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8、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客人们从窗外景色见证了为什么这家酒店叫做云端。

    黔东南的山,都是此起彼伏的小山,和江州一带尽是连绵不绝屏障式的大型山脉不同,这里尽是迷你版的层峦叠嶂,然后在这清晨自然是云雾满谷。

    天是淡蓝色的,山巅微有黛色的显出轮廓来,交错纵横直到天边,那奶白色的雾气越往谷底就越浓密,昨日还能看见的绿色茶海现在就是白茫茫的一片,顺着山坡上的客房里,只要走出来,就能被这种笼罩环绕的雾气震撼住,好像眼前展开了一张水墨画。

    而且看似跟集装箱大小的独立建筑有两到三套客房,每一套客房都是古风木作的卧室加上外面一个过道似的客厅,就跟山寨里的那些木楼一样,拥有一个木栏杆的全开放式观景台,不是阳台或者过道,就是仿佛缺了一块墙面,没有常规的沙电视,只有两把椅子面朝这室内本应该加上落地玻璃的地方,只要坐下来,清风徐来,带着充足水分的山野气息就能把人围绕住了。

    客房顺着山体高低不同,山上的可以看见茫茫云海,山下的感觉就坐在田边露气中,真的宛若在云端。

    早起跑步的石涧仁,果然遇见了齐雪娇,才知道原来她妈原本留她在家过节,结果她说来这边稍微急切了点,当妈的就一定要跟着来看热闹,她觉得也算是带母亲来参观一下自己的工作业绩就同意了,石涧仁想回避直接绕开就行,只是原本想一起到处走走的,估计就因为她妈来了不太现实,等回了江州再说。

    两人走出光线迷离的酒店大堂,跑进白茫茫迷雾中,齐雪娇才现石涧仁的黑脸膛还有黑乎乎的胳膊,笑得都没边了,一把抓了他的短袖t恤翻开看肩膀,果然现他晒了个明显的背心造型,笑得还给一巴掌打肩头:“干嘛呢?星澜回来找我吃了两回饭,态度表情都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感觉得出来,洒脱好多。”

    石涧仁不背后说过程,只说卢哲帮忙调理了倪星澜的演技和心态,自己也顺势给她提了两个展方向变化。

    齐雪娇不做声了,安静的并肩跑步,石涧仁却现如果有人趁着这么早来跑步,栈道上说不定会因为雾气迷茫生意外,所以回头还是得在这个问题上立刻搞整改方案。

    直到回来的时候放慢度调匀呼吸,齐雪娇才慢慢说话:“感觉几年下来你铺垫的工作开始逐渐见成效了,以前看似没有关联的一个个环节,现在相互之间都能支撑,你慧眼识珠培育的领军人物一个个出成效,不光装修、食品做现金流,酒店集团缓过这口气,也能开始给电子商务注资,甚至大唐网用不完的,还能跟倪星澜串联上投资影视,所有的环节都开始力,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唐网厚积薄,必然会有个闪亮登场的时候,只要正式运转进入轨道,所有环节之间就成了有机联合体,你的这一拨努力就完成了,接下来干嘛?”

    可能其他人都很少有齐雪娇这样纵览全局的习惯,石涧仁摇头:“还没想过,这次去北疆,让我觉得世界那么大,还有很多地方都值得我去看看,所以现在的想法还是先了却这心愿吧,未来肯定还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若有所思的齐雪娇指点:“嗯,大堂楼边有个清风读书吧,昨天下午我一直坐在那看书喝茶,蛮喜欢的,你知道像我这样坐不住的性子,都舍不得离开。”

    石涧仁点头说一定去见识。

    不过齐雪娇可以当成来度假,石涧仁做不到,且不说几十号新知协的准会员,刚吃过早餐,阿妈就带着人找过来,在人来人往的高档餐厅门口拉住他:“你还真是偏心,不先到月亮湖去了?”

    石涧仁笑着解释自己可不是来旅游跟只为了月亮湖景区的事情:“这些人大多都是企业家和行业精英,熟悉了解了这里以后,会拓宽外界对这里的认识,让这里生意更好啊。”那就随便在餐厅外面找咖啡吧和阿妈坐下来聊。

    几年前那个只能在景区摆地摊的文化遗产手艺人,现在已经隐然有些领导气度了,居移气,养移体的道理不是白来的,哪怕身上还是穿着民族服饰,但更多已经变成了彰显少数民族身份的道具:“现在寨子里面越来越多回乡的后生仔,所有村落寨子都热闹起来了,可那些后生仔到外面打工,技术文化没学多少,打牌喝酒赌博享乐倒是学了个十足,尽是偷奸耍滑,你可得帮我想个法子。”

    石涧仁把茶杯双手递过去:“你不是在各寨子头人中间很有威望么,这旅游公司的收入也是各家寨子共享,这些都不听你的?”

    阿妈气愤:“各家各寨分得不少,可有人总想更多啊,你去看看那停车场,尽是停满了车,都是各家寨子后生仔们买来的小面包车拉客,我早就告诉他们寨子现在没有这么多客人,用不了这么多车,可这些后生不愿当茶农不愿当服务员,只想干轻松的开开车赚的钱还都是自己的,结果现在除了节假日能有活儿,他们很多时候都闲着,这人一闲就开始琢磨坏事!”

    石涧仁都好奇了:“有什么坏事?别生气,别生气。”

    阿妈喝口水都还气鼓鼓:“因为大多数游客都是从县城来的,他们就在那边拦截客人,说门票几十上百块一个人不划算,给他们二十块一个人,负责开车顺着小路把客人带进景区里,他们当然熟悉各个寨子周围的山路小道了,反正把游客步行带进来就不管了,就算我们抓到这种没票的游客也是我们闹纠纷,不敢随便得罪游客。”

    跟着阿妈的助理是个虎头虎脑的少数民族姑娘,快嘴快舌的补充:“如果只是骗点门票钱也就算了,他们现在还有人开始骗游客,说什么什么的景点才是最好看的,拍电视的寨子在哪里,收了钱带到鸟不生蛋的地方就把游客扔了,我看这就是抢劫嘛!”

    虽然有预测人心浮动,各种人性阴暗,但石涧仁还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不得不使劲挠挠头舒缓这种现实的残酷,自己丝毫不计较个人得失,想尽办法协助这里走出贫困窘境,可贪婪总会吞噬某些人的心。

    阿妈目光炯炯的看着石涧仁,满怀期待的表情倒是让石涧仁莞尔:“好了,我要在这里待几天,好好考察下再思考清楚了回应你,而不是随便拍脑袋出主意,不过你也不能这样动不动就把希望都寄托在我这里。”

    阿妈理所当然:“几年了,没烦过你吧,都是小倩陪着我们努力的,出这样的事情,也是她说找你想办法就好,我才听说你来就赶紧过来了!”

    石涧仁笑笑:“嗯,那她在干嘛?”

    阿妈还回头看自己的助理,两人几乎都是一样的反应:“进山去了吧!她没事就进山……”

    啥?

    石涧仁印象中的小白花专业不是搞搞设计么,设计了奶茶店,设计山寨,然后协助设计了酒店,除此之外进山干嘛?

    问阿妈,主业做生意的她们也表示比较茫然,反正每次都是七八个人一组找了向导进山去,然后跟野人一样回来,每次还去不同的地儿。

    这到德国留过学的小妞玩得很嗨啊,感觉都跟邵先生夫妇的穿越之旅差不多了。

    石涧仁只能表示心甚向往,可惜自己身上的重担容不得随便经历这种感受。

    于是等这边聊着,柳清她们也6续用过早餐了,兴致勃勃的跟随大部队投入游览活动,万乾和纪若棠商量了,很正规的做了张项目日程安排表,到每位游客家庭手中,今天的主要项目就是去月亮湖周围,阿妈就干脆充当导游来带领了,顺便把石涧仁的丰功伟业再宣传一遍,但话题中时不时都要提到他跟他的女朋友小倩……

    纪若棠看来是知道她这风格的,她也逛了无数次月亮湖了,当然不会跟着一起,留在酒店检查论证并做出调整。

    酒店方为这次活动提供的赞助价值得有十几万,而且是在一年中可能最重要的两三次黄金假期间占用了大部分客房,万乾提供的油料、过路费等等也差不多,苏以德为吃的买单也要好几万,付出这么多主要的目的就是通过这样的活动加深相互之间的关系,所以苏以德和万乾全程主导,石涧仁却没跟着去了,送走旅游团就驱车前往二十公里外的茶厂考察,说起来这么大的项目,未来还有更大的投入,他还没亲身到茶厂看过,那必然是不合理的。

    但还石涧仁低估了杨秋林对他的关注程度,看似普通平京大妈似的带着女儿开始在旅行团里面晃悠,最后却定海神针似的留下来,要跟石涧仁一块儿去看看。

    齐雪娇埋怨了她妈两句,但看她的眼睛还是掩饰不住喜悦的明亮。

    石涧仁对杨秋林也不怵,顺口还能礼貌的介绍下周边环境和整个茶场、景区到酒店产业的规模展,杨秋林却要女儿坐到副驾驶上,自己双手放在小腹上坐在后排,心满意足的跟石涧仁拉家常,既然石涧仁没有父母的话题,那就聊政治工作,平京大妈多熟悉这事儿啊,对石涧仁选择无党派人士这个身份曲线展表示了认可:“齐齐她爷爷以前就不许各家有人靠着家里关系做生意,但他去世以后,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需求,对吧,以前也规定子女们不要往体制内实权派展,毕竟齐家的根子在部队,两边都走还是容易招人,但你这个完全可以啊……”

    齐雪娇和石涧仁飞快的对视一眼,姑娘偷偷做个鬼脸表示抱歉。

    这让孤儿石涧仁觉得,天下的妈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