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7、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
    纪若棠笑嘻嘻的背着手,有点圆舞曲舞步的脚尖动作踮着走在栈道上,她穿着一件白色一字领连衣裙在满眼的绿色中好看得紧,连小艾都忍不住跟着她学,吴晓影和洪巧云得拉住丢丢,免得两岁大的小破孩儿去捣乱,其他几乎所有人都在左顾右盼的欣赏这种人力制造自然景观的登峰造极,对石老板的阔绰有点啧啧称奇。

    因为这里几乎每一棵茶树都说得上是人为种植的,可偏偏又全都是植物覆盖了所有范围,连绵几百亩的场面,这到底算是自然生长的结果,还是人造环境?

    总而言之就是肯定花了很多钱,在这么个远离城市的山里面,花这么多钱,这种大手笔让人重新认识那位新知协从来都是不声不响的秘书长了。

    其实不过是纪若棠取巧的利用了茶山树海的场面营造出了度假酒店的档次来,这是两项截然不同的投资,和风土镇花海景区她还要跟蒋道才周旋协调不同,这里是随便她的团队安排,操作茶业投资的大佬们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小事情。

    所以小小跳跃的笑眼姑娘观察到所有人都走在栈道上了,18公里的长度保证前面的人也还没走出去,她就偷偷的给自己助理打了个手势。

    几乎就是在瞬间,暗藏在栈道两侧边缘的灯带无声的亮起!

    栈道本来就像是浮在绿色草影上方的薄薄一层,现在纵然是白天,那两边漫反射的纯白色温和光芒,还是让人觉得整条栈道好像漂浮在云端了!

    惊叹声连成片的响起来,还有人在鼓掌!

    洪巧云笑了:“哈哈,怪不得糖糖找我借了白老板他们的技术专家过来,白老板说跟你做了单很有趣的业务,就是这个?”

    纪若棠眉清目秀的笑笑:“还在前面呢!”

    其实所有新知协的准会员们都很期待了,相互招呼着往前走,看着周围的茶山绿海走过栈道,期待前面能看见什么样的终点。

    转过山边,依旧还是那片栈道,但眼前忽然就是一暗,原来栈道引过来的是这个被环抱着的小山坳,几乎合围抱着一片水塘,栈道从水塘上延展过去,远处层层叠叠一直到山上,几十栋按照山寨格局修建的小房建筑,带着现代简约设计风格,四四方方的却看不到水泥玻璃的现代元素,远远的好像又能跟山体融为一体,星星点点的黄色灯光已经亮起来,非常有农家山村的温暖气息,好多带了孩子的家庭都在欢呼了。

    傍晚的天说暗就暗,山坳遮住了阳光,整个合围都变得黯淡下来,只有天边云彩给山体轮廓镶上了金边,远远的还能看见天上一弯白色的月牙已经迫不及待的提前挂在灰蓝色天空了,有点炊烟袅袅升起,仿佛能听见各家各户招呼回家吃饭的感觉。

    可吴晓影却看看那栈道灯带照亮的水塘,上面布满了荷叶,忍不住就小声哼起来:“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护那茭白月光……”

    带点吴侬软语的味道,悠然细腻,石涧仁从未听过她唱歌,有点惊讶的看看,苏以德已经鼓掌了:“妙啊!妙啊,此情此景正是野趣天然成,雕琢更传神,真正的大师显然都得是擅长因势利导,妙手点拨划出这样的景致来,比自然生成更精致美丽,比人工塑造充满魅力,深谙其中奥妙,不虚此行!”他说话很有特色,该粗俗的时候相当市井化,但来点文化修养也没问题,关键还话中有话,另有所指。

    万乾就直接,忍不住问纪若棠:“项目造价多少?回报周期是多长,预计年营业额多少?这是规模化的一部分,还是独立的特例?”

    纪若棠笑笑:“特例,投资八百七十万,茶山景观不要钱,那是阿仁和别人另外投资的项目,征地不要钱,用的还是茶叶农用地划拨的配套建筑用地,材料大部分是本地获取,人员配备也大部分是本地员工,最重要的设计不要钱,那是阿仁多年来的御用设计师,德国留学回来的,连内部装潢到灯具都是阿仁的配套合作伙伴,所以成本才会这么低,其他地方都要酌情考虑增加了。”

    万乾忍不住:“卧槽!你们都是帮什么人啊,不赚钱都对不起老天!”

    纪若棠还是看看石涧仁骄傲:“不就是常说的资源整合咯,如果所有人都是有着理想,不唯利是图的朝着同一个目标去努力,起码在我们这个范围的合作团队里,资源整合是个相辅相成的事情,我是最笨最吃力不讨好的。”

    万乾这个专业做投资的,使劲把自己头上精心修剪的型抹了又抹,非常动心。

    石涧仁也听见了,伸头看赵子夫夫妇,他们也在东张西望的欣赏这种充满农家风情的环境,不知道意识到跟女儿有关联没。

    栈道尽头还是有星星点点的景观灯,因为用一公里多长的栈道把车辆隔绝开来,这边就纯粹的回归步行,草坪、碎石、石块的庭院氛围营造很古朴,走得近了,才现原来所有的建筑墙面不是用细密的竹子排列成墙就是石块垒砌而成,怪不得看着好像集装箱大小的现代尺寸,却充满了农家气息,只有接待大堂用木结构搭建起来的三层楼高三角形建筑带着点欧洲简约的直线条解构主义,一下就彰显出了档次,特别是走过藤编墙面才能现其中暗藏了落地玻璃,兼顾了美观和实用性,再到酒店大堂里面就完全是五星级酒店的灯光照明跟装饰陈列了。

    再看看大堂屋顶上吊着的牌匾“云端”,让人只觉得整座酒店的逼格提升相当厉害啊。

    一百多号人忽然涌入,让整个大堂里面还是有些嘈杂纷繁,符合高级酒店服务特征的服务员和大堂经理们赶紧到处忙碌接待,办理入住还得招呼尽快到后面的餐厅入席,纪若棠已经回到自己酒店总裁的身份,背着手穿行其间查看暴露出来的问题。

    苏以德坐在接待区的沙上,舒坦的跟同行们开始谈天说地,万乾拉了好几位搞投资的人霸占大堂小酒吧的桌子,不知道在窃窃私语酝酿什么。

    小艾已经牵着丢丢和其他人带来的孩子们逐渐靠近,孩子们嬉闹的声音如同银铃般,正配得上这样宛若天成的环境,外面天色逐渐变成墨色,更多的照明灯光亮起来,昔日穷困落后的山坳,现在却变得宛若仙境,赵子夫和庄成栋有些激动的带着家人走出去,讲解这一切原来都是原始森林,除了蛇虫植物,什么都没有。

    第一次来这里的柳清,先看了看酒店大堂经理的工作状态,习惯性的想站到石涧仁背后去,被吴晓影拉住了:“让他自己感受下,明天估计才有机会去月亮湖看看,对比下那里,你才会明白他给这里带来了多大的改变。”

    是的,从走进这家酒店开始,石涧仁就双手插在裤兜里,品味建筑、装修、服务的每个细节,如果有台俯瞰这一切的摄像机快放,就感觉其他人全都在快的交流移动,唯有他似乎慢慢走过这些人身边,好像来自于他们中间,又好像不属于这里,最后走到酒店大门口,回望那片静静漂浮在荷塘之上的栈道,再看向远处无声凝视的月牙云间。

    从五年前逃出传销组织,几乎每年都会来一两次,这一次看到的改变是最大的,这个跟自己长大山头类似的地方,终于没有辜负当年对阿妈许下的诺言,说没点感慨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看了多一阵,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忽然听见旁边带笑的声音:“你这大部队可真不得了?”

    一转头有点意外的居然是齐雪娇,旁边还挽着她母亲!

    姑娘悄悄给石涧仁挤了下眼睛,可能是想示意别当回事,但在这良辰美景的时刻看起来更像是抛媚眼,倒让石涧仁赶紧收回目光面对这边来:“啊,原本是七十多位算是参会者,结果听说景色美丽,又有安排得当的食宿,很多都带了家属,那就索性当做公司福利,所以人数越来越多,就当是给酒店做压力测试了,伯母好,您也有空来看看。”

    时隔一年,杨秋林脸上当然是没有了焦灼跟悲伤,现在穿着一身颇为普通的银灰色衬衫,跟大多数趁着国庆节出游的普通公务员没什么区别,但眼里的气势可见端倪,说话也是带点不由自主的居高临下:“齐齐既然跟你一起专注于事业,还在这个茶场挂了名儿,我当然要来看看,免得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欺负你们俩年轻,打着齐家的招牌违法乱纪。”

    石涧仁不争辩这其中的孰是孰非:“你们也过来得挺快的,觉得景色怎么样?”

    齐雪娇指荷塘:“中午到的,航班抵达附近的新机场过来两个多小时,出乎意料的美,要说这一带原本的模样我也是熟悉的,没想到经过专业团队的打造,再出现到眼前就是这样,所以光有热情和积极性也是不行的,专业的事情得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石涧仁点头:“明天再到月亮湖和新的山寨去看看,希望我们的努力不光是好看,还能切实的改变当地山民的生活模式,而不仅仅是给他们来赚钱的路子。”

    齐雪娇笑:“这是你这段时间在北疆考察的结果?在帮助他们找到致富之路的基础上又有更多追求了。”

    石涧仁摇头:“应该是一路走来的必然结果,当这里穷的时候,我们先协助改变生活状况,这一层问题解决了,再谈如何提高素质,饱暖思,这心思只停留在低级层面,反而是破坏了这里的原生态。”

    齐雪娇深以为然:“人都是有的,吃饱喝足自然有其他想法,赚钱机会多了也肯定会厚薄不均,眼热的人也不会少,看来我们要好好下力气整顿?”

    石涧仁几乎忘了旁边还有位伯母:“这是月亮湖景区的事儿,你我都得回去继续专注于重点项目,节后新大厦的工程又要展开,这一次你得考虑整个企业扩大以后的规模,要预留足够的空间,我在犹豫把新知协也搬到新大厦,还是干脆接收你们留下的唐楼,所以这边还是交给当地公司来管理,我们主要是帮助提醒传递这种危机感。”

    齐雪娇干脆:“好!那也给赵倩加点担子,她在这边跟几方都有工作关联……”

    杨秋林忽然声:“赵倩是谁?”

    石涧仁和齐雪娇一起住嘴,不约而同的转头看打岔的长辈,杨秋林居然抱歉了:“啊,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继续聊,我回避下……”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慈祥。

    这有什么可回避的,谈工作啊,况且还不真的回避,一直爱不释手的站在旁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