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4、有人推之不及,有人趋之若鹜
    吴晓影不觉得尴尬害臊,宛若少女般整整鬓就换上明媚的笑容,跟石涧仁并肩进办公室去,听不少人装着没看见刚才情形的给仁总打招呼,诧异他怎么选上了晒伤妆,石涧仁也和气的解释是去北疆考察兼旅游捣鼓出来的,女员工们嘻嘻哈哈的不少,惊叹唐总怎么就还是白白胖胖的,完全没仁总这样的男子气概啊。

    上楼的时候,吴晓影小声:“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说,没结婚的女性是最不稳定的,用理想和收入都不能保证这种忠诚度,这点和男性截然不同。”

    石涧仁琢磨了下笑:“照你这么说,结了婚的男员工才最稳定?有了家庭负担,成家立业的压力让他们不敢随便跳槽?”

    吴晓影风情万种的白他一眼:“你知道我说什么意思!”

    到了办公室跟柳清这边商量,立刻抽调助理合并到公共事务部,一共十多个人呢,石涧仁简单的讲述了一下来龙去脉,强调了这种信息资料的保密性,其实简单归结就是一句话,不该说的不说,这种事务性的资料表格不许复制外带就行了,然后把整个加密u盘自己打开来列印,分区分行业的开始筛选。

    因为刚开始什么标准都没有,石涧仁亲自掌控电脑,柳清抱着手臂站他背后看了一小会儿:“我们要不要都作为各个行业的代表,先加入给你这空壳子协会增加点人气?”

    石涧仁还是有信心的:“初期只需要一两百人吧,这么几千个协会呢,何况有了律师、会计师、造价师协会打底,怎么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柳清在他背后做个让其他员工都诧异的调皮轻蔑表情,可能只有在石涧仁身边的时候,那个一贯都冷冰冰的姑娘才会不由自主的变得只像个秘书:“哈哈,我可没你这么乐观,走着瞧吧,慢慢忙。”

    石涧仁请告辞回办公室的地产公司老总,顺便把孟桃夭找过来。

    主要是找法务主管询问餐饮集团进展的,反正现在手上眼里看着表格都是飞快的扫视,原来数千个协会大多数都是各个基层的协会分支,县级、镇上各种小协会,这种水分挤掉以后剩下的骨干估计还是得集中在江州市市区,吴晓影也现了这个问题,一边吩咐调整标准,一边开始整理对外联络的台本了。

    毕竟现在只是个统战部授权的筹备处,什么证照甚至连文件批示都没有,跟各个协会沟通基本得全凭嘴上说,而且吴晓影还立刻找了两家协会自己打电话过去做演练。

    好像柳清真的说中了,哪怕有吴晓影这么专业级的普通话口吻打电话过去,也能在三言两语中就获得对方的信任,可基本上一听是什么把所有协会集合起来的大杂烩,下意识的都会认为是要收编,或者在各家协会上面增加统管组织,那抵触的口吻立刻就变得打官腔,一副阴奉阳违的冷处理风格,推得一干二净。

    孟桃夭敲门进公共事务部的时候,就听见吴晓影难得的在那摔电话:“这都什么人啊!一个个的鼠目寸光,只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几十号人马还觉得命根子似的,一年就靠收点会费挂个牌子,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生怕被夺了权,我去……”

    为了所有人共享资料,保证不外传,上百页表格清单打印出来都坐在公共事务部开敞办公室里,吴晓影就没回自己办公室去,其他人连忙装没听见的埋头在打印表格在上面勾勾画画,石涧仁全程坐在旁边听反应:“你都知道是鼠目寸光了,为什么还要跟这种人生气呢,狗咬你一口,你难道还要反咬回去?”

    吴晓影一下气得笑:“瞎扯淡!我就没点别的反攻手段,非得咬回去,不能踹这癞皮狗一脚么。”春光满面的模样让整个办公室都艳丽不少,几个男员工都忍不住偷偷看了。

    哪怕是退役女明星在职场的威力还是大。

    石涧仁点点头给孟桃夭示意,听她开始汇报细节,有些餐馆已经开始营业,但厨师团队又不安分,有人在怂恿他们离开出去单干,总而言之物业回收问题不大,餐馆的硬件也没多少损失,毕竟遗嘱一出来就开始法务监督,指导食品公司业务经理们开始上门取证,所以盗窃餐馆财物的事情只生在几个没脑子的家伙身上,报警以后局面还是控制住了,关键就是接下来具体运营,卞锦林已经带着人去平京和几个业绩最好的餐馆督阵了,反而是江州的几家,包括产业园的现在还在有些家属手中对抗着呢。

    石涧仁给法务主管也传递了卢哲要来担任名誉主席或者董事长的安排,果然,整个办公室立刻就洋溢着女性员工们的热烈反应,虽然不敢七嘴八舌的讨论,但交头接耳和感叹词连连,也就孟桃夭敢雀跃了:“真的?能找他签名么?我可是看他的戏长大的!他会不会到我们公司来,要来参观吧?!太棒了!”

    其他人明显对她的问题很关注,看表格的效率都下降了,石涧仁正要提醒工作态度,就从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看见个熟悉的名字,万乾,是某个金融投资中介协会的副会长,那就简单的安排孟桃夭准备卢哲如果来签约之类工作,自己给吴晓影点点屏幕:“你来试试这个?”

    吴晓影记达官贵人的功夫也是蛮强的:“咦,他不是什么欧美留学会的副会长么,怎么又变成这个协会了,这些天之骄子不知道担任了多少社会职务……”没有开免提,但把话筒拿在自己和石涧仁之间,轻轻倾着的身体合理又亲昵,反正得令出门的孟桃夭看了就一个劲眨巴眼,这小姑娘胆子有点大。

    万乾其实第一反应是比较警惕加傲气:“什么?你从什么渠道得到我的联系方式?”

    吴晓影多轻言细语的:“是市委统战部安排我们进行新阶层人士知识分子协会筹备处运作的,我们正在联络综合素质较高……”

    万乾很霸气的打断了话语:“回头派人把资料送到我办公室吧。”说完就直接挂掉电话。

    吴晓影不生气了:“喏,听起来就像个草台班子,拿了鸡毛当令箭的那种,感觉在推销保险,随手就被人家给忽视了。”

    话音刚落,电话铃就响起来,吴晓影对石涧仁做个是谁的表情接听了,万乾还是那个气势:“刚才你说是市委统战部安排进行,是哪位领导衔接的,筹备处是谁在运作?你贵姓?”

    吴晓影看了石涧仁带笑点头的眼神就心领神会:“哦,我是石涧仁石先生的公共事务总监吴晓影,上次您参观大唐网络的时候我有为各位做介绍……”

    很明显,万乾的腔调都变了:“石先生让你打这个电话?”

    吴晓影还是温温柔柔:“是统战部提供的一份名单有您在金融投资中介协会的名字,我就先联系您了,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了解这个新知协成立的初衷跟意义。”

    万乾这下还道歉呢:“哦,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会可能没仔细听出吴总监的声音,非常抱歉啊,石先生回来了?那我很有兴趣跟他当面谈谈这个,有时间么?”

    石涧仁给吴晓影写了个水厂二字,所以晚上石涧仁就在自己的厂长办公室接待了青年总裁。

    万乾对这个办公室评价高得多:“这才配得上你的身份嘛,不过那个读书会的办公室的确更适合你的主持人形象。”

    石涧仁泄露娱乐消息:“接下来可能我会把主要精力投放到这个新知协的成立运作上,节目方面会聘请其他人来和我交替补充。”

    万乾顺理成章的把话题转到新知协上面来:“我现在已经是市代表了,我知道我这种情况在江州还算是数得上,但到全国代表大会什么都不是,你是决定顺着这个从政?”

    石涧仁摇头:“我知道你内心可能对这个也不是很在意,最多只是在意我这个人,我想说的是我跟苏律师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平台,能给予中产阶级声的机会,又不至于失控胡言乱语惹来不必要麻烦的一个框架,不管别人认为这是个空架子,或者形式上的管控,又或者更难听的傀儡吊线木偶,我始终认为这起码是个可以面对面谈的机会,把这样的机会用好,于国于民都有好处,对各个协会自身的利益肯定也有好处。”

    万乾比石涧仁想象的还要当机立断:“行,我全力支持,道理我都懂,甚至我也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如果不是你来运作,我依旧会认为这件事再好听,最后也会演变成某些人的业绩和勋章,变成什么都不是的空壳子,但你决定好好做,那我就求之不得的跟着你一起做,我现在担任了三家不同协会的副会长,另外我的父兄也分别能影响几个协会,回头我沟通一下,先把这批人挑选你需要的数量出来配合工作。”

    这种情况就能解释为什么做官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换个角度,当很多人在观望这个得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也就身边熟悉的人会毫不犹豫的跟进吧?

    所以这种人也往往是获利最丰的。