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62、透过表象看实质
    石涧仁就是跟杨武军住在一起的。

    因为感觉得出来,杨武军在竭力体会,体会石涧仁或者苏以德等人描述的那种努力改变。

    从琐碎的生活,平凡的现实中提升至新的认识高度,这有点像武侠小说、玄幻小说里面的境界提升,光靠旁边人说,那传销都得使劲洗脑好些日子才能扭转观念呢,自己得说服自己,特别是成年人经历越多,就对很多东西保持怀疑,不那么容易。

    可能晚上茶喝多了,看石涧仁拿了本书靠在床头看,杨武军才想想开口:“苏律师最近两年,每年都来帮统战部做培训,同时他也在为市委相关部门做一些法制观念传输,很有前途的。”

    石涧仁合上书:“我知道你的意思,提醒我跟他之间分清主次,或者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个新知协最后的会长应该是他,对吧?”

    杨武军笑笑:“跟你说话很轻松,苏律师在全国无党派人士中都是很有名望的。”

    石涧仁点点头:“有名望的人多了,这个信息化的时代,通过网上出名更加容易,我还是个热门收视栏目的主持人呢,现在我出门有时候也有找我签名的了,不过苏律师有个说法是我们当时培训时说的,我很赞同,我们既然已经在成为公众人物或者代表发声,那就要仔细斟酌自己的言行,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已经不完全是代表自己在发声了,我们的话语、形象乃至家庭、个人生活的每个细节都会被放到显微镜下面解读,要做好自己那就得严格要求自身。”

    杨武军顿了顿,不知道是不是在考虑拿自己的个人生活来讨论,最后还是说的工作:“其实我们在统战培训工作中,经常能遇见一些语出惊人的人士,但能做到你们这样付诸于实施的确实很少,特别是你们还反复强调独立思考能力,而不是直接把各种党和国家政策要塞到别人脑中,所以我觉得无党派人士这一块的工作,一定会被你和苏律师做得很好。”

    石涧仁看看外面已经如墨色一般深沉的山里夜晚,哪怕是高级酒店在小长假期间住得客满,还是安静得很,也许这点人类的喧哗在山峦叠嶂中被轻而易举的就消化了,想想才开口:“做一个公众人物也不难,夸大甚至捏造事实,撩拨煽动公众的情绪,无论是用热血还是民族主义渲染,都能轻易的做到这点,然后提供一些草率简单的解决方案,看上去大快人心,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虽然我们不是体制内的官员,但站在独立的角度更明白这个国家需要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稳步发展,只要能够抛开个人名利得失,用赤诚之心面对这个国家,那就能去伪存真,把这些乱迷花人眼的东西全都拨开去。”

    杨武军想了好一会儿,才有点哂然的苦笑:“看来的确是读什么样的书,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才会有什么样的人生,我这几年一直在做培训相关工作,你应该也知道在整个体制中,统战部并不是个多强势的重点部门,而统战部里面的培训工作更有点形式上的东西多于实质,做得久了,会问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结交的人多了,四面八方都有,看见那些同龄人在社会上混得有声有色,觉得自己本来还不差,怎么就蹉跎岁月成了这样,又很难改变,就有些声色犬马的放任自流,现在看起来,还是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

    石涧仁摇头:“不是放松,是放弃,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就会放弃,随便漂到哪里算哪里,这个实质还是贪图享乐,算是心有魔障啊。”

    杨武军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楞了好一会儿,看看五星级度假酒店里面细致到自产茶树植物精华洗护用品的小众奢华:“可……这样的生活是人人都向往的啊!”

    石涧仁笑:“想过好日子不是错,但奢华舒适的享受很容易消磨人的意志,想要为人所不能,那就得让自己能完全自控自己的欲望,所以我们的老祖宗才强调能安于清贫生活,能过这样的生活也能随时回到简单甚至拮据中心平气和,达到这个地步也就有了充足的自信心,再有这样的生活享受,那不过是努力奋斗过程中的一点点回报,不值一提了。”

    杨武军有点感叹:“还真有修炼一说啊!”

    石涧仁干脆对症下药:“其实你需要的就是让自己独处,可能你习惯了把交往当做一种能力,实际上耐得住寂寞,不随波逐流,才是你成熟的反应,在独处的时候,多跟自己对话,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也培养了自己独立时候的判断能力,才能够面对和理解你说的那些问题,其他的都是后话了。”

    杨武军不说话了,看起来像在自己冥想了,石涧仁却生物钟准确,时间一到就睡觉觉咯。

    第二天杨武军果然独处,也学着石涧仁不跟大部队去游览考察,就呆在酒店清风廊里面看书。

    国庆小长假的游客已经多到有些水泄不通的味道,连栈道上都川流不息,如果不是酒店安保开始在栈道两头控制人流,估计酒店都会成为景点之一,反正到处都有人在拍照,纪若棠也是好不容易才从旅游公司那边借了几部摆渡车过来把宾客们分两批送到山寨新村去,还得趁着一大早的时候。

    从这边,石涧仁确实就感受到阿妈说那种负面影响改变,远远的只是看见那座依山而建的新山寨,摆渡车就无法前行,因为下面的车多得要命!

    这点石涧仁当初在风土镇就感觉到了,其实跟什么民族没关系,老百姓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中多了谋生手段就会一拥而上的选择最简单的那种,既然风土镇和月亮湖都是远离城镇才能保有点特色的,那么连接交通就成了普通老百姓最简单能分一杯羹的方式,风土镇是老街景点面积有限,大多数人除了选择在外围开农家乐,卖点小食品,就主力借钱贷款凑钱买车跑运输。

    感觉就是把事件重演了一遍,月亮湖山区的年轻人们同样觉得开车是个炫酷的事情,同样觉得这种自由自在找钱的方式比当茶农、服务员轻松,加上月亮湖到县城的距离更远,游客更多,哪怕周边山寨的人数比风土镇上的那点居民少,买车的情况却更疯狂,就这么一个社科院和旅游公司以及云端酒店三方投资的山寨新村,路边的廉价面包车停得都堵住路了!

    反正这场面把下车来的江州市新知协成员们都震撼了。

    2006年的农村,一个如此偏僻的山村,居然用几十辆各种各样的面包车堆在村口,这让苏以德都吃惊:“石老弟,你知道么,国家这近十年规划纲要里面,根本就没有汽车进入家庭的规划,所以连江州这样的城市大多数建筑规划条例里面都没有要求必须配备足够的停车库,这么个小山村当获得了一定经济效益之后,会爆发出来的汽车消费能量太意外了,回头我一定要去做这方面的调查。”

    石涧仁是意外律师也要关心这种内容,苏以德介绍他原来调查起草过国内第一部物权法,所以对这方面很上心,于是石涧仁就推荐他可以去风土镇做调查,那里更接近江州,更具有可比性。

    但眼前这么多车,让石涧仁还是有些皱眉,这有点病态了,完全不正常。

    所以给苏以德简单的说了几句,自己就留在了山寨新村外,坐在路边石栏杆柱头上,看着这片全新的山寨,思绪飘得有些远。

    远远的能看见齐雪娇跟他对了下眼,看石涧仁示意把目光停留在那些面包车上,姑娘就心知肚明的笑着拖走了她妈,当初在风土镇,他俩就没少讨论过这件事儿,有时候真是怪不得石涧仁喜欢操中南海的心,实在是这种局部的民生问题,在他习惯的观察角度,总会牵涉到人性、政策、经济发展等等层面上来思考,实在是个苦命的人儿。

    最初度假酒店是打算跟新的山寨融合在一起,但社科院那边反应出来有这么个态度,不希望在这种涉及到新农村建设的项目里过多掺杂商业运作,而且纪若棠也有自己的考量,她学成回来认为旅游产业跟文化需要塑造的论点也影响了石涧仁,所以原有的老山寨被完整保留成了民宿跟上班的地方,所有当地居民按照社科院的新村建设搬迁到了这里。

    而从这里看过去,就能看出来赵倩在整个设计中的若隐若现了。

    表面上看这座新村是水泥框架外饰木板的仿木楼结构,也顺应了山民们希望生活方便基本上都斜着建在缓坡上,一条公路直接穿过整个新村,保证车辆能直接到每家,和度假酒店基本依山而建的架势区别很大,但如果关注内在感觉,就能发现模式和酒店一模一样,甚至连各家各户的独立建筑分布都是同一种审美观,如同一棵大树分出去很多枝叶,最终都要汇总到树干上,酒店那边自然就是大堂、餐厅、读书吧之类的公共空间,这里在村口同样有栋三层楼的大型建筑,只是把酒店大堂的三角形变成了略带民族风情的曲线而已。

    这姑娘还真会偷懒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