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65、有了兴趣爱好,可能就不用单纯为了生活而生活
    洪巧云再看见赵倩的时候,给了她一个热烈的拥抱,她俩都是美术学院体系,又有过不少私人情谊,还是洪巧云把赵倩送到德国去的呢,所以回国几年见面很少,自然充满感情,不过当年那个喜欢捉弄小白花的明艳女教授不见了,更像个无微不至的大姐姐,当然也会满怀自豪的介绍女儿给赵倩认识。

    小艾对这个不那么漂亮得耀眼的小姐姐明显比较亲近,但还是一手牵着弟弟,一手小心的拉石涧仁裤子,露出点羞涩的笑,赵倩心中一动,就蹲下来把脖子上的小吊坠摘了给小姑娘:“喜欢这个么,这是你爸爸的样子,可以一直陪着你长大哦!”

    没想到小姑娘居然骄傲的拒绝了:“爸爸给了我星星的!”还从自己脖子上也拉出来那绿豆大的银坠,水滴状包裹着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一粒陨石碎末!

    石涧仁也真好意思!

    赵倩自嘲的收回来:“嗯嗯,那倒是,爸爸疼女儿真是连天上星星都能摘下来……”没曾想旁边的丢丢一把却拽了她的金箍棒小吊坠去,当初石涧仁在小客车上送大白菜一样分发陨石吊坠,丢丢和他妈在自驾车上没分到。

    吴晓影哈哈哈的保护孩子贪财行为:“送出来的东西就没收回去的道理了,都是阿仁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支持你找他要陨石吊坠,帮我也要一个,他兜里还有很多!”

    赵倩的单眼皮眼睛都笑成月牙了,水灵灵的对石涧仁伸手,这货真的从裤兜里摸出来个首饰店的那种小袋子:“我到北疆去旅游捡的……”

    吴晓影眼疾手快的直接一把全拿过去了:“好了好了,不用显摆你的神奇之旅,我帮你安排送了,小赵研究员先挑,剩的我再看看谁没有?”

    在别人面前,赵倩就是慢悠悠的温吞模样,随便拿了一条自己在手里端详,洪巧云搂着她:“真没想到,感觉昨天你还是个不爱说话的小姑娘,一眨眼就变成研究员了,忽然就想到小艾是不是以后也会这样忽然长大,心里还有点伤感呢。”

    这学艺术的人就是感性,赵倩眉开眼笑:“有什么伤感的,我觉得现在天天都快活自在呢,欢迎你们经常来玩,洪姐你真的该来长期采风,就住我那!”

    洪巧云听出来了:“怎么,你打算长住在这里了?就为了搞那个蓝染还是社科院的项目?”

    没想到赵倩的回答让本来抱着女儿牵着儿子准备走开的石涧仁都愣住了:“没有,那只是工作,现在我的主要精力是拍纪录片。”

    啥?

    一群人都有点懵圈。

    赵倩的反应很西化了:“我不应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么?我的专业是设计或者蓝染技术什么的,但在工作之余我决定投入大量的精力到拍摄纪录片这个我认为很有意义的爱好中去,还记得当年去香港,我拍了不少照片么,从那以后我就喜欢这样随手拍点东西,从德国到回国再到这里,一直都在拿个小相机拍,直到前几个月我那边的民居工程也完成了,国家电视台、社科院都过来拍摄纪录片,我跟着他们跑了半个月,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就是拍纪录片,用我的眼睛去发掘未知的一切,记录可能稍瞬即逝的东西,我觉得很有意思。”

    艺术家第一时间就表示了欣赏,热烈鼓掌:“好!影像艺术也是艺术,有东西没,给我看看?”

    赵倩点头:“拍了些还不太成系统的东西,我现在主要是想拍两部片子,一个是关于这片山区少数民族生活的过去、现在、将来,属于人文纪录片,一个是这片人迹罕至的原始山区里面有什么样的动物、植物跟风景,这个当然是风光片了,我跟我的同事们平时在各个山寨地区,我都试着先拍,时不时的也会跟着他们去打猎或者采药的队伍进山,能拍的东西很多,和我们平时的社会很不一样。”

    这下连石涧仁他们几个都得鼓掌了,吴晓影还小声问他:“这是不是就是那天你跟老苏说的自我实现的最高追求?”摘了石涧仁怀里的小艾让她牵着丢丢在前面走。

    石涧仁肯定的点头:“算是吧,主动追求自身价值的体现,嗯,有点意外。”

    吴晓影眯上她的细长眼更小声:“刚才你们偷偷摸摸孤男寡女的躲在那村公所干嘛?”

    石涧仁惊诧了:“这你都能看到?”

    吴晓影神秘兮兮的笑:“哈哈,可不光是我看到,你一个人坐在那桥上,好多双眼睛都看着呢,结果等来个姑娘跟你约会,我看齐小姐的母亲都差点变脸色了。”

    石涧仁做个惊骇的表情,却无动于衷:“就不能忙点正经事!”

    吴晓影理直气壮:“你不在,这么多女士都得我来帮你照顾,还要时不时的跟苏律师、万老板串词,他们现在介绍我都是你私人公共事务助理了,我这外室的身份就完全写在他们眼中了。”

    说起这个石涧仁都有点哭笑不得:“连苏律师都来试探我是不是在男女关系上有点随便,你就不能帮我点忙?”

    吴晓影却说:“你这样的状态,应该是很多男人都羡慕不已的吧,这更能提高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呀!”

    好像是,等晚餐时分回到酒店,各位自驾游游客们看见又多了位气质独特的姑娘在柳清她们的圈子里,真是对石涧仁结识漂亮姑娘的能力由衷佩服,特别是纪若棠都来隆重介绍这是酒店和山寨新村的设计师,社科院的留德归国研究员,这就更让知识分子们觉得青睐了,这么年轻又好看,还有这么好的金字招牌学术背景,简直是开挂的人生。

    赵倩确实不再是那个在教室里碰翻了画板都会受到惊吓的小女生了,落落大方的起身致谢,还给餐厅经理示意放下窗帘打开投影仪:“非常有幸能认识阿仁的各位新朋友,其实我是他的学生,人生道路上的学生,我们从相互都还茫然新奇面对这个社会开始,是他给予我站在这个残酷现实中的信心,才让我能有机会选择自己的人生,虽然他没资助过我一分钱,也没有任何金钱往来,却用他的真诚和睿智,指导我探索了更多的世界,这里给大家放点用餐时候助兴的小纪录片,欢迎你们来到黔东南这个少数民族聚居,迄今还有很多未开发领域的原生态美丽山区,谢谢大家……”

    说是佐餐小品,真的是谦虚了。

    以吴晓影的专业角度,石涧仁的阅片无数,都看得出来这虽然还没精细的剪辑过,但是无论是因为美术专业功底还是女性独特视角,投影仪上伴随着耳熟能详的班得瑞音乐,展现在所有人眼前的就是一段段没什么主题,但赏心悦目的画面。

    雨后青翠的树林,松枝上鼓着腮帮子的松鼠,小心翼翼的香獐,哪怕是穿透原始森林树冠投下来的一束阳光,都充满了灵性。

    再没有艺术欣赏力的人,都会被这些纪录片上的画面给吸引,连带吃饭的声音都小了不少。

    然后再忽然跳到热烈的少数民族风情画面,和官方拍的那些宏大场面不太一样,赵倩更喜欢记录拍摄的都是那些单个的人,全身绷紧在稻田里满身泥浆做活的农户,浑身披挂着美丽银饰站在山巅蹦跳唱山歌的姑娘,充满剽悍提着火药枪扎着头巾的猎手,烟雾缭绕中坐在火塘边专心致志打造银器的匠人,通过这些画面,除了让人感受到赏心悦目的美感之外,也感觉到那个拍摄者充满细腻美好的心思。

    洪巧云那边带着孩子更是看得摇头晃脑,一直在低声抱着女儿解说,小艾又给丢丢讲小人国语言。

    反正石涧仁都觉得真该把这种纪录片拿给那些宣扬吴三桂陈圆圆路经此处的官员们看看,到底是什么才能吸引来游客,这可能才是现时代的买椟还珠笑话,拿着金饭碗到处去讨饭吃。

    坐在他一侧的苏以德频频点头:“我不太懂艺术,但是欣赏美应该是人性本能,现在有些基层旅游项目的出发点简直庸俗到极点。”

    但另一边吴晓影却对石涧仁的看法嗤之以鼻:“说不定恰恰是你错了,就跟电影是一样的道理,普通观众老百姓喜欢的恰恰是猎奇、庸俗和感官刺激,顺带我对你给星澜搞的那个励志片定位都不怎么看好,当然,我会全力以赴的协助你跟她去完成这些工作,毕竟这对我来说,也确实是个自我实现的过程,哪怕离开了电影,我还在为电影做出努力。”

    石涧仁笑:“看来你心里还是有个电影梦嘛,什么时候想重新回到镜头前面,那也说不一定哦?”

    吴晓影明显心动神摇了下,但迅速转移注意力:“好了,不跟你打情骂俏了,齐小姐的母亲可一直在瞟着我,要是得罪了她,我才是想死都找不到方向!”

    没错,哪怕齐雪娇不停的在给她妈指投影画面上的细节,都拉不住杨秋林的目光越过几张桌子转悠在石涧仁这边,而且是毫不掩饰那种母鸡护蛋的义正言辞。

    石涧仁侧头看着投影画面,他这圆桌边的前边就是苏以德,所以当画面上出现一大群山里年轻人兴高采烈围住好几辆新买的面包车时候,就忽的灵机一动,倾身过去向这位很有参政经验的前辈请教心中难题。

    不知不觉,石涧仁都没察觉自己已经在走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