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67、萤火虫点亮夜的星光
    纪若棠和赵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清风廊外面的荷塘小平台上,纪若棠忙不迭的从兜里摸出来个小喷剂,手腕腿上脖子到处喷:“南美出产的特效驱蚊水,试试不,我这血型特别招蚊子。”

    赵倩伸长脖子目光只停留在那男人身上:“哦,谢谢,我还好,已经习惯了。”

    纪若棠直起身来顺着她的目光:“哟,又有谁把他给惹着了,憋着话呢!”

    赵倩终于分一眼给她:“你看得出来?”

    纪若棠笑:“当年我第一天认识他就这样,才当个棒棒让我花了他一千多块也不在乎,可别人说汉语不好,学中文没前途,就惹着了他,漂漂亮亮的给人用古诗词抽回去,嘿,来了来了……”伸手抱着赵倩还朝落地窗那边凑近些。

    确实是,石涧仁说了以后,场面稍微冷了下,他这赫赫威名跟眼前偌大个场面,也不会有人跟他翻脸不认,但之前那几位终归有点脸上挂不住,或者要辩论一下:“嗯,那石先生你觉得这些现象不存在么?这些说的难道不是事实?至于解决,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可实际情况是有关部门那办事效率,我就呵呵了……”

    其实清风廊里面有点小骚动,毕竟针锋相对的碰撞才能看见火花,杨武军早就坐在其中,听得聚精会神,他是搞理论培训的,可能对自身的定位模糊,就是来自于成天接触的理论和现实撕裂太多,所以格外专注。

    石涧仁看了眼对方:“熊先生是统计师协会的,我引用一位经济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论点,社会规范和公共政策,才是解决社会性难题的最终方案,重点在于找到其中的转折点。我想在座应该有人拜读过这位大师的著作,他虽然是学统计出身的经济学家,却能清晰的论述刚才提到的精英阶层和占据社会大多数的草根阶层关系,顺便说一下,到现在为止,我依旧认为我是个草根,这种草根的属性和外在经济社会地位无关,在乎于我的立足点始终是草根,只有为大多数人谋利益,谋得幸福,在座各位才有更多的利益跟幸福……”

    少数有几个人迅速私底下点出了那位经济界泰斗的名字,立刻对石涧仁这种博闻强记的功夫感到佩服,不过跟他辩论的人是讪笑:“石先生这个口吻好像党员……”轻轻的有点哄笑。

    石涧仁也笑:“我不是,我就是个草根的书生,没有政治属性,甚至于参加新知协,协助筹办这个统战部倡导的民间组织,我的初衷就只有一个,希望这个代表中产阶级的协会,能为老百姓发声,为底层发声,只有占据社会大多数的底层感到幸福了,这个社会才有更多的利益流动,才有社会规范可言,所有知识分子和专业人士的财富基础都是建立在一个国富民强基础上的,一旦冲破这道篱笆没有秩序,在座各位口中谈到的利益就会荡然无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是我表达的第一个态度。”

    清风廊里非常安静,偏黄的装饰灯下,看着那个年轻人侃侃而谈,几乎所有人都能下意识的思考,特别有熟悉这位石正经老师电视节目形象的,可能都恍惚觉得是在看节目现场了。

    不得不说,这一年录节目给了石涧仁在这方面也有太多的谈吐气质锤炼:“第二点回应刚才熊先生说的,老百姓的认知程度有限,视野有限,容易被领导阶级影响的特征不可否认,而且大众都认为对的,未见得就对,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以小脚为美的古代陋习,开始是楚王好细腰,到后来居然还真的成了流行之风的畸形审美,朝廷三令五申都不能禁绝了,皇帝朝代都换了好多个还长盛不衰,但这种情形的改变是怎么完成的呢?是新式女性接受了教育,女性认识到自己也是人,平等自由的人,凭什么就要裹小脚残害自己去取悦男人,要吸引异性展现诱惑魅力的方式多了,何必搞得这么痛苦呢?这种自我意识苏醒以后就自发的解决了问题,套用这年头经常有人说的那句话,好多国人拜洋大人的那根后脑勺辫子一直在心里没剪了去,这种心态意识上的转变,恰恰才是中产阶级最有责任引导民众去改变的,而不是愚弄。”

    从石涧仁说吸引异性展现诱惑魅力的时候,就有人在笑着鼓掌了,而且是以女性为主,大多数人都能顺着轻轻鼓掌,但主要是想听他说出个完整的理论来。

    石涧仁其实从电视节目的时候都是边想边说,这时候却眼睛一亮:“哈,说到这里,真是感谢苏律师倡导的这个讨论方式,我本来是有点一筹莫展的,按照基本思路,应该是加强管理,制定规范,刚才说的社会规范和公共政策这样中规中矩的解决办法虽然不出奇制胜,但是好歹只要运行起来,慢慢就能见到成效,但有了熊先生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刚才提到这位经济学泰斗,他的理论中间有个很突出的特点是什么?”

    他真的只是习惯了电视节目上用反问来语气加强的套路,一般来说这时候不是倪星澜可爱卖萌的嘟嘴发嗲:“是什么嘛……”就是牛鸣雷来个自暴自弃的搞笑段子,用不同风格的捧哏让气氛活跃起来,但这里当然没捧哏的,但专业人士真的多,几乎立刻就有人试着回应:“kenh arro先生的榜样理论?”

    石涧仁简直大爽,响亮的打个响指,都不记得这个帅气的动作从谁那里学来的了:“宾果!社会上大多数人采用的人生策略几乎都是随大流,但大流怎么产生?就需要社会上有一小群人,言行举止能迅速扩散,被大众模仿!回到我们这个事件的根源,这么一个两三千人的几个寨子合并新村,为什么有近一百五十辆廉价面包车跑运输?不就是因为榜样的力量么,先行者开车的潇洒便利,赚钱自由轻松,坐在驾驶室里吹着空调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去劳作,年轻人有学习驾驶的能力,自然而然就会选择做这样的工作,这就是根源,对不对,那么倒推回去,与其说用封禁堵的方式管理约束他们心不甘情不愿遵守,何不树立新的榜样来引导呢?”

    好像被他的情绪带动,清风廊里面立刻就七嘴八舌的热闹起来,齐雪娇是带头热烈鼓掌的,她听懂了,完全听懂了。

    与其说这是在讨论一个村庄的管理问题,不如说这是在寻找一种解决社会问题的模式跟途径,大禹治水,堵不如疏,这话可能很多人都会说,但具体怎么疏,可不是一味的乱放,而是要有效的引导,这里石涧仁几乎提出来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而且是个可以挪用到很多事情上的纲领性操作手法。

    很多看起来矛盾尖锐的社会问题,似乎都可以套用这个公式来解决,肯定有很多比这个复杂,但一理通百理,石涧仁完全展示了如何分解问题的细节给大家看,剩下的真难不倒聪明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种不同寻常言行举止只要有足够吸引人的地方,扩散越快,感染力越强,就越容易推动局面跃过刚才石涧仁说的那位经济学泰斗提出的转折点,只要看见榜样变成什么让人羡慕的样子,其他人就会跟随过去,这可操作的空间就大得多了,都在说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连外面赵倩都笑:“这,这建议当地人买面包车跑运输的事儿,当年不也是他自己给别人出主意的么,怎么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都有当年,纪若棠无声息的看了自己的大设计师一眼。

    而那几位之前还有点跟石涧仁辩论的精英,还是就事论事的比较服气了,哪怕语气酸溜溜的:“石先生确实是思路敏捷,这个树典型立榜样的办法确实是可行的,当然,也是这个村落的事情比较简单,可能操作起来比较容易。”

    石涧仁这时候就和气了,笑嘻嘻的不在意对方的不认输:“改变人的价值观很难,但是我们可以设法改变民众的预期,这就是个信息经济学的范畴了,我们回头多讨论,我个人很推荐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1937年发表的著作企业的性质,深刻阐述了把社会看成一家大企业时候的相互关系,我们回头再长谈……”

    苏以德都慢慢点头了,对石涧仁这种学识能力加风度感到很满意,时不时的回头跟自己旁边几位律师同行讨论:“这个榜样理论是不是可以整理出来作为一个案例分析……”

    然后几乎跟所有行业专家、知识分子们不搭界的洪巧云却放了手里的“速写本”站起来:“我想,关于石先生这个榜样和领军人物的解决模式,我这里可以提供一个比较精准的具体操作办法。”

    基本上都是在交头接耳的声音被这把略带沙哑的女声压住了,然后好些人都在交头接耳这是谁啊,看着气质确实不凡的,齐雪娇坐在旁边仰头看,下巴都要掉了,您这……不是一直在好好的画速写么,什么时候连经济学和诺贝尔奖的话题都能这么言之凿凿的提供解决办法了!

    石涧仁身边这些人,真的个个都是将才,做不好事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