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6、满山满头一片绿
    先这样的活动肯定要给统战部报备一下的,结果第二天出人意料的是杨武军主动过来说跟着一起去看看,他可是培训处副处长,不是应该曹天孝这样的工作处才跟这件事比较搭界么?

    其次纪若棠作为度假酒店的总裁,而且整个度假酒店次承担这么多人数在国庆节的大流量冲击,肯定要亲自到现场的。

    接着吴晓影本来自封为新知协的筹办处秘书,石涧仁也想安排她擅长的迎来送往,结果感觉被万乾抢了业务,请客吃饭的时候她都基本在办公室梳理其他协会的人数,最后才说想带丢丢一起去看看,还别有用心的表示那对丢丢可是个很重要的地方,石涧仁不带的话自己带着孩子去!

    柳清则是说她妈都追根问底的到处找石涧仁干嘛去了,所以必须跟着逃难去。

    连洪巧云都说小艾有好久都没看见石涧仁了,这个国庆节一定要多亲近下。

    还好耿海燕正在全国各地冲杀食品批市场,国庆节更是鸡爪子这种快消费小食品的重点销售旺季,所以石涧仁干脆在大唐网等几家公司这边的中高层主管这边问问,要去的一块儿,酒店集团多安排辆十几座的考斯特小客车而已,应者如云,庄成栋都要带着老婆孩子去那个对自己意义重大的地方,还不得不再增加一辆小客车。

    结果临到走的时候,惊讶的现赵子夫夫妇和孟桃夭都在其中,这时候石涧仁想起赵倩应该一直都在月亮湖呢,而孟桃夭就躲躲闪闪想去玩的模样。

    好吧好吧,虽然石涧仁没觉得自己是去旅游的,也该让大家都有享受旅游的机会,于是放着好端端的高级宝马越野车不坐,跑面包车上来开会,纪若棠心情好,也跟着过来了,白瞎了那么好的越野车全用来装物资了,当然万乾最后安排这辆车当头车,司机都跑了好多趟月亮湖了。

    国庆节自驾游已经在江州这个直辖市逐渐兴起,但提前一晚走的情况还不多,所以好几十部各种车辆从假日酒店停车场集合出的时候,那叫一个浩浩荡荡,万乾甚至带了台有吊臂的拖车同行!

    每台车上都有一台崭新的手持对讲机,所以从出开始长龙般的车队里就用欢歌笑语充满通讯频道,因为强调要一直跟着队伍顺序走,所以度提不起来,倒也保证了安全。

    唯有酒店的考斯特小客车里气氛不太一样,石涧仁三言两语就开始跟庄成栋他们专注于讨论企业员工的福利休假制度,未来给优秀员工提供度假机会要列入正题了,结果之前恨不得拿片叶子把自己遮住的孟桃夭这时候敢言,建议几家企业的高层搞个可以跟优秀员工共进午餐的活动,据说这在美国大公司很流行,可以让优秀员工得到激励和影响。

    大家哄笑那主要就是跟石涧仁共进午餐吧,但得限制女员工享受这个福利,因为看看小艾吧,从上车开始就粘着他,还直接坐在了石涧仁和纪若棠中间,脸蛋更是贴着石涧仁的胳膊没离开过,这让纪若棠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这个也没有爹妈的小女孩儿身上,细细观察。

    石涧仁居然不要脸的点头称是,从兜里摸出一把细细的项链开始跟大白菜似的随手赠送,柳清和纪若棠都有,可只有小艾才是石涧仁自己亲手戴上的,小姑娘听说那绿豆大的闪亮斑驳小颗粒就是天上的星星,骄傲极了。

    洪巧云和张季岚笑称她们这岁数也能摘到星星,的确很稀罕,男人们再次承认仁总对女性有点偏心,石涧仁不偏心的拿那细线似的项链给庄成栋,问他戴不戴,引来大片哄笑。

    外出旅游的气氛总是好的。

    不过人多还是麻烦,时不时的就有车要求停车上厕所之类,所幸万乾估计自驾游了二十年,经验丰富,出就分成七八个小组,沿途服务区休息站大部队呼啸而过,只留下联络车收罗那些啰嗦的家伙。

    其实从江州晚间六点过出只走了三个小时就收队,万乾派出来的先遣车在这边包了两家小型旅游酒店才把所有人住下,过半数都带了家人的队伍来不及说什么就各自歇息,只留下核心三人组讨论了明天的行程才互道晚安,杨武军作为唯一一个统战部官员居然也没说来主动参加这种小会议,早早的就休息了。

    相反吴晓影和纪若棠对这条线都表现得无比熟悉,还能很清楚的知晓这个城市有不错的温泉,带了不少同事朋友过去舒舒服服泡了温泉才就寝。

    第二天一早,家属们自由闲逛或者睡懒觉,所有新知协的准会员们在三位筹办组成员带领下参观这个地方著名的历史革命景点!

    这就是苏以德提出来的了,大清早的估计全国各地的游客都还在路上,也没这么快汇集到这种小城市的革命景点来,所以人流量还比较稀疏,同样是万乾的人手提前购票负责接待进入以后,苏以德亲自担任导游,讲述了几十年前一支几万人的队伍,杀得血流成河到这里折损大半走投无路,几经博弈调整路线,从此走上翻天覆地的道路。

    对游人来说,这里真的就是个景点,苏以德却极有口才的掰碎了讲故事,原来他十几岁的时候在这一带当过下乡知青,虽然时间不长却听了不少当地流传的和正史不太一样的故事,有点活灵活现的顺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都讲了开去:“当年坐在这里的那些人,肯定想不到他们中间大部分都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开国元勋,也想不到之后还有几十年的斗争生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也许有私心杂念,也许纯粹的就是为了什么主义,总而言之历史就是这样在这些人中间生了,我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只是大路边树下一个卖大碗茶的,这无可厚非,你经历的同样是历史,可那只是你旁观的历史,但各位能有这份能力,能站在为国为民的高度,在认同这个国家安定团结的前提下,参与这个历史,那就是在书写历史,哪怕只是浓墨重彩中微不足道的一小笔,也是在成就各自的人生价值,到底你这一生价值几何……”

    石涧仁跟杨武军走在最后面,本应该多少代表官方声的副处长一直没说话,直到离开景区才开口:“我自己要求来的,朱部长很信任你和苏律师,我自己要求来学习感受下,自从培训结束你跟我单独聊过几句,后来我跟曹处去那个追悼会看你,都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我想跟你探讨学习下。”

    石涧仁这才有点恍然的点头:“你尽管看,人生无处不是学问,我也很乐于交流,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多注意看看苏律师,他是律师,口才非常了得,而在我做的节目里面,那位牛鸣雷的口才也很了得,这两位口才出众的人士,给这个社会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意义,很有趣的。”

    杨武军那好听的嗓音只唔了一声。

    从景点出来就提前吃了午餐再赶紧上车出,吴晓影把庄成栋夫妇换过去开自己的车,让丢丢过来本想多亲近下父亲,结果被小艾接收了,一路上姐姐照顾弟弟的戏码倒是让车上欢笑连连,一点都不枯燥,等到经过月亮湖县城时候干脆不休息,直接上山,这边开始就有纪若棠的人手接替了万乾的安排。

    从前的林业招待所居民点还是原来的模样,但从县城过去的公路已经变成了乌黑白线的柏油马路,甚至连路边的绿化都细致整齐,体现出了一个较高水准的旅游景点形象,但几十部车直接涌来还是让居民点外的停车场瞬间填满。

    因为这里的两家江州乐餐馆已经座无虚席的在接待其他国庆节游客了,专门安排的三部酒店摆渡车有点不够用,石涧仁还谦让了一下,才跟着最后一批进入月亮湖山寨地区。

    老实说,石涧仁现在真的没有过多精力来关注这个景区,平时都是从柳清那里得到整理过的数据跟文字资料,照片都很少,在石涧仁脑海里的格局还是从居民区乘摆渡车近十公里到月亮湖山寨,半路上有个清塘集团捐赠的小学。

    结果摆渡车一出,他就现方向不一样,回头看纪若棠,年轻的少女总裁笑眯眯的等着看他反应呢,石涧仁就回头坐好,给身边的苏以德和万乾介绍这个片区的组成部分:“我们认为仅靠旅游不足以承载这里的民生,因为这些寨子从本质上来说千百年来并不是为旅游而存在的,旅游这个东西是我们后来赋予的,所以还是要为这里存在一点产业和文化,没有这两块,旅游就是不接地气的虚幻东西……”

    苏以德大为赞赏的鼓掌:“旅游!旅游的根源是什么?是和现代人生活的都市环境不一样的建筑、环境、人文,让他们觉得陌生和神秘的地方才能激起游览的心,千篇一律的人造景点有什么意义,石老弟见识很深啊!”

    万乾皱眉慢慢点头:“我在日本对日本景点的感触……啊,就是这个道理,苏先生和仁总说出来我才能明白,我们也投资过两个旅游项目,效果很一般,仅仅是以为制造点旅游噱头和……”话还没说完,三辆摆渡车忽然顺着整齐划一的小停车区停下来。

    现在正是下午四点过,天色只是微微偏西,光线还很充足,顺着景区柏油公路到达的这个地方正在连绵起伏的一片小山之间,现在能看到的就是所有山上和山谷间全都是绿油油的一整片茶树!

    还是那句话,量变产生质变。

    一棵树几棵树很难感觉有什么特别,但几千棵,几万棵,满眼能看见的全都是修剪得当,齐腰高度造型一致,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一看就知道是花费了无数精力财力灌溉种植的场景,那种人力和自然景观的冲击力就来了。

    平坦的地方感觉就是绿色波浪,而在山坡和谷底又像厚厚的绿色草垫,铺满了让人身心舒畅的生命力,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人为的建筑存在。

    而在这漫山遍野的茶树景观中,又有一条两三米宽,感觉可以开车走在上面的宽宽木栈道,用笔直带着直角转弯的造型,通往远处,一直插进山谷里,没有栏杆的栈道显得都有点不真实了,足有几公里长的感觉,没有路灯,没有栏杆,仿佛就是悬浮在茶树表面似的!

    自然景观和人造细节结合在一起,真实和虚幻的交错,确实容易产生神秘感。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跳上栈道,啧啧称奇的看着往前走。

    石涧仁都想立刻给邵家明夫妇打电话,邀请他们来看看,相比苍茫浩瀚的沙漠,还是这样的环境更让人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