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61、接受不同意见就是种教养的体现
    晚餐后按照日程表是在读书吧有个茶话会,但没有要求非得参加,有兴趣过去坐着聊的随意。

    石涧仁得了齐雪娇的推荐,更是和不少人在餐桌边就开始随口闲聊,确实需要这样个场景,所以纪若棠看准时间就安排服务员收拾桌面,自己亲自带路。

    既然是带点现代中式的酒店风格,读书吧准确的名称是清风廊,其实就在大堂建筑的旁边,曲径通幽一般的酒店到客房建筑连接下的一段不起眼位置,就在荷塘的另一边,长长的方方的跟两三个集装箱串起来那样的感觉,可走进去以后,只有原木生态的长桌面板顺在其中,一张桌子就有十多米刷满了透明桐油长光可鉴人,两边搭配现代中式圈椅,一面长墙用博古架样式装满书籍,而另一边就是全落地玻璃,掩藏在竹帘跟花架中,看着眼前的荷塘月色,从走进来就有好些人在哎呀,可能是真觉得环境不错。

    坐下来才现中间还有几段没了玻璃有小平台伸到池塘中,更显闲情雅致,不过石涧仁这煞风景的就说这不是招蚊子么,应该全封闭起来利于平心静气啊,纪若棠当着外人态度好好的解释:“这是您那位御用设计师的点子,她说还可以调素琴,阅金经呢。”

    石涧仁就闭嘴了,但随即现那吊着古典灯具的长廊进口处封了一段藏书,大概有两三百本,旁边有介绍,居然是王汝南的事迹,看石涧仁稍微驻足,同行者大多都伸长脖子好奇的打量,读得这样一位文化人,穷其一生花费所有积蓄,都在从日本搜罗各种被掠夺的书籍,顿时口耳相传群情激动呢。

    石涧仁不感动,但也认可了这样的做法比把那些书堆在某个库房里面强,起码能让更多人了解这种精神,转头看纪若棠,姑娘骄傲的梗脖子:“妈妈答应了你的!说是要展示在度假酒店,我做到了!以后每家酒店都有这样的设置。”

    石涧仁像看着宠溺的女儿长大一样:“好好好,非常好,泡点茶……这个好,比什么咖啡厅雪茄吧好。”

    现在四五星级酒店里面,必然有酒吧、咖啡厅之类的设置,而且基本都是舶来品的欧美风情,所以这种充满中式风格味道的读书吧、茶水间,更符合中国特色,当然清风廊的名称更配得上云端酒店的定位。

    纪若棠调皮的指指前面书架间,说自己还得去安排,就跑了,留下一大群新知协的准会员们轮流欣赏过门口王老的壮举以后,才进来闲逸的四处散坐,结果在纪若棠指过的那片书架间,又看见那里有块牌匾,用正楷工工整整的讲述了星星灯读书会的立意,清塘集团旗下每家酒店都会加入这个读书会,每周邀请各家酒店附近的中小学生来免费读书讨论。

    旁边不知道请谁写的“向善向上,不负少年,愿每位少年都有向上生长的机会”,石涧仁正在分析这笔法,走过来的苏以德看见了,频频点头:“我就是从一个山里学生走到今天的,嗯,这个活动算上我,以后整个读书会所有关于法律方面的书籍由我们律所来提供,每年每家读书会不会少于……嗯,现在有多少家读书会了?”

    石涧仁笑:“江州本地不多十来家,主要是有间奶茶店在支撑店面,可能下一步我们会尝试把奶茶店全部转型靠近书吧的模式,延展到外地连锁体系,接下来江州乐餐馆肯定要搞这么个角落,提升档次又有品位,现在再加酒店。”

    苏以德快心算了:“好,现在大概就是百来家不到,先保证每家每年提供不少于一百本法律类书籍,尽可能选择少儿读物,回头我把协议送到你那边。”

    有他带头,后面更是七嘴八舌的把书籍分摊了,苏以德甚至坐下来习惯性的拿出公务本来记录,整个茶会的气氛就起来了,等到万乾他们进来,简直热烈,还介绍说江州本地的协会当中有几家公益慈善协会,看起来也应该纳入到新知协的范畴来,节后回去联络下。

    平心而论,做善事也的确会让人产生自己比较高尚的愉悦感,但能顺理成章的从做慈善转移到协会工作上面来,苏以德跟万乾简直有鬼斧神工的默契感,关键是他俩相互间还不算很熟悉,石涧仁关注茶水服务,结果看见那边带着几个服务员进来的是吴晓影。

    哎哟喂,要说红袖添香的气质谁能比过她啊,笑眯眯的坐茶座后面说今天她来负责煮茶,还能弹几下古筝呢,苏以德连忙介绍这就是大唐网的公共事务总监,也是新知协筹备组的外联组长,看这架势估计以后是要奔着新知协外联部部长的职务去了。

    新知协的女性其实不算少,三分之一吧,基本都是打扮入时,化妆品绝对不便宜的档次,有几位四十岁以上的明显保养得都有点逆天了,但看见吴晓影这款款而来让长廊里都有点熠熠生辉的姿色,还真有点相形见惭,还好前二线影星亲民,坐下来就招呼这个帮忙端个水,那位协助拿个杯的,表演茶道也漏洞百出,倒是显着让大家都嘻嘻哈哈的同乐。

    气氛真的好。

    外面的荷塘边有孔明灯放飞,还有家长惊喜的现有萤火虫这种城里面已经基本绝迹的大自然野趣,所以纪若棠又得劳心劳力的安排各种人手保证这黑灯瞎火的场面下千万别出问题,荷塘边要有人手防着孩子乱窜,可能走岔到茶林里面的道路得封闭,总而言之服务业就得这么操心。

    看着外面冉冉升起的摇曳火光孔明灯,还有提着灯笼的小孩儿,很容易的就让人产生珍惜这种环境的心情来,哪怕是散坐在周围,开始漫不经心翻翻书的高级知识分子,也会对苏以德论述中产阶级参政议政必要性的话题频频点头。

    苏以德本来就以能说著称,在他面前,石涧仁都不卖弄主持人的口才了:“有人会说,新阶层人士参政议政,是国家,是执政党在拉拢中产阶级,我可以公开的说,没错,新知协就是在为中产阶级谋利益,但是和工商协会基本上都站在资本和经济的角度谋利益不同,新知协具有更高的专业知识和独立思考能力,只有为社会谋求了更多利益,保证了社会的良性展,维护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才能为我们谋取更多更长远的利益,这中间是不矛盾的。”

    应该说当石涧仁决定站到高处,点亮自己引导别人的时候,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走到现在的模样。

    从最草根的码头起步时候,他也没想到会看见那么多跟自己具有类似想法,一样在忧国忧民的人,也许动机不同,没他那么纯粹,但总归是一个个带着聪明头脑的有识之士,现在他有点体会到站得高,看得远,还要能推动更大力量的共同局面了,这个社会终究是独木难支的,与其说靠一己之力艰难拉拽着团队前进,不如顺势而为。

    但真的没想到会走到如今这有点类似一个民主政党的地步,有点匪夷所思。

    苏以德的强项就是信手拈来也能举例:“政治,就没有什么绝对正确,绝对错误,譬如说今年开始强力推行的酒驾,一旦触犯就可能被拘留甚至关押半年,这在我们法律界争论是很大的,但是酒驾的问题又很严重,所以借着一起死伤惨重的酒驾案就通过了,我个人从来不否认这肯定会给整体社会风气带来好转,会大幅度下降酒驾伤害案件的情况,可我国喜欢依赖刑事手段解决矛盾的弊端始终放在那里,这也就是动不动乱世用重典,酒驾该不该解决,该!但站在我的职业角度,譬如一个医生、公务员、教师,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好人,仅仅因为喝酒入狱,导致工作丢掉,社会地位和人生彻底改变,那就有点过了,法律上有个边际效应,一个人出事起码牵连影响五个人,老婆孩子都会打上坐过牢的标签,这些人仅仅由一个酒后肇事未遂的案件走到社会的对立面,这成本是不是太高了点,是不是能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任何问题要两方面来看,既然参政议政,就要带着脑子去讨论,不要动不动就扣帽子,所以关于这件事,我的态度就是竭尽全力的在推动我国完善民法,而不是动不动就拿刑法来说事,作为这么大一个国家,几十年了还只能靠一套残缺不全的民法解释来支撑,动不动就说是法律不完善,这就是我们法律界的失职了。”

    可能新知协里面律师协会的人数算是骨干,讨论起这些话题来很热烈,特别是气氛比较活跃开放,加上这出来旅游确实有助于相互认同,后面就说得比较直接了,司法界现在的弊病、黑暗、肮脏龌龊的环节比比皆是,让其他行外人士听得有些瞠目结舌。

    但苏以德倒是始终把握了局面,再烂再黑,总要一点点去改变,只有那些努力去改变的人,才会站到金字塔的顶部。

    可能其他人绝大多数人也没意识到坐在石涧仁旁边的是个统战部官员,杨武军几乎跟石涧仁一样一声不吭,全程都安静端着茶杯坐在旁边倾听。

    倾听的感受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