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68、向前看
    石涧仁都惊讶,但看洪巧云胸有成竹的过来,还是赶紧介绍,苏以德听说这是美术学院的知名油画家系主任,尊重得那样子好像马上要找洪巧云承接大业务一样:“我对艺术家一直都很景仰,非常有兴趣多往来多交流!”

    洪巧云早就娴熟应对了:“以前在市里面开会也听过苏律师的讲话,非常有所得,未来您有什么联络安排,随时通过石先生指挥我,他已经全面代理我的社会事务好几年了。”

    这态度表明得简单清晰,苏以德笑呵呵的请洪巧云讲话,就差帮忙变个麦克风出来整理好。

    打从石涧仁认识洪巧云,这位在事业上就有挺强的掌控力,跟纪如青都能惺惺相惜的,现在更轻松应对这种场面,轻咳一声娓娓道来:“各位好,我现在在省立美术学院负责照明艺术设计系,在这个行业前两年有个很重大的事情,就是桂西省著名风景旅游区的那个山水实景演出,由著名导演全面负责的那个,各位应该都听说过吧?”

    这话一出口,顿时就炸开锅的热闹起来,有不少人还去看过那以壮族歌女为主题的大型山水实景表演,现在这么一说立刻就明白了。

    洪巧云压了压声音:“对,灯光是那场山水实景演出的重要部分,我负责的专业还曾经把这场演出作为一个重点考察案例来进行分析,所以我对这个有很清晰的感受,月亮湖很美,带着少数民族气息的质朴之美,刚才我们那位赵研究员曾经是我的学生,她也敏锐的抓住了这片山水之间的两种美,自然美和人文美,我想刚才石先生说到的榜样,就可以从这里着手,同样也来做这样一场山水实景表演,石先生曾经担任过大型影视集团副总裁,想来完成这个不难,我们也能提供最好的灯光设计,造就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让本地的年轻人不是只有跑运输的司机这一个选项,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歌舞表演需要大量的人手,这恐怕就能立刻树立起全新的榜样来。”

    石涧仁都有点憧憬了:“那谁,吴总监那天来的时候,看见这片荷塘月色,不都忍不住唱起歌来了么,可以的,可以的,我们好好策划下,把这个项目做起来,明天,明天跟阿妈、纪总还有在座各位有兴趣一起来商讨这件事的,就当成我们新知协这次旅游的社会实践活动,怎么才能有效的解决本地青年的就业状况问题。”

    苏以德带头鼓掌,结果从头到尾基本坐在旁边不做声的万乾终于发言了:“这个项目我想来投资,不知道能不能来谈一下。”表现的有些刻意的急切,仿佛谁要跟我抢那就太不仗义了。

    哄笑的人不少,但更多可能是对石涧仁又揽得一个吸金点感到羡慕,结果这家伙耸耸肩:“我说了我在这里最多是个不拿工资的顾问,具体要怎么谈,旅游公司方和度假酒店方可能是重点,你找错人了,你们是赚是赔都跟我无关啊。”

    苏以德是觉得协会的这个势头很好:“在座各位不知道对今晚的茶话闲聊会有没有收获,从统战部倡议领导这个协会的角度来说,就是提供联谊交友,相互沟通增加合作机会的平台,也希望通过这些活动,接触到的人和事,能够对大家参政议政的心态有所触动,我们既然能够调动一些资源,做出一些努力,那么最终是会看到一些改变的,也许一开始点点滴滴很微不足道甚至还有失败,但这么多人同心协力的话,坚持下去给我们一个不断尝试的机会,那些看起来遥不可及的目标,也许就能在我们的手中改变,起码我刚刚踏上律师行业的时候,从未想过会在全国物权法上留下我的编纂痕迹,石先生刚刚来到这片山区的时候,也没想过会变成今天这样,但我们都有一颗不愿妥协的心!希望新知协能够为在座的各位,都提供这样的动力,我们的潜力会非常巨大,在我们熟悉的领域内,在我们整个人生中,迸发出更多更伟大的自我价值实现!”

    这一回是石涧仁心悦诚服的跟大家一起热烈鼓掌了,可能还是有岁数的原因,他这么个小年轻对学生谈理想谈抱负还可以,面对一群年纪比自己还大的各行业菁英讲自我价值实现,就有点传销式的力不从心,但苏以德讲出来就底气十足,感染力强劲。

    在座的应该都是成功者,不同程度的获得了成功,而几乎所有成功者都认同“坚持,是世界上最大的技能”这个基本原则,大部分更是有非常深刻的体会,所以听了苏以德的说法,掌声热烈得荷塘上都惊起不少动物了,直到陆续走出清风廊,都还在交流今天的得失。

    纪若棠赶紧安排人在通道口迎接,安排了夜宵请各位慢慢享用。

    赵倩看石涧仁被苏以德、万乾他们围着一起出去,也不失落,悠悠然的打算溜出去,结果被齐雪娇一把抓住了:“就没来主动跟我说两句?”

    这姑娘冷不丁的给吓一跳,看了人才嘻嘻笑:“你忙嘛,看起来你这腿是真的全好了,气色真好。”

    齐雪娇爽朗的搂着她叙叙旧,对她的纪录片生活感兴趣得很,然后却遇见洪巧云在门口等着呢,要拉赵倩去跟她住,准备请她当小艾的干妈,她还担心自己和女儿之间有代沟,觉得赵倩可能好沟通一些,齐雪娇就干脆跟着一块去。

    所以第二天浩浩荡荡一群姑娘去参观赵倩的工作室,齐雪娇还迫不及待的要跟赵倩去上山下海的拍点纪录片看看。

    石涧仁这边就真的开始跟旅游公司全面商议关于拓展表演项目的工作,具体怎么搞自然是要后来设计构思,但这个能调动一两百名青年群众演员的项目让阿妈拍手叫好,各种项目合作细节大概谈了两三天,主要是犹豫以云端酒店的荷塘月色加外面的茶海来作为表演场地,还是用色彩瑰丽的月亮湖来当场景,这个得后面专业人手来确定,资金由万乾来负责引入,只是他一反常态的不是只提供贷款的资金回报,而是要在表演项目上以股份性质参与进入,但说好除了审计资金以外,不会对项目本身指手画脚,洪巧云这边负责整个项目的灯光设备以及设计采购,起码有十多位专业人士共同参与了一系列洽谈,感觉放了大假,这些行业菁英还是喜欢讨论专业。

    苏以德也来了,也在试着了解融入石涧仁他们这个团队的状况,以代理律所的身份签署好几份旅游公司跟各方的协议,然后苏大律师还顺便跟批改作业似的把山寨新村的村务公约给梳理出来,如何协调管理这么个少数民族村落,由一个全国起草了物权法的大律师来免费写,确实是看在石涧仁面子上了,关键是阿妈也意识不到这位蓄着大胡子的和善律师有什么来头。

    石涧仁没参与谈这些,他只是琢磨着跟傅育林商量出一个细节,首先就是争取把景区门票这事儿给取消了,现目前看起来确实是景区一个相当重要的收入,但只要随着表演项目的推动,就应该让利润主要来自于景点内的消费,无论是山寨原址的民宿,还是纪念品的开发,都应该取代那点门票收入,从风土镇老街景区的经验来说,只有推动景区内消费,才是让当地人最好融入的方式,没了门票收入,也就没了整个景区钻空子偷逃票的土壤,然后再在县里面主要街道立几块大广告牌做宣传,推广景点特色,提醒游客别被野导游坑了。

    傅育林本来就擅长旅游景区操作,跟着纪若棠过来完成了酒店后,被借给了旅游公司,可能还要呆段时间才能返回江州,断了腿的老头儿表示自己坚守到表演项目完成,还是想返回公司那边参与度假酒店建立,这些日子又有了不少新想法。

    所以说整个国庆小长假,石涧仁根本就没得到过什么休息时间,几乎一直都是在酒店、茶厂、新村和月亮湖山寨之间考察,万乾还雷厉风行的确认了幼儿园的园址,最后一天安排所有新知协的成员有孩子的跟当地同龄人一起举行了新知幼儿园奠基仪式,据说他这边已经确认有了五十多万的捐款,会马上把这第一家幼儿园给成立起来。

    旅游很圆满,还促进了政治团体的内部认知,更满足了中产阶级做善事回馈社会的心理,所以各位新知协代表一起返回江州去的时候心满意足。

    直到上车,才看见赵子夫两口子更心满意足的回到车上同行,只不过看石涧仁的眼神肯定有点不一样,柳清和纪若棠都看出来了,赵倩连车都不来送,更有问题。

    最后才是那个神兮兮的孟桃夭也不知道这些天跑哪里去玩了,不声不响的回到车上就打瞌睡避免被问话。

    齐雪娇和她妈也跟着一起返回江州,但石涧仁很快就被约到苏以德的保姆车上,加上万乾一起,全程讨论这次联谊交友秋游会的得失,对哪些人在这几天中表现出来与众不同的进取层次都做了整理,回到江州就要开始进一步落实到新知协的成立实务操作了。

    苏以德笑自己为这个奔走了好几年,一直有点呼吁无门,结果从今年去参加全国代表大会就发现这方面政策开始被重视,然后有了石涧仁和万乾这两位年轻干将一起加入,自己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顺风顺水啊,有着丰富挫败经验的大律师还告诫两位年轻人千万不要觉得事情就这样轻而易举了,要随时准备经受更多的心灰意冷,然后又给自己加油鼓劲的不断重复过程。

    石涧仁表示非常感谢前辈的这种悉心教导,万乾开始算自己到底能做多大的投资,关心石涧仁他们那栋新大厦的项目需不需要资金,现在感觉已经搭上线成为合作伙伴了,就可以多深入一些。

    石涧仁还是喜欢听苏以德讲那些司法界的故事。

    对律师来说,简直就是一把把血泪史,见惯了尔虞我诈的万乾都表示对这个社会的黑暗程度震惊了。

    这更加证明了苏以德看过这么多阴暗卑劣的狗屎,却还相信光明就在前头的心境是多么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