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9、最大的自由就是有说不的权利
    不过杨秋林显然也是在机关单位呆了一辈子的人,所处层面接触人又多,对石涧仁这个新知协倒是给出了另外一种思路:“江州的领导看得出来对这个事情很重视,你在其中又具有承前启后的关联作用,那么就要想办法提升你的身份,放到合适的位置上来用,听齐齐回家给我描述过你们这档子事儿的前后关系,我想让你来参与操办这个新知协,最大的用途就是给你一个快获得全国代表大会资格的身份。”

    这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石涧仁毕竟不是体制中人,想想点头:“有这个可能性,今年的代表大会带了我去作为工作人员感受旁听,接下来在进行培训学习的时候又着重关于全国代表如何履行职务等等相关内容,而现在更是让我辅佐一位全国代表运作成立协会,让我有更多学习的机会,而这种协会就是会对部分成员提供参政议政的机会。”

    杨秋林又不经意的哼哼了:“一个江州的全国代表有什么?你才多少岁,如果到平京……不过我跟齐齐爸也聊过你这事儿,没准儿你这条路子才是最适合你的,到平京还不是得外放,你这么年轻就开始在江州崭露头角,那还省去了平京打熬两年的时间,别人也许需要在平京广泛接触些人脉,呵呵,你就不用操心这事儿了。”

    石涧仁无奈的悄悄瞟一眼齐雪娇,那姑娘也在翻白眼,更无奈的起身翻到后面去坐:“妈,石涧仁呢,没打算在体制内做什么,我们现在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配合协助中国制造走出去,你看他都抱定了无党派人士身份,未来都不会在这方面展,您就别东拉西扯的搞些不着调的事情。”

    杨秋林脖子梗了一下,看着女儿的表情倒是又缓和下来:“看谁不着调!我心里着急,你二嫂生孩子晚了点高龄产妇就差点出事……”

    齐雪娇真的上手捂她妈的嘴了:“够了!旅游,妈,求您了,您出的时候说了什么都不叨叨,只是来旅游的,怎么就说话不算数呢,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这么说显着我就像是嫁不出的大白菜,我心里可难受了!”

    杨秋林剧烈挣扎,看得出来劲儿也不小,怪不得齐雪娇手劲大,家学渊源啊,石涧仁能做的就是油门稍微踩重点跑快些。

    距离确实不远,等于是顺着公路绕过那片好看的茶海就到了茶厂,原本打算把茶厂修建在县里,但很明显那会受到很多县政府的制约影响,而且工人也会大多来自县里而不是山里,所以在石涧仁的建议下,其他几方都觉得有必要还是留在山里了,反正都要把茶叶运出去,与其说把大量的新鲜茶叶运到县里制作,还不如完成成品以后的精包装安全可靠,山里面各方面自然条件也更适合些,所以转过来看见一片湖泊,旁边就有一片厂房了。

    相比度假酒店的一草一木都精心雕琢融入自然,这里肯定就是工厂派的粗暴作风,蓝色波纹钢板搭建的厂房在山区里怎么看怎么刺眼,但显然为了尽快投产或者保证可靠的生产场地,这也是任何商人都会选择的方式。

    石涧仁提前打电话预约了的,在一阵狂热的狗吠声中,两位穿着迷彩服的保安拴好了看门犬才过来打开铁门,放宝马越野车进去。

    豪华车果然也获得了相当的尊重,一串厂长主管之类都赶紧下楼出来迎接名义上最大的两位股东。

    因为要晒制烘干,所以占地面积还不小,大片蓝色厂房旁边还是有两栋办公楼和宿舍楼,几位厂领导都是高薪从沿海聘请来的老技术,带着老婆住在这边的,一看就是挺专业的人,石涧仁提出先到办公区宿舍考察,也看得出来管理相当娴熟严谨,是个要好好做下去的样子,最能说的副厂长还介绍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的媒体采访,要把“黄金玉叶”这种新型茶叶推到名贵茶种里面去。

    石涧仁就想起当初几位股东开会时候提到过会炒作市场的话,小声给齐雪娇分享了,这姑娘有点义愤填膺:“不就是炒作食盐价格、蒜苗价格甚至大白菜价格的那些伎俩么!无奸不商的家伙,简直就是祸国殃民!”

    石涧仁还得赶紧帮忙降火:“你现在不就是商人嘛,商人唯利是图这是天性,既然有了这样的产品,自然就要炒作利润空间,能卖一百块为什么只卖十块呢,这是市场行为,不要这样动不动就上纲上线……”

    齐雪娇挠头的动作比他还利落:“我就是个假商人!不是为了……嘿嘿,大目标,我才不会来当商人呢,你看我宁愿去跑那些部委寻求信息,也不愿坐在办公室绞尽脑汁的算利润。”

    石涧仁同意:“你的工作范畴本来就不是为了算利润,简单的说,如果没有你大胆启动这个欧亚通道大6桥的切入点,我们也不会这么快获得江州市委的青睐,包括我的步伐都不会有这么快,还有新大楼的情况就不会出现了,对吧?”

    齐雪娇嘻嘻笑,不过还没说话,后面就唰的一声闪光,年轻男女又无奈的一起回头,杨秋林正手忙脚乱的收拾小照相机上的闪光灯:“拍照!拍照!参观茶厂拍照……”

    真不知道这厂房里有什么好拍的,当初老王给石涧仁透过底儿,这样的设备其实都是从江浙闽一带的茶厂直接整体搬运过来的二手货,链接性设备讲究的只是取代人工,并没多少高科技含量,二手的还更容易防止茶叶带上铁腥味,所以花费也就一百五十万左右,按照现在年产一万斤,未来突破三万斤的产量,单价每斤过千元的最低价,这点投入回报比真的是惊人。

    碍于背后有个电灯泡,两人走得比较开,石涧仁也不给齐雪娇讲解这些了,女军医职业性的考察了厂房里面各个旮旯的清洁卫生状况以后,两人都很满意工厂本身的运转。

    在杨秋林终于好奇的开始观察那些颜色金黄偏淡绿色的茶叶有多么金贵的时候,石涧仁给厂长表达了自己之前在平京谈到的思路,只有跟本地茶农、本地人沟通交流好了,才能保证茶场茶厂的长期运转,而自己和齐小姐作为最大的联合股东,就是代表这种利益,切记任何涉及到和当地关系矛盾的事件都要第一时间跟自己汇报……

    反正给厂长等人的感觉就是,这两位年轻大股东连这个巨额投资的茶场都没当成宝贝疙瘩,自个儿小心点要是因为这点小事耽误了整个区域的大事,那就等着好看吧,所以有点诚惶诚恐。

    最后是石涧仁掏钱给杨秋林买了两罐五两的最顶级黄金玉叶,据说就是当初准备搞这个茶场时候说的第一等当贡品的那一等级,把石涧仁身上的现金都掏完了,厂长都说这是内部价格,现在几位茶商老板已经把这种茶叶的市场价炒作到了五六千一罐,还有价无货!

    这让齐雪娇出来上车以后又有点心塞:“这个市场怎么能畸形到这种地步?我们的资金、人力、物力不能用到更宝贵的刀刃上么,尽是花在这种不知所谓的地方,我就不相信真的喝口茶就能救命救国,道德立刻高尚了!”

    石涧仁笑眯眯的不说话开车,齐雪娇立刻调整情绪反省是自己思路问题:“还是把这归结到市场化的自然运行?”

    杨秋林简直想把女儿这时候的表情变化全都用个部队上能拍子弹打穿苹果的那种高摄像机给拍下来!

    石涧仁不点头不摇头:“这就跟有些人喜欢戴金链子玉扳指道理差不多,你不能说别人怎么不把黄金用到国库里吧?只要不偷不抢不违法,怎么处置自己的财产还有进行什么样的消费活动都是理所当然的,我也看不惯显摆自己油脂盘出来的核桃手串之类,可别人把这当做很有趣或者很有利益的事情,那都是别人的自由,拥有这种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吧?”

    齐雪娇一下就点头了:“对对对,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亮堂!”

    杨秋林才不关心谈话内容呢,只在乎气氛。

    回到酒店,部分游客已经回来,在到处寻找麻将室,结果纪若棠表情平淡:“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提供麻将,甚至连扑克牌都没有,本来最早我们甚至准备连电视信号都不接入的,但考虑到酒店评级标准里面有视听娱乐,所以才配备上,既然来到这样景色宜人的地方,还是全身心投入环境的比较好,要打麻将的话,随便在家周围找个地儿不就行了么?”

    以新知协的文化水平,吴晓影统计这部分人有三分之一是具有研究生以上文凭的,还是有家属骂骂咧咧嫌弃居然连麻将都没有,开什么酒店啊。

    齐雪娇进来正好听见这个,立刻笑着拿这个去调戏纪若棠:“既然是顾客,来到这里消费,怎么娱乐方式那就他们的自由,这可是最基本的人权啊。”

    纪若棠眯着眼尽量奸诈,可看上去还是像只可爱的白狐:“哼哼,差异化经营的道理懂不懂?火锅馆故意设置不许加菜,面摊要求顾客不得外加佐料,这都是故意做出来让顾客印象深刻的!学过没?”

    齐雪娇轻松的搂着她肩膀暗自用劲:“分筋错骨手,你学过没?”

    纪若棠大惊失色的想逃,被齐雪娇老鹰抓小鸡一样逮着,杨秋林不会在意这个穿着一身黑白套裙的年轻女总裁跟石涧仁有什么瓜葛,或者换句话说谁都不放在眼里,只语重心长的跟石涧仁说话:“真的,这是我看见齐齐最快乐的样子,随时随地都是快乐,只要她能有这样的快乐,我什么都可以接受,但女人的年龄毕竟是有分水岭的,错过生育的黄金年龄,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石涧仁很想说咱们不能全心全意的建设社会主义么,老在意这事儿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