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5、看似复杂的水到渠成
    万乾确实是执行力非凡,特别是他担任的那个英美留学会副会长本来就是统战部下属的一个很重要的统战环节,跟新知协需要串联的人有相当重叠,而且英美留学会里面明显分为高开明那种技术留学派,和万乾这种留学镀金派,后者几乎清一色的家境优渥年轻人,回国后独立创业从事互联网产业的非常多,前者符合知识分子范畴,后者符合新兴科技产业范围,都是新知协定义上的主要成员。

    再加上他熟悉的金融投资、证券业、保险业以及跟这些相关的中介产业,迅拉出来上百人的清单,都是六七家协会能够提供的专业人士代表。

    在几天之内就把石涧仁需要的几十号名额充满了,毕竟还得分出另外几十号给苏以德那边的几家协会啊。

    而且万乾显然又是个把统战口号吃透了的,不就是请客吃饭么,这个咱擅长啊,从第二天开始,就在假日大酒店中餐厅每天晚上包场大宴宾客!

    相比曹天孝两个人吃火锅都要开票回去报账,万老板太阔气了,要不是石涧仁一开始就给他强调过自己只是筹办人,更不会当这个协会会长头牌人物,估计万乾会直接每天帮他拉票了,也不知道这种做法算不算贿选,石涧仁想买单都被万乾理直气壮的严肃批评了,事实上从饭局的过程中就看得出来,万乾太熟悉这个业务了,石涧仁原本想请吴晓影来协助自己做外联,现在想想还是算了,那姑奶奶更容易带偏了道儿,相比新知协以美艳著称的印象,还不如万乾这饭局的印象来得简单呢。

    所以石涧仁干脆请苏以德这边也把部分律师、会计师、造价师协会代表请过来吃饭,这样也不至于每天万乾都在请客,结果他又争不过苏以德买单,大律师多能说啊,万乾知道了天天又过来这边蹭饭,时不时的还两边儿都在同时请客。

    这时候石涧仁也觉得请客吃饭真是个省事儿的做法,与其说一个个去促膝谈心了解对方的思路想法,传递自己的态度,还不如就在餐桌上,相面功夫里面太多酒桌上看人的技巧了,就像当初他交给王驊从喝酒看人起步一样,感觉老祖宗们似乎也从酒桌子上总结了很多经验,只是石涧仁倒是从一开始就跟苏以德、万乾达成共识,新知协故意搞了个与众不同的规定,凡是跟新知协有关的宴请,滴酒不沾,来就是吃饭说事儿,而不是喝得醉醺醺的神志不清。

    这也算是树新风,如果来吃饭就是奔着那杯中物的,也没必要再继续拉着一块玩儿了,对吧?

    于是短短一周时间,请客吃饭混了个脸熟的人数就有两三百人了。

    石涧仁却娴熟的从中哗啦啦的剔除到只有七八十人,苏以德和万乾对他这种吃两顿饭就判定这个人值不值得带着玩的手法有点吃惊,但出奇的不多问为什么,可能还理解为杀伐果断吧,又把这些不同批次的人约起来,再吃一顿!

    感觉市委统战部把这么重要的政治事务交给这个筹备处来运作,结果不经意组成的三人组就用吃来解决了,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吃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两顿,甚至更多,直到解决了为止!

    效率高得可怕,石涧仁还每天上班时间都在水厂呢,感觉只是利用了一下业余时间就搞定了纷繁复杂的人员筛选工作。

    只是这种天天包了准五星级酒店餐厅,还轮着从中餐厅到西餐厅、日式料理甚至产业园那边去吃火锅、吃五虎上将都轮番上阵的吃法,让刚回来的纪若棠都有些猝不及防:“这就是你要搞的新事业?”

    酒店总裁依旧回来就一身标准的小西装拿着小对讲机站在石涧仁旁边,看着万乾到处笑呵呵拍胸口,苏以德表情深沉的跟人边吃边聊,石涧仁都感觉吃胖了点,艰难的解开点皮带里的扣子松一口气:“阶段,阶段性的,时间有点紧,我也来不及各个协会挨个儿坐下来调研,而且……就像你看到的局面,有些人就真当成是来吃饭的,还有些人问能不能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更有抱怨不能喝酒唱歌在乎菜品的,很多东西就一目了然了,对我来说就像是做批业务似的,一股脑就把几百人筛选过了,方便!”一边说还一边打个嗝。

    纪若棠招手让服务员给石涧仁端杯柠檬水过来:“我那边正忙,如果不是想回来看你……”

    正说呢,万乾过来了,他比唐建文还胖点,属于典型的企业家老板身材,随处无一不透露出青年有为的气势,而且没有红光满面的那种兴奋,带着游刃有余的厚重感过来:“气氛非常好,我也觉得你每次剔除掉那些人以后,剩下的交流起来很舒服,后天就是国庆节小长假了,我建议趁热打铁,我们搞个风景区自驾游怎么样?不少人都在提这个新知协虽然还没成立,但是我们要多搞联谊活动,串联感情,我觉得最容易看出一个人真假的,就是一路同行,这个费用我来包了,愿意带家属的带上家属,自己有车的是大多数,组织起来,也容易形成团队的氛围。”

    看看人家这气势,石涧仁有点自愧不如,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那……纪总这边在风土镇不是有度假酒店么?”这方面真是骨子里的,绝对没有万乾不把钱当钱的派头,就像纪若棠当初那么艰难,随手都能一百多万买辆车来彰显实力,石涧仁迄今为止都没花过什么大钱。

    纪若棠笑:“风土镇的度假酒店还在建设中,其实万总这个建议我推荐到月亮湖去,仁总在那边有个投资四千多万的茶场,还有连绵五座山寨的景区,而我们的清塘度假酒店月亮湖部分已经在试营业了,如果能承接这次新知协的联谊活动,那就当成是为我们提供练兵机会,所有费用全免。”

    啧啧,纪若棠太会给石涧仁涨面儿了,青年总裁都不得不再次认真的看看这个好像笑起来只会让人觉得眼睛特别美丽的女孩儿,进退拿捏得就是让人觉得舒服到位,所以万乾连连点头竖大拇指:“仁总身边真是……好!那我给大家传递下讯息……”

    果然,万乾宣布自己承担所有车辆交通油费,石涧仁跟这位纪总承担所有住宿费用的自驾游推荐,刚刚说出来就换得欢声雷动,在座不是海归企业家就是新一代接班人,外加律所之类的尖子人物,经济能力都是中产以上的,不在乎这点费用,也清楚这样的活动有多么大的利益,譬如一位律师能接触这么多老板老总,那才是不亦乐乎呢。

    所以苏以德都笑着强调自己来承担所有旅行的餐费了,很有大律师风格的立刻分派,哪些人组成会务组,哪些人负责交通事务,哪些来准备物资,雷厉风行的很快商量出来个结果,明天晚上统一出,争取赶路到中途一处景观休息,然后第二天舒舒服服的到月亮湖。

    纪若棠还立刻安排秘书用投影仪把月亮湖最近的一些图片放到餐厅墙面,让本来少数有点犹豫的人都立刻决定全家出动,最后算下来起码有五十台车!

    迫不及待的协会准成员们立刻就一哄而散回去做准备了。

    纪若棠都高兴:“终于能有跟你一块儿旅游的机会了,你看你现在这么黑,放个投影站到墙角就找不到人了,去月亮湖好好呼吸下新鲜空气滋润下皮肤。”

    石涧仁就是少数犹豫的那号儿:“水厂可是没有国庆假的,这秋老虎……”

    好像听到了他的磨叽,老天爷毫不犹豫的轰隆隆的雷声炸响在天边,秋雨连夜就倾盆而注!

    江州的这种秋雨就是每下一场,那气温就往下面掉一截。

    在纪若棠笑得都直不起腰的鄙视中,石涧仁慌慌张张的赶回水厂,主要是怕这连绵大雨带来的江水暴涨,又是个细致安排调整的不眠之夜。

    不过齐雪娇倒是难得在半夜给他打来电话:“还没睡?”

    石涧仁解释了天气状况,姑娘有点缅怀:“嗯,去年就是这个时候下暴雨我第二天早上出事的,今年国庆节你一直在厂里?”

    石涧仁有交流过新知协的事务,本来已经办完事要回江州的齐雪娇就是为了这个在平京又停留几天了解情况,所以现在石涧仁解释很简单:“这部分人员都还不错,我想接下来就是以这部分六七个大协会的专业人士作为主骨架,再填充一些其他行业的人员,就可以给统战部正式确立成立时间了。”

    柳清不喜欢讨论这个,齐雪娇却说起这就温柔:“嗯,其实中央对这件事的关注很重视,虽然没到看着筹办阶段一举一动的地步,但是对江州市这个举措是当成了试验田来看待结果的,毕竟从抗战末期到建国后的政治协商制度三三制,到后来的波折,在改革开放以后是实际上的缺失了民主氛围,现在有种在政治上扩展体制的必要性,搞得好,那就是从官方层面以制度化的方式支持,搞得不好……我相信你一定会搞好的。”

    石涧仁想起纪若棠的旁观表情笑:“最近主要是吃得好,我也有信心搞好,我看人多准的,全力协助老苏搞定正事,找来的万老板也是个哼哈二将,运气蛮不错。”

    齐雪娇才不相信这套呢:“哪有什么天降福气,不过是你积累了足够的实力,才能换来这点好运,好吧,本来我妈想让我趁着放假在家里待几天,也主要是对去年的事情深刻控诉下,我看能争取到月亮湖去看看不,毕竟那也有我的一份汗水呢。”

    话是没错,可回头谁都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