是笑着去帮他到隔壁端了碗甜水凉糕:“辣狠了,吃点这个就好。”

    卢哲超再也没电视上的儒雅潇洒,呼噜噜的一口吞了再可怜巴巴:“麻烦再来一碗?”实在是他一直靠戴着棒球帽和平光眼镜遮掩自己,不敢随处走动。

    石涧仁干脆给他端了三碗回来,他只吃了碗热腾腾的醪糟小汤圆,标准的养生做派:“辛辣刺激的东西偶尔吃点尝尝鲜就行了,不要这样暴饮暴食。”

    卢哲超好想拿那些竹签子插他嘴,鼓鼓囊囊:“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你还存心带我来这种地方吃!”

    石涧仁无辜:“东西都是你点的,这周围又没个什么喝茶的地方,就坐这里随便吃点零嘴聊天啊,我都没想到现在这里热闹得……明天叫人来检查下这一带的排水系统,别污染了我们的取水源。”夜市最大的特点就是脏乱差,满地油腻都是锅碗瓢盆乱洒乱倒的结果,可想而知每天凌晨的环卫工人清洗有多费力。

    卢哲超艰难的再吃口竹签肉,才下定决心的端起凉糕来慢慢抿:“你还真是心系本职工作,我回到平京以后,到倪小姐的工作室和她的几位制作同僚谈了谈,发现人手都是你帮她凑起来的,跟电视节目制作公司那边有些重叠,几乎每个环节的人手都相处起来很有素质。”

    石涧仁不居功:“人以群分嘛,我在润丰那两年主要就是负责内部人事管理招募,给倪小姐配备的当然都是品行上比较好的,她也是个善良的好演员。”

    卢哲超缓过气来了:“嗯,我在个行当干了二十年,如果不是自己还算有点定力,早就给拉得一潭污水,难得遇见这样一批整体都很不错的业内人士,所以我跟他们聊了聊,干脆也跟倪小姐一样,借着这个团队的平台自己做档美食节目,和见仁见智可以共享资源,交替互补,现在来吃了这么一顿,我更有信心了,就是做全国各地的街头美食。”

    石涧仁其实也是有点好吃的,不过他能控制口腹之欲:“这……也能给江州乐餐饮集团带来帮助?”

    卢哲超点头:“跟你说话就是轻松,你也不用把我想得太过高大上,拍戏对我来说已经精品化,你也管理过影视集团,知道遇见好的本子有多难,而且就算有好本子,能不能拍,拍了能不能上映,这中间的变数太大了,我自己就有两三部片子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到现在还不能在国内上映,我又不能随便糊弄自己,所以做节目是个最好的保持曝光率方式,这点还是我从倪小姐那里得到的启示,与其说到处去上通告露脸保持热度,不如自己掌控一档节目的主题跟内容,所以对我来说是名利兼收的事情,换做其他时候让我去搭建这么一套班子很麻烦,磨合跟筛选人手就是个大问题,但现在你和倪小姐有现成的,我就占便宜了,所以节目收益我会跟制作公司协商比例的,然后顺带宣传餐饮集团,也算是给我保证形象,前提就是这家餐饮集团必须真的把纯利润放在慈善事业上。”

    石涧仁不为难:“这块我跟你站在同样的角度,我不拿一分钱工资收益,纯粹监督过程,会引入高级会计事务所来负责全程财务监管,顺便可以炫耀下,从北疆回来以后,我就负责搞一个统战方面的民间团体协会,其中就有会计师协会,我相信能安排最好的人手来做这件事。”

    卢哲超也不多问了:“你说行,那我就按照这样来设计整个事情,能不能明天安排一场媒体见面会,我跟餐饮集团还有你之间签署协议,算是把这件事定下来,我就要返回平京。”看得出来他实际上也很繁忙的,完全就是为着这事才挤出时间过来洽谈。

    石涧仁考虑:“这边只是为了给餐饮集团一颗定心丸,重点我想还是你在平京策划好了新节目的时候,再跟餐饮集团签署一份独家推广协议,那时候再请众多媒体来炒作整个事件,明天就只是安排江州的媒体见证事件就行了,你觉得呢?”

    卢哲超笑:“我知道你们润丰在炒作上很有功底的,就按你说的这么办……走了吧,再不走动下,我这体重真的要超标了。”

    石涧仁看他没什么行李,准备帮他叫出租车或者安排自己的商务车送去酒店,卢哲超却随意:“我来江州,就是奔着来找你聊聊顺便再看看你的工作情况,就当是体验生活采风,住你家没问题吧?”

    石涧仁洞悉他想彻底了解自己的意图,嘿嘿笑:“你都不介意,那我有什么可介意的,这大半年我都一直住在厂里。”

    于是卢哲超还打着散步的旗号,跟着石涧仁到整个水厂去巡视了一圈,石涧仁才介绍自己在培养那位秘书,以前每天三次巡视,现在基本上都减少到晚上注意力最低的时候来看一遍。

    回到办公室,孙临才果然已经下班走了,但厂长办公桌上24小时监控屏幕上贴着不少提醒的便利贴,说明了孙临才的细心专注,著名男影星还在厂长座位上体验了一把,坐在那揣摩工厂厂长的心态。

    石涧仁客气的把休息室房让给来宾来住,卢哲超还把那本国富论带过去当睡前读物了。

    结果第二天一早大概七点半,石涧仁刚起来准备下楼去跑步,已经好几天没见到的杨秋林却独自一人也找到水厂来了,而且明显是带着查探的目的直接出示了个什么证件吓住了门口保安,然后上楼来,跟出办公室在台阶上的石涧仁碰上了:“起得这么早?”

    石涧仁有过被“丈母娘”一早查房的经历,现在简直心知肚明,笑着摇头退回办公室:“难得杨阿姨您也起得这么早,过来这边坐吧……”经过办公室休息室外的时候主动汇报:“有位男性朋友昨天过来拜访讨论工作,今天就要返回平京,我住办公室沙发,您稍等我给您沏杯茶。”其实是礼貌的抓了自己长裤到办公桌后面随便罩在运动短裤上。

    杨秋林略带怀疑的看看那休息室,然后背着手坐在沙发上考察:“我听齐齐说你就一直住在办公室,基本上家也不怎么回了。”

    石涧仁当然不会解释自己不回家的主要原因是躲“丈母娘”:“现在主要工作职务是水厂厂长,今年内是这个合资水厂初运营的重要阶段,我也正在培养合格的接手人,然后就会把主要经历放到新知协跟大唐网开拓欧亚大陆桥的工作上去。”

    杨秋林哪里是关心水厂厂长的工作:“这几天一直在陪着齐齐,你们认识的时候她都还没到三十,但现在……”

    既然直奔主题,那石涧仁也就不要脸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还是想撮合我跟齐小姐的婚姻恋爱关系?”

    杨秋林的脸上其实没戾气,当然她所处的位置也很难有戾气,但有点着急是真的:“既然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也看着你跟齐齐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了,我就很难理解,她是真的对你有感情,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走到一起呢?以前我可能认为你是不是还跟别的女性有来往,但这一次我能看得出来,虽然你周围那些女人不算少,但你应该还是个洁身自好有理想希望有一番作为的年轻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齐齐都是你最佳的人生伴侣,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走到一起呢?”

    面对两个重复的问句,情绪有叠加的成分,石涧仁还按照最近学习八股文的套路感受了一下才尽量简单直接些:“我想您所处的层面应该能理解,如果把所有精力放在事业和理想中,就无暇顾及家庭或者感情了,至于说我跟齐小姐之间,我想相互之间是认同和尊重,可能比利用来得更长远些。”

    杨秋林确实不会像看怪物一样看待这种说法,甚至紧盯着石涧仁的双眼神色说明她也确认石涧仁不是在欲盖弥彰,所以目光短暂的犹豫下竟然有些放软了语气:“小石啊,你要理解我这样一个做母亲的心,我们家的情况是很特殊,可以说我从来没有求过谁什么,更不会为孩子的事情跟谁……”

    结果好死不死的这会儿旁边休息室的门打开了,卢哲超睡眼惺忪的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这才几点,还没开始上班吧,昨晚那本……啊,不好意思,你们谈,你们谈……”看见有人立刻以明星的闪避速度消失弹回去了。

    但哪怕是瞬间,回头的杨秋林还是认出来了这位家喻户晓的著名男影星,可能以她的社会地位关系,也没这样近距离看到过卢哲超,更没看见这样随意的状态,惊讶得好艰难回头,然后不知道是被娱乐圈那些匪夷所思的性取向误导了,还是被卢哲超的身份状态诧异了,有点短路的慢吞吞开口:“你……不会是同性恋吧?”

    石涧仁差点噗一口把刚喝的水吐出来,这都哪跟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